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酒故事征文:女人酗酒也是情

(2011-08-20 16:32:37)
标签:

板城火烧

女人

豪饮

情缘

情感

分类: 散文

 我的酒故事征文: 

                 女人酗酒也是情

                                         文/超凡
 
  第一次走进任芬的房间。
  这是一个南北空间距离很大的房间,被隔断成了南北两间。南间,洗漱,吃饭,办公。靠东墙还有一个长长的沙发。里间偏大些。靠北面墙,摆放着一个大大的双人床。床上的被褥都是很鲜艳的,双人大枕头,上面盖着鸳鸯枕套。有大衣柜,还有小酒柜。墙纸也是花的,俨然是个新房。
  我正惊讶,任芬脱掉了外套,只穿了件薄薄的红色毛衣。更让我惊讶——原来芬的身材这么好!高挑的个头,突出的乳峰,再加上那圆圆的臀部,走路腰儿扭扭的,和在外面看到的芬判若两人。芬的本已扎起的发辫,这回如瀑布般垂落下来。她笑着,那么妩媚。我真的惊讶芬是如此得美!
  芬像变戏法似的,不一会儿就把桌子上整满了菜。还开了一瓶白酒,是地道的同大板城烧。
    芬为表姐倒了一杯,又要为我倒,我忙说自己不会喝酒。表姐也阻止芬不要给我倒酒。芬倒也不强求,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满满的一杯。
  “荣,今天姐先喝一杯。” 话完酒干,“咕咚,咕咚”,芬喝酒就像喝凉水一样,那杯酒很快入肚。表姐也端起了杯子,一饮而尽。
    我呆了,我惊异这两个女人的如此豪爽。
  芬使劲摇晃着杯中的板烧,大黑眼珠放着光:“荣,今天我真的好高兴啊!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和他翻了脸,第一次骂了他。荣,你知道我容易吗?我这都是为了谁呀!”说着,一仰脖,半杯酒汩汩入喉。

   “我今年三十二了,我跟了他八年了,他给过我什么啊?要名分没名分,要钱财没钱财的。从一开始他就跟我说,他多爱我,他要跟我在一起过,他要跟他老婆离婚。今天,他还是跟我说没法离。荣,这男人都是他妈什么东西啊!”剩下的半杯酒很快就见了杯底。

   “哟,好热闹啊!自己喝上了!” 随着一股玉兰香味,飘进来一个窈窕的身影。
  品,今天略做了妆。本来就很俊俏的脸庞,这回更是放着异彩。品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高领毛衣,胸部是一只大红蝴蝶图案,上面缀有好多闪亮的小珠子,下身是一条得体的牛仔裤。品脖颈上的那条玉石项链,在灯光的映衬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芬抓过一个杯子,眼睛乜斜着品,“咕咚咕咚”把酒倒满了,双手捧到品跟前,说:“品姐,小妹的酒你一定喝!”

    表姐和我都站了起来,品挨我坐下。

    芬盯着品把酒喝完,突然“哈哈哈”地大笑起来。笑得眼泪在眶子里盈着,拍着品的臂膀说:“品姐,够意思!这次我算真正认你这个姐姐了!”

   “芬,不管你认我做姐姐也好,还是认我做嫂子也好,有些话我还是要跟你说。”品的脸有些绯红,“我想谈谈你跟许丙强之间的事。”

    “不要跟我提许丙强,我和许丙强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芬在说“许丙强”这三个字时是一字一顿的说的。

    “芬妹,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是你也得替丙强想想嘛!”品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低垂着头的任芬,“丙强这些年也不容易啊!自从我和你轩哥到了这里来,就一直在跟着你们的故事走啊。我知道,你爱丙强,为了丙强,你不谈对象,你不结婚,你说宁愿这样一辈子,也要跟着丙强。也为了丙强,你才搬到这里来住,这屋子就是你们的新房。这太委屈你了!芬妹,丙强有丙强的难处啊!”
   “他的难处?他纯粹是自私!”芬抬起头,大黑眼珠冒着火,一大杯酒又下了肚。   

    “芬妹,你不是不知道,当初因为闹离婚,老父亲喝药了嘛,他从小没了娘,父亲一人把他拉扯大,不容易啊!父亲之所以给他找个大他四岁的媳妇,就是为的有人疼他啊!他父亲那种老封建脑瓜,怎么允许儿子离婚和一个小自己七八岁的女孩子结婚呢?”
  “那我就活该干等呗!” 芬的脸上满是泪。
    “呵呵,芬妹,你这可怪不得别人,谁让你爱丙强爱得那么死去活来呢?你就是被丙强灌了迷魂汤了嘛!要说这个许丙强也够个大老爷们,在处理你们关系的时候,愣是没让老婆找你的麻烦,还让两个孩子认你作姑姑。”
  “是啊,正因为这样,我给那两个孩子做了多少冤枉活啊!”
  “不冤枉!这是你情愿的嘛!要不是这样,能换来这样的相安无事吗?你能在这里安个家?丙强隔三岔五的还能来住天,又没人来管,多好!”
  “好么?我挺好么?”芬姐转动着手中的杯子,里面的酒上下翻滚着,芬就像雨中颤动的一朵梨花。
    品扶着任芬的肩膀,把头伏在任芬的耳边,轻声说:“芬妹,我跟你说,今天丙强他不知受了什么气,才跟你发火的,你不要跟他计较。你中午一撂挑子跑了,可把我们两口子难为坏了,丙强喝起酒来没完了,又吐又闹的,耽搁的你轩哥这傍晚才出去办事。芬妹,去把丙强接过来吧,他也是个要面子的人。”
  “接他?我才不呢!他不是说我不通情理吗?我今儿个还就是不通情理了。谁通情理他跟谁过去。” 芬气呼呼地把杯子里的酒倒进了肚里,两眼眯缝着品。
  “这是什么话?芬妹,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品愤愤地扭出了屋,带着那股清香。

    等品带着她的玉兰香消失,芬却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嚎啕大哭起来。我局促不安地看着她。突然,她从表姐手里拽过那条毛巾,三下两下从水盆里拧出来,在脸上胡乱地擦过。扬起她那红扑扑的脸,笑着说“走,看电影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