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xipicao西皮草
xipicao西皮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815
  • 关注人气:4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塞北过春节

(2018-03-07 09:38:53)
分类: 知青点滴
         盘腿坐在火炕上的娟儿,隔着炕桌透过那桌上忽忽悠悠,时明时暗的煤油灯,看着对面贫宣队的韩工作人儿,这位姐姐像是年长了娟儿几岁,据说是哪个大城市抽调来到贫下中农宣传队的。公社、大队号召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娟儿留下来了。贫宣队的韩工作来到知青的家和娟儿作伴,虽然炕烧的不是很弱(热)乎,娟儿的心里却是暖暖的。
   “ 唰、唰、唰……”不是风声,不像水(河套)声,谁?娟抄起手电筒一转身从炕上跳下来冲出屋子,手电的微光从左到右,略过柴垛、邻家的后墙、茅坑、菜园,以及菜园和屋门口中间短短的过道儿,旷野中的光柱显得那么窄吧、无力,那么软弱、暗淡,娟的手稍微一抖动,黑暗便会铺天盖地,迅猛地扑过来。夜出奇的静,娟儿想:那是河套冻成了冰。天青黑奥深,娟儿抬头看到了细细的月牙和清寒的星星。没有什么,娟回转身来,看见韩工作扶着门框站在那里,韩工作急忙帮娟把外屋的门栓插紧,“你咋这胆大?”韩工作问。娟心里直好笑:有你这贫宣队的工作人儿在这,我怕啥?
    大年根儿底下,塞北的天儿不是总那么温柔,夜也不是见天都那么安静。北风呼啸、雪花纷飞的日子,韩工作走了。不知是贫宣队集合在一起过年啊?还是回家啦?总之,一明两暗的三间知青房里就剩下了娟儿自己。屋外的北风咆哮着冲撞着门窗,用力的扫荡着一切,犄角旮旯也不放过。从此,娟儿在晚上不再点灯,因为她知道不点灯坐在炕上能观察到屋外的异常,若是点了灯危险来临的时候就连个准备都没有了。听到了异常的动静,娟儿也不会再冲出屋去,屋门上的两道栓不到晚吧晌就牢牢实实的被插死了,再找根粗壮合适的木头棍紧紧地顶在门上。冬天黑的早,社员们家家户户都早早的歇了,村里一片漆黑。娟的窗门对着大河套,过了河套是绵延不断的大山,山梁与山沟起起伏伏,山沟里夹杂着一块块不整不齐的庄稼地,山里人过的就是这石多地少的日子。山梁上大片大片的松树林,植筋、荆条、灌木丛,此时已被大雪覆盖,只露出些棍棍稍稍的柴枝。在漆黑的夜里娟儿看不到那么远,但是她心里清清楚楚的,那里有熊、有狼、有石虎子(豹子),而卷缩在被子里是她目前唯一所能做到的自我保护了。
    从眼睛睁得大大的,到眼皮怎么使劲都拉不起来了,这一夜就算熬过去了。清晨,鸟儿依旧欢快的叫着,村子里弥漫着贴饼子和灶火的混合香气,娟儿顶风冒雪,又乐乐呵呵的出现在合作医疗站。山路曲曲弯弯,大山银装素裹,出诊时见到的老乡都特别热情,唠起嗑来总忘不了夸几句娟儿的胆儿真大,这话是早就听工作人儿说过的啦。
    年轻就是好,白天的娟儿依旧很精神,她说:山象神,雪象诗,生活象支歌......
    一九六九年三月七号是我下乡插队的日子,谨以此文纪念我的第四十九个下乡纪念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