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心武—《红楼梦》八十回后真故事11狱神庙之谜

(2011-01-19 16:07:10)
标签:

刘心武

《红楼梦》

八十回后

真故事

狱神庙之谜

教育

分类: 百家讲坛

第十一讲:第一百回至第一百零八回之谜[1]--狱神庙之谜

根据高鹗续《红楼梦》的交代,贾宝玉最后的结局是中了举人,又留下了儿子重振家业,自己则飘然而去,出家当了和尚。王熙凤的结局是在贾家的重大变故中幸存下来,最终在家里因病咽气。然而刘心武先生根据自己对《红楼梦》文本的深入研究,对贾宝玉和王熙凤的最终命运,探佚出了和高鹗续书中完全不一样的内容。他认为贾宝玉和王熙凤余生中一个重要的舞台是在狱神庙,在这里让他们真正感受到了世态炎凉。

刘心武先生认为,曹雪芹全本《红楼梦》一百回到一百零八回会有狱神庙的故事这个情节单元,根据是脂砚斋编辑过曹雪芹的全本《红楼梦》,不仅看过,还眷抄过,编辑过,在批语里边就留下了很珍贵的记录,“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古本《红楼梦》脂砚斋批语”。茜雪在前面出现的不多,到第八回以后茜雪惹出一场风波,叫“枫露茶风波”。宝玉当时喝醉了,就发脾气,嘴里嚷着撵出去撵出去。他其实心里想的是要撵他的奶妈李嬷嬷,他讨厌她。但是他撒气是冲着茜雪,他把茶盅子摔了,茶溅到茜雪的裙子上了,这个响动比较大。因为当时贾宝玉和林黛玉还是跟着贾母住,在一个大空间里面,贾母听见这声就不高兴,问怎么回事,宝玉就嚷撵出去撵出去。最后果然撵人了,被撵的不是李嬷嬷,反而是茜雪,茜雪很冤屈的,她没做错什么事,就撵出去了。脂砚斋对这个角色有一个批语就提醒我们,说关于茜雪的这些描写都不是正文,她的正文将在狱神庙一回呈现。茜雪在八十回后将有一回她是重要角色,高鹗的四十回续书里面显然没有这些内容,脂砚斋的批语里边还很明确的告诉我们,茜雪在狱神庙里是慰问宝玉。在脂批里面署名畸笏叟的批语里面“狱神庙回有茜雪,红玉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叹叹——脂砚斋批语古本《红楼梦》”,说明这一回不仅有茜雪,还有红玉,就是林红玉,是荣国府的管家,林之孝的女儿,后来因为她又跟林黛玉同姓,名字里又有玉,跟主子名字重复太多,好像有点讨人嫌,所以后来就简称小红。但是当时畸笏叟就告诉我们当时他看过,眷抄过,编辑过,但是他写这条批语的时候,这部分文稿就迷失了。很遗憾,发出叹息。
    高鹗在续《红楼梦》中并没有写到狱神庙的情节,然而根据脂砚斋的批语我们可以窥见,全本《红楼梦》中的狱神庙应该是一个重要的情节,从脂砚斋的连连叹息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狱神庙中曾经发生过惊心动魄的故事。刘心武先生认为,狱神庙是真实的地方,不是曹雪芹凭空设想出来的,曹雪芹的写法是真事隐,假语存,所以他所写的这些故事不光是人物,包括空间,往往都是有原型的,他把它模糊化了,可是如果你去做实地勘察的话,甚至还能够找到。就有狱神庙。北京现在因为变化很大找不到了,但是在全中国是可以找到的,刘心武先生就在南阳找到了狱神庙,在河南省的南部,南阳有一个保存得很完整的一个县衙,这个县衙有一个特点,它附属有监狱,这个监狱一走到门口就很吓人,监狱门上就有一个怪兽的形象,这个怪兽最大的特点就是露出两个很大的獠牙。这个怪兽在过去是有讲法的,叫“狴犴(bi,an)是一种吃东西不吐骨头的很凶的一种猛兽,它搁在监狱的门上,象征着监狱的那种残暴性和权威性。