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明理博士Lin-Mingli
林明理博士Lin-Mingl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416
  • 关注人气:3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657.为故乡而歌   ─读郑卫国的诗 ◎台湾 林明理-刊新文壇季刊41期2015

(2015-10-06 12:43:28)
标签:

文學作品

分类: 4comment-台美-学报/文讯等

657.为故乡而歌 <wbr> <wbr> <wbr>─读郑卫国的诗 <wbr>◎台湾 <wbr>林明理-刊新文壇季刊41期2015

657.为故乡而歌 <wbr> <wbr> <wbr>─读郑卫国的诗 <wbr>◎台湾 <wbr>林明理-刊新文壇季刊41期2015

657.为故乡而歌 <wbr> <wbr> <wbr>─读郑卫国的诗 <wbr>◎台湾 <wbr>林明理-刊新文壇季刊41期2015

657.为故乡而歌 <wbr> <wbr> <wbr>─读郑卫国的诗 <wbr>◎台湾 <wbr>林明理-刊新文壇季刊41期2015

657.为故乡而歌 <wbr> <wbr> <wbr>─读郑卫国的诗 <wbr>◎台湾 <wbr>林明理-刊新文壇季刊41期2015

http://www.huangmei100.com/portal.php?mod=view&aid=467

根在黃梅官網


 为故乡而歌   ─读郑卫国的诗 ◎台湾 林明理-刊《新文壇》季刊第41期2015.10,頁25-31.

           为故乡而歌

                     ─读郑卫国的诗

                                                      ◎台湾 林明理

 

    收到黄梅县前任文化馆馆长郑卫国〈1952-〉的诗集《家乡的窗口亮着灯》,立即被诗中所体现的乡愁与爱所感染。这位曾获湖北省民间文学屈原奖一等奖的诗人,创作生活已有数十年,但至今仍保有一颗真挚的诗心,为故乡而歌。除了诗集外,还有散文、短中篇小说、报告文学等专著计八部。

 

    黄梅县是黄梅戏发源地,也是挑花之乡,县内名胜古迹众多,更有一千三百七十多年的四祖寺位于县城西北的西山之中,是中国禅宗第一所院寺,在国际上享有盛誉。

 

    作者曾主持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黄梅挑花》的申报,并有显著成绩。这流传已久的民间工艺起源于唐宋时期的黄梅挑花,又名十字挑花。它是用彩线挑绣在底布经纬线的网格上,形成色彩绚丽、立体的图案;曾多次代表中国赴国外巡展,被誉为「无声的抒情诗,立体的中国画」。他也对黄冈地区谚语集的编纂工作投入很大精力,荣获全国重点艺术科研项目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编辑工作先进工作者称号。

 

    诗集中有一首诗《家乡的窗口亮着灯》,并以它为诗集之名,诗中写尽了思念家乡母亲的悲苦,对祖国与土地的挚爱之情,给人印象尤深。诗人用蕴聚着眼泪的语气写道:

 

在我归回的时候,家乡的窗口亮着灯。/没有睡吗?我的妈妈!//看多了您的愁容,/曾烧痛了作儿子的心。/我的妈妈,我的压弯了腰的妈妈,/曾驮着我,翻过一个生活的坡地,/累不,妈妈?/当您撩拨黑发。抹擦汗珠,/我看见了您满脸的皱褶,/和舒坦的笑容……//在我应声走来的日子,/您给做了一双百纳底鞋,/把一颗扎扎实实的心,/交给祖国和革命。/〈尽管儿子不懂得革命的涵义,可母亲的心中已安排下儿子的宿营地。〉/在崇山峻岭间,被夜雾罩住的光辉,/我的梦,每每被长江的涛声拍醒。─〈摘自原诗前三段〉

    语言质朴平白,但却有较深的思想内涵。有这样奉献无悔的爱的母亲,又是多么幸福!多年来致力于写作的郑卫国,把童年的梦和现实的感慨融入对祖国山山水水之情,无疑是对乡情和忆旧的一种升华。而《鹰》则更进一步把孩童时的梦想和思乡情绪推向极致:

