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剧本(中本)

(2015-05-06 02:34:37)
标签:

转载

 

引子:地府


(丑引旦魂上)
(旦)“天台有路难逢俺,地狱无情却恨谁?”(下)

第一出  冥判

(净扮判官,引丑上)
【北点绛唇】十地宣差,一天封拜。阎浮界,阳世栽埋,又把俺这里门呈迈。
(净)自家十地阎罗王殿下一个胡判官是也。原有十位殿下,因阳世赵大郎家和金鞑子争占江山,损折众生,十停去了一停,因此玉皇上帝,照见人民稀少,钦奉裁减事例。九州九个殿下,单减了俺十殿下之位,印无归著。玉帝可怜见下官正直聪明,著权管十地狱印信。来。
(丑)有。
(净)那枉死城中还有几宗人犯,未曾发落?
(丑)女犯一名。
(净)带了上来。
(旦走魂步上)女鬼见。
(净抬头背介)这女鬼倒有几分颜色!
【天下乐】猛见了荡地惊天一个女俊才,怠也么怠,来俺里来。
(旦叫苦介)
(净)血盆中叫苦观自在。
(丑语介)判爷权且做个后房夫人吧。
(净)你待怎讲?
(众丑语介)做个后房夫人吧。
(净)呀呀呸,这是有天条的,擅用女囚者:斩!则你那小鬼头胡乱筛,俺判官头何处买?
(旦见苦介)
(净回身)那女鬼,俺且问你:因何到此?
(旦)则为在南安府,后花园梅树之下,梦见一秀才,折柳一枝,要奴题咏。留连婉转,甚是多情。为此感伤,坏了一命。
(净)谎也。这世上哪有一梦而亡之理?
【鹊踏枝】一溜溜一个女婴孩,梦儿里能宁耐!谁曾挂圆梦招牌,谁和你拆字道白?怠也么怠,那秀才何在?梦魂中曾见着谁来?
(旦)不曾见谁。则见花片儿掉将下来,好一惊。
(净)唤取南安府后花园花神勘问。
(丑叫介)南安府后花园花神勘问。
(末扮花神上)
(末)“红雨数番春落魄,山香一曲女消魂。”老判大人请了。
(净)花神,这女鬼说是后花园一梦,为花飞惊闪而亡。可是?
(末)是也。他与秀才梦的绵缠,偶尔落花惊醒。这女子慕色而亡。
(净)敢是你花神假充秀才,迷误人家女子?
(末)这花色花样,都是天公定下来的。小神不过尊奉钦依,岂有故意勾人之理?(净)也罢,既然这女子是慕色而亡,贬在燕莺队里去罢。
(末)禀老判,此女犯乃梦中之罪,如晓风残月。且他父亲杜宝为官清正,单生一女,可饶。
(净)千金小姐。也罢,看在杜老先生分上,当奏过天庭,再行议处。
(旦)判爷,烦恩官替女犯查查。女犯的丈夫,还是姓柳姓梅?
(净)取婚姻簿查来。
(作背查介)是了。有个柳梦梅,乃新科状元也。妻杜丽娘,前系幽欢,后成明配。相会在红梅观中。天机不可泄漏。(回介)此人和你姻缘之分。我今放你出了枉死城,随风游戏,跟寻此人。功曹给一纸游魂路引去,花神,休坏了他的肉身也。
(旦叩头介)拜谢恩官,重生父母。
(净)
【赚尾】欲火近乾柴,且留的青山在,敢守的那破棺星圆梦那人来。(净下)
(旦叩头介)多谢判爷。