进了狴犴下面的门以后,前面有一个小院子,这个院子北房就是一个庙,正中供着一个神像,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很长的胡须,右手捋(luo)着自己的胡须,很有威严的样子,这个塑像塑的就是我们中国历史传说当中的尧舜禹时代舜那个时期的一个大臣,他是中国司法制度最早的创建者,名字叫皋陶(yao),皋陶就是在那个时期最早发明的司法制度,在舜的时期,社会生产力低下,社会物质财富很匮乏,人们没有什么私有财产,所以很少有犯罪行为,可是随着生产力的逐步提高,一个部落所获取的东西可能就会多一些,比如说部落首领带着大家打猎,猎到一只野猪,部落首领就把野猪分解了,大家分肉块,那个时候是一个很平均的社会,但可能有个人就产生了贪心,少给别人分。当时舜的大臣皋陶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处理这种情况,就让有贪心的那个人站在那儿,以他为圆心,皋陶拿着一个树枝在地上画一个圆圈,有贪心的人就不能出这个圆圈,让他站着反省。就这样对他进行惩罚。那个时候民风很淳朴,人的想法也很简单,那个人就乖乖的站在那儿不敢动。这就是最早的监狱。所以皋陶就成为监狱之神。在清代,每当初一十五的时候,允许犯人分别到狱神庙拜狱神,如果觉得自己冤屈,就可以要求狱神保佑你得到昭雪。如果觉得确实有罪,就要求能够争取轻判。如果确实是死罪,罪该万死,就可以哀求皋陶保佑自己今后能投生得好一点。所以在当时清代监狱里边设有狱神庙,它起到一个润滑作用,在皇权,王法,和老百姓,罪犯之间起到缓冲和润滑作用,来维系它这样的一个社会结构。
    刘心武先生认为,《红楼梦》中很多故事发生的空间都是有原型的,寻找故事的原型空间是研究《红楼梦》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方法。这种研究方法就叫做“田野考察”。刘心武先生通过田野考察的方法找到了脂砚斋批语里的“狱神庙”。狱神庙是清代监狱确实会有的附属建筑。《红楼梦》中出现狱神庙,是因为贾府后来彻底的呼喇喇大厦倾了,家亡人散各奔腾了,在当时那个情况下,贾宝玉和王熙凤就会关到监狱里。贾宝玉是荣国府的一个男主子,在故事开头的时候还很小,元妃省亲的时候有一些交代,是十三岁,但是贾府好景不长,三春去后诸芳尽,这个时候宝玉十六岁,在当时那个社会十六岁就是成年人了,家庭被皇帝抄家了,治罪了,只要成年了,不管你个人有没有具体罪行,都得对家族的罪行承担一部分责任,因此宝玉也就被作为一个成年的罪犯羁押起来了。那么对这个罪犯家庭成年的 男性的处置最严厉的就是杀头,或者绞死,或者要你自尽。其次就是流放到边远苦寒地区,给披甲人当奴隶。还有就是可能关在监狱里囚禁起来,等等不同的处置。最轻的处置就是查来查去你没有什么不得了的具体的罪行,但是你也是罪犯之家的一个成年男性,就可能解递原籍,遣返回乡,不允许在京城生活。宝玉四大家族的原籍都在金陵,所以宝玉就面临着终审以后确定下来可以给他一个令牌,就是通行证,拿这个就可以走出监狱,回到故乡,宝玉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命运前景。王熙凤虽然是给女性,在贾府还没有被皇帝抄家的时候,内部就乱了,乱的过程中,贾琏就把她给休了,平儿就扶正当了二奶奶了,她就成了通房大丫头了。虽然身份对抄家以后她的处境起到一个保护作用,因为她已经不是主子了,但是她在荣国府称王称霸那么多年,谁都知道,不用很多人揭发,就连去抄家的忠顺王他们也清楚,所以对她就重重的治罪。