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圣叹为什么说李逵天真烂漫

(2015-09-29 09:08:42)
标签:

李逵

宋江

金圣叹

天真烂漫

分类: 解密水浒

李逵是《水浒传》中性格最为鲜明的一个人物,他潜意思里有当官的思想,但绝不是一个当官的料,这是由于他的性格决定的,他是一个长着巨大体魄的儿童。金圣叹在《读第五才子书法》中说“李逵是上上人物,写得真是一片天真烂漫到底”。尽管金圣叹的评价很偏颇,但是金圣叹对李逵的评价不能说不高。

李逵是梁山上这个成人世界的一个孩子, 孩子的天真、单纯、胡闹,在李逵身上都能表现出来。

李逵在江州见到宋江便问戴宗道:“哥哥,这黑汉子是谁?”当着人家的面,就称呼对方为“黑汉子”。知道是心仪的宋江后,李逵拍手叫道:“我那爷!你何不早说些个,也教铁牛欢喜。 ”你看这语言简直就是一个孩子?

浔阳江上吃酒时, 他伸手去宋江碗中捞鱼吃, 这动作与一个五六岁的顽童有何两样。

寿张县大堂上让两人乔装因斗殴前来告状,“这个打了人的是好汉,先放了他去。这个不长进的,怎地吃人打了,与我枷号在衙门前示众。”完全是一个孩子的思维方式来判案。

宋江和吴用为啥让李逵去杀小衙内呢?一个四岁的小孩,谁都能杀!但细想,这个事情还非李逵做不可,因为李逵头脑简单,没有成人的判断力,他说的‘哥哥让杀,干我鸟事?’好象没他的责任似的。这是典型的儿童式思维。

不仅从语言行动和思维上是一个孩子,他的处事之道也是一个孩子的方式方法。只有他敢砍断梁山的杏黄大旗,只有他敢扯坏皇帝的诏书。“招安招安,招个什么鸟的安,他(宋徽宗)姓宋,俺哥哥也姓宋,偏他做得皇帝我哥哥就做不得?”“惹恼了俺,一时杀将起来,叫哥哥做了皇帝,叫俺们做大臣。”这是什么话?除了他,谁能说出这些灭九族的混话来。

李逵是个不知理性的价值规范为何物的心理没断奶的儿童。李逵早年丧父, 家中一贫如洗。哥哥李达无力管顾他。由于失去了父兄的调教, 没有接受最基本的伦理文化教育,使他没有形成健康的心理,按照自我的情感,养成了一种不拘一切礼法的叛逆精神,他不习惯于抽象思维,对事情不加思考。他不计算主观力量,不考虑个人安危,一双板斧,想砍尽人间不平。他的情商只停留在快活二字上,快活是李逵的追求,他生割黄文炳,称“吃我割得快活”;他杀死扈三娘全家,道“吃我杀得快活”;他鼓动宋江造反,说“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在那里快活,却不好?”。

做事天真、胸无城府正是李逵个性的特点。上梁山后,思母心切,就回沂州接老母,翻越沂岭时老母被老虎吃了,李逵生气杀了四只老虎;高唐州消灭会使妖法的守将高廉救柴进,宋江派戴宗去请公孙胜,李逵跟着去,公孙胜出来见面时,说了很多借口,李逵怕生变化,连夜去砍了罗真人;李逵元宵夜闹东京,只因杨太尉一见便厉声喝斥,李逵便抄起一张坐椅,朝杨太尉劈脸打去,又把壁上的书画哗啦一生扯下来,在蜡灯上一把火烧了;闹东京回梁山的路上,遇到假宋江强抢民女,他不问青红皂白,回梁山便砍到杏红黄旗。

李逵身上蕴藏着很大的喜剧因素。李逵用指头把卖唱的女孩点倒了,受到戴宗的责备,他辩解说:“‘不曾见这般鸟女子,恁地娇嫩!你便在我脸上打一百拳也不妨。’说的宋江等众人都笑起来。”;李逵说“杀到东京,夺了鸟位,在那里快活,却不好!不强似这个鸟水泊里!”的豪言壮语之后,被戴宗斥为胡言乱语,而且说再胡说要割他的脑袋,李逵说:“嗳也!若割了我这颗头,几时再长的一个出来?”又引起好汉们大笑;“李逵乔捉鬼”、“李逵乔坐衙”更是完全扮演着喜剧的角色,如舞台上的丑角,教人笑口大开。

李逵的可爱之处在于儿童似的天真、直率、至纯,没有受外界的污染,李逵的可恨之处在于他快活杀人是建立在无视别人生命的基础上的。江州劫法场,李逵不问青红皂白,逢人便杀,杀得尸横遍野。三打祝家庄,李逵不管扈三娘投降与否,两把板斧招招见血,血洗扈家庄。四柳村,荻太公女儿与情人约会,李逵板斧一抡,一对男女青年瞬间人头落地;一个叫韩伯龙的强人要投靠梁山泊,遇上李逵,李逵一时手痒,莫名其妙地给了他一板斧。梁山每攻陷城池,李逵必杀人放火,哪有一点天真烂漫的意思。

金圣叹作为一个进步的封建文人,在对待李逵上是有私心的,把他作为“上上人物”,让忠君护国的好汉情以何堪,说他“一片天真烂漫到底”,怎么能让死在他手下的鬼魂安息。金圣叹是用李逵儿童似的天真烂漫来讽刺他不喜欢的宋江的虚假和丑陋的。

李逵的天真烂漫掩盖不了他的恶魔行为,他比大反派镇关西郑屠、没毛大虫牛二的恶霸行径好不到哪里去,最多是一路货色,为什么李逵做了这么多坏事还能得到大家的谅解?因为在人们眼里,他就是个长着傻大个的孩子。他说出的话语只有儿童才会说出的话来,大家是很容易原谅一个犯了错的孩子的。另外,李逵招安后,为国家建功立业,遮挡住了他的罪恶。李逵的杀人形象也深深的留在了皇帝脑海里,以至于他死后还出现在皇帝的梦境中,“宋江背后转过李逵,手搦双斧”,大叫报仇,“抡起双斧,径奔上皇”,将皇帝老儿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多少给悲惨死去的梁山兄弟们一个安慰,给后半部压抑的《水浒传》一个光明的尾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