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才子无名
风流才子无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52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年无名传奇 第二章险象环生

(2014-06-27 13:49:10)
分类: 小说

第二章险象环生


     
话说,无名被推下山崖时,原本神志不清,被峭壁上的枝藤挂醒后,发现自己身体悬空,止不住向下摔落,不禁魂飞天外。
   
慌乱中,手脚身体几次碰到峭壁上伸出的树枝,几次伸手去抓,几次都是差了数尺,最后一次总算抓到了一根树藤,可他下坠的力道太强,树藤吃不住力,喀喇一声登时折断。但就这么一缓,无名下坠的力道明显减轻了许多。
   
砰!无名本已受伤,坠崖时手肘膝盖又都磨得鲜血淋漓,一触地,只觉全身上下奇痛彻骨,痛呼了一声,便晕了过去。
    
那半截树藤,吸收了无名流出来的血液后,发出一道紫色光芒,沿着他已磨破的手掌,经牢宫、内关、曲池、肩胛、膻中、巨阙、丹田、会阴、足三里、涌泉等穴,循环流遍全身。
    
说来也怪,几个时辰后,无名磨破的手肘膝盖,神奇愈合,竟连一丝伤痕也没落下。原来此藤并非一般的树藤,乃上古仙木怀木藤。据《山海经》记载:
怀木藤有增强体力,调节脏腑,愈合伤口的神效
  
与此同时,无名倘佯在一个无边无际的深黑色里,见到一白一黑两个差官手拿一张批文,上印有无名两字,走近身,不容分说,就将铁链套在他的身上。     
   
无名顿时醒悟,知道黑白无常是来勾自己的魂魄,心中甚是害怕,颤颤道:错了!错了!你们抓错人了?
    
白无常冷冷道:少年人你是不是叫无名?
  
没错,我是叫无名!但你们肯定抓错人了?
  
没错,抓的就是你!黑无常扬扬手中批文,说道:无名,你今日阳寿该终,阎王令我二人拿你。
   
无名听罢,可怜兮兮道:两位差大哥,我知道你们是在执行公务,本不该阻挠!但我无名上有高堂?下有不及周岁的弟弟!就这样稀里糊涂跟你们去了,以后谁来照顾他们呀!多好的一个家庭,就让你们给拆散了,这岂不是破坏家庭幸福,陷我于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再说,我惨遭奸人荼毒?你们不同情也罢!怎地与奸人一伍,欺负我一个未成年人。” 
   
天啊---
   
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公理?无名一声长呼,低声啜泣。
   
黑白无常平素最喜欢讲理讲法,见无名说得在理,哭得心酸,不禁起了同情之心,淡淡道:别哭别哭,我们放你回去还不成!说完,松开铁链,失去踪影。”  
   
无名绝处逢生,不胜欣喜,心道:老天爷待我果真不薄,到了鬼门关还把我放回来。左顾右盼间,前方似乎有个黑黝黝的洞穴,更是不假思索地钻了进去。
   
那洞穴里面窄隘滑腻,空气污浊,他贴壁爬进数丈,忽见前面透着光亮,不禁大喜,手足兼施,加速前行。
   
无名在狭窄的孔道中又爬行了数丈,只见眼前越来越亮,心知离洞口不远,欢呼着从山洞里爬了出来。山洞离地竟然不过尺许,双掌一伸,便已着地。
   
无名从地上趴起,闭着眼定一定神,再睁开眼来,忽见离身不到一尺处有条巨蟒僵死在地,色彩斑斓,甚是可怖,周遭染满了血渍。
   
无名吓了一跳,只见一白一黑两条蜈蚣正慢慢的从巨蟒身上爬走。
   
无名哪想得到这通往阳光大道的洞穴,竟是巨蟒的腹腔!黑白无常竟是两条蜈蚣!
   
无名哪里又知道---适才若不是黑白蜈蚣救了他一命?恐怕已是一道美餐,葬身在巨蟒的五脏庙中,一辈子也休想出来。
   
无名大惊之下,已顾不得思考什么,放开脚步一路狂奔,直奔了两里有余,才遇一道山涧阻路。
   
忽地泼喇一声,涧中跳起一尾大白鱼,足有一尺多长,无名忙伸手去抓,虽然碰到了鱼身,却一脚踏空栽到水中,鱼儿趁机逃匿水中。
   
过了许久,无名才在涧水的刺激下,从迷醉和惊吓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刚才之事太过玄乎?玄乎得连他自己都以为是一场梦!但无名很清楚,这是事实,并不是梦?可自己究竟姓甚名谁?来自何方?去往何处?任他想得头疼欲裂,大脑还是一片空白。
    
