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才子无名
风流才子无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475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年无名传奇 第一章飞来横祸

(2014-06-27 13:36:39)
标签:

育儿

分类: 小说

 

前言: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笔者以真实故事开头,以虚构、夸张的手法描写,只不过为了圆己少年时的一个武侠梦。

                     第一章飞来横祸 

 

                                                山路萦纡鸟道长,

                                                玉带飘柔十八弯。

                                                诗因巴渠风光险,

                                                身为蜀道出行难

  一阵清脆的吟咏声,飘荡在寂静的山野之中。吟咏声发自一个少年之口。他吟咏的句子并非出自名家大作,而源于他本人对家乡的感慨。
      
少年本姓李,认为自己出身穷苦无钱、无势,乃无名之辈,便以无名自居。小小的无名虽只有十二三岁,却有以己之力拯救世界的雄心。

母亲上午去县城赶集了

临走时说天黑便回。

时至傍晚,无名向往常一样,来到与母亲约定的地点,等待母亲的归来。

石峡准地处大山腹地,两面临山,山山险峻陡峭,进出只有一条隘口,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此时,山崖之上,一个少年,正居高临下地在呼喊自己的妈妈,也不知怎的?约好的时间都已过去很久,少年的妈妈也未出现在约定的地点。

举目四望,但见夜阑已尽,飞鸟歇巢,少年估计母亲肯定被城里的姑姑留住了,今晚不会回来了,于是长叹一声, 正准备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一声怒吼猛地从他的身后响起,委实把这位少年人吓了一大跳。少年闻声一听,见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家素有积怨的堂嫂--何桂芝。 

何桂芝这位不速之客,一开口就骂少年人偷她家的萝卜。

少年人回想以往堂嫂欺负自家的事情!如今又如此冤枉自己?顿时,一股无名的火起,直冲脑门。

何本来就是无事找茬,但见少年毫不示弱与自己还口对骂,立即脑羞成怒,手持扁担,以一阵风的速度,边骂边朝少年冲了过来。

少年人见堂嫂冲了过来,同样不肯示弱,也朝她冲了过去。

岂知,何桂芝是有备而来。

少年人还没冲到堂嫂跟前,就见朦胧中有一根长棍朝自己劈来,一个躲闪不及,被长棍劈中头部。

 哎哟.....

少年人惨叫一声,直立不住,在倒地之前, 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与神志,鼓足生平最大的力气,像一头受到伤害的老虎,凶猛地扑向猎手。
    
  少年与堂嫂在地上撕打了一阵,慢慢的,终因头破流血不止,体力过度透支而昏厥过去。
     
待到喘息平定,何桂芝才在山风的吹拂下,逐渐清醒。她见少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慌乱的后退几步,定了定神,方才拖着他的身体来到山崖边沿,恶狠狠地一把将其推下,口中还念念有词地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少年
的父亲见儿子寻母迟迟不归,便站在自家的院坝里呼叫。
住在同一院落的何桂芝,听到呼叫少年的声音,心中自是一阵得意、一阵轻蔑、一阵恶恨。

少年的父呼叫良久,也没听到儿子回应;便慌忙回屋取来手电,亲自寻儿而去。可是,沿途找遍了,也未见儿子的踪迹。

霎时,这位父亲心头掠过一丝不祥的征兆,感觉竟在刹那间烦燥不安。
   
  他又急又忧地返回村子请求村长帮忙。

村长李显群是他同族侄辈,对族叔的请求自是义不容辞。
   
  寻找少年的队伍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一个个手持火把或手电,众志成城,蔚为壮观。

个多小时过去了,众人均无所获,一直找到石峡准侧崖之巅,方见成片的萝卜叶倒地,似乎有打斗痕迹。 
      
萝卜地相距山崖数丈,少年的父亲李栋木蹬在大伙的中间,注视着地上的一切陷入了沉思:倘若儿子失足坠下山崖!那么?成片倒地的萝卜叶又做何解释呢?萝卜叶子倒地容易理解?

可是......

地上的血迹呢?

莫非儿子在此受到过野兽袭击!

可自己活了大半辈子,也没听说过此处有吃人野兽?即便......

当然,作为父亲恐怕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会相信儿子出事!为求证自己的想法?李栋木顺着血迹寻到山崖之尽。
      
崖壁之上,杂草薮聚,簇簇荆棘至上而下。

正察看间,忽地听得有人""了一声,顺着那人的指向,大伙看到一簇茂盛的荆棘上挂着一只少年鞋。
   
“正是我儿所穿那鞋!”

李栋木悲呼一声,自知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顿时,所有的悲伤,痛苦,懊悔,绝望,仿佛竟在一刹那间纷至沓来---

 李父的心开始在流血,一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活生生地撕裂五脏六腑,锥心的痛苦,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叫声,飘荡在荒凉的山野中,回旋着几多悲怆几多凄切。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中年丧子之痛。

这种痛苦,恐怕任谁都难已负载难已承受!

李栋木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然不属于自己。
      
幸好,有人把他拖了过来,不然, 李父少不了有坠崖的可能!
      
