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台湾信息港
台湾信息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566
  • 关注人气:1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陆劳工效率只有台湾的三分之一

(2008-08-10 07:05:51)
标签:

台湾

两岸

经济

财经

分类: 新闻>News

这是今年大陆正式实施劳动合同法后,一个返乡台商的故事。

 

故事主角,是两岸最大的眼镜台商诚益光学董事长吴当进。十八年前,他曾是台湾太阳眼镜王国最大的眼镜商,年营收两亿元。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拚了一生的事业,在一九九○年工资高涨、缺工的年代,被迫只身离乡转战大陆;十八年后,他在大陆厦门,又力拚成为两岸眼镜最大台商,年营收已超过新台币二十亿元。午夜梦回,对台湾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他选择再度回来。

 

金窝银窝还是狗窝好:在大陆十八年,不买车也不买房,回台砸下两亿元,在南科工盖新厂房

 

近两年,大陆投资环境剧变,近八成的眼镜台商被迫退出市场,吴当进不但没受影响,依旧稳坐两岸眼镜第一宝座,年出货量二千四百万支,毛利率三成,每年净利率维持至少一五%。但即使成绩如此耀眼,他最近回到故乡台南,花了两亿元在台南科技工业区盖起二千八百余坪的新厂房,九月份将正式投产。

 

一脚踏在南科工满是泥泞的新厂房工地上,吴当进是满脸的笑,这是一份外人很难理解的思绪。十八年,从台南到厦门,又从厦门回到台南,这一百五十浬的台湾海峡,不知来来回回多少趟,一路都是六千五百多个日子的乡愁。台湾是我的家,我一定要回来,他说。

 

即使做到两岸第一大,吴当进至今在大陆不肯买房、不肯买车,每天只看台湾新闻,晚上十一点一定打电话回台湾家里,一个月一定回台湾两次,他就是这样的又忠又憨,吴当进太太叶淑贞说。

 

现年五十五岁的吴当进,出生台南县北门乡,一个必须在高盐分农田中讨生活的穷乡僻壤,却是支撑他奋斗最大的力量。

 

说起当年台湾眼镜产业从台南永康、仁德到归仁整个台南县市,由三、四百家眼镜店撑起太阳眼镜王国,产业活络的程度足以媲美日本鲭江眼镜重镇,让吴当进想起当初创业的开心。当年,每天工作到半夜两、三点,从捏镜架、焊接镜框一点一滴做起。焊接镜框的过程,里面只要有空气,就会激起小爆炸,他指着衣服说,(我)衣服上都是一个洞一个洞。吴当进回忆起自己走过的路,最难的是当别人抢做大订单、大生意时,我就把别人看不上眼的,一样一样捡回来做,吴当进笑说,自己后来才发现,原来创造价值被低估、但实质获利空间大的订单价值,就是书上所说的长尾理论。正因为不放弃每笔订单,在诚益光学的生产在线,常态的款式有四千多种、零件种类高达上万种,少量多样的结果,出货到全球各地的太阳眼镜量,已近四亿支。

 

吴当进创造长尾价值的做法是,一、几十万美元到几百万美元的订单,都接。让每个客户的贡献不超过营业额一%,最大的客户不过占七%,藉分散客户达到风险分散。二、根据个别接单报价,算本卖货可降低外在环境如原物料价格大幅变动对诚益的影响程度。

 

杀价竞争是杀掉自己:做三十年眼镜生意,没赔过钱,不怕工资多两倍,可用效率补回来

 

多年来,他绝不卷入杀价竞争。吴当进发现,三十年生意下来,只要价格比他低二○%的厂商,没有一个活得下来。因为杀价竞争都是没有未来的,只是杀掉自己。

 

做三十年眼镜从没赔过钱的他,重新踏上自己家乡的土地。有趣的是,吴当进清楚知道这里的成本不低,他拨拨手指,左算右算,明明大陆每位员工每月薪资是新台币七千元,台湾每位员工薪资成本至少要二万一千元,比大陆高两倍,但他说:不怕,可以用效率cover(补)过来。在南科建厂一投资就是两亿元,他说没关系,因为从厦门拉到香港或深圳出口的运费再加上两次报关费用很贵,算算也可以补过来。如果说今天在大陆一支(眼镜)可以卖三块美元,我在台湾同样也可以卖三块美元,他很有信心的说。