 

在那边的峭壁上/鹰飞起来了/飞着,又折回自己的巢/在那太阳升起的地方/有它家居的欢乐//这只飞翔的鸟/在蓝天下盘桓,在狂风暴雨中拼搏/在地做着飞翔的梦/在天唱着思乡的歌

 

    诗句的感人正源于作者切身的经验。他望着峭壁,开始遐想及贮存儿时对家乡的记忆。可见,揭示内心的感悟与描绘外观世界的多彩,虽有显著不同,但并非完全对立,而是都有广阔的驰骋天地;而此诗均匀的节奏,对称的诗行,给人以回味的余地。

 

    从艺术上看,诗人经过时间的锤炼,风格日臻成熟,逐渐达到纯自由的境地,诗句也更具有生活气息。试看今年二月写下的《大雪纷飞》,则又是另一番风貌:

 

雪埋没了我走过的脚印,昨天的,今天我走在积雪的上面,一步一步还是那些脚印,留下来……走出家门,走出院子走向通往世界的大街小巷//雪还在下,还会埋没我的脚印,埋没我在飞雪中出走的身影。当我走向人群,走向远方的白天和黑夜,走出重复的季节和时光,我相信即便身后没有人追赶上来,那些脚印还有下一场大雪会纷飞而来……

 

    此诗,在大雪纷飞中体现出诗人高尚的情怀。他不尚雕琢,仍是用平静的、舒缓的语气描绘出生动的形象。这雪景,已在诗人的心灵中外化为不熄的野花。诗人设想这才是生活中真正的美,也蕴含着一种再生的精神。

 

    再如《黄昏,我听天籁》一首,更像是动人的笛音。诗人似一只夜鸟,栖息在枝枒上,用最美妙的歌声唱歌,以安慰自己的寂寞:

 

在树叶的沙沙声中我听风轻轻走来的脚步声,琴声,还有葫芦丝低沉的小街深处,滴答着小雨黄昏落日的节奏里,我的心的涟漪在缓缓泛开……//我听天籁,那死一样寂静的上苍萦绕着一种孤独而我在孤独之外倍受世俗的纷扰努力地试图破译那远来的音律的神秘为什么要打开她的沉寂和清静?血肉的身子在庸庸碌碌的世尘之中就于此中坠落……

 

    人们读了这首诗,觉得或寓诗人埋在心底的悲伤,或感叹时光之无情。这是作者晚年生活经历丰厚后对社会人生有了更多的思索,从而增加了诗的力度。总之,诗人郑卫国是那样热爱故乡的文艺与编纂工作,事实证明,他的努力和奋进,对黄梅县是有一定的意义的。

 

    诗人艾青在回答一位提问者时说过:「我一生都在追求光明。」〈注〉郑卫国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说:「诗人的情怀,应该说是一个诗人对社会、对人类、对自己的生存状态表达的一种态势。」我认为,郑卫国也正是那样,在贫困的年代里,一直孜孜不倦的为国、为故乡而勇往直前。他,也是个光明的追求者。他的诗,是用心血凝聚成的,是诗坛上一棵伐不倒的白桦。在今天看来,却也应有一个实事求是的正确评价。

 

《就当前诗歌问题访艾青》,《艾青研究专集》,第409页。

                                              -2015.4.17

〈林明理〈1961-〉,曾任大学讲师,文学博士。诗人兼评论家〉

 

