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传录
刘传录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11,681
  • 关注人气:7,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水浒女人(9):为潘金莲翻案的故事

(2019-06-24 09:49:31)
标签:

水浒传

潘金莲

分类: 传说水浒

《水浒传》成书以来,作为配角出现的潘金莲名声大过了所有男性主角,先后被各种书籍媒体改编,不断为潘金莲翻案,潘金莲的故事还将不断地被人们搬上舞台与银屏,真是说不尽的潘氏金莲。

水浒女人之九:为潘金莲翻案的故事

 

武松拒绝了潘金莲的投怀送抱,拂开了潘金莲向自己射来的爱情之箭。然而,爱情的心门已经打开,欲望的烟火已然点燃,潘金莲追求幸福生活和美满爱情的愿望却永远不可能熄灭,而且会越来越强烈。直到她出现在窗口的那一刻,直到手中的竹竿脱手滑落的那一刹那,潘金莲就像在苹果树下被苹果砸中脑袋的牛顿一样,她终于发现了她生命中的万有引力----西门庆。对于潘金莲与武松和西门庆的故事我不加评价,但是我不能饶恕的是她杀死武大郎,但是现代大剧作家欧阳予倩却第一个饶恕了她,欧阳予倩写的五幕话剧《潘金莲》是第一个为潘金莲翻案的话剧。

魏明伦的荒诞川剧《潘金莲》是为潘金莲翻案最有影响的作品。魏明伦在八十年代写出的副标题为"一个女人的沉沦史"的戏剧,出场的古今中外人物有潘金莲、武松、武大郎、西门庆、武则天、唐成、安娜、贾宝玉、施耐庵、吕莎莎、现代法官等,可谓真正荒诞。最后,在杀与不杀潘金莲的问题上,台上的人物各抒己见,各有理由,但大多集中在情与理、情与法上,这样,就使剧中的人物陷入一种不可克服的矛盾之中。封建的买卖婚姻制度造成了这场悲剧,使武大郎、潘金莲甚至西门庆,都成为悲剧人物,实际上是封建社会的牺牲品。潘金莲为的是争取婚姻自主,但封建社会制度不允许她这样做;不过,杀人者偿命,在这一点上,情与法的这对矛盾,便无法解决了。作者陷入困惑之中,只好让施耐庵再次出场,阻止了现代法官强调不应该杀潘金莲的种种理由,说:现代人管不了古代人的事--杀!

魏明伦的《潘金莲》上演后,在国内外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西安移植的秦腔《潘金莲》,上演两个月场场爆满,三次进京演出,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辽宁歌剧院重新排演,破例将戏曲移上歌剧舞台;湖北、甘肃、青海、新疆、安徽、河南等各省约五十几个剧团纷纷上演。全国及东南亚、欧美一百四十多家大小报刊发表文章近五百篇,其中美国旧金山《时代报》不惜篇幅,以半月之久,连载《潘》剧。

潘金莲是忠是奸暂且不论,反正古今舞台上,不知有多少戏剧影视明星、说书艺人因饰演和说唱潘金莲而出人头地,一炮走红。

水浒女人之九:为潘金莲翻案的故事

 

民间传说中也有很多为潘金莲翻案的故事。有故事讲潘金莲年轻貌美、聪慧勤快的,如《潘金莲巧计斗招宣》、《潘金莲智惩张大户》,说的是潘金莲在张大户家为婢,张大户见她出落得亭亭玉立,便图谋不轨,她设巧计让他在夫人面前出丑,有效地保护了自己的清白。

《武大郎妙语娶金莲》的故事流传较广。说潘金莲系出名门,父亲潘大人是州官。武大郎呢,长相俊俏挺拔,八岁就能吟诗作对写文章。但他命苦,十岁丧父,十二岁上又死了母亲,家中只剩下他和刚满九岁的弟弟武松,为维持生活,只好做点凉粉进武城去卖。这天,十五岁的武大郎卖完凉粉回家,走着走着累了,就把小车放下,搬过三块石头垒起来,坐在上面休息。

这时,潘大人扮作算命先生骑毛驴去乡下私访回来,见卖凉粉的少年坐在那里碍他走路,就顺口说:"卖粉小童垒石坐。"武大郎听了急忙站起闪在路边,随声应道:"算命老叟骑驴来。"

武大郎刚应完对子,忽见老头骑的毛驴踢翻了他垒起来的石头,脱口说道:"踢破磊桥三块石。"上前拦住老头的毛驴又说:"你的毛驴踢翻了我的桥,答不上此联,就得下驴替我搭桥。"

这一下,可把潘大人给难住了。他想,自己身为五品州官,如因对不上一个小孩子出的对联而下驴替人家垒桥,也太失身份了,于是便说:"老夫今日劳累,请限三日后再答,若答不出,愿送纹银十两,赔你搭桥的工钱。"

武大郎问:"我去哪里找你?"

