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惊悚e族
惊悚e族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141
  • 关注人气: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年5月号预告——乍暖还寒,让小e给你加点儿料~

(2013-04-23 16:37:41)
标签:

惊悚e族

恐怖

惊悚

分类: 新刊预告

2013年5月号预告——乍暖还寒,让小e给你加点儿料~


20135月号预告——乍暖还寒,让小e给你加点儿料~

 

 

杂志简介

⊙彩色印刷:超值享受

⊙定价5元:超低价格,同类产品中的最低价

⊙连续三年悬疑恐怖类杂志邮局订阅排名第一

⊙最诡谲的文笔,最惊悚的悬念,最扑朔迷离的真相

⊙最受读者欢迎的著名作家风雨如书,新锐恐怖写手考薇、薛漠北苏禅、狂海龙少等人最新作品

⊙国内第一本台湾惊悚小说专刊

⊙腾讯网有史以来点击率最高的杂志,总点击率已超过十二亿多次,留言三万多条,日流量二十万以上

⊙新浪、搜狐、猫扑等一百多家主流网站纷纷推荐转载

 

 

本期目录

 

惊·不寒而栗

每晚一个诡故事

 

就是你——路边摊

牵手——Blue2

 

林猎——狂海龙少

僵尸——海吧老板

简单游戏——奶包

 

 

悬·心悬一线

百分百出勤率——不吃奶酪

杀人羽毛球——苏禅

绝望的新娘——考薇

 

 

惊声尖笑

哐哐哐——凤子岩

海报——查无此人

cosplay——查无此人

雕像——夜幕哀

对号入座——阿酱珊喵

 

 

恐怖漫画

千叶县浦安市护士被杀事件

 

 

怖·毛骨悚然

唇腐齿落——薛漠北

校园怪谈之非人勿扰Dr.祈等

 

 

秫:惊声尖叫

刑警之瞳像——风雨如书

天使杀死魔鬼——夜幕哀

 

 

鬼图诡话

零夜——沈姬铭

月亮知道——黑眼睛

 

 

怪·稀奇古怪

惊鱼月报

惊鱼原创

夜路——菊花花

空城——查无此人

听话蛇——龙玉妹

 

 

口述恐怖亲历

奇怪的电话

做了一半的沙堡

预言电话

 

 

精彩试读

 

 

林猎

狂海龙少/

…………

 

老友那长长的叹息和略显玩笑的话语仿若就在昨日,但人却是真的不见了。半个月前,突然收到老友的信,说要要见我最后一面,原因却没有说明。匆匆丢下在异地的事,但还是已耽搁了许久,交通又是不便,没想到竟连老友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

看着年轻人那与老友相似的面庞,不想去想,老友的面孔却不时浮在脑海中,于是又和老友之子谈了起来“他……是怎么去的?”

年轻人只说了两个字:“禁忌。”

我有些诧异,年轻人眼角却出了泪“禁忌,该死的禁忌。父亲喝酒了,父亲竟然喝酒了……一个月之前,父亲收到了一封信,竟然发疯喝起酒来。父亲他是知道的啊!这是禁忌,这是禁忌啊!”

“禁忌……”

年轻人目光呆滞了起来“禁忌啊……林猎是不能喝酒的酒是粮之魂,粮是木之根林猎怎么能喝酒呢喝酒,这是大忌啊……父亲在床上,连血都吐出来了,最后活活吐血而死,就那么去了……父亲为什么要喝酒啊……”

酒?老友为什么要喝酒呢?信?又是什么信呢?

“那信……”

“被父亲烧掉了父亲不提,只说那是铭文,我看不懂……”

门突然打开,进一阵冷风到时还是黄昏,不觉中竟然已是夜晚,天完全黑了下去。我和年轻人向门看了一眼,黑衣黑袍黑面具,一身的黑。

…………

 

 

百分之百出勤率

/不吃奶酪

…………

 

寝室长刘洪志可不相信莫磊死于缺勤,所以一直在暗中调查这件事由于刘景和莫磊都已经死无对证,刘洪志只好把注意力放在了宁浩波身上。每天上课暗中监视宁浩波是刘洪志的必做事情之一。终于在一次晚修课上,刘洪志发现了宁浩波的异常:白天时,宁浩波都是正常上课偶尔还回答问题;可是到了晚修的时候,宁浩波都是穿着高领风衣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低着头,不言不语。

这晚,刘洪志早有准备,早早来到室倒数第二排的角落处坐下——这个位置便于监视宁浩波。果不其然,一个穿着黑色高领风衣的人在门口刷机之后走到最后一的角落里坐下,拿出书本低头看起来。其他学生全部坐在教室前排,而刘洪志和他的距离不到一米。刘洪志可以听背后的宁浩波偶尔翻书的声音,只是,貌似少点什么。