忠顺王要把她抓得特别紧,是因为她是管财的,四大家族拿贾家来说,财富不仅在京城里有,在原籍也有。书里有很明确的交代。原籍还有一个老宅,还有一些家人在原籍看老宅,那儿有很多财产。因此王熙凤,抄家者把她的问题审清楚以后,还要押着她回金陵,让她彻底交代,而且还得领着去,一一的把老根的财产都交代清楚,登记注册清楚,交割给抄家的人。不是说你随便想死就可以死,随便定一个罪名就了事了。因为皇帝抄贾家,一般情况下,都会把他的财富赐给负责抄家的人。所以负责抄家的人要想获得最大的利益的话,就不允许隐瞒任何财产。所以王熙凤就会被押解到江南去清点老家的财产。清点完了以后就可以杀掉了。所以在狱神庙里边他们两个都很惨。刘心武先生在南阳的狱神庙里边发现无论男监还是女监都很恐怖。里边有刑讯室,刑具都不敢仔细看,说明文字看了几行就不忍往下看完。非常残暴。罪犯住的房子没有窗户,只有和狗洞一样的门,即使身材最矮小的人也得低着头进去。里面白天都是黑的,一股发霉的气味。当年也就是铺点稻草,就睡稻草上。所以当时贾宝玉和王熙凤的处境就非常的不好。
    根据刘心武先生的探佚,贾宝玉作为一个贵族公子,最终关进了条件恶劣的监狱,正是在狱神庙里,贾宝玉才真正感受到了人情冷暖,有人对他落井下石,也有人给他雪中送炭。解回到原籍,宝玉虽然是过惯了公子哥的生活,享惯荣华富贵,但是过一种朴素田野生活,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但是宝玉也有天敌,不是很容易获得一个这样的结果的。这样一个结果还有人从中阻拦。在前八十回书里边宝玉不是人见人爱的,有一个闲学堂的情节,贾家有个私塾,有一个老辈子叫贾代儒主持私塾,这个私塾里边就有很多贾氏宗族的子弟去读书,也有一些走门子不姓贾,通过这样那样的关系去附读,去借读。那么在这个私塾里边就有一个借读的学生叫金荣,金荣的妈妈就是金寡妇,说明他父亲去世了。这个金寡妇是上了回目的,“金寡妇贪利权受辱”。就是写的金寡妇丈夫死了,丈夫有一个妹妹,这个妹妹嫁给了贾家的人,嫁给了贾氏宗族的一个分支叫贾璜的人,这个人显然是跟贾琏,宝玉他们同辈的,书里边叫她璜大奶奶。这个人听说金荣在闹学堂的时候跟宝玉他们闹起来了,金荣在学堂里边跟宝玉,秦钟发生冲突以后,虽然他也打了人家,但是吃亏了,他地位不行。当时贾代儒不在学堂里边,是叫他的儿子贾瑞来管理这个学堂。贾瑞毫无管理才能,就闹得一塌糊涂。到最后,宝玉还有一个小厮叫焙(bei)茗,书里边后来又把他叫茗烟,也搀和里头,最后是贾瑞,焙茗逼着金荣在宝玉和秦钟面前跪下来磕头,赔礼道歉。这个仇是很大的仇,隔了三年以后,宝玉进了监狱了,金荣得信以后,肯定不能罢休。所以宝玉不能很顺利的获得回乡的令牌,就是因为有他的对头在阻挠。曹雪芹写这些就是为了告诉我们社会人生是多么复杂,冤冤相报实非轻。很多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最后自己种下了仇恨,要收获蒺藜。所以他写的非常的生动,非常的引人深思。宝玉处在这种情况下,会很苦闷,当时就每天晚上罚他打更。清代有另外的人,不是富察明义,还有另外的人读过全本《红楼梦》,后来在自己的笔记里边有所记载,说他看到《红楼梦》后面宝玉进了监狱,去击柝(tuo)。就是打木头梆子,打更。这个好像一个枕头一样的一块木头,当中是掏空的。可以有一根棍杵在里头,打更的时候把棍取出来打。宝玉就成了这样一个打更的人,非常的潦倒,沦落,也非常苦闷,觉得生活真是一点乐趣也没有了。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万没想到,竟然是茜雪出现了。