林明理〈1961-〉,台湾云林县人,曾任大学讲师,现任中国文艺协会理事,诗人作家。2013年获「中国文艺奖章」文学类「诗歌创作奖」及美国世界文化艺术学院文学博士。2012年人间卫视『知道』节目名人专访,播出于第110集「以诗与画追梦的心─林明理」。诗画作品收录北京中国文联2015.01出版《当代著名汉语诗人诗书画档案》。着有《秋收的黄昏》、《夜樱-诗画集》、《新诗的意象与内涵-当代诗家作品赏析》、《艺术与自然的融合-当代诗文评论集》、《山楂树》诗集、《回忆的沙漏》中英对照诗集、《涌动着一泓清泉─现代诗文评论》、《清雨塘》中英对照诗集、《用诗艺开拓美林明理谈诗》、《海颂─林明理诗文集》、《林明理报刊评论1990-2000》、《行走中的歌者─林明理谈诗》、《山居岁月》中英对照诗集。

                  

 

 

            為故鄉而歌

                     ─讀鄭衛國的詩

                                                      ◎台灣 林明理

 

    收到黃梅縣前任文化館館長鄭衛國〈1952-〉的詩集《家鄉的窗口亮著燈》,立即被詩中所體現的鄉愁與愛所感染。這位曾獲湖北省民間文學屈原獎一等獎的詩人,創作生活已有數十年,但至今仍保有一顆真摯的詩心,為故鄉而歌。除了詩集外,還有散文、短中篇小說、報告文學等專著計八部。

 

    黃梅縣是黃梅戲發源地,也是挑花之鄉,縣內名勝古蹟眾多,更有一千三百七十多年的四祖寺位於縣城西北的西山之中,是中國禪宗第一所院寺,在國際上享有盛譽。

 

    作者曾主持國家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黃梅挑花》的申報,並有顯著成績。這流傳已久的民間工藝起源於唐宋時期的黃梅挑花,又名十字挑花。它是用彩線挑繡在底布經緯線的網格上,形成色彩絢麗、立體的圖案;曾多次代表中國赴國外巡展,被譽為「無聲的抒情詩,立體的中國畫」。他也對黃岡地區諺語集的編纂工作投入很大精力,榮獲全國重點藝術科研項目民間文學三套集成編輯工作先進工作者稱號。

 

    詩集中有一首詩《家鄉的窗口亮著燈》,並以它為詩集之名,詩中寫盡了思念家鄉母親的悲苦,對祖國與土地的摯愛之情,給人印象尤深。詩人用蘊聚著眼淚的語氣寫道:

 

在我歸回的時候,家鄉的窗口亮著燈。/沒有睡嗎?我的媽媽!//看多了您的愁容,/曾燒痛了作兒子的心。/我的媽媽,我的壓彎了腰的媽媽,/曾馱著我,翻過一個生活的坡地,/累不,媽媽?/當您撩撥黑髮。抹擦汗珠,/我看見了您滿臉的皺褶,/和舒坦的笑容……//在我應聲走來的日子,/您給做了一雙百納底鞋,/把一顆紮紮實實的心,/交給祖國和革命。/〈儘管兒子不懂得革命的涵義,可母親的心中已安排下兒子的宿營地。〉/在崇山峻嶺間,被夜霧罩住的光輝,/我的夢,每每被長江的濤聲拍醒。─〈摘自原詩前三段〉

    語言質樸平白,但卻有較深的思想內涵。有這樣奉獻無悔的愛的母親,又是多麼幸福!多年來致力於寫作的鄭衛國,把童年的夢和現實的感慨融入對祖國山山水水之情,無疑是對鄉情和憶舊的一種昇華。而《鷹》則更進一步把孩童時的夢想和思鄉情緒推向極致:

 

在那邊的峭壁上/鷹飛起來了/飛著,又折回自己的巢/在那太陽升起的地方/有它家居的歡樂//這只飛翔的鳥/在藍天下盤桓,在狂風暴雨中拼搏/在地做著飛翔的夢/在天唱著思鄉的歌

 

    詩句的感人正源於作者切身的經驗。他望著峭壁,開始遐想及貯存兒時對家鄉的記憶。可見,揭示內心的感悟與描繪外觀世界的多彩,雖有顯著不同,但並非完全對立,而是都有廣闊的馳騁天地;而此詩均勻的節奏,對稱的詩行,給人以回味的餘地。