呼吸是呼吸刘洪听不见身后宁浩波的呼吸。刘洪志头皮忽地麻了一层,紧接着他把笔扔在地,然后趁着捡笔的空档下面后看他看到了后排桌子下的裤腿中露出的脚腕——脚腕骨和腿骨。骨头上有的地方肉体饱满,有的地方腐烂发霉,还有的地方空空如也,光秃秃地露出白骨。

他不是宁浩波,更不是人!刘洪志得出结论,玩命逃到了前排。他在跑的时候甚至听到了后面那个家伙的鬼笑和晃动身体时发出的骨头摩擦声。

晚修结束后,刘洪志鼓起勇气跟着那个家伙走出教室。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个不是人的家伙穿着宁浩波的衣服出现在这里。

夜风吹个不停那个家伙并没有发现他,而是一直走到校园后面的山坡上。那家伙找到了一块石碑,站定后开始脱衣服,衣服全部脱以后露出残缺不全的尸骸之身——他很开心欣赏自己的身体,然后绕到石碑后面,一低头就不见了。

那里应该是坟,而那个坟就是这个家伙的刘洪志想。

 

 

 

杀人羽毛球

/苏禅

…………

 

完了!李同一定要死了。他哆嗦着想,忽然,他坐了起来。

这一坐很诡异很突然,根本不是付文彪自己的意愿,就像是有什么人在背后突然把他推起来了一样,僵硬挺直!

付文彪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他就感到有什么东西控制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竟然下了地,左右看看,然后直接走出寝室来到了阳台上。

正是放学的时间,阳台上有很多同学在,付文彪想叫人来帮自己,但是张开嘴,却只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嘎嘎嘎嘎”,干哑的声音根本不是他自己的!

他简直要吓死了,但脸上露出的却是扭曲的笑容。然后,他突然上身前倾,做出了一个类似打羽毛球时发球的动作!紧接着,他左手一扬,右手一挥:“发球了!”

那天,整个阳台的人都看到了231寝室的付文彪发了疯。

他在阳台上不停地做出打羽毛球的动作,而且整个过程一直大笑不止,完全不理会别人的喊叫声,过程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没有人能有那样的体力。同学们都看到,他已经被汗水整个洗了个澡,但他就是不肯停下来!

那个样子,起初是滑稽,到后来就变得无比恐怖。

最后,真正的恐怖来了——付文彪突然停了下来,他身上的汗水变成了铁红色,衣服都红透了。他“嘎嘎”地笑着,突然抱着自己的脑袋用力一扭,竟然拧断了自己的脖子!他的脑袋在脖子上转了360度,但是他却没有死,又把腿搭在阳台护栏上,“咔嚓”一声把它砸断了!所有人都吓坏了,他却还没有停止,突然用双手抓住了自己的下眼睑,猛力一撕,生生把脸皮撕下来,成了血淋淋的两条!然后,他就那么一下下撕着,终于把自己撕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了。

所有围观的同学彻底受不了了,一个个尖叫着逃开。

这时候,付文彪却继续笑着,纵身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

 

 

绝望的新娘

/考薇

…………

 

轨道摄像灯光场记……准备!在这种紧张的气氛当中,我深吸一口气立在花轿前。此时我身着火红的嫁衣,盘着民国时期最常见的发式,脸上也画得像死人那般红红白白的。我等待着阿鹏一声令下,就可以登上轿子了。

Action听到阿鹏的声音,我急忙伸手去掀轿帘。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轿帘却已被掀开了,一只苍白的手从轿子里伸了出来,指尖上还抹着血滴滴的蔻丹。我愣了一下,因为事先并没说轿子里还有一个女人啊我侧着头往里一看,正迎上了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直到今天,那双眼睛我还印象深刻,因为那眼睛黑得不正常,它们没有眼白,只有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的瞳仁。

哎呀妈啊!我急忙缩回手,然后狠狠地往后一仰。脚下绣花鞋有些不合适,我一屁股摔倒在地,盘发顿时散了下来。我顾不得形象,指着轿子大喊:有鬼!里面有鬼!

摄像机停了下来,整个拍摄组陷入到一种奇怪的氛围里。阿鹏看上去有些生气,他扶起我,然后责备道:怎么会有鬼?你这个新人不要乱说话,你还想干不想干?