"黄金庄潘府门前,见人一问便知。"

潘大人回到家中,一连三日苦思冥想地吟咏"踢破磊桥三块石"。

潘大人家有个女儿,名唤金莲,一十三岁,生得心灵手巧,才貌双全。

这天,她正剪着窗花,听见父亲吟咏就顺口道:"剪开出字两座山。"

潘大人听了高兴,连称:"妙妙妙,真是妙联佳句,替老父解了大围。"

金莲笑着问道:"父亲为何因此联作难?"潘大人就把路遇小孩出联之事说了一遍。

潘金莲听后说:"莫不是那个聪明过人的武大郎?他来了我也出联难他一难。"

父女二人正说话间,家人来报:"武大郎登门学联。"潘大人迎出去,答上所对之联。武大郎却说:"此对应出自女人之口,并非大人所作。"

潘大人心里一惊,问:"何以见得?"

武大郎说:"男子汉用'劈'字,只有女人常使剪刀,才合用剪。"那武大郎也早闻潘大人府上有冰雪聪明的才女。

潘大人心里很是佩服,婉言说道:"老夫偌大年纪,和一小孩作对,以大欺小,心中不安,才回家叫我女儿金莲作答。你俩年龄相仿,正好比个高低。"

接着潘大人又说:"小女也出一联,你若答上有赏。"武大郎说:"快快请讲。"

潘大人念道:"破石能炼金。"

武大郎应声回道:"断藕常思莲。"

潘大人心中惊喜,借口去取赏钱,去后院告诉了金莲。金莲听后拍手叫道:"此联一语三关,堪称绝对。""怎讲?"

"此联既说人们切藕之时常常会想起和藕一起生长的莲花,又合了藕断丝连之意,女儿的上联甘拜下风。"潘大人又问:"那第三呢?"

潘大人也不追问,用笔把这副对联写到纸上,先出了门,上下两联的末尾一字,正好并成"金莲"二字。他一寻思,"莲"指金莲,"金"也得指金莲。"破石能炼(恋)金"之句,应看做女儿说,你的"磊桥破石"之联,能使我金莲恋恋不舍;"断(见)藕(偶)常思莲(恋)"之句,应看做大郎说,我后见别人成双成对之时,定常常思恋你金莲。这真可谓珠联璧合的妙联妙语,怪不得被女儿称为绝对。

又见女儿脸上飞霞,知道这女儿动了爱才之心,不由脱口说道:"唉,只可惜这小子出身太贫寒啦。"

金莲听后立刻回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潘大人喝道:"女孩儿家不得胡言乱语,此事以后为父会酌情而定。"

潘大人思忖多时,拿出银子去赏大郎。走到前厅,对大郎说:"你所对这联欠佳,上联'破石'之词是你'磊桥破石'之意,你那下联'断藕'之词又从何而来?似有些牵强。我今出联问你因荷(何)而待藕(偶),答上有赏,答不上走人!"

武大稍一思索便答道:"有杏(幸)不须梅(媒)"。

潘大人一听,心中想道:他这不是要我当面许媒吗?这联不能和他再对啦。就说:"今天赏你纹银百两,拿回家好好读书,不准再做生意了,考取功名后再来见我。"

武大郎已明白了大人的心意,谢过大人恩典后,捧着银子回家了。

武大郎回家后依着弟弟的意思将他送到少林寺学武,自己歇了生意闭门苦读。大比之年他考中进士,被封为阳谷县令,终娶得潘金莲为妻,有情人终成眷属,并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还有一则流传较广的民间故事说,潘金莲生得乌云压鬓,柳眉修长,杏眼长睫,睛点新漆,面赛鹅卵倒立,平静疑剥皮荔枝,动情羞红桃迎风,双颊托而鼻凝脂,擅口启而皓齿露,玉喉润而银铃响,身腰细而不弱,胸臂丰而不赘,亭亭玉立,丰韵绰约。

潘金莲养在深闺,父亲靠给人剪裁衣服为生,家境虽说不上殷实,却也衣食无虑。她自幼许配于姑母家表兄陶琦,二人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不料陶琦遭劫身亡,潘金莲悲痛异常。此时皇上为充实后宫,广选天下美女,潘金莲不愿进宫,为逃避宫选,四方漂泊。后来父亲潘裁患病,为给父亲求医问药,潘金莲变卖了首饰衣物,又将自己的三间祖屋求人典卖。东庄员外张云凤欲买此屋,见到潘金莲后立刻被她的美貌倾倒,将三百两银子借给她为父亲治病。不料父亲在一场火灾中死去,潘金莲厚葬了父亲。张员外见时机已到,上门来逼债要钱,潘家已是一贫如洗,无法还钱,张员外便一纸状子告到县衙。知县批下官判,以身偿债,将潘金莲抵为张家奴仆。

