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流才子无名
风流才子无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26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年无名--第一章飞来横祸

(2008-01-18 16:17:11)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
第一章飞来横祸
 
 
“山路萦纡鸟道长,玉带飘柔十八湾。诗因巴渠风光险,身为蜀道出行难。”
    一阵清脆的吟咏声,飘荡在寂静的山野之中。吟咏声发自一个少年之口。他吟咏的诗句并非出自名家大作,而源于他本人对家乡的感慨,虽只寥寥二十几字,却是意境深远,把场景与感慨表达得淋漓尽致。
    时当傍晚,地处马伏山之巅。节近深秋,落叶纷飞。他站在山崖之上,任由晚风拂动,不禁思潮起伏,当真亦是“身为蜀道出行难”。
    那少年一声长叹,双手扩在嘴唇前面,放声大呼:“妈妈......”
    在那少年身后十余丈处有一片萝卜地,一个满脸横肉的村妇一直悄立在那,只当"妈妈"那两个字传到之时,嘴角上泛起一丝阴森的笑意。”
    少年姓李,单名一个好字。十二三岁的模样。今晚到马伏山,主要是迎接赶集未归的母亲,因为,山崖下有一条通往蒲城的道路---十八湾。
    李好站在山崖之上,放声大呼了一会,也没听到母亲应声,想她八成是到城里姑姑家借宿去了,不然,不会到此时还不见踪影。举目四望,但见夜阑已尽,飞鸟歇巢,当下长叹一声,转身朝萝卜地里走去。
    就在这时,萝卜地里猛地爆出一阵吼骂,一个满脸横肉的村妇一手持着扁担,骂骂咧咧地冲了过来。
    李好吓了一跳,瞧见辱骂自己偷萝卜的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家有积怨的堂嫂---何桂芝。
    李好横眉倒竖,指着她怒道:“臭婊子,老子遭你惹你,定要坏我名声。”何桂芝咬牙切齿地叫道:“你这么晚还在老子的萝卜地里,不是偷东西?还是做甚!”
    “你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放屁?”说着向萝卜地一指,老子过路不行吗?
    何桂芝见堂弟毫不示弱,心想:“要快点动手收拾他,别等他爸爸到来,失去机会。”随即,扬扬手中的扁担,对准李好的脑袋,当头劈下。她心肠之毒,出手之狠,竟然全然不顾嫡系堂亲关系,甘心致人于死地。
    "砰"的一声,那扁担重重地击打在他的脑门之上。
    李好"哎哟"一声惨呼,感觉身体头重脚轻,直立不住。破裂的头颅再也盛不住沸腾的热血,飘溅在地上的萝卜缨缨之上。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与神志,在倒地之前,鼓足生平最大的力气,像一头受到伤害的老虎,凶猛地扑向猎手。
    何桂芝虽被李好推倒在地,不过,她毕竟是成年人,体重,力气都要大于李好。
    两人在地上撕打了一阵,慢慢的,李好终因流血不止,体力过度透支而昏厥。
    待到喘息平定,何桂芝在山风的吹拂下,逐渐清醒。她见李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慌乱的后退几步,定了定神,突然伸出双手,把他向崖边拖去......   
    李若木见爱儿迟迟不归,又是焦急又是埋怨地走出房间。他来到屋外,对着马伏山方向大声呼叫着李好。
    住在同一个院子的何桂芝,听到幺爸在叫堂弟,心中一阵得意一阵窃喜。
    李若木高呼良久,也没听到期待的声音,估计李好处在背音的位置没听到。虽说好儿对路径烂熟,但毕竟深处巴山腹地,山路难行。
    来不及多想。李若木慌忙回屋取来手电,随着深沉的夜幕,深一脚浅一脚地边走边呼叫着李好的名字。
    然而,沿途找遍了,也没见他的踪迹。霎时,他的心头掠过一丝不祥的征兆,感觉竟在刹那间烦燥不安。
    李若木又急又忧地返回村子请求村长帮忙。村长李树林是他同族侄辈,对族叔的请求自是义不容辞。
    寻找李好的队伍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一个个手持火把或手电,众志成城,蔚为壮观。   
    顿时,杂乱的呼叫声,尖锐地划破黑夜的宁静,充斥在贫瘠的巴山大地之上,此起彼复。
    半个时辰过去了,众人均无所获,自是纳闷,李好在那?
    马伏山之巅,成片的萝卜缨缨倒在地上,眼尖之人一眼就看出其中有异。 
    萝卜地相距山崖数丈,李若木蹬在村民们中间,注视着地上的一切陷入了沉思。倘若好儿失足坠下山崖,那么成片倒地的萝卜缨缨又做何解释?萝卜缨缨倒地还容易理解。可是......地上的血迹呢?莫非好儿在此受到野兽袭击!可他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此处有野兽。
    当然,李若木宁愿相信儿子平安无事,也不会相信地上的血迹是拜他所赐。
    为求证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无错误,李若木顺着血迹不惜涉险来到山崖边。
    崖壁之上,杂草薮聚,簇簇荆棘至上而下。正察看间,忽地听得有人"咦"了一声,顺着那人的指向,大伙看到一簇茂盛的荆棘上挂着一只少年鞋。
    正是我儿所穿那鞋。李若木悲呼一声,自知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顿时,所有的悲伤,痛苦,懊悔,绝望,仿佛竟在一刹那间纷至沓来---他的心开始在流血,一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活生生地撕裂五脏六腑,锥心的痛苦,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叫声,飘荡在荒凉的山野中,回旋着几多悲怆几多凄切。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中年丧子之痛。这种痛苦,恐怕任谁都难已负载难已承受!李若木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然不属于自己。
    幸好,有人事先把他拖了过来,不然,少不了有坠崖的危险。
    李若木如此伤心,大伙怕怄坏了,纷纷劝他保重身体,节哀顺变。
    村长在一旁怒道:木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像你这样怄气能解决问题吗?
