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庞启帆
庞启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778
  • 关注人气:6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庞启帆译稿  爱因斯坦不是一个好学生

(2015-11-20 22:16:39)
标签:

名人

教育

分类: 故事
爱因斯坦不是一个好学生

 

(美)帕特里克·普林格尔   庞启帆 译

 

 

“爱因斯坦,普鲁士在滑铁卢打败法国是哪一年?”历史老师布劳恩先生问道。

“我不知道,先生。”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答道。

“你为什么不知道?我已经对你说过很多遍了。”

“我忘了。”

“你尝试过去记住它吗?”布劳恩先生问道。

“没有。”阿尔伯特以他一贯的诚恳答道。

“为什么不记?”

“一个在书本上随时都可以查到的日期,为什么一定要记住它呢?”

好一会儿,布劳恩先生说不出话来。最后,他说道:“你让我太惊讶了,爱因斯坦!难道你不知道谁都可以在书本上查到大部分的知识?这适用于你在学校所学的所有功课。”

“是的,先生。”

“那么,我想你没有记过书上的任何知识点。”

“没错,先生,我没记过。”

“那么,你根本不相信教育。”

“先生,我不认为死记硬背就是教育。”

“那样的话,”布劳恩先生嘲讽道,“也许你应该跟全班同学讲讲你的爱因斯坦教育理论。”

阿尔伯特涨红了脸。“我想你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他说道,“我不去记战争的日期,或者双方的军队歼敌多少。我更感兴趣的是那些士兵为什么要互相残杀。”

“够了!”布劳恩先生冷冷道,“爱因斯坦,我们不想再听你的演讲。放学后你留下来一个小时,虽然这无法对你改变什么,对学校也改变不了什么。你是学校的一个耻辱。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继续来上学?”

“我也不希望这样,先生。”阿尔伯特回应道。

“那么你是一个不懂得感恩的孩子,你应该为自己感到羞愧。我建议你叫你的父亲来带你离开学校。”

那天下午离开学校的时候,爱因斯坦感到痛苦极了,不仅因为度过了糟糕的一天——其实基本上每天都这么糟糕,而且,第二天早上他又要回到这个他讨厌的地方。他唯有希望他的父亲来带他离开,但是他知道,即使他开了口也没有用。他得到的回答肯定是:“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呆着,直到你拿到中学毕业证。”

回到住所,他也开心不起来。他的父亲花钱给他在慕尼黑的贫民区租了一间房。他不介意条件简陋,伙食不好,但他讨厌贫民窟暴力的氛围。他的女房东经常殴打她的孩子,而每个星期六,她的丈夫则喝得醉醺醺地回来打她。

“但你至少有一个自己的房间,比我的条件好多了。”晚上,他在慕尼黑的唯一朋友尤里来看望他时这样说。

“可我只想马上就离开这个地方。”阿尔伯特说道。

 “你得首先拿到毕业证书。”尤里笑道。

“唉,”阿尔伯特叹了口气,说道,“我想我都无法通过学校的毕业考试。”

这句话他也对从柏林来慕尼黑看他的表妹艾丽莎说过。

“我相信你能通过,阿尔伯特,如果你努力的话。”艾丽莎说,“我认识不少比你笨的男孩,他们都能通过。他们说,你不必知道什么,你不必明白老师教你的东西,你只需在考试的时候把它们背下来就行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不擅长这个。”阿尔伯特沮丧道。

艾丽莎笑了笑,说:“你不必擅长。谁都可以像一个鹦鹉一样地学习。你只是没有尝试。还有,我经常看见你的胳膊下夹着一本书。是什么书?”

“一本地质学的书。”

“地质学?岩石之类的东西?你学这个?”

“不。学校几乎没有科学课。”

“那你为什么研究它?”

