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行漫谈(喀什风情)

(2011-05-27 12:47:58)
标签:

喀什噶尔

艾提尕尔清真寺

玉龙喀什河

新疆

杂谈

分类: 收藏杂谈

西行漫谈(喀什风情)

25日终于在深夜赶到了喀什,入住色满宾馆。色满宾馆很有特色,据说过去是沙俄驻喀什领事馆,建筑具有浓郁的伊斯兰风格。喀什吸引人的是民族风情,其实旅游景点并不多,有名的也就是香妃墓、艾提尕尔清真寺、喀什噶尔老城等。在喀什旅游,如果不去其他遥远的景点,老城喀什噶尔其实很值得参观。喀什噶尔相当于丽江的四方街古城,已经被新城包围。但不同的是喀什噶尔仍旧是活生生的,老城仍旧是当地维族最主要的聚居地。喀什噶尔老城的建筑非常有特点,在全国其他城市是很难见到的。有些房屋看上去已经非常古老,大概有百年历史了。喀什气候干燥,建筑物的寿命是很长的。

老城看上去破旧,建筑杂乱无章,但其实是有范式、有布局规律的。比如街道,那些弯弯曲曲一眼看不到头的小巷铺着不同形状的地砖,方砖铺的道路是死胡同,而六边形砖铺的道路是畅通的。我们就是顺着不同的砖道,穿行在喀什噶尔幽暗的小巷里,一路上不时有蒙着面纱的女子迎面而来,也有漂亮的维族儿童追逐着拍照……。

在喀什噶尔,你会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气氛,不是森严、宏大、热闹这些,而是一种距离感,陌生感。我们的生活逻辑和他们并不相同,在喀什噶尔,我们完全是失去了汉族的优越感,而这种优越感,本来是不应该存在的。

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

西行漫谈(喀什风情)

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

穿过随处可见的跨街楼,我看见小巷的深处,几个居民正在墙根下闲聊。我们走过的时候,他们暂停了话题,擦身而过的瞬间,我们彼此交换了一下好奇的眼神。庭院的门口停放着“新P”牌照的新款摩托车,仿佛在告诉人们,即使在这最幽深的老城里,依然可以看到现代化扩张的痕迹。

我曾拜访过老城里一户人家,两层楼的小院,四周都是生土建造的房屋,中间一片空地,燥热的空气被隔绝在外,里面一片清凉。走进屋里,主人拿出奶茶招待我们,香喷喷的馕就像棉被一样,一张张高高地摞在床上。我爬上二楼,放眼望去,整个老城里都是这样的小院,稍稍显在描述喀什老城的文字中,我见到最多的两个字就是“迷宫”。在很多当地人看来,喀什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即便是去过北京、上海的人,也依然这样认为。因为那些纵横交错的古老街巷,带给城市无限变幻的可能性,也留给人们无尽的想像空间。

作为远道而来的观光客,我之所以会第一眼就爱上这座老城,是因为它勾起了我的乡愁——其实何止是喀什,这样的街景,曾经存在于我们很多人儿时的记忆里。

在喀什的最后一天清晨,我起得很早,打了一辆出租车,想去喀什火车站留一张影,因为我很想看一看在中国最西面的铁路上,火车都是什么样子的。可是当我一坐上出租车,立刻就傻了,因为司机听不懂汉语,我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他我的目的地。比划了半天,他终于明白了,在随后的时间里,我看到他从车载音响里退出一盘磁带,换上另一盘,当音乐声流淌出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刀郎的——司机见我是汉族人,就特地为我换上一盘汉语歌曲。于是整个车厢里回荡起刀郎那沙哑而高远的声音:“远方的人请问你来自哪里,你可曾听说过阿瓦儿古丽?她带着我的心,穿越了戈壁,多年以前丢失在遥远的伊犁,多年以前丢失在那遥远的伊犁……”

西行漫谈(喀什风情)西行漫谈(喀什风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