 

    從藝術上看,詩人經過時間的錘鍊,風格日臻成熟,逐漸達到純自由的境地,詩句也更具有生活氣息。試看今年二月寫下的《大雪紛飛》,則又是另一番風貌:

 

雪埋沒了我走過的腳印,昨天的,今天我走在積雪的上面,一步一步還是那些腳印,留下來……走出家門,走出院子走向通往世界的大街小巷//雪還在下,還會埋沒我的腳印,埋沒我在飛雪中出走的身影。當我走向人群,走向遠方的白天和黑夜,走出重複的季節和時光,我相信即便身後沒有人追趕上來,那些腳印還有下一場大雪會紛飛而來……

 

    此詩,在大雪紛飛中體現出詩人高尚的情懷。他不尚雕琢,仍是用平靜的、舒緩的語氣描繪出生動的形象。這雪景,已在詩人的心靈中外化為不熄的野花。詩人設想這才是生活中真正的美,也蘊含著一種再生的精神。

 

    再如《黃昏,我聽天籟》一首,更像是動人的笛音。詩人似一隻夜鳥,棲息在枝枒上,用最美妙的歌聲唱歌,以安慰自己的寂寞:

 

在樹葉的沙沙聲中我聽風輕輕走來的腳步聲,琴聲,還有葫蘆絲低沉的小街深處,滴答著小雨黃昏落日的節奏裡,我的心的漣漪在緩緩泛開……//我聽天籟,那死一樣寂靜的上蒼縈繞著一種孤獨而我在孤獨之外倍受世俗的紛擾努力地試圖破譯那遠來的音律的神秘為什麼要打開她的沉寂和清靜?血肉的身子在庸庸碌碌的世塵之中就於此中墜落……

 

    人們讀了這首詩,覺得或寓詩人埋在心底的悲傷,或感嘆時光之無情。這是作者晚年生活經歷豐厚後對社會人生有了更多的思索,從而增加了詩的力度。總之,詩人鄭衛國是那樣熱愛故鄉的文藝與編纂工作,事實證明,他的努力和奮進,對黃梅縣是有一定的意義的。

 

    詩人艾青在回答一位提問者時說過:「我一生都在追求光明。」〈註〉鄭衛國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說:「詩人的情懷,應該說是一個詩人對社會、對人類、對自己的生存狀態表達的一種態勢。」我認為,鄭衛國也正是那樣,在貧困的年代裡,一直孜孜不倦的為國、為故鄉而勇往直前。他,也是個光明的追求者。他的詩,是用心血凝聚成的,是詩壇上一棵伐不倒的白樺。在今天看來,卻也應有一個實事求是的正確評價。

 

註‧《就當前詩歌問題訪艾青》,《艾青研究專集》,第409頁。

                                              -2015.4.17

〈林明理〈1961-〉,曾任大學講師,文學博士。詩人兼評論家〉

 

林明理〈1961-〉,臺灣雲林縣人,曾任大學講師,現任中國文藝協會理事,詩人作家。2013年獲「中國文藝獎章」文學類「詩歌創作獎」及美國世界文化藝術學院文學博士。2012年人間衛視『知道』節目名人專訪,播出於第110集「以詩與畫追夢的心─林明理」。詩畫作品收錄北京中國文聯2015.01出版《當代著名漢語詩人詩書畫檔案》。著有《秋收的黃昏》、《夜櫻-詩畫集》、《新詩的意象與內涵-當代詩家作品賞析》、《藝術與自然的融合-當代詩文評論集》、《山楂樹》詩集、《回憶的沙漏》中英對照詩集、《湧動著一泓清泉─現代詩文評論》、《清雨塘》中英對照詩集、《用詩藝開拓美林明理談詩》、《海頌─林明理詩文集》、《林明理報刊評論1990-2000》、《行走中的歌者─林明理談詩》、《山居歲月》中英對照詩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