第二出  旅寄


(生行装上)
【捣练子】人出路,鸟离巢。搅天风雪梦牢骚。
(生)我柳梦梅,离船过岭,早是暮冬,一天风雪,望见南安。好苦好!
【山坡羊】树槎牙饿鸢惊叫,岭迢遥病魂孤吊。破头巾雹打风筛,透衣单伞做张儿哨。路斜抄,急没个店儿捎。雪儿呵,偏则把白面书生奚落。
(跌介)(末骑驴上)
(末)酒醉饭又饱,背上驴儿笑。(作跌介)呀!原来有人跌滑在地也。想我陈最良,为求馆冲寒到此。彩头儿恰遇著冻饿之人,且由他去。
(生叫介)救人!
(末)听说救人,那里不是积福处。俺试问他。(问介)你是何等之人,跌滑在此?
(生)我是读书之人。
(末)既是读书之人,待俺扶起你来。
(末)请问何方到此?
(生)从岭南而来。
(末)来此干何?
(生)上京应试。
(末)你自揣才高,方可去受这等辛苦。
(生)不瞒说,小生是个擎天柱,架海梁。
(末笑介)却怎生冻折了擎天柱,扑倒了紫金梁?这也罢也,老夫颇谙医理。边近有梅花观,权将息度岁而行。
(生)这等望先生引进。
(生)多谢先生。
(末)随我来呀。(相扶下)


第三出  忆女


(贴上)
【玩仙灯】睹物怀人,人去物华销尽。
(贴)小姐去世,将次三年。想起她弥留之际,忽报金寇南侵,命老爷速赴淮扬镇守,即日启程,好不狼狈。可怜小姐孤坟千里,只待那非亲非故的石道姑看守;寒食清明,可有清香一炷供奉?我春香受小姐恩养,不免思之凄然。
(老旦上)
【前腔】地老天昏,没处把老娘安顿。思量起举目无亲,招魂有尽。
(老旦)我的丽娘儿也!
(外暗上)在天涯老命难存,割断的肝肠寸寸。
(老旦)春香,自从小姐亡故,俺皮骨空存,肝肠痛尽。春香,浇奠小姐。
【香罗带】(老旦)丽娘何处坟?问天难问。梦中相见得眼儿昏,则听的叫娘的声和韵也。
(外)俺的丽娘人儿也,你怎抛下的万里无儿白发亲!
【前腔】(贴)名香叩玉真,受恩无尽,赏春香还是你旧罗裙。
(贴)小姐临去之时,分付春香长叫一声。今日待我叫来。小姐。
(老旦、外)女儿,丽娘!
(众)小姐,丽娘,女儿!


