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唱曲————王维忆

(2008-01-25 16:50:16)
标签:

教育

写下这个题目,觉得有些不妥,好象唱昆曲初学是要叫作拍曲的。暂且先不去管他。

要说我和昆曲的渊源,说来也长。10岁时,因姐姐(王维艰)进江苏省戏曲学校学了昆曲,从此我便知道了这世界上还有一种戏剧叫昆曲。记得当时我姐姐进戏校时,说好是去学京剧的,不知怎么的,后来说凡是苏州去的学生全部改学昆曲。姐姐回来向爸爸妈妈征求意见。爸爸(王卓纯)懂得昆曲,说,很好啊!昆曲是很雅的,很美的,就唱昆曲吧。就这样,姐姐和昆曲结缘了,唱到现在;我呢,也就常常会听到昆曲,看到昆曲;也就从爸爸和姐姐的交谈中听说了俞振飞,还有大宋小宋(名曲家宋选之、宋衡之);知道了从前有个昆剧传习所,培养出来了一大批昆曲传字辈演员,创办传习所的有识之士和传老先生们一起将昆曲这么一个濒临失传的剧种保存了下来,功不可没。不能让昆曲失传,因此要多培养年轻一代的演员,所以将苏州招来的学生全改为学昆曲了。每逢放寒暑假,姐姐回来,爸爸总要她唱,他自己吹箫伴奏。他们常唱的是《思凡》中的“昔日……”,(当时我可不知道这支曲子叫“诵子”。)幽雅的箫声和委婉的曲调,我只觉得好听。
    六十年代初,昆曲在苏州会演,我看了许多戏,如《游园·惊梦》等,只觉得很好看好听。那时尚小,还不会欣赏。印象最深的是《活捉罗根元》,张继青演的发姑,范继信的罗根元,好看极了。八十年代开始,就能常常再看到大量的传统剧目,张继青的“三梦”大都是在那个时候看的。这时我对昆曲有了一点了解了,可以说是在这时才爱上了昆曲。
    一晃几十年过去,自己也到了退休的一日。退休了,做什么?于是,便想到了学唱昆曲。没有什么美丽的愿望和崇高的责任,只是觉得昆曲好听。想想么只要不是哑子,总学得会的,信心蛮足。没想到一脚踏了进去,方才知道唱曲、特别是要唱像、唱好,实在是难乎其难;才知道昆曲作为人类非物质的世界遗产是如此的博大精深。仅这个“水磨腔”而言,就够我这辈子学不完了。要说那个“曲”吧,昆剧的文学、表演乃至意境的创造和产生,都是以“曲”为出发点的。应该说专门有一门“曲学”,“声则平上去入之婉协,字则头腹尾音之毕匀。”要唱好昆曲,声腔、字法、腔法、口法、音律、声韵……,乖乖!这怎一个“唱”字了得!
    在老师们的指点下,先唱起来再说。我的学法是先将“哆来咪发”唱对。几番听,几番唱,终于,调子是出来了,只是唱出来的不是昆曲,而是“昆歌”!原因何在?这就太多了。原来,这唱曲的技法马虎不得,最讲究的是“字、音、气、节”。先说读字,准与不准,是唱好曲的前提。粟庐先生说过:“辨四声,别阴阳,明宫商,分清浊等音,学歌之首务也。”字分四声阴阳,尖团清浊,还有那四呼、五音,还讲究个反切、归韵。因此,这唱曲的读字和平时讲苏州闲话不一样,和讲普通话也不一样。苏州话、普通话再标准,放到曲子里去就是不好听,也不对头。所以,唱曲就得先一个个字捉准了再唱。就说那一个“归”字,唱起来要先出来“GU”,再慢慢地因腔而徐徐吐出“UI”。这样一唱,就有味道了。

再说发音。音色、音准、音域、音量都有要求。其中还有什么“橄榄腔”、大小嗓等等。而我们初学者,大嗓都不像样,哪来的什么小嗓?再有就是气息的运用了。单纯声带发出的声音很小,但当它从喉头发出,经过咽腔、口腔、鼻腔、头腔以及下部胸腔时,这些共鸣器官就像喇叭管一样,使声音得到了扩大,要是善于运用这些器官,声音就能圆润响亮。唱曲时还必须用丹田气托住声音,才能神完气足,而不使声带疲劳。再有,要善于吸气、吐气、换气、偷气。就这些东西,写写都很复杂,更不要说在唱曲时都要兼顾,实在是难、难、难!
    怪不得我唱出的曲子,声音颤抖,该轻不轻,该重不重,该换气忘了,于是唱到半当中断气。真真是不忍卒听!难怪我姐姐说:“你啊,大热天听你唱曲要穿羽绒服的。”唉!真正是“见人挑担不吃力”。听听那些老师们唱得那么好听,委婉细腻,玉润珠圆,真的是“呖呖莺声溜的圆”,实实地羡慕煞人!不去管他,既然学了,就认真些。再看看周围学唱的,一个个因了对昆曲的痴迷,个个学得是那么的认真;那些老师们也不厌其烦的一句句、一字字地教着、纠正着。特别是我,因为是先按简谱唱的,实在是唱出来没有昆曲的味道,再听曲家们的录音,有许多地方与简谱有所不同。小时候笑他们唱“工尺谱”是“公公五尺长,婆婆六尺长”,现在才知道,要唱曲就要学会“工尺谱”,才能比较到位地将曲子的韵味唱出来。而且,还要多听行家的经典唱法,一个字、一个小腔地学习纠正在简谱中体现不出来的行腔转调。想想也是,要不怎么是“口传身教”嘛!
    学来学去,好不容易自己觉得有点唱象了,和着笛子一唱,还是毛病多多,更不要说融入情感了!
    只是说来也奇怪,难归难,还是继续痴迷。而且发现,唱曲的人也越来越多起来,且痴迷的程度一个比一个厉害。看来,这昆曲的魅力真是非同寻常啊。我也还是想继续“痴迷”下去,名副其实地做一个昆“虫”!

 

 (作者1950年生  苏州昆研社社员  《苏州园林》特邀编辑  苏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