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亲爱的卡玛2012
亲爱的卡玛2012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922,766
  • 关注人气:45,0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们的美好,拉高了我对美好的标准

(2020-04-10 08:51:05)

卡玛微信公众号:“亲爱的卡玛”或“dearkama

25年前,我在南京,接到姐姐的电话,告诉我,高邮广播电台一位姓张的人,找我去考试。

我想起来,好像是给这家电台一位叫“张亚华”的局长写过信,具体内容不记得了,核心内容只有一句:“你们需要节目主持人么?”信发出去后,我并没抱希望,那时候电台还算是一个体面又高薪的单位,不是我这种没背景没人脉的人可以涉足的。

但,现在,这位张局长竟然打电话给我,我又激动又紧张。

事实上,我的紧张是多余的,我顺利通过了考试,成为一位主持人。

多年之后,我想起在电台度过的两年,依然不能否认它对我的意义——遇到了这一生唯一的、永远的恩人——

时任高邮广电总局副局长的张亚华先生,还有高邮师范的林革老师。

先说张局长吧。

当年的我,一个一无所有却盲目自信的小孩,能够顺利入职电台,不知道张局长从中做了多少工作,而他也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起过。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在以后漫长的时间里,自己慢慢明白的。

当年,在看到我的信之后,是我的信打动了他,还是他之前就看过我的文章(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发表文章)?总之当时张局长决定要我。

他在电话里问我:“你在高邮认识什么人?”我说:“我谁也不认识。”

沉吟半刻,他问:“我在文联的刊物中看到你的文章,你认识文联的人吗?”我说:“我认识文联主席。”

他说:“可以了。”

为了能让我顺利入职,张局长考虑到自己只担任副职,如果由他出面推荐,很可能让我在正局长那边难过关(可以理解吧,一般单位正局和副局之间关系都是很微妙的),他想为我找一位靠谱的推荐人。

在给我打完电话之后,张局长整理好我所有的资料,骑着自行车,去找文联主席,将我的资料给他,拜托他出面,向正局长推荐。

那天的入职考试,我表现并不好,首先普通话就不过关,其次我是太不圆滑——竟然为了一个字的读音,和台里一位资深播音员争论起来。

最后,我能顺利入职,张局长,是您在私下替我打了招呼吧?

其实,在电台期间,我和张局长没有什么交集。毕竟他是局长,我是普通员工。

只有两次。

我当时虽然入职电台,但属于试用期,是没有工资的。后来,我试用期过了,也没人给我提发工资的事儿,我也不知道找谁。我就过着一边投入、忘我地做节目,一边没有任何收入、连吃饱饭都成问题的生活。

突然有一天,台里会计室通知我去签字,去了才知道,要给我发工资了!后来在无意中听人说起,是张局长在广播局的会议上,特别提到要给我发工资的事。

还有一次,审稿的领导不在,我只能去找张局长审稿。记得那天的稿子,播发了一位听众的来信,内容是,这位听众得了癌症,很痛苦,想向自己最爱的主持人倾诉。张局长问我:“有这位听众的地址吗?可以去找她,做一个后续的节目。”我说: “有,已经去找了,人不在,我还会去的!”

这时候,我看见张局长脸上露出一丝赞许的表情。只是一丝,却让我高兴了好久——当时非常努力的工作,就是害怕自己辜负张局长对我的帮助,最终我也不知道,他对我的工作表现满意吗?

在高邮那个地方,人们认的是人情是背景,张局长这么不遗余力的帮我,一定有人认为他收了我的好处吧?没有。我们形容无私无求帮助一个人,会说:“一口水都没喝过他的。”现在想来,张局长就是如此——一口水都没喝过我的。

而同时,电台的某主任,却多次暗示或明示向我索贿,没有达到目的,就对我竭尽刁难、孤立、排挤之能事——人和人之间的区别,有时候真的比人和蛆的区别还要大。

拜这位主任所赐,当时我在电台的处境艰难,高邮师范的林革老师经常来电台看我。

我已忘了是怎么认识林革老师的,却清晰记得他每次的看望,给我带来的温暖和激励。

其实电台有一位主持人是林革老师的学生,但他每次来,都径直走向我,大高个,笑嘻嘻的,不知道他的那位学生心里会怎么想?我却感受到一种被偏爱的得意。

他的看望,有意无意的,也让电台的同事们知道,我不是孤立无援,还是有人在挺我。

我不是个爱诉苦的人,但太压抑了,也会和林老师说几句,他总是安慰我:“没关系,我们都会帮你的,你有什么困难就说。”或者和我开玩笑:“可以呀,火了呀,我现在成了你的听众。”

他确实给了我最有力的帮助。那时候我做娱乐节目,每天一小时,需要大量的内容支撑。林老师将他心爱的一套脑筋急转弯的书送给我,撑起了我节目中的一个版块“趣味问答”,记得那套书被我翻得稀烂。

还记得有一次好像也是为了节目要用的的资料,林老师骑摩托车带着我,走了很多地方。结果我在下车的时候,脑袋重重的撞在墙角,起了好大一个包,我又尴尬又不好意思,用尽力气控制住自己嗡嗡作响又晕头转向的脑袋,让自己行动和说话如常,不想让林老师担心。

……

在电台最终还是待不下去了,因为愧对,我没有向林老师道别,甚至没有说一声“谢谢”。

给张局长打过一个电话。他问:你想好了吗?我“嗯”的一声。他说:“你呢,个性太强,而电台确实也比较复杂。”

我没有说话。

就这样离开,不发一言。对于心里真正在乎的人,我总是沉默。而你们知道吗,你们是我心里永远的堡垒,让我独自上路,内心也有所依附。

写到这里,我流泪了。

张局长、林老师,25年了,你们好吗?我曾经在网上查找你们的信息,却没有勇气和你们联系,对于有恩于我的你们,我始终是愧对的,没什么成绩可以交代。

25年了,没有一刻忘记过你们,时时受着你们的影响,最大的影响是,成为一个不宽容的人——因为我见过真正美好的人是什么模样,所以对那些内心丑陋、肮脏的人,不能忍耐。

25年了,大概在今年,我终于想开:你们当初对我的帮助,并不是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而只是因为你们的善良,想帮,就帮了。我猜想,你们都忘记我了吧?

你们是我的恩人,我会和你们联系的,我会去找你们的,等着我。

这份缘,会有一个美好而圆满的收梢……

卡玛微信公众号:“亲爱的卡玛”或“dearkama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