第四出  拾画

(生上)
【金珑璁】惊春谁似我?客途中都不问其他。
(生)小生卧病在梅花观中,喜得陈友知医,调理痊可。这几日春怀郁闷,无处排遣?早间石姑姑来说,此间后边有座大花园,尽堪游赏,为此迤逦行来。(行介)已是西廊下了。(行介)好个葱翠篱门,可惜倒了半架。待我掩身而进。(欢
介)妙啊!“凭阑仍是玉阑干,四面墙垣不忍看。想得当时好风月,万条烟罩一时乾。”(到介)呀,好冷落也!
【颜子乐】则见风月暗消磨,画墙西正南侧左。苍苔滑擦,倚逗著断垣低垛。因何蝴蝶门儿落合?原来以前游客颇盛,都题名在竹林之上。客来过,年月偏多,刻画尽琅环千个。早则是寒花绕砌,荒草成巢。
(生)怪哉,这梅花观乃女冠之流,怎起的这座大花园?好疑惑也。呀!看这湾流水呵!
【锦缠道】门儿锁,放著这武陵源一座。恁好处教颓堕!断烟中见水阁摧残,画船抛躲,冷秋千尚挂下裙拖。又不是曾经兵火,似这般狼籍呵,敢断肠人远、伤心事多?待不关情么,恰湖山石畔留著你打磨陀。
(生)啊呀呀,好一座太湖山子。咦,有个小匣儿,不知什么东西在内。待我看来:呀,原来是幅观音佛相。善哉呀善哉!缘何沉埋于此?
(捧匣回介)
【千秋岁】小嵯峨,压的旃檀合,便做了好相观音俏楼阁。片石峰前,片石峰前,多则是飞来石,三生因果。请将去炉烟上过,俺头纳地,添灯火,照的他慈悲我。俺这里尽情供养,他于意云何?(进书馆)待我展开,观玩一番。看帧首之上,有小字数行,待我看来。(看介)(念介)“近睹分明似俨然,远观自在若飞仙。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啊,原来是人间女子的行乐图。呀,何言“不在梅边在柳边”?真乃奇哉怪事也!为甚傍柳依梅去寻结果?想天下姓柳、姓梅的,却也不少,偏偏小生么,叫柳梦梅。若论起梅边么,小生是有份的;就是那柳边么,啊呀呀呀,也是有份的!喜得偏咱梅柳停和。
(生)咦!看这美人,半枝青梅在手,却似提掇小生一般。这可是俺梦中的美人哩?
【啼莺御林】他青梅在手诗细哦,逗春心一点蹉跎。小生待画饼充饥,小姐似望梅止渴。未曾开半点幺荷,咦!他含笑处朱唇淡抹。
(生)看这美人,这双俊俏的眼睛,只管顾盼着小生。待我走到这边,他又看着小生,待我走到那边,咦,哈哈哈!他又看着小生!小娘子你画似崔徽,诗如苏蕙,行书逼真卫夫人也!小生虽则典雅,怎及得小娘子万分之一,蓦地相逢,不免步韵和诗一首。(题介)“丹青妙处却天然,不是天仙即地仙。”地地地仙……竟、竟、竟是地仙唷!哈!哈!哈!“欲傍蟾宫人近远,恰如春在柳梅边。”啊,小娘子。这是小生的拙作,少不得还要请教,还要请教。
【簇御林】他题诗句,声韵和,猛可的相思颜似酡。不是这等,待我狠狠地叫他几声:喂,美人,小娘子,姐姐!啊呀,我那嫡嫡亲亲的姐姐呀!向真真啼血你知么?莫怪小生,我叫,叫的你喷嚏似天花唾。咦,下来了。她动凌波,盈盈欲下,呀呸!全不见些影儿那。
(生)小娘子,小生孤单在此,少不得要将娘子的画像做个伴侣儿。早晚么,玩之,叫之,拜之,啊呀呀,赞,赞,赞之。
【尾声】俺拾的个人儿先庆贺,敢柳和梅有些瓜葛?美人呵,则被你有影无形盼煞我。
(生)小娘子这边有风,请到里边去坐。小娘子是客,自然小娘子先请,小生么随后同行。如此小娘子请哪,请哪,请请请哪,哈哈哈!


第五出  魂游

(净扮石道姑引众上)
【挂真儿】台殿重重春色上,碧雕阑映带银塘。扑地香腾,归天磬响。细展度人轻藏。
(净)贫道石道姑便是。看守杜小姐坟庵,选个好日,替他开设道场,超度玉界。(内鸣钟鼓介)
(众)请师父拈香。
(净拈香拜介)
【孝南歌】攒新火,点妙香。虔诚为因杜丽娘。香霭绣幡幢,细乐风微扬。仙真呵,威光无量,把一点香魂,早度人天上。
【前腔】瓶儿净,春冻阳。残梅半枝红蜡装。你香梦与谁行?精神忒孤往!这瓶儿空象世界包藏。身似残梅样,有水无根,尚作余香想。小姐,受此供呵!教你肌骨凉,魂魄香。肯回阳,再住这梅花帐?
(净)功课已毕,收拾道场。
(众)晓得。
(众下,内风响介)
(净)啊唷,冷瑟瑟一阵风,啊唷怕人啊。(急下)
(旦魂上)
 【水红花】则下得望乡台如梦俏魂灵,夜荧荧墓门人静。(内犬吠,旦惊介)原来是赚花阴小犬吠春星。冷冥冥梨花春影。
(旦)奴家杜丽娘女魂是也。只为痴情慕色,一梦而亡。喜遇老判,哀怜放假。趁此月明风细,随喜一番。呀,转过牡丹亭、芍药栏,都荒废尽。呀,这是书斋后园,怎做了梅花庵观?好伤感人也。
【小桃红】咱一似断肠人和梦醉初醒。这影随形,风沈露,云暗斗,月勾星,都是我魂游境也。呀,好一阵香也。
【下山虎】我则见香烟隐隐,灯火荧荧。
(旦)看这青词上,原来是石道姑在此住持。一坛斋意,度俺生天。道姑啊道姑,俺可也生受你呵。再瞧这净瓶中,便是俺那冢上残梅哩。梅花呵,似俺杜丽娘半开而谢,好伤情也。想起爹娘何处,春香何处也?眼看斗转参横,不敢久停乎!(目送小鬼下,鬼步行介)
(生内念:姐姐,俺那嫡嫡亲亲的姐姐呀!)
呀,那边厢有沈吟叫唤之声,听怎来?(内叫介)俺的姐姐呵!俺的美人
呵!(旦惊介)谁叫谁也?再听。(内又叫介)(旦欢介)
(旦)谁叫俺来?
【五韵美】生和死,孤寒命。有情人叫不出情人应。为什么不唱出你可人名姓?似俺孤魂独趁,待谁来叫唤俺一声。不分明,无倒断,再消停。敢边厢甚么书生,睡梦里语言胡唤?
【黑麻令】不由俺无情有情,凑著叫的人三声两声,冷惺忪红泪飘零。怕不是梦儿梅卿柳卿?佰记著这花亭水亭,趁的这风清月清。则这鬼宿前程,盼得上三星四星。(下)

