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局JD
郑局J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404
  • 关注人气: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院撤销一审二审判决但驳回起诉——亵渎法律

(2009-01-12 00:33:47)
标签:

黑案

劳动仲裁

法定代表人

徐宜发

新乡市

杂谈

          劳动仲裁办黑案累诉累访十年未果——法理不容

   我系郑州铁路(分)局的职工,1996年4月与郑州铁路(分)局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明确约定工作岗位为(工会)“文化服务员”。原身份全民固定工。

                   一、仲裁 一审 二审 再审 再再审无果  

   1999年4月22日(因遭打击报复)被该(分)局下属管理人员擅自(“命令”即当日命令立即执行)变更我的工作岗位发生劳动争议。

   嗣后,其下属管理人员采取停发、扣发了我的工资、奖金等(始终坚守岗位、认真履行合同)引发劳动仲裁。

   被迫无奈,我只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劳动争议。不料,未受其益、更受其害,被新乡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工作人员刘怀法“私自办案,枉法处理”刘怀法系新乡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人员、2002年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召开全体会议“经现场审查卷宗没有立案审批即裁决”研究决定撤销了该案)。

   于是(当初诉讼,我完全是按照法律程序办事的!!!,我又向法院起诉,法院没能坚持司法公正。

   1999年11月15日新乡市卫滨区(原新华区)法院作出(1999)新华民初字第595号一审判决:“驳回原告都洪亮的诉讼请求”;

   2000年8月20日新乡市中院作出(2000)新民初字第674号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二审法院认为“其下属(命令)通知变更工作岗位,该(命令)通知虽为下属单位下发,但符合《郑州铁路(分)局劳动合同管理办法》(被告)的内部管理规定”。明显是枉法判决,与《劳动法》第16条规定相悖,置第17条规定于不顾。即第16条规定“合同主体资格”、第17条规定“变更岗位应遵循自愿协商的原则。——2002年7月9日《中国劳动保障报》登载、都洪亮等人的观点是正确的。(见中国劳动保障报网址:http://www.labournews.com.cn/clssn/BZ/showold2002.asp?recno=14308

   尤其是二审“暗箱操作,提供证据未入卷、宣判和判决日期均是2000年8月20日星期天、且签署对判决意见系非当事人签署”。

   2001年3月29日河南省高院立案庭作出交办案件转至新乡市中级法院立案庭。

   2001年9月14日新乡市中院作出(2000)新中民审字第69号驳回审诉通知书该通知书“断字取义、混淆视听,亵渎法律、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枉法”)

   2001年10月23日新乡市卫滨区(原新华区)检察院受理后转交新乡市检察院。

   2003年11月7日被新乡市检察院口头告知省里不抗(明显具有渎职行为)。

   经时任新乡市委书记现系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连维良监督批示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协市委市政府信访局领导多次协调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经审查委员会审查认为:“当事人的申请符合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款再审立案条件”即“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2005年10月21日新乡市中院作出(2006)新中民监字第1——1号民事裁定:一、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及合议庭进行再审;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2006年1月13日新乡市中院作出(2006)新中民再字第1号民事裁定:一、撤销本院(2000)新民终字第674号民事判决和新乡市卫滨区(原新华区)人民法院(1999)新华民初字第595号民事判决。二、驳回都洪亮的起诉。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均为50元由都洪亮全部负担。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该案庭审时无法定代表人委托,后法官“利用职权”决定改日开庭并让其补办法定代表人徐宜发的委托手续。且故意侵害并剥夺了我的合法权益和“诉权”编造事实、亵渎法律。利用职权、强搬硬套。再审申请未归卷,“未有诉称、独有辩称”。公开袒护、徇私枉法。

   2006年二季度,新乡市委市政府号召“千名干部下访”活动,该案由时任新乡市公安局副局长贾海庆(新政干[2007]4号通知免职任组长、牵头市司法局、中级法院、检察院参加处理。

   2006年5月18日经新乡市中级法院院长提交审委会讨论认为“确有错误”作出[2006]新中民监字第107——1号民事裁定:一、撤销本院(2006)新中民再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二、本案由本院审监庭进行实体审理。