这个因为一杯茶被他撵出去的可怜的一个弱女子。至于茜雪怎么进去的监狱,刘心武先生认为曹雪芹写一个长篇一定会储备很多的角色,在情节发展当中作为一个人力资源不断地选取他们在后面的情节当中发挥作用。他写到一些市井人物,比如写到倪二,贾芸的邻居。西廊下,贾芸有一个邻居叫倪二。倪二有一个朋友叫王短腿,马贩子。倪二和贾芸在街上相遇后,倪二就慷慨的赠金,给贾芸银子。贾芸通过银子去买了冰片,麝香,就行贿了王熙凤,获得了在大观园里边补种花草树木的美差。当时倪二跟贾芸说,我今晚就不回家了,我到马贩子王短腿那儿去,你给我家里带个信。刘心武先生认为这样的一些人物,都不会是写了就扔的,一定会在八十回后发挥作用。曹雪芹在十三,十四回里边开了一个王孙公子的名单,出现一个卫若兰的名字,连形象也没有,动作也没有,到最后都可以出现,在八十回后成为重要的一个人物。何况王短腿是一个写得很生动的影影绰绰的形象,王短腿后来可能就成为一个狱卒,茜雪被撵出来以后,几经波折,可能就嫁给了王短腿。所以说,茜雪得以出现在监狱里边,在狱神庙这个地方约会宝玉,就安慰他,说你受苦了,你现在有什么困难的话尽量说出来,我们能帮你尽量帮你。宝玉会多么的感动。宝玉过去欣赏年轻的女性是欣赏她们的青春的外貌,其实并不是一下子就能看到美丽花朵的深处那种心灵的美。所以当茜雪去慰问他的时候,曹雪芹写这样一个场景的时候,一定会写到宝玉内心的震动。茜雪是一个被自己害掉的人,但是对他还能有一个全面的评价。因为茜雪跟他一块生活了很长的时间。知道他是一时犯错误。从整个来说宝玉确实还是一个怜花惜玉的,对青春女性很好的一个公子。所以会有这样一个场景。
    正所谓“冤冤相报实非轻”,闹学堂吃了亏的金荣,就会对入狱的贾宝玉羞辱称快。而就在贾宝玉陷于人生最低谷时,茜雪不计前嫌,到狱神庙来对他安慰救助。正是基于对曹雪芹《红楼梦》前八十回的文本细读,以及脂砚斋的批语,刘心武先生才读懂了曹雪芹对人性深处的洞察,而且根据脂砚斋批语的透露,名不见经传的红玉也会出现在狱神庙。根据脂砚斋的透露林红玉到监狱去,不会是看宝玉,就是看宝玉也是捎带着看的。刘心武先生认为红玉重点是看王熙凤。王熙凤是一个很霸道,很跋扈的人,但是爱才,在前八十回的描写中,王熙凤在大观园里边忽然觉得有些事要临时找个丫头,回到她的小院去找平儿进行处理,结果就发现了小红。小红伶牙俐齿,把这个事情办得非常圆满。后来王熙凤就把林红玉从怡红院调到自己的小院里边,成为她麾下的一员干将,再加上贾芸。贾芸一开头去求贾琏想谋一个差事,没成。最后求了王熙凤就成了,就在大观园里边负责补种树木花草。这个在贾氏宗族里边分到这个活是一个肥缺。因为总的账房就会拨你一笔银子,这笔银子除了买树苗,花以外,雇工以外,一定会有很大的富余。富余的部分就归自己了。所以是一个美差。所以贾芸和小红这两个人,他们是大胆恋爱,在那个社会要比贾宝玉林黛玉先进多了。小红“遗帕惹相思”。贾芸后来说我捡到帕子了。和小红的好朋友坠儿说你把这个传给她。其实他不是把小红的帕子传给小红,而是把自己的帕子传给小红,双方这样传递手帕,表达爱意。这个在当时的社会里边是很出格的。但这两个人很有自主性,他们应该是在贾府还没有彻底崩溃之前,王熙凤还没有被休掉的时候,小红就把自己赎出去了。贾芸就脱离贾府另外去谋生了。他们结为夫妇以后,就成为市井上的一对夫妇。在忠顺王彻底查抄贾府的时候,作为贾府的一些远支,只要是没有跟重大案件牵连,一般不至于被穷追猛打,去都揪出来。贾芸他们就逃脱了被牵连,被株连的命运,他跟小红就很低调的在社会上生活。但是他们到狱神庙来探望王熙凤,还是很冒风险的。虽然他们可能也是行贿,托门子等等,想尽办法到了这个空间,但他们是很危险的。王熙凤见了他们以后,当然很感动。