    对呀!好歹也要把儿子的尸体找到,让他入土为安......李若木强忍悲痛,好言遣走帮忙寻找李好的大部分人员,只留下几个有劳力的村民随自己下山,村长自然也在其中。
    随着深一脚浅一脚的步履加重,几人的心情也因此而更加沉重,哪怕是每一口空气的摄入,乃至山间每一阵异常的响动,都有可能诱发各人深藏内心的某种痛苦,向无边的黑空延伸。
  时在黎明,行至其地。几人虽是倦容满面,苦不堪言,却也十分坚强,一直坚持着。李若木看在眼里,感激在心头。
    山崖下,古木森森,树藤环绕,隐约可见不时结队漫游的鹿群,四处窜逸的野兔,突然扑簌而起的山鸡,欢快鸣啭的鸟雀,与忙碌翩跹的蜂蝶。   
    待到抬眼上望,青翠的山峰竟然敛藏于晨雾之间,不可复见。四面的大山向着浩茫的穹宇绵延铺展,仿佛是对天庭的一种抗衡。这里的景色敛藏于青山环抱之中,配合之妙,似乎把天地间的一切芳姿卓约尽揽其中。
    饶是如此,几人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么高的山,即便是大罗金仙从上掉下,也难保完好无损!更何况,一介血肉之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大伙同情李若木,都不愿触及他的伤心之处,就连说话也是分外小心!
    在那静谧的林薮与空旷之间,忽然,飘浮出一张熟悉的脸孔,有个声音对李若木叫道:"爸爸!爸爸!你来找我呀!找到我,我就跟你回家。"
  儿子?对,是儿子的声音?
  好儿好儿别贪玩了,快跟爸爸回去?
  他往前踏了一大步,急切地伸出手,想去抓住儿子,然而指尖在触及他的那一刹那间,他的眼睛里却突然渗出鲜血来。只是一转眼,李好那张恐怖的脸孔,带着诡异的笑容,便已消失在茫茫林海之间。
  李若木蓦地一惊,忽地听得李树林在喊,木爸!木爸!你怎么了?这时,他方知适才精神恍惚,幻象顿生。当下,请教李半天是何意?
  李半天颇懂阴阳学说,平时村里求神卜卦,红白喜事都少不了找他问问吉凶,被称为李半仙,能知过去未来。其人虽是长像滑稽,但头脑相当聪明,算来与李若木是同族同辈兄弟。年龄还稍长于他。 
  李半仙捻捻鼠须,呵呵一笑,恭喜老弟!贺喜老弟!
  正在寻找李好的几个村民,听到李半仙向刚刚痛失爱子的人道喜道贺,都是丈二金刚摸不清头脑,索信不去寻找李好,静下来听个究竟。
  李若木虽深知他之能,却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两眼瞪视着他,一言不发。
  李半仙见他目光之中流露出一股凄凉与失望的神色,笑笑,慢慢道,眼睛里渗出鲜血,意思是告诉你:他的血光之灾已过。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李好这小子日后定非池中之物,必能光宗耀祖。
    李若木见他说得绘声绘色,早已相信了八分,眼神中的悲痛也略减少了三分,当“不过,说实话他最后的一笑却不是吉兆!”那句话传入耳中,李若木的心理又“咯噔”一声冰冷到极点。
    李半仙见他表情凄楚,心知李若木很在意适才之言,嘿嘿一笑道:看你......看你,听话只听一半,我不是才说过李好这小子福大命大,日后还能光宗耀祖吗?既然他日后还能光宗耀祖,想必也不会有生命危险,那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李若木听他这么一说,心中的痛苦立即减少了很多!当下,涩涩一笑,问他此话当真与否?
    “绝无半句虚言。”
      “愿闻其详情?”李半仙说,别急别急,待我算算。说完,微闭双眼,掐掐指头道:由眼睛里渗出鲜血变而为诡笑着消失,是为互变互冲之数,此乃心口关闭之兆。
    李若木不解心口关闭是何意,再次请教?
    李半仙解释道:异体"笑"字,前面一个口,后面一个关,意思是说李好有失去记忆的可能。
    另外,消失在山野之中,隐含地,水,风,火之意,为失散之格。而眼为窍,血为水,与地水风火,相生相克!这样算来,你们父子已然缘尽于此,须得历经八载风雨,方可重续天伦。
    寻找李好的下落寻找了大半天也没结果,李若木觉得儿子仍旧存活这个世界上,再三求取破解之法?
    李半仙摇摇头,打起禅机,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我看你就谨按天命吧!李好这小子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本人也是无能为力!须知天命不可违!
    李若木自知他既已明示,便不能勉强,当下,坦然一笑:"多谢老哥把我从阴霾中解脱出来"!说完,几人一道离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