   2006年9月13日送达该裁定时提出异议“由于2005年9月5日新乡市中院作出(2005)新民一终字第373号裁定:除名一案‘中止诉讼’没说法,再审缺乏法律规定的‘要有明确的原、被告’”。2006年11月20日按时到庭开庭时没有法官到庭审理,后来一人通知说“法官病了,今天的庭不开了”,至今未果。

   新乡市中级法院审监庭法官称:“劳动仲裁是前置程序即‘一裁两审’,劳动仲裁已撤销‘案件’,法院已不具备再审条件”。法院“撤销了一审、二审判决”、“驳回起诉”。

   新乡市劳动仲裁称:“法院裁定驳回你的‘起诉’、‘诉权’你都没有了你还来仲裁干啥?”。“劳动争议是一裁二审,法院是最终裁决权”。

                二、仲裁撤销案件但称不能重审   确认条款无效法院七年未结

                      起诉无法定代表人的委托   主审法官称这个可以追认   

   2002年7月12日新乡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召开全体会议“经现场审查卷宗没有立案审批即裁决”研究决定撤销了刘怀法私办的“黑案”(至今新乡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不处理未追究任何责任)。

   新乡市劳动仲裁称:“该案法院判决了,我们不能推翻法院,不能重审”。

   被迫无奈,2002年9月24日又向新乡市劳动争议仲裁委第二次申诉新的请求“认定劳动合同条款无效”即请求认定劳动合同书第六项第5条无效并由被诉人承担相应法律和经济责任。

   2002年11月7日新乡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2002)新劳仲案字第280号仲裁裁决书:都洪亮与被诉人1996年4月1日签订的劳动合同(第六项第5款)其中的“甲方因工作原因需要在基层站段内部调整乙方工作岗位(工作)的……”属无效条款,不具有法律约束力。自本裁决生效10日内由被诉人一次性支付申诉人应得报酬、福利、经济赔偿并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

   2003年1月9日在新乡市卫滨区(原新华区)法院审理(2003)新华民初字第22号案(该案自起诉到庭审均无时任法定代表人贡海利的委托或授权)至今未收到卫滨区法院的法律文书

   现获悉该案2003年5月15日(判决书日期)审理终结。经审理认定,原告(郑州铁路分局)的诉讼“请求撤销新劳仲案字第280号裁决书,不属本院的受理范围,不予支持这是原告起诉且庭审请求两项中的第一项。第二项是驳回被告的申诉请求)”。但判决捏造三项且依照《劳动法》第17条第2款(劳动合同依法订立即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必须履行劳动合同规定的义务)规定,判决如下

   一是:“原、被告签订的1996年4月份劳动合同为有效合同(明显混淆《劳动合同》与《劳动合同内容即条款》两个法律概念。该仲裁系“确认条款无效”,且该合同具有明确的岗位和期限)

   二是:“维持新乡铁路分局新乡建筑段(1999)第48号(命令)通知(1987年3月20日,新乡铁路分局被铁道部已撤销并入郑州铁路分局。审理时已撤销十五、六年啦)。

   三是:“驳回被告要求支付工资、赔偿经济损失的申诉请求”作为被告、只有应诉。劳动仲裁主要是‘确认之诉’即‘认定劳动合同条款无效’)

   案件受理费100元,实际支出费100元,邮寄费48元(邮寄到哪了?,共计248元,由被告承担。

   不难看出,显然是无稽之谈,令人发指,认定事实不清。是典型的故意违背事实、混淆是非、亵渎法律、枉法判决。

   找主审法官吕慧琴,吕说“在家等吧!邮寄送达!你来这里竟闹事!我早就听说你这人就爱和法院争执!你走吧!你不走我叫法警了!?”。迄今已达七年被告(都洪亮)未收到该枉法文书,也未收到任何法院邮寄送达。

                    三、法院审理确认合同条款当月被其下属擅自除名

                        劳动仲裁一审法院均胜诉中级法院却中止诉讼

   2003年7月23日我到新乡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索取《关于郑州铁路(分)局职工都洪亮反映刘怀法“违法乱纪、私办黑案”问题调查的反馈意见》时惊悉2003年6月23日已被除名

