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解码地方债与工兵排地雷

2013-09-16 23:02:10评论 地方债 财经

 

白 明

 

近些年来,地方债问题逐渐浮上水面。国际评级机构惠誉今年4月的估算显示,截至2012年底,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总额达12.85万亿元,相当于GDP25.1%。如果再加上政府担保的各项债务,那么,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更重。我看到报道,前财政部长项怀诚在今年4月份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上认为,中国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可能超过20万亿元。从规模上看,现在地方债带来的风险总体上虽然可防可控,但绝不可以掉以轻心。

欠债还钱,本天经地义。否则,很可能会出现连锁反应。对于近些年来爆发的一系列经济危机来说,无论背后是什么样的背景,由债务导致的资金链断裂都在某种程度上充当着导火索的角色,欧债危机本身就是债务危机,而国际金融危机的导火索是由住房抵押贷款资金链断裂所引发的美国次贷危机。对于中国而言,债务问题更不可小视。表面上看,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似乎还没有与危机划上等号,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防患于未然总要比出问题后亡羊补牢成本要低一些。从前些年的企业三角债到近些年的民间借贷,各种债务问题都在不同程度上增加着中国经济的运行风险。现在看来,国内最为突出的债务问题应当是地方债,相对于在中国经济成长道路上埋下了地雷。为此,现阶段要像下军棋遇到的工兵排地雷那样,及早发现并排除隐患,防止地方债这颗“地雷”引爆。

近年来,随着地方政府的社会融资规模不断扩大,地方债的方式也不断与时俱进,不仅城投债、信托计划、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等发行规模快速增长,而且目前在影子银行的“影照”下,理财、信托、BT(建设-移交)等融资手段层出不穷,政府债务膨胀更快,成本更高,风险更大。公平的说,这些债务的确对发展地方经济带来了活力,但通过这种活力,也要看到背后的风险。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过度举债本身就意味着沉重的负担,影响到政府部门的运行效率,甚至有些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不仅不足以偿债,甚至付息都是构成较大负担。一旦地方政府丧失地方债的足额还本付息能力,所引发的连锁反应很难控制。20089月,随着著名投行雷曼兄弟破产,美国的次贷危机也终于蔓延成为国际金融危机。金融业发达的美国尚且如此,对于没像美国金融业那样“金刚钻”的中国而言,一旦地方债这个“瓷器活儿”玩不好,造成风险失控,全社会受连累的面积会很广泛,而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自然会形成大量的呆坏账,影响到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客户利益受损在所难免,而为了“补窟窿”而在资金市场不惜成本大肆拆借,不仅会对利率带来冲击,而且也难免会出现拆东墙补西墙的现象,进而加大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度。

对于地方债存在的隐患,国家已经充分意识到其中的风险。从今年6月末看,面对着年化收益率水平一度高达30%以上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却并没有看到一个方面出手干预。虽然当时很多人对央行立即马上出手治理“钱荒”有所微词,但现在已经越来越清楚了。事实上,6月末央行之所以在一段时间内能够容忍利率水平的如此上升,有关部门的按兵不动在很大程度上也有助于排查金融隐患。对于金融机构而言,无论是表内业务还是表外业务,都与地方债联系紧密。如果地方政府不得已而“赖账”,这些金融机构也很难不受到波及。从这个意义上讲,6月底的“钱荒”恰恰是对可能出现的地方债隐患提前进行压力测试。

从确保国家金融安全角度来看,光是通过查看“钱荒”来测对地方债进行压力测试远远不够,因为有些金融隐患已是生米煮成熟饭。根据国务院要求,最近一段时间,审计署正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而全面开展政府性债务审计,意味着全范围、全口径政府性债务排查开始。或许,此举实质上就是为中国经济“排地雷”前的探雷行动。除了事后补救外,最为积极的做法应该是,通过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地方政府的职能定位,转变对领导干部考核的政绩要求,从源头入手,进一步消除地方债无序蔓延的土壤,防止地方债这颗“地雷”引爆对中国经济带来新一轮冲击。

许多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来源严重依赖房地产开发,而随着各项限购措施的出台。各地房地产税收也受到影响,土地财政难以为继。可见,靠卖地来偿还地方债基本上指望不上,也不该有这样的指望。与此同时,随着国家加大对地方政府预算管理的监督检查,地方政府靠增加收费项目、随意增加罚款项目等土办法来扩大财政收入来源的路子也越走越窄。财源受限后解决地方债问题应该怎么办?只能够做减法,量力而行,特别是要少上马一些形象工程。其实,与其盲目上马一些无效益的项目,到不如体恤民力,通过一系列的政策鼓励,活跃地方经济。只要地方经济有活力,地方政府税收就有了保障。

与中央政府举债不同,由于地方政府在货币政策上没有多大的话语权,在排除地方债“地雷”并不是游刃有余,而是游刃“无”余,因而资不抵债后只能够靠增收节支解决困境。当然,实在不行,还可以伸手向上要。由于入不敷出,底特律政府可以因资不抵债而宣布破产,但中国的地方政府即使因资金问题而运行困难,中央政府也会通过转移支付而确保地方政府正常运转。不过,地方政府可以伸手向上面要,但要钱总要讲个规矩。拿到转移支付后,地方政府的运营成本就应当按照最低标准执行,如出门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不坐小汽车。总之,要解决好地方债问题,就要让热衷于举债的地方政府官员多尝尝被逼债的苦。唯有如此,对地方债进行摸底才更有意义,最终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增长“排地雷”。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