原来,无名掉下山崖,虽是大难不死,但触地时大脑受到震荡,所有的前尘旧事,爱恨情仇,都在那一摔之下迅速灰飞烟灭。
   
正痛苦间,忽听西北方传来一阵犬吠之声。无名一听,也顾不得自己姓甚名谁?来自何方去往何处?从水中一下爬起来,便满心欢喜地寻狗去了。
   
殊知!无名循声找到西北,狗叫声就在东南,找到东南,狗叫声又在西南。  
   
无名想到自己一个堂堂男儿,竟受一个畜牲戏弄,脸上甚是挂不住!一气之下,俯身拾起一块石头,循声掷去。
   
啪!狗叫声登时被飞出的石块打断,从林间传出一阵扑通扑通的乱响。无名心中一喜,如法炮制。
   
可这么一来,狗叫声虽是沉寂了下来,却也没见到半点狗影,无名自知奈何不得野狗,也不抱希望浪费精力,径直走到一块光秃秃的山石上,脱下打湿衣裤丢在一旁,自己却赤身躺在山石上休息。无名轻轻合拢双眼,开始从灵魂深处与大地、阳光、空气慢慢絮语。他想到大地的坚实、阳光的温暖、天空的辽阔、空气的清新,渴望获得一种神奇的力量。
   
想着想着,丹田忽然突突一跳,一股热气由丹田缓缓腾起,经神阙、幽门、膻中、璇玑几穴涌至头顶的百汇穴,再由百汇穴下至风府、风池、哑门、灵台、悬枢、命门、阴谷、涌泉八穴,最后热气在体内沿着一定的路线转了几圈,方才流入丹田,归于平静。

正陶醉间,山林中蓦地吹出一阵怪风,呼的一下卷走无名的衣裤;无名一惊,自是顾不得享受阳光、亵渎自然;本能地从山石上跃起去抓衣物,然而怪风似乎有意与无名过不去,时而将之卷到半空、时而卷到面前,几次都唾手可得?几次又得而复失!

不经意间,一脚踏空,从山石上摔下,整个林子仿佛为之一颤。欢快的鸟雀,也被这突如声响,惊骇得扑簌而飞。

少时,无名清醒过来,一抹飞流直下的鼻血,赫然惊见自己居然身陷泥中尺许。正纳闷间,但听得周遭汪汪狗叫声音再响,眼前白影一晃就不见了踪影,无名以为撞到鬼,一把捞起身边衣物,慌不择路地跑出很远,也没见鬼追来。

无名停下脚步,想到自己堂堂男儿,竟然也会怕鬼;于是给自己打了打气,决定原路返回去捉鬼。

回到原处,无名又听得几下汪汪叫声;循声望去,眼前白影闪动,草丛中钻出一只小兽,向西南疾奔而去。
   
无名略一迟疑,对着奔走的小兽追了下去。可是那小东西奔得也真迅捷,一溜烟般折了回来,掠过他的身前。无名喜出望外,手中石块再次掷出,石块堪堪要砸到小兽,那小东西却猛地腾空而起,这么一来,无名的石块便没有砸到。
   
无名暗叫:可惜!
   
那小东西东一钻,西一纵,时时奔近身边。无名知它在引诱自己,瞅准机会,对准那小兽扑了过去。小兽大惊,向右飞窜。无名早已有备,两手齐出,将那小兽按在地上,左手拿住它头颈提了起来,得意之下,不禁哈哈大笑。
  
但笑声忽然中歇,只见这只似兔非兔似鼠非鼠的小兽,嘴里淌着鲜血,已然死去。无名不曾想到,愚弄自己半晌的小兽,与自己相识一会便阴阳相隔。

“是呀!日月朝暮悬、鬼神掌握生死权”。无名一脸茫然,胡乱对着树林叫道:“天啊!你既能分清浊,可又怎生糊涂了本人?地呀!你既能承载万物,又何以不分好歹,落得我不晓得自己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怎奈山风荡漾、空谷回音,无名喊叫了半天也没有喊出自己想要的答案;再加上确实也有点饿兮锇兮的,于是找来尖枝割开小兽肚腹,洗去了内脏,又找来些枯枝,准备燃火。然而,万事具备却无火种,登时让无名一愁莫展。
   
过了一会儿,无名想到用钻木取火的办法解决火种!果然,几分钟就钻出了火苗。无名将那小兽放在火上烧烤了起来,一脸亢奋。
   
不久脂香四溢,谗得口水直流的无名,眼见食物已熟,也不管干不干净,吃得还是吃不得,撕下一块腿肉,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似乎生平从未吃过这般美味。

饥饿的人吃什么都是香的。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手中的兽肉,竟是千古奇珍“耳鼠”,不但食之不睬,还可以御百毒。武林人士为得到这耳鼠,寻找了千百年,从未见断,也未曾一见。无名,竟然机缘巧合,吃其肉,啃起骨,当作普通食物充饥。不能不说不是猪八戒吃人参果--暴殓天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