张员外贪恋金莲美色,几次欲行不轨,张家娘子华氏妒肠狠心,生性刁泼,张家顿起醋涛。寂寞中潘金莲与张家管家柳俊缱绻缠绵,不久,东窗事发,张员外再次逼金莲就范,金莲不从,张员外恼羞成怒,故意将潘金莲送给矮小丑陋卖汤水炊饼的武大为妻。潘金莲跟随武大后,韵事不断,于是武大郎迁居阳谷县,后事便是巨作《水浒传》。

水浒女人之九:为潘金莲翻案的故事

 

几百年来,人们对潘金莲几乎众口一词地谴责,直到近代,有人开始为潘金莲鸣冤叫屈,说她是为情所困,情非得已,还有的说她是一个觉醒的、反叛的形象。

如果一个人终生行善,乐于助人,偶有小恶,仍不失为善人,因为人毕竟不是神仙。但若是一个人一生作恶多端,即便是做过几件善事,也属恶人之数。作为艺术形象,如果说潘金莲在《水浒传》中杀夫还是情非得已的话,到了《金瓶梅》,她还百般恃强凌弱,虐待武大郎前妻的女儿迎儿,毒打下房的丫头秋菊,为争风吃醋还欺凌李娇儿、孙雪娥,勾搭女婿陈经济,更有甚者步步紧逼,将李瓶儿、官哥儿母子逼上死路......在潘金莲身上,从头到脚看不到半点善良的影子,不折不扣是一个恶的化身、罪的渊薮。

如花似玉面目姣好的潘金莲不满意武大那样一个"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的丈夫,心中苦闷,是可以理解的。至于怎样解脱这种苦闷,潘金莲采取的行动至少是太轻率了。

第一次轻率,是对武松。初见武松,她就暗想:"我嫁得这等一个,也不枉了为人一世。"光想想,倒也罢了,她偏偏还要对武松有所流露,"将酥胸微露,云鬟半弹",撩拨人家武松说:"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被武松劈手夺来,泼在地下,然后卷起铺盖远远离开,让她碰了个大大的钉子,美人爱英雄的行动严重受阻。她就没有认真考虑,她即使得到了暂时的满足,也难和武松结为夫妻。原来的叔嫂变夫妻,原来的丈夫倒做了大伯子,这恐怕在任何社会都要受到社会舆论非议的。

第二次轻率,是对西门庆。潘金莲原来和西门庆素不相识,只是有一天收帘子关门时,叉竿打了西门庆的头,同他说了两句道歉的话。谁知这个奸诈的西门庆和开茶坊的邻居王婆设下圈套,引诱着潘金莲上了钩。在王婆茶坊里吃酒时,潘金莲已听说西门庆家中妻妾成群,却还是和西门庆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不知道这时潘金莲为今后考虑过没有,是打算长期同西门庆偷情呢,还是脱离武大,改嫁西门庆?嫁了西门庆,到他家中做个小老婆,也未必是幸福。以,我们在此时还很为她惋惜,同一个潘金莲,在清河县的张大户面前,那样有见识,有志气,有自尊,在另一个大户西门庆面前怎么就那么糊涂愚蠢了呢?就是她同西门庆苟合,也可以原谅吧,而此后,她却干出了一连串阴险毒辣、丧尽天良的坏事,再难赢得人们的同情了。

水浒女人之九:为潘金莲翻案的故事

 

从武大茶坊捉奸,被西门庆踢伤起,潘金莲的行为进入了一个更严重的阶段。在此之前,她算犯错误,打这之后,那就是不可宽恕的犯罪了。武大虽然矮丑,性情和心地却是温和善良的,他从未欺负过潘金莲,相反,却处处忍让,用梁山的方言说是个"受气的布袋",一对夫妻并没有水火不容、无法一起过日子的迹象。退一步说,虽然潘金莲被迫嫁了一个不称心的丈夫,心中苦闷,有可同情的一面,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有苦闷就可以乱来,就可以把丈夫毒死。武大在病榻上还真心实意地要她改过,说只要两口子好好过日子便一切无事,并保证不给兄弟武松说。但潘金莲仍然亲手把砒霜给武大灌下肚,怕他死不挺,又跳上去骑在丈夫身上,用被子紧紧捂上,任武大难受得满床翻滚,直至肠胃迸断,呜呼身亡。读到此处,怎不令人怒不可遏?

潘金莲最后被武松手刃,实在是死有余辜,罪有应得。潘金莲见到武松是在阴历十月,时年二十二岁。第二年的阳春三月,就死在武松刀下,这时还不满二十三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