可是王熙凤当时最揪心的还不是她自己的命运,因为她自己觉得没有什么活路,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有一个悬心的事,就是她的女儿巧姐。巧姐因为未成年,所以有可能在抄家过程中没有被编入到拿到市场上去发卖的系列里边,就允许亲戚把她领走。王熙凤有一个兄弟就是王仁,就把巧姐领走了。王仁这个人是很糟糕的一个人,名字的谐音就是“忘仁”,就是一个狠舅,就把巧姐往妓院卖,就是往锦香院那种地方卖。王熙凤没有确切的消息,但是她揪心。所以贾芸和小红两口子来探望她,他们之间的对话应该集中在应该怎样解救巧姐这个事情上,王熙凤一定委托他们找巧姐的下落,如果她陷于不幸的话,你们能不能搭救她一下。贾芸和小红在这种情况下,就答应了凤姐的请求,就想方设法去解救巧姐。在高鹗的续书里边没有出现小红,而且贾芸成了奸兄,跟王仁两个人一块做坏事,把巧姐卖到妓院,刘心武先生认为这完全不符合曹雪芹的原笔原意。在一个古本《红楼梦》里边,还有一条特别的批语,说贾芸到了狱神庙以后,他探望王熙凤,然后有一个“仗义探庵”的举动。历来的研究者对这句话都有点大惑不解,但是通过前面对小红,贾芸,李纨的讲解就会明白。贾芸跟小红一开始想要寻求李纨的帮助,因为整个贾府都崩溃了,但是李纨因为青春守节,当时皇帝号称以孝治国,以节治国,所以就表彰她是一个节妇网开一面,李纨后来成了诰命夫人,是一个好像似乎不错的命运。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贾芸觉得去找李纨帮忙,但万没想到,李纨是一个很抠门的人。就是一个爱财,揽财,不积阴德的人,舍不得拿出银子来。在大观园里边当时只有两个地方还有人烟,一个就是稻香村,还有一个就是櫳翠庵。櫳翠庵存在的原因是因为妙玉不属于四大家族,虽然查出了当年王夫人给她下的帖子,请她来这个地方主持寺庙的庙务,但是当时的原因也是很堂皇的,是皇帝准许贾元春省亲,要盖省亲别墅,她是准备参与省亲活动的。不能因此就认为她有罪。所以当时妙玉暂时还在大观园里居住,准许她在她的问题彻底查清之后,如果没事再离开,所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贾芸就“仗义探庵”。就是为了解救自己的恩人王熙凤的女儿巧姐就仗义,因为他跟妙玉很难搭上钩,很难对话。所以迫不得已就进入櫳翠庵。刘心武先生认为贾芸应该没有见着妙玉,妙玉轻易不见人的。但是妙玉会通过一个巧妙的形式留下一笔银子,提供给贾芸。贾芸拿到这笔银子以后作为经费,去把已经卖到锦香院的巧姐赎出来。赎出来以后正好刘姥姥带着她的孙子,孙女也赶到城里面来,也为了解救巧姐。会和以后,刘姥姥就把巧姐带到乡村,最后嫁给了板儿。刘心武先生认为后面的情节发展应该是这样。所以狱神庙这一段情节很重要。无论是对宝玉,还是对王熙凤都很重要。宝玉他有一个最后能不能走成,最后能不能回到原籍去的问题。王熙凤就说自己押到原籍,押到也没什么意思,自己很痛苦,因为有一个女儿,希望女儿有一个好消息传来。刘心武先生认为这就是狱神庙后来应该有的一些内容。宝玉的命运还有待进一步流动发展,王熙凤最后应该是在押解南京的路途当中,那个时候应该她想办法获得了巧姐获救的消息,对女儿放心了,趁着看守不备,投水自尽了。因为当时走南京去这条路是水路。就是在北京的通县张家湾水码头。坐船顺着运河往南走。王熙凤最后应该是“哭向金陵事更哀”,是一个非常凄惨的结局。
    到这儿,《红楼梦》里边正册的十二钗的命运就都讲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