 

 

唇腐齿落

/薛漠北

…………

 

“王强还没有醒,把他叫醒。”龚天祥说着向着王强的床边走去。但他刚一走到王强的床边,便脚下一滑,倒在了地上。

龚天祥捂着被摔疼的腰站起身向脚下看去——白色的瓷砖地板上一道长长的污渍痕迹像是一条恶心的水蛭趴在那里,污渍的顶部是一块被龚天祥踩得稀巴烂的东西。

龚天祥没有管那么多,踩着凳子摇晃着上铺王强的身体,但无论他用多大力气摇,王强就像一具死尸一样一动不动。

“快迟到了,赶紧起来。”庞海推开龚天祥,抓住王强的胳膊,一下把王强抓坐了起来。庞海还没来得及骂王强,突然怪叫一声从凳子上踉跄跌了下来。

龚天祥和李伟明赶紧扶住了庞海。

被庞海拉坐起来的王强没有了力的牵引,身体一歪,从上铺滚落下来。

滚落在地的王强脸部朝上,他的脸被在场的三个人看一清二楚。尽管已经看过一次,庞海还是发出了一声惊恐的惨叫。紧接着龚天祥和李伟明也加入了惨叫的行列。

只见王强双目圆睁,像是要看透三个人的灵魂;他的鼻孔张很大,像是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他的嘴唇不见了,一圈腐烂的碎肉挡不住他惨白的牙齿。

王强死了,他的嘴唇失踪了。

他的嘴唇呢?

龚天祥向刚才他滑倒的东西看去,一声惨叫再次爆发出来——他滑倒的正是两片腐烂的嘴唇。

…………

 

 

天使杀死魔鬼
夜幕哀/

…………

 

实习比上课轻松多了,林宇戴着耳机,把厂房里嘈杂的机械声隔绝在另外一个世界。
他很少去自习室上自习,课余时间几乎全部花费在网络游戏上。听同学说,有人在自习室里面吸烟,而那个吸烟的人因为屋里过于暖和而睡着了。没有熄灭的烟蒂点燃了桌子上的书,加上长时间不透风,火势很快在干燥的空气中蔓延开
摘下戴了很久的耳机,林宇问道:那他们不会逃跑吗?林宇觉得这是个可笑的问题。

同学告诉他,那间自习室的门一直很紧,巧的是,在火灾发生之前,离开的人因为关门用力过猛,导致门锁卡住了。而自习室的窗户又特别高,八个学生就这样被活活烧死在自习室里。林宇听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看来自己不喜欢上自习还是个好习惯,要不然说不定自己就是那八个人其中之一了。
他欣慰笑了笑,戴上耳机继续把音乐声开到最大。

同学皱了皱眉说:不是说音乐开太大对耳朵不好吗?
切,还说吃地沟油对身体不好,这不都吃了十几年了,还不是活好好的?”林宇满不在乎在音乐里,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随手把喝空了的易拉罐丢到机械运行的轨道上
都十二点了,我们去吃饭吧。林宇看看表,拉着同学离开了厂房。

他也许不知道,因为轨道上这点微不足道的障碍物,巨大的圆形钢锯偏离了原本的运行轨道,几乎将一名恰巧路过的同学拦腰斩断。

…………

 

刑警之瞳像

风雨如书/

…………

 

这是我第一次出现场,虽然在入局之前,我已经看了无数现场照片,可是当我真正看到尸体的时候,还是感觉浑身发凉,胃液翻滚。

负责拍照的张宁对我挥了挥手:“陈和,你去外面把警戒线再缩小一点儿范围吧,免得围观的人破坏了现场。”

我点了点头,快步向旁边围观的人群走去。其实警戒线的范围已经符合标准了,张宁的好意我明白,对于刚入局的新人,大家都会照顾。

“也不能怪你,你第一次遇见就是这种变态现场,说实话我看着都有点儿受不了。”旁边的宋浩说。

我苦笑了一下:“是啊,的确是变态。”

尸体一共被分成了三部分,分别装在三个行李箱里。一个拾荒老人早上在河道里发现了行李箱,本以为能找到点好东西,没想到打开一个却看见一只腐烂的人手。

现场开始进行搜证,围观的人也被驱赶离开。我和宋浩开始最扫尾工作。根据法医的初步断定,这里是第二现场,再加上最近雨水天气比较多,所以基本上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坐在回去的车上,我的眼前还是不自觉地想起箱子里的那些腐尸,刚才好不容易压住的不适感又开始翻涌。

“话说我们刑警队好久没有这种案子了,从处理尸体的方法以及抛尸的选择地来看,凶手不是普通犯罪者啊!”张宁拿出烟,点了一根。

“是啊,是啊,会不会是连环凶杀案啊?”宋浩问。

“哪儿有那么多的连环凶杀案啊,不过我看刚才蓝法医的样子,似乎不是简单的案子。”张宁抽了口烟说。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