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亲爱的卡玛2012
亲爱的卡玛2012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936,412
  • 关注人气:45,0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男人最不能缺的一样本事

(2016-01-06 08:36:30)
标签:

婚姻

嘴甜

甜言蜜语

男人

本事

这男人哪,可以贪玩,可以犯懒,可以赚钱少,但是咱这张嘴可得甜点儿!

立坤一个四十好几的男人,却有一项很“潮”的爱好——登山穿越,他加入了一个登山穿越社,一年里总要有那么几回,拉上一帮人,背上登山包穿着冲锋衣,进深山露营,入山洞探险,在山溪漂流……社里的成员来来走走,总不能固定,原因是得不到家人尤其是老婆的支持——谁愿意自己的老公往荒山野岭里一钻就是十天半月不着家?连个电话都打不通,万一有个什么事,连个人都找不着!
只有立坤,从这个社成立之初就加入,一直到现在,算起来绝对是元老级别了,原先社里的那帮哥们也都好奇:“你这有家有口的,社里的活动次次不落,嫂子还让你进门不?”立坤就得意地说:“那哪能啊,我有法宝!”
立坤的法宝就是甜言蜜语。每次要出去参加活动,前好几天,他就开始了攻势,最惯用的伎俩是,作出一副无辜状,对佩兰说:“哎呀老婆,我真是不想去,不想离开你,可是那帮孩子没经验啊,我不带着他们,他们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就太不好了!”又说:“也是怪我,老是和他们吹,说嫂子怎么怎么贤惠怎么怎么通情达理,所以现在有什么活动,那几个老社员的老婆不准假,他们就来央求我:还是你带队去吧,还是咱们嫂子好说话!我能有什么办法,牛皮都吹出去了……”
每次他这么和佩兰软磨硬泡,到最后佩兰总是笑起来,对他说:“行了行了,少来这套,你出去玩可以,但是要注意安全啊!”立坤一听这话,就知道大功告成,高兴地双手合十,给老婆大人作揖,说:“哎呦,我这是哪辈子修来的这福分,娶到这么一位通情达理的女人,老婆,你得答应我,下辈子,咱先说好啊,下辈子,你一定,一定,还要做我的老婆,啊?下辈子你能找到我么,你就记着啊,我眼尾这颗痣,一看见有这颗痣的小鬼来找你,你就知道是你老公找你来了!”说着还指着自己的那颗痣把脸一个劲地往佩兰眼前凑,逗得佩兰哈哈大笑!
每次外出归来,立坤顾不得放下包顾不得一身泥点和汗臭,而是一把将佩兰紧紧抱住,贪婪地吸着她身上的味道,说:“啊,这才是家的味道,老婆,我想死你了!”
“一招鲜,吃遍天”,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里,立坤就靠着这么一招,将小日子过得安安稳稳有滋有味。有要好的朋友问佩兰:“看你和你老公一直这么好,你们就没闹过什么矛盾?”佩兰想了想,又想了想,还是摇头说:想不起来了,矛盾肯定是有过啦,但真的是想不起来了。
在佩兰的记忆里,记得的都是立坤说的那些甜言蜜语,没办法,女人就记得这些——
她记得他们结婚的时候,立坤事先就和她说好,哥哥出意外去世得早,家里还有一个牙牙学语的小侄子,他作为叔叔,要承担起拉扯小侄子长大成人的任务,这一点无论如何还请她多担待。立坤说:“我知道这挺委屈你的,可是我就是看你善良大度,才敢对你提这样的要求,要换做别的女人我也就不提这茬了,你放心,你对我的好,对我侄子的好,我都会记在心里,将来做牛做马加倍报答你,我们全家都会感激你的,你就是我们这个家的功臣……”
她记得她生孩子的那一年,立坤作为铁路工程师远赴坦桑尼亚援建,不能回来,他给佩兰发了电报:“亲爱的,虽然我没有在你身边,但我的心,我的爱,会一直陪着你和我们的孩子!”生孩子时疼得死去活来却一滴眼泪没掉的佩兰出了产房看见这封电报,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她记得她每次生理期肚子疼的时候,立坤都会蹲在她身边,一下一下用手给她撸肚子,一边撸一边说:“老婆,看你这个样子我真心疼,做女人真是太遭罪了,唉,要是我能替你承担,哪怕是一点点也好啊!”
她记得他带她去参加他们单位组织的春游,一帮女人围成一堆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在旁边看着,凑到她的耳边对她说:“这么多女的,我看了一圈,发现没有一个有你可爱的!”
她记得有一次,两个人在灯下,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立坤眼含笑意和爱意地看着她,突然冒出一句:“哎呀,我真奇了怪了,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最让佩兰甜蜜的,是立坤总是信口给她取各种可爱的昵称:“宝宝,贝贝,妞妞,大妞,佩佩,兰兰,小兰子……”这些昵称总是隔三差五就变一变,比如有一阵子立坤喜欢叫佩兰:“果牛!果牛!”过一阵子又叫:“酱酱!酱酱!”佩兰就问他:“这个果牛和酱酱是什么意思啊?” 立坤说:“没啥意思,就是觉得这样叫着特别亲!”
啧啧啧,四十好几的人,要说起来真是肉麻的,可是女人哪,喜欢听的不就是这些么?那些甜言,那些蜜语,以及在听到它们时那种温暖和幸福的感受,滋养着佩兰的身心,四十多岁的她,看起来顶多也不超过三十五,知道她真实年龄的人总要赞叹:“你真显年轻,是怎么保养的呀?”
其实还真没怎么保养,佩兰说:“倒是想保养来着,也没那条件呀!”也是,立坤属于工薪阶层,挣钱还没开洗衣店的佩兰多呢,再说家里有两个赛着长身体的男孩子,处处都得花钱,佩兰作为主妇,从来宁可自个儿省着,也不愿意亏着两个孩子,买什么好吃的,添置什么新衣服,都是先紧着俩孩子,这么多年过下来,佩兰省吃俭用,将一家人的生活安排得衣食无忧妥妥帖帖。
立坤说:“我老婆跟了我,走进我们这样一个家庭,就够亏的了,咱嘴巴再不甜点儿,人家得多伤心啊。”
佩兰说:“他那张嘴会哄人啊,天天把我哄得高高兴兴的,也就想不起、记不得吃的这些苦了,女人心情舒畅比用什么化妆品都强!”
上个月,立坤和佩兰一手供养大的侄子总算是要结婚了,两人都长呼了一口气——总算了了一桩心事了。侄子搬出这个家时,立坤把侄子叫住,语重心长地说:“小子!你就给我记着:这男人哪,可以贪玩,可以犯懒,可以赚钱少,但是咱这张嘴可得甜点儿!”

卡玛微信公众号,手机微信搜索“亲爱的卡玛”“dearkama”即可订阅。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