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今日文艺报
今日文艺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4,323
  • 关注人气:3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玉兰树,我心中的树(赵国增)

(2020-09-17 08:31:22)
标签:

玉兰树我心中的树

赵国增

今日文艺报

分类: 今日文苑
    寒霜孕育着你,飞雪洗礼着你,春风召唤着你,玉兰树我深情地爱着你。
    你挺拔的身驱,茂盛的枝条,把梦写在春季。此时,僵硬的枝条渐渐变得柔软情绵,褐色的外衣透出幽默的生机,在那枝条上长出的小枝纤细更显迷人,枝头有的花骨朵刚露尖尖,有的已吐出花蕾被一层细雨般的雾包裹着,待绽放出圣洁的花瓣,薄薄的花瓣就会像蝴蝶翼在春风中,阳光下翩翩起舞,把淡淡的清香飘满公园,飘向白云蓝天,倒映在碧波荡漾的汾河。
    我对玉兰树情有独钟,她会给我带来许多酸甜苦辣的回味,以其寄托我的亲情友情。比如我的母亲,活着时,送别时,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叫她玉兰姐,叫得是那么的亲切。母亲的一生就像玉兰树,经受过寒霜的苦日子,奉献过爱。解放初期,母亲积极响应走公私合营道路,几户个体小业主合成一个小店,属于供销社系统。当地小店把山里乡下产的新鲜的蔬菜水果,用自行车载到城镇市场,搭建起城乡结合的桥梁像绚丽的彩虹,丰富着百姓的饭桌生活。母亲虽没有什么文化,只参加过扫盲班,却很知事明理。有一次,我去店里看到红红的小果子,想吃一个。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说:儿子咱们家虽穷,公家的东西一点都不能沾,回去妈给你洗个萝卜吃。有一天,一个人路过小店买了一盒烟,急赶火车,将一个手袋遗忘在店内。母亲打开一看是一叠人民币,二话不说,骑车赶到火车站交给失主。失主原来是村长,带着全村百姓集资的钱去买种牛。他收到后十分感谢地说:我们都听说玉兰姐是好人,果然名不虚传。
    父亲早逝,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我非常珍爱这份感情。时至今日,每天我都去碑林公园闲步,与碑林公园内的玉兰树是有牵挂的,每次我都深情地望着玉兰树,如数珍宝,一棵是白玉兰,一棵是紫玉兰,一棵是二乔玉兰。玉兰树何时吐蕾,何时盛开,何时凋谢,啥时看最美都烂于心中。
    1999年母亲不幸离我而去,我在悲痛中望着玉兰树,写下一首怀念母亲的诗《怀念,情牵玉兰树》:这夜的凄风冷雨/太失人情,过早地袭来 /窗外挺立的玉兰树摇曳着无奈 /撕裂的花瓣 /痛苦的影子 / 从树桠,从天空飘落着话别的声音 /点点滴滴的絮语/在讲述童年的故事 //玉兰树生长在汾河岸边 / 刚度过80载。刚沐浴在阳光里 /在绿叶中起舞,就随着风雨飘逝 /留下洁白,留下期待 //风,撬开我含满泪水的闸门 / 我凝望着玉兰树/在春风中盛开。
    这是碑林公园开放的首日,我闲步走廊从北向南,发现二棵高大的玉兰树满枝盛开,淡红色的玉兰花在晨光中闪烁,非常漂亮。有几个摄影者正选角度,举着长枪短炮拍照,显得我的手机太寒酸,尴尬。这时正巧走来一位公园的工作人员,我向她请教后方知,公园内共有五棵玉兰树,这二棵叫望春玉兰,花比前面的三棵玉兰树开得早一点,现在呈现粉色,慢慢就变成白色的花,所以还叫白玉兰。要嘛我的同学说她那里的玉兰花盛开了。
    啊,望春多么富有诗意,玉兰树,你是我心中的树。2020年3月12日于太原碑林公园——《今日文艺报》总第153期第三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