“因为我喜欢。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艾丽莎叹了口气。“当然,你是对的,阿尔伯特。”她说道,“可是这对于你考取毕业证书没有任何帮助。”

除了科学类的书籍,阿尔伯特还喜欢音乐。他经常拉小提琴。可是女房东不喜欢,总是来制止他。“这鬼声音让我心烦。”她气呼呼地说,“有孩子们的吵闹,这房子的噪音已经够多了。”

阿尔伯特本想反驳,她的孩子之所以吵闹基本上是她的原因,但他最终还是决定,他最好什么也不说。

“我必须离开这儿。”在慕尼黑独自生活了六个月之后,他又对尤里说,“再这样下去我就要疯掉了。而且,最终的结果就是浪费我爸爸的钱和所有人的时间。如果我现在就离开的话,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那么,你该怎么办呢?”尤里问道。

“我不知道。如果我去米兰,恐怕我爸爸又会送我回来。除非……”他的眼睛一亮,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尤里,你认识一位友好的医生吗?”

“我认识很多学医的学生,有的很友好。”尤里说道,“医生,没有。我没有钱去结识医生。怎么啦?”

“假如,”阿尔伯特说道,“我有神经衰弱的毛病,假如医生说我不适合再上学,需要马上离开学校。”

“我无法想象医生会那样说。”尤里说道。

“我必须试一试,”阿尔伯特说道,“去找一个专门研究神经的医生。”

“这样的医生不少。”尤里告诉他。他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又非常不情愿地补充道,“我问问那些学生,看他们是否有人认识这样的医生。”

“你答应我了吗?哦,尤里,太感谢了!”阿尔伯特双眼闪烁着亮光欢呼。

“等等,我现在还没找到人……”

“但是你答应帮我了!”

“我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帮你。”

“他会的,他会的。”阿尔伯特大声道,“我就要神经衰弱了。对他来说这太简单了。”说完,他兴奋地大笑起来。

“我看你从没像现在这么正常。”尤里没好气地说道。

“在学校再呆多一天或者两天,我就能获得这种权利了。”阿尔伯特自信道。

然而,尤里第二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就失去了他的高昂情绪。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他痛苦地说道,“我真的要精神崩溃了,拜托,赶快帮我找医生,什么医生都行。”

“行啦,行啦!我已经帮你找到一个医生了。”尤里说道。

 “真的?”阿尔伯特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哦,太好了!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

“我替你约了他明晚见面。这是地址。”说完,尤里交给阿尔伯特一张纸条。

“恩斯特·威尔医生。他是研究精神方面的问题的医生吗?”阿尔伯特问道。

“不完全是。”尤里承认道,“事实上,他上周才获得医生资格证。也许你是他的第一位病人。”

“那么,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你就认识他了?”阿尔伯特问道。

“我认识恩斯特已经好几年了,”尤里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他不是一个傻瓜。”

“什么意思?”

“不要试图蒙骗他,跟他说实话,不要假装你得了你没有得的病。你欺骗任何人都不行,因为你是世界上最不会说谎的人。”尤里告诫他。

第二天,阿尔伯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考虑应该跟医生说什么,当约定的时间到来的时候,高度紧张的他担心自己真的精神失常了。

“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描述我的问题,威尔医生。”他说道。

“不必纠结了,”年轻的医生微笑着说道,“尤里已经把你的问题告诉我了。”

“哦!他说了什么?”

“只是说了你想让我诊断你为神经衰弱,不适合再去上学。”

“哦,”阿尔伯特低下了头,“他不应该这样跟你说。”

“为什么不?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是的,这就是我的问题。可是现在你肯定会说,我没有任何毛病,然后再让我回到学校去。”

“不要那么确定。”医生说道,“事实上我很确定你对那所学校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阿尔伯特瞪大了眼睛。“我没有对你说过任何有关它的信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如果你的精神不是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你就不会来见我了。现在,”医生严肃地说道,“如果我证明你神经衰弱,必须离开学校一段时间,你打算去做什么?”

“我准备去意大利,”阿尔伯特说道,“去米兰。我父母在那里。”

“你去米兰准备做什么?”

“我会努力进去一所意大利的大学或者学院。”

“你连中学毕业证书都没有,你怎么进?”

