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娅娜
吕娅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513
  • 关注人气:1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还原吕瑞英的童年

(2011-06-20 12:36:47)
标签:

转载

备注:

吕瑞英老师是一个极其内敛、不愿被人知晓隐私的人,但不知怎地,她的身世被误传至今,且越传越谬,连CCTV也很给面子地张冠李戴生出大大的谬误。因此,我把她的童年还原在此。不为博眼泪或眼球,只想还事实本来。

同时,我为她的母亲所慨叹、感佩,她给了女儿“自立、自慧”的根基。吕老师自己的回顾和思念,写在她自己即将出版的书里。

本文欢迎转载,但谢绝删改,谢谢配合!

 

正文:

 

她说她没有父亲。呱呱降生之初,母亲便因无法接受丈夫在外有“小公馆”而主动离异。接受过西式女子学校教育的母亲没有选择回到苏州的乡绅娘家,而是怀抱婴儿搬进了一幢石库门的二楼。夫家给了一大笔钞票,足够供养女儿成年。但她不动,展开绣梆,决意用苏州女儿的巧手自立、抚养。

 

她最爱的零食是巧克力,因从记事起,床头边总有两只满登登的罐子,一只是饼干桶,一只是玻璃罐,里面是包着花花绿绿糖纸的巧克力。她穿摩登的小皮鞋,小洋装,头上扎蝴蝶结,手里抱眼珠子会动的洋娃娃。母亲还雇了一个阿姨带她,某次,阿姨不慎令她手臂脱了臼,母亲当即辞退了阿姨。

 

稍懂事些,母亲开始教她识字。识字卡片是母亲亲手做的,一面是字一面是画,绣花的闲暇,母亲和小女儿坐在天井里,看图识字。她乱涂乱写的时候,母亲在一边画画,摆摆棋谱。再大些,母亲教她绣花。常常,母亲在大绣梆上绣龙绣凤,她搬张小凳子靠在边上,端着自己的小绣梆绣些小花草。

 

母女俩每个礼拜都上街,是她顶开心的事。出门前,母亲把她收拾齐整,总问:“今朝我们出门买什么?”每次只允诺一样,说好了定买,但若是看上了别的,却是断然不依的。她小时候顽皮,在弄堂里年纪属小的,淘气却被大孩子欺负的时候,哭闹着回来,母亲却总责备她的不是。

 

六岁的样子,家里来了个叔叔,总给她带各种糖果。她还挺喜欢这个叔叔,也常听邻居们劝母亲委身于他,母女也能有个依靠。日子平静地过着,叔叔来得越来越勤快,她也快到上学的年纪了。

 

有一天,天刚蒙蒙亮,母亲一把将她从被窝里拽起,套上小皮鞋,只顾上穿好一只袜子,抓起她就往外疾赶。不知急奔了多少路,赶到一个码头边,只见一艘汽船刚刚起锚而去。母亲靠着一根电线杆,软下去了。她看着呆滞着的妈妈,不敢动。天黑了,母亲给她买了一只饼,这种饼她此生不敢再见,见了胃部便会抽搐地疼。

 

那以后的日子,没有游戏,没有看图识字,没有上街,母亲终日埋首绣花,不久便觉心口绞痛。为了镇痛,不知哪儿找来了鸦片。女儿手小,要她掰出八分之一来服。一日复一日,八分之一成了四分之一,终成了一天一整块。小洋服上打起了补丁,住的屋子让了大半出去,但她依然能吃到巧克力。

 

母亲的身体随着家境每况愈下,终于有一天连绣花针也提不起来了。她不怕挨饿,却怕听到邻居劝妈妈把她“送到别人家也算给孩子找条活路”。一天,弄堂里的阿姨说带她去人家家里玩。很久没有穿戴得那么漂亮了,她跟着阿姨走进了一户有大花园的人家,大少奶奶塞给她一只半人高的洋娃娃。

 

正是石榴花开得火红的季节,晚饭后,孩子们聚在大花园里打预防针。各房的孩子都由妈妈陪着,唯有她是保姆带着。她哭了,抱着洋娃娃赖在厨房的门边不肯动——那厨房通着后门口。她不可遏制地哭了一夜,大人们毫无办法。天亮的时候,趁人不备,她从后门一溜烟地逃走了。

 

从懂事时起,妈妈生怕她走丢,老早教会她说自己的名字和家里的地址。逃出来的她拦住一辆黄包车,人家问她:怎么就你一个小孩?她说:妈妈在打麻将,让我回家去拿钱。回到家,她一头扎进妈妈的怀里,却迎头遭受一顿痛打。妈妈边打边恸哭:你以为逃回来就能活下去么……

 

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挨了妈妈的打。几个月以后,又有一个阿姨带她走进了一户姓吕的人家。吕家没有生养,只有个同是领养来的姐姐,叫惠英。这次,她再也不敢逃了,闷声不响地住下来。不久,在报馆当刻字先生的养父得到了一个升迁的机会,觉得养女带来了好运,遂给她起名为瑞英。

 

养母是个童养媳,认为女孩子只要会一门手艺。养父却是个有文化的,认为女孩子也应该读点书,于是,她和姐姐被送进幼儿园。但仅半年以后,养父病倒了,她的正式教育只能戛然而止。养父母是新昌人,住所不远处有个越剧女子戏班驻演的剧场,于是,养母便动了送女儿们学戏的念头。

 

自从走进养父母家,她就再没有见过生母。养母说:“你妈妈死了”,她终是不信。有一次,戏班里的一位师叔因吸食鸦片倒毙街头,一领草席潦草埋葬,她目睹后大病一场。成名后,陆续有人上门来认亲,她只问人家“我的小名叫什么?”

 

她喜欢在水边遐想,因为妈妈的名字有水的元素。

 

(完)

 

附:1983年排演《花中君子》,第一次连排“赠弟卖身银”,她突然不可遏制地恸哭,任谁也劝不住,赵志刚在一旁完全看傻了。后来,袁老师一边抹眼泪,一边大喝:“瑞英,你忘记演员应该控制情绪的么?!”她这才渐渐止住哭声。这段插曲,赵王子在某篇文章中写过。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