   2003年8月20日又第三次向新乡市仲裁委申诉。经庭审获悉,在2003年1月9日法院审理“确认合同条款”即(2003)新华民初字第22号一案当月28日被被诉人其下属“工会”拟定对我予以除名。明显系针对我累诉采取打击报复的行为和手段,显然使其下属与工会在胡弄权术和胡作非为。

   2003年11月18日新乡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2003)新劳仲案字第180号仲裁裁决书:“郑州铁路(分)局房屋修建中心、郑建中心劳(2003)字第046号对都洪亮除名无法律效力(依据《劳动法》第16条裁决即无主体资格——无权)”。

   经庭审形成的(2003)第180号卷宗原始证据材料又被仲裁工作人员(资料员)剪掉销毁。至今相关部门未追究相关责任人的任何责任。

   2004年4月14日新闻媒体即新乡日报第三版曾以“认准合同主体,他人说了不算”为标题登载该案

   2004年9月9日新乡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新劳仲案(2002)第180号案《经庭审形成的证据材料被剪掉的情况说明》

   2004年10月9日新闻媒体即新乡日报社又专门向时任市委书记连维良编发《内参》10月11日时任新乡市委书记连维良作出明确具体批示。未果。

   2005年6月7日新乡市委市政府下达新信访字(2005)24号信访交办案件。未果。

   2007年1月23日时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2008年4月26日当选为新乡市政协主席)范学贵接访并要求“追究责任”,由新乡市信访局副局长王火雷牵头、市纪委监察局介入。未果。

   2004年11月29日(判决日期2004年9月30日)收悉新乡市卫滨区法院作出(2004)卫滨民初字第62号民事判决(2004年11月29日送达):一、驳回原告郑州铁路(分)局要求撤销新乡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新劳仲案字(2003)180号仲裁裁决书以及支持其对被告除名、解除劳动合同的诉讼请求;二、郑州铁路(分)局房屋修建中心郑建中心劳(2003)字第046号对都洪亮除名无效。

   2005年8月9日又收到新乡市中院传票2005年8月15日“开庭调查”(上诉人未到庭),在接受调查询问中发现在劳动仲裁和法院一审中原告就举不出称被告所谓“旷工”的证据,现又提供了根本就不可能证明被告都洪亮所谓“旷工”的伪证(相反却证明了其下属停发、扣发、被告都洪亮工资、奖金的事实)欺骗法律,蒙蔽事实,扰乱司法公正,进行恶意诉讼

   2005年9月5日新乡市中院作出(2005)新民一终字第373号民事裁定书即本院在审理郑州铁路(分)局(05年3月18日撤销、法人变更徐宜发)与都洪亮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中、因本案须以本院(2000)新民终字第674号民事判决为审理依据,该案都洪亮已申请再审,本院正在审查能否进入再审程序。经本院审委会研究决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裁定如下本案中止诉讼”(该案庭审时无法定代表人徐宜发的委托或授权且上诉时也无原法定代表人贡海利的委托上诉。2007年4月14日徐宜发的民事行为已终结。法人张军邦)。

   经查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经查无此规定”。且“中止诉讼”的理由也站不住脚(正在审查“能否”进入再审程序)不成立。

   从字面不难看处“中止诉讼”的理由是否成立,但从法律角度不难看出“373号除名”与“674号一案变更岗位”两案是两个法律关系和概念。具有故意不依法办案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2006年1月13日新中民再字第1号民事裁定撤销了本院(2000)新民终字第674号民事判决但仍不恢复诉讼。该案中止诉讼时已严重超审理期限。

   《民事诉讼法》第136条第5款、第6款规定:本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 其他应当中止诉讼的情形。中止诉讼的原因消除后,恢复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严格执行案件审理期限制度的若干规定>》法释〔2000〕29号第二条第五款规定:审理对民事判决的上诉案件,审理期限为三个月;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经本院院长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该案中止诉讼至今已快4年啦,中止诉讼的原因消除后已3年啦!)