“我会让我的数学老师给我写一封介绍信,也许这就够了。我已经学会了所有他教我的知识,而且还学了一点高等数学。”看到威尔医生怀疑的目光,阿尔伯特赶紧说道。

“好吧,就按你所说的好了。”医生说道,“但我怀疑这样是否有用。不过,我看得出来,继续呆在那里,无论是对于你,还是对于别人都没有任何好处。你想让我写你应该休学多久?六个月如何?”

“你真是太好了。”

“没什么。我也脱离学生的身份没多久,所以我很理解你的感受。给你。”威尔医生递给他证明,“祝你好运。”

“多少钱?”

“不用。如果你有钱的话,就请尤里去吃饭好了。他是我的好朋友,我想也是你的好朋友。”

阿尔伯特没有多余的钱,但他假装他有,然后请尤里出去吃晚饭。

“是不是很棒?”给尤里看过证明后,他说道。

“很好。”尤里说道。“六个月是一段很好的时间。这样的话,就算事情没有按你设想的去发展,你也还可以回来继续考取你的中学毕业证书。”

“我永远不会再回那个地方,”阿尔伯特打断他,“明天我就拿着这张证明去找校长,然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首先不要忘了让你的数学老师给你写介绍信。”尤里提醒他。

科赫先生欣然答应了阿尔伯特的请求,好像他早就知道阿尔伯特会因为这事来找他。

“如果我说我无法再教你了,有可能在不久以后你可以给我上课,这样写可以了吗?”他笑着问。

“先生,那样说太过了。”阿尔伯特说道。

“我只是照实说罢了。你放心吧,我会认真对待这件事的。”

这是一封热情洋溢的介绍信,并且科赫先生说明阿尔伯特已经开始学习高等数学。

“你离开我们,我很难过,虽然你在我的班级是浪费你的时间。” 科赫先生说道。

“先生,你的数学课是唯一没有浪费我的时间的课程。”阿尔伯特诚恳地说道,“但是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我要离开的?”

 “没什么好奇怪的,爱因斯坦,在你知道你自己要离开之前,我就知道你会离开。”

告别科赫先生,阿尔伯特准备去见校长。然而,在他有机会要求去见校长之前,他就被传唤进了校长办公室。

“哈哈,这倒省了我在门外等候的时间了。”他想。

他已经懒得再去想为什么会被传唤,但他大概知道肯定又是因为他的作业差劲或者懒惰而要惩罚他。

然而,令阿尔伯特意外的是,校长见到他就说道:“我不打算惩罚你。你的作业太糟糕了,我不想让你再留在这儿,爱因斯坦。我想让你现在就离开学校。”

“现在就离开学校。”阿尔伯特茫然道。

“我是这么说的。”

“你的意思是,”阿尔伯特说道,“我被开除了?”

“如果你想要,你可以带着开除证明离开。”校长的话不像是在开玩笑,“不过,我想你还是按照你自己的意愿离开。”

“可是,”阿尔伯特说道,“我违反了什么纪律?”

“你在课堂上的表现让老师无法教学,让同学无法学习。你拒绝学习,从不服从老师,从不认真对待作业。”

阿尔伯特感到在他口袋里的那张医学证明几乎要燃烧起来。但他最终还是平静地说道:“是的,不管怎样,我要离开了。”

“那么,爱因斯坦,我们至少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校长笑道。

有那么一会儿,阿尔伯特极想告诉他面前的这个男人,他对他的看法,以及他对他的学校的看法。但是他忍住了。然后,他没有再说一个字,高昂着头,大步走出去了校长办公室。

“关门!”校长喊道。

阿尔伯特没有理会他。

他一直往前走,离开了他度过了五年痛苦时间的学校,没有回头看最后一眼。他想不出任何一个他想要说再见的人。

在离开慕尼黑之前,他想要见的人只有尤里。艾丽莎早已返回柏林,他没有其他真正的朋友。

“再见,我的朋友。祝你好运。”在他离开的时候,尤里说道,“希望你在米兰过得快乐!”——《环球儿童文学》2015年第9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