 

当年比同业早四年前进大陆的吴当进,为什么现在又敢抢在人前先回台?台湾,真的有这样的竞争力吗?还是乡愁无价?做生意讲保利,管理讲仁义的吴当进,十八年经历五百多回与家人的生离,如今回台设厂,他的投资考虑与情感纠葛为何?以下是吴当进接受《商业周刊》独家专访的口述摘要:

每次我从台湾回厦门,常一整天都不说话。

 

我到厦门已经十八年了,长住十五年,坦白讲,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过客。

 

对这块土地的认同,一直在我内心没办法割舍。我去大陆那么久,每天却想尽办法关心台湾的一举一动。十五年来我从来不看大陆的节目,我基本上只看台湾新闻。虽然内心抱怨台湾,很感慨,我们的政府不增长,但是你内心上还是关注着这一块土地。

 

大陆月亮没有比较圆:劳工的效率、产值不比台湾高,运费比台湾贵三倍、税率也持续涨

 

我想回来台湾设厂的这个动作,事实上在眼镜制造业界是唯一。很多朋友百思不解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在他们看来条件似乎不成熟,为什么我要回来?我想了很久,内心很犹豫,但我认为我可以这样做。

 

十八年前我们到大陆,那时候员工月薪,一个大概新台币一千五百元到两千元;十八年后的今天,一个员工平均薪资已经变成七千元。

 

去年我们连调两次薪,薪资成长超过二○%。虽然大家都公认我们公司在厦门是最好的,但是我们的流动率居然高达六○、七○%。现在大陆工厂到处都是,他(员工)可能老乡一么喝,就跑了!也可能哪里(薪资)高个几块钱,他就走了!他们眼光都看得很近。

 

我们这个产业,一般劳动成本大概不会超过总成本的一五%,目前台湾的员工月薪大概二万一千元,与大陆的七千元比,大概三比一,为什么可以cover,关键就在效率。

 

回想当初刚到大陆,每个工人进到公司里面,哇!都拚命的想工作,拚命的想加班。十八年以后,现在的劳工,你加班太久,他就离职了。我以前在台湾成立的华美眼镜,现在是我姊夫、侄子在经营,已经是台湾最大的眼镜厂。据我侧面了解,他雇了三百多个工人,三百多个工人,他一年的产值将近有新台币七亿元。我算算,我今天在大陆雇了三千个工人,我的产值才新台币二十亿元。你说我有什么好的效率在里面?(音调拉高,质疑)如果用这来跟台湾做比较的时候,那我的(员工)平均产值简直太低了,就只有台湾的三分之一。

 

再来是汇率。从二○○六年到二○○八年,人民币已经升值了两成(编按:当时一美元兑人民币是八.二,现在是六.八)。我们很快就会看到六.五。事实上我们现在的报价,基本上都已经用六.五来抓,你看汇率差已经差这么多。

 

第三,事实上,大陆很多费用都比台湾贵。比如,水电费用,我不认为大陆比台湾便宜;大陆税率,大陆的增值税率是一七%,年底的营业所得税率是二五%。早期大陆原来是一五%、变成一八%,这两年就成长到了二五%。

 

第四,运输费用,我举一个例子来讲,光运输费用,同样一打在大陆至少是台湾的三倍。

 

为什么?很简单,因为大家(距离)都是很远的,运输费用很简单,就是讲距离的。你看我们在厦门,除了一部分在厦门直接出口以外,六○%、七○%,基本上都是送到香港或深圳。从厦门到香港有六、七百公里的路程,至少这路程已经是台湾的两倍。而且到香港又是两次报关,这种费用,无形中又增加一倍。

 

产业消失不见得是悲哀:经过剧痛以后,要能转型做些改变,对员工,要想怎么让他留下来

 

综合评比,今天大陆成本若与台湾成本比较,如果说大陆一支(眼镜)可以卖三块美元的时候,我在台湾做同样也可以卖三块美元。

 