   2007年12月6日向时任中共新乡市委政法委书记李公乐反映,李书记安排指示办公室引导去找余湘生副书记处理。余书记批示新乡市中级法院:“请尚(志东)院长阅处”。经屡次找尚院长,尚院长让找立案庭庭长王华磊,王华磊让找民庭庭长王世伟。王世伟让找刘强平(2005年9月5日下达“中止诉讼”时系代理审判员)。

   一直拖到“奥运”前夕,为了“和谐”稳定,达到不进京上访,在我强烈要求下,刘强平于2008年7月22日勉强下达传票定于8月1日“调查”,应付稳控。

   2008年8月1日8点多提前到庭等到8点半多没人到,给审判员刘强平打电话不接。约8点35刘打过来问:“对方来了没有”?我答:“没见”。刘说:“你在等10分钟,如果还不来你就上我办公室来,他不来不管他”。约9点多到刘办公室,刘问:“恢复诉讼还有啥说得没有”?我说:“有”

    一、2005年8月15日该案开庭调查时获悉程序违法即上诉没有时任郑州铁路分局法定代表人贡海利的签名或盖章的委托或授权上诉,且2005年3月18日法定代表人贡海利的民事行为已终结

    二、2005年9月5日该案中止诉讼时已严重超审理期限,且中止诉讼的理由不成立,无法律依据,是违法的(尤其是2006年1月13日中止诉讼的原因已消除

    三、2005年9月5日该案“中止诉讼”前郑州铁路局法定代表人徐宜发没有提交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即证明其继续诉讼(2005年9月5日该裁定郑州铁路局法定代表人贡海利即可证明)且(2005年3月18日至)2007年4月14日郑州铁路局法定代表人徐宜发的民事行为已终结

    四、现任郑州铁路局法定代表人张军邦。现该案恢复诉讼,其继续对该案诉讼无法律依据

    五、2004年9月30日卫滨民初字第62号缺席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49条第二款规定:“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进行诉讼”。第59条规定:“委托他人代为诉讼,必须向人民法院提交由委托人签名或者盖章的授权委托书”。

    依据最高法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92)22号第39条规定:“在诉讼中,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更换的,由新的法定代表人继续进行诉讼,并应向人民法院提交新的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原法定代表人进行的诉讼行为有效”

    2008年9月1日8点半给审判员刘强平打电话询问有没有进展?刘说:“这一礼拜上审委会,你这案谁也不敢定,庭里说还是上上审委会”(明显不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判决)。 

    2008年9月16日8点半给法院尚志东副院长打电话(自2007年12月6日市政法委副书记余湘东批示尚以后屡次向其反映这个案“中止时已严重超期”)询问,尚说:“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我打电话问问再说”。

    接着我给审判员刘强平打电话,刘说:“你这个案子定了,一开始我们弄了,领导没批,现在领导批了。这还有打印、都需要时间,然后再通知区法院,让区法院通知你”

    我说:“让区法院通知我?我直接去你那领不行吗?”。

    刘说“不行,不让这样弄。这个案快了,你等区法院通知”

    2008年10月14日8点40又给法院尚志东副院长打电话询问,尚说:“你找刘强平”。

    打电话找刘强平,刘说:“找我也没用!你这个案我弄过了,我现在该做的工作我已做完了。现在给书记员那了,我可以在催催他”。之后,又给尚院长打电话,尚说:“找我也没用,我不管民庭,我是负责信访的”。我说:“要不我再找找余书记(市政法委副书记)”?尚说:“你找他干啥了?回来再说吧!啪——电话挂了”。

    2008年11月10日上午在市总工会给市政法委余相生副书记打电话(期间在家数次打电话不接听)反映情况,余说:“你找过李孟副院长没”?我说:“没”。余说:“那你再找找李孟吧”!

    总之,奥运已经结束,中华民族的百年期盼今天终于实现了!为了和谐、稳定,让我们冷静下来想想,奥运结束了……我的案何时能结束?我的合法权益何时能得到法律的保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