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亲爱的卡玛2012
亲爱的卡玛2012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58,837
  • 关注人气:45,0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从韩诗俊到林生斌,人间从无痴情男?

(2021-07-07 08:19:06)

卡玛微信公众号:“亲爱的卡玛”或“dearkama

这两个男人的背景,不需要我过多介绍了吧。

他们能在这篇文章里相逢,是因为他们同样的经历——都经历了人生至痛(一个妻子因癌症去世,一个妻子和孩子因意外去世),都遭遇了舆论的反转:从痴情丈夫到无耻渣男。

先说韩诗俊。他再婚的消息传出后,流言四起。说他妻子过世不到一年就再婚,且将妻子舍命产下的儿子过继给了堂姐。

真实情况又是如何呢?

妻子生病期间,韩诗俊和父母对其竭尽全力(卖了房子给她治病、完成她想和丈夫一起去旅行的心愿)、毫无怨言,让她在爱和温暖中离开这个世界。妻子去世三年后,他再婚,儿子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现任妻子对孩子很好,一家人终于拥有了平静安稳的生活。

那些造谣的人,那些传谣的人,如果他们不是蠢的话,那就是恶!他们经历了什么?就见不得别人好是吗?就喜欢别人沉浸在悲惨当中,让他们在施舍廉价的同情当中获得一些可怜的心理优势是吗?

问题是,这样的人,还真多!

再说林生斌。

目前他最为人诟病的三大“罪状”:

一,孩子刚出生,往前推,等于妻子去世没多久,他就有新欢了!

一句话:一个丧妻男子,他什么时候有了新的感情,他什么时候对外界公布他有了新的感情,是他的自由。

二,将获得1.2亿的赔偿独吞,一分没有给亡妻的父母。

首先,1.2亿是网友的猜测,具体数字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

其次,但凡稍微有点脑子都会明白,这有可能么?他私吞赔偿款,法律能答应吗?朱家能答应吗?

我想真实的情况可能是,林生斌和前岳父岳母在赔偿款、亡妻遗产的分配上存在着巨大分歧。

三,早就有新欢,还成天在微博上晒伤心晒痛苦,打造“痴情人设”欺骗大众,为自己带货。

生活总要继续。有新欢,难道就意味着对妻子和孩子的去世不再伤心不再痛苦了吗?

林生斌本只是个普通的商人。

商人的精明、算计他都有。

比如出事后,利用媒体施压,向“绿城物业”索取赔偿;比如利用事件热度,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

我想他的伤心和痛苦都是真的,但,伤心和痛苦就应该不要赔偿放弃明摆着的赚钱机会吗?

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也只是一直遵从自己的心和脑在做事而已。

是你们一厢情愿地将他放到深情悲情的高处,最后发现他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好,立即放下你们托举的手,让他瞬间跌落,由着你们狂踩、谩骂,好像你们受了多大的欺骗似的。

有你们这样干的么?

不必为他的亡妻不平不值。她的死,不是他造成的。如果她的死亡,让他得到了些好处,那也是他应得的,就像,他也要独自承担她的死给自己带来的痛苦一样。

指责他的人,如果你经历过他经历过的一切,你就能做得比他好吗?

谩骂他的人,请扪心自问,你又比他高尚多少?

 

 

    我想起之前就为这样的事情写过文章,在这篇文章里我清楚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再次分享——

 

 

如果司马燕在天有知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这是《红楼梦》里 “好了歌”中的一句。消极地指出了爱情的真相,那就是世上没有永恒的爱情,不过是人死灯灭人走茶凉。

想起它来是因为这几天,年初因癌症去世的前港姐司马燕丈夫吴忠义,被爆出在五年前就和妻子的闺蜜,一位孙姓小姐有婚外情,让公众有受骗之感,原因是在司马燕抗癌期间,他一直不离不弃,去年末为了圆妻子心愿,还去荷兰补办婚礼,在司马燕病情危急时刻,他更是衣不解带地守在床前伺候,其在妻子的葬礼上也是表现哀伤数度落泪,绝世好老公的形象深得人心。

之后,吴忠义出面辟谣,坦陈和孙小姐确实有过短暂的交往,不过是在妻子去世后。但公众还是不买账,普遍认为:在妻子刚去世不久,尸骨未寒,就有闲心去寻觅新欢,由此可见他之前对于妻子的诸般照顾和疼惜,不过是虚伪的表演,于是一转眼,“绝世好老公”成了人人唾弃的“不忠不义一贱男”。

公众的愤怒,大概还来自于我们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要看一则爱情的佳话:她走了,他忘不了她,余生都在思念和回忆当中度过,不曾有任何一个女人走进他的生活……谁料到佳话还未成型即已幻灭,让人情何以堪?

但,我们活着,并不是为了成就佳话或传奇而活的,我们活着,是为了在一起时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地对待彼此,不在一起时,过好自己的余生,余生仍然要做一个幸福、快乐的人。

   现实生活中,丧偶后不久即再婚并重获幸福的人比比皆是。

   比如杨振宁和翁帆,比如冯亦代和黄宗英。

   这两位,和自己的结发妻子都是婚姻美满感情甚笃,相扶相伴几十载,但在妻子去世以后,他们都接受现实走出伤痛,积极寻求人生的第二春。

    这其中,除了自身对于生死聚散的豁达之外,还存在一份对于已逝爱人的了解与深情:亲爱的,你常说最放不下的是我,你看,现在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君生日日说恩情——已经足够;君死又随人去了——那又何妨?

据说司马燕在弥留之际,躺在病床上握着丈夫的双手,力劝再娶,不要孤独度过下半生。

此时此刻,倘若她在天有知,一定也会站在丈夫这一边,希望他再恋、再婚,下半生过得幸福,毕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能够得到一个男人的忠诚、宠爱和陪伴,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刻,已经无憾。换言之,若生前得不到这些,死后丈夫倒是追悔、守节、余生不再娶,又有何用?又是何必?

至于我们这些旁人,实在不必操这份闲心鸣这个不平,更不能这样自私——希望别人用后半生为一份感情殉葬,以满足我们对于爱情的期待和幻想。

和一则满足众人的爱情佳话相比,毕竟,相伴的温暖与人生的幸福才是真实和值得追寻的吧。

卡玛微信公众号:“亲爱的卡玛”或“dearkama”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从韩诗俊到林生斌,人间从无痴情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