南科工厂大概九月要开始运转,我从人力银行放了一下消息,我发现,哇!(长声惊讶状)不得了,一下子来了五、六百封求职信!工厂尤其是需要人力密集的产业,你没有人,什么都不用谈,你有很好的管理制度,有很好的设备,但是没有人等于是零。对人,我会想,一千元做张桌子,一万元也可以做张桌子,但是我希望这张桌子让员工在作业的过程很方便,很舒服。你一定要考虑员工的感觉,怎么让他进到公司愿意好好的坐下来工作。

 

台湾这几年下来,很多产业消失掉了,很多周遭聚落也瓦解了。悲哀吗?也不见得。台湾这几年在电子各方面做很大的转移,也看到很多农业生技很蓬勃,我觉得这是正面的,经过这些剧痛以后,大家转型做一些其他的改变。

 

什么叫做夕阳工业?唯一的夕阳工业,是因为你不认真经营,不去钻研、不去深入嘛!赚到钱的时候,你就把这钱拿去投资房地产、拿去享受!今天我在这个领域赚到钱,就是不断更新设备,不断去了解有哪些新素材。

 

十八年来的亲情挣扎:当面对与家人分隔异地的煎熬,再怎么沉重、不愿意,都要往前走

 

很多事情你都要去了解自己的本分在哪里,你如果不了解自己的本分,一味的要去争取那些莫须有的事情,往往会得不到。

 

我不是个能力很杰出的人,但我常常告诉自己,我要好好把这个行业、这个人生扮演完。

 

坦白讲,每次去大陆,脚都很沉重。每次飞去,内心都很煎熬;每次飞去就觉得……(心情)闷闷的!有时候一整天都不讲话。一天坐船、坐飞机都很沉默,到公司才开始面对工作……。每年大概要来回跑三十趟。

 

在这十八年(两岸奔波)的过程,一家人能够聚在一起的机会真的很少,(所以)我请一个人全天照顾我母亲,每次回来一定去陪她。

 

以前家里七个人分住在四、五个地方,两个大的小孩在美国念书住不同地方(一个在纽约、一个在波士顿),我在大陆,二个小的(孩子)在台湾,小女儿在苗栗读大学,太太在台南。我对小儿子是比较亏欠的。他出生一岁时,我刚好就开始大陆的事业,长期没有在他身边。他念小学时,每次我回来就抱着我说:爸爸,爸爸,我好想念你喔!

 

但是,你知道,你必须要这样子。当这些成为固定行程的时候,你就自然而然知道,再怎么沉重,再怎么不愿意,你都要再往前走。

 

有时看人家政府做事的决心,再想想我们政府做事的心态,每天大家就只想着:赶快选个市长、或赶快选个什么……,但真正(有谁)做过多少事情?为这块土地做过长远规画?

 

看人家花了十五年,一个厦门从破烂、废弃的城市,建设成现在那个格局,再回头想想我们的台南,十五年来,还是在原地踏步。想到这边就很感慨,我们政府到底怎么搞的?

 

从未停止向上的曲线:你一停,可能明年就被比下去,能否生存下来,关键就在专注本业

 

我没办法接受任何一个(营业)曲线的停止,停下来是不太可能,以后可能还要变成两岸三地跑。

 

你不能停,你一停,可能明年就被比下去了,你停一年你后年就被比下去了,所以说这是我们(产业)的宿命论。三十年来我看到,有些人生存下来,有些人没办法生存下来,其实都还是在于是不是很专注在这个领域里面。

 

虽然我们要做到很大的营业额不太可能,但我相信,做到自己的满足点就好。我常说,小人物就做小人物的幻想就好了。三十年来,我的营业曲线是一直在往上,没有停,也没有摔下来。

 

我觉得台湾现在就是要赶快找回根本的精神。任何的年代,我观察,再怎么进步的社会,任何的事情都要从根本做起,没有从根本做起,你要跳跃,是天方夜谭。只有极少数、极少数的人有那种机会而已,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按部就班,一点一滴去累积。

 

这么多年后,我又回过头来,虽然在台湾这边从零开始,但我有信心。我想这就是我人生的一个奋斗目标吧!

 

专注本业有些人能生存下来,有些人没办法,其实都还是在于是不是很专注在这领域里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