李父如此伤心,大伙怕他怄坏了身体,纷纷劝他保重身体,节哀顺变。
      
村长见李栋木这副模样,怒吼道:“木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像你这样怄气能解决问题吗?”
   
  对呀!

好歹也要把儿子的尸体找到再说......

李栋木强忍着悲痛,好言遣走帮忙寻找无名的大部分人员,只留下三四个有劳力的同姓村民随自己下山。
    
 随着深一脚浅一脚的步履加重,几人的心情也因此而更加沉重,哪怕是每一口空气的摄入,乃至山间每一阵异常的响动,都有可能诱发各人深藏内心的某种痛苦,向无边的黑空延伸。
      
时在黎明,行至其地。
几人虽是倦容满面,苦不堪言,却也十分坚强,一直坚持着。李栋木看在眼里,感激在心。
   
  山崖下,古木森森,树藤环绕,隐约可见不时结队漫游的鹿群,四处窜逸的野兔,突然扑簌而起的山鸡,欢快鸣啭的鸟雀,与忙碌翩跹的蜂蝶。   
   
待到抬眼上望,青翠的山峰竟然敛藏于晨雾之间,不可复见。四面的大山向着浩茫的穹宇绵延铺展,仿佛是对天庭的一种抗衡。这里的景色敛藏于青山环抱之中,配合之妙,似乎把天地间的一切芳姿卓约尽揽其中。
   
  饶是如此,几人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么高的山,即便是大罗金仙从上掉下,也难保完好无损!更何况,一介血肉之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大伙同情李栋木,都不愿触及他的伤心之处,就连说话也是分外小心!
   
在那静谧的林薮与空旷之间,忽然飘浮出一张熟悉的脸孔,有个声音对李父叫道:"爸爸!爸爸!你来找我呀!找到我,我就跟你回家。"
      
无名

是儿子无名的声音!
      
好孩子别闹了,快跟爸爸回家。
      
李栋木往前踏了一大步,急切地伸出手,想去抓住儿子,然而指尖在触及他的那一刹那间,儿子的眼睛里却突然渗出鲜血来。只是一转眼,儿子那张恐怖的脸孔,带着诡异的笑容,便已消失在茫茫林海之间。
      
李栋木蓦地一惊,忽地听得李显群在喊:“木爸!木爸!你怎么了?

这时,李栋木方知适才精神恍惚,幻象顿生。

当下,请教李栋森是何意!
      
李栋森颇懂阴阳学说,平时村里求神卜卦,红白喜事都少不了找他问问吉凶,被称为李半仙。其人虽是长像滑稽,但头脑相当聪明,算来与李栋木是同族同辈兄弟。年龄还稍长于他。 
      
李半仙捻捻胡须,呵呵一笑,说恭喜老弟!贺喜老弟!
      
正在寻找无名的村民,听到李半仙向刚刚痛失爱子的人道喜道贺,都是丈二金刚摸不清头脑,索信不去寻找无名,静坐下来听个究竟!
     
李栋木虽深知他之能,却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两眼瞪视着他,一言不发。
     
李半仙见李栋木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股凄凉与失望的神色,笑笑,慢慢道,“眼睛里渗出鲜血,意思是告诉你:他的血光之灾已过。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无名这小子日后定非池中之物,必能光宗耀祖。“

李栋木见李半仙说得绘声绘色,早已相信了八分,眼神中的悲痛也略减少了三分。当李半仙一句不过,说实话他最后的一笑却不是吉兆也!”这句话传入李栋木耳朵,他的心理又咯噔一声冰冷到极点。
   
李半仙见李栋木表情凄楚,心知他很在意适才之言,嘿嘿一笑道:“看你...看你,听话只听一半!我不是才说过无名这小子福大命大,日后必能光宗耀祖吗?既然他日后还能光宗耀祖,想必也无有生命之忧!那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李栋木听他这么一说,心中的痛苦立即减少了很多?当下,涩涩一笑,问他此话当真与否!
   
绝无半句虚言。
     
愿闻其详情?李半仙说,别急别急,待我算算。说完,微闭双眼,掐掐指头道:由眼睛里渗出鲜血变而为诡笑着消失,是为互变互冲之数,此乃心口关闭之兆。
   
李栋木不解心口关闭是何意,再次请教?
   
李半仙解释道:“异体"",前面一个口,后面一个关,意思是说无名此劫有失去记忆的可能。另外,消失在山野之中,隐含地,,,火之意,为失散之格。而眼为窍,血为水,与地水风火,相生相克!这样算来,你们父子已然缘尽于此,须得历经八载风雨,方可重续天伦。”
   
寻找无名的下落寻找了大半天也没结果,李栋木觉得儿子仍然存活这个世界上,只好再三向李半仙求取破解之法?
   
李半仙摇摇头,打起禅机:“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我看你就谨按天命吧!无名这小子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我也是无能为力?须知天命不可违!
   
李栋木自知他既已明示,便不能勉强,当下,坦然一笑:"多谢老哥子把我从阴霾中解脱出来"!说完,几人一道离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