第六出  幽媾

(生提画上介)
(生)美人,姐姐,我那嫡嫡亲亲的姐姐呀!呀,看这美人,神含欲语,眼注微波。真乃“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美人啊,则被你想杀俺柳梦梅也!
【懒画眉】轻轻怯怯一个女娇娃,楚楚臻臻像个宰相衙,想他春心无那对菱花。含情自把春容画,可想到,有个拾翠人儿也逗着他?
(生凭几而卧,二更锣边介,旦鬼魂上)
(魂旦)“魂随月下丹青引,人在风前吹息声。”听得东厢之内,有一书生高叫低唤:俺的姐姐,俺的美人。声音哀楚,动俺心魄。悄然入他房中,则见高挂起一轴小画。细玩之,便是俺自画的春容,下面和诗一首,署名岭南柳梦梅。梅边柳边,岂非前定!趁此良宵,完其前梦。
(旦敲门,柳惊醒)
(生)户外敲竹之声,不知是风是人?
(旦)有人。
(生)这时节有人来。敢是老姑姑送茶?免劳了。
(旦)不是送茶。
(生)还有谁来?待我开门一看。
(生开门看介)
(生)呀!
【玩仙灯】何处一娇娃,艳非常使人惊诧。
(旦)秀才万福。
(生)小娘子到来,敢问尊前何处,因何夤夜至此?
(旦)秀才,你猜来。
【红衲袄】(生)莫不是莽张骞犯了你星汉槎,莫不是小梁清夜走天曹罚?(旦)这都是天上仙人,怎得到此?(生)是人家彩凤暗随鸦?(旦摇头介)(生)敢甚处里绿杨曾系马?
(旦)不曾一面。
(生)你夜行无烛,想是借灯的?
(旦)都不是。秀才!
【前腔】(旦)俺不为度仙香空散花,也不为读书灯闲濡蜡。俺不似赵飞卿旧有瑕,也不似卓文君新守寡。(旦)到底何处仙子?(旦)秀才呵,你也曾随蝶迷花下。(生想介)是当初曾梦来。(旦)俺因此上弄莺簧赴柳衙。(生)请问妆台何处?(旦)若问俺妆台何处也,刚则在宋玉东邻第几家。
(生想介)是啊。后花园转西,夕阳时节,曾见小娘子走过动的。
(旦)便是。
(生)小娘子深夜下顾,小生不胜惶恐,请问来因?
(旦)只因听得秀才高叫低唤“俺的姐姐,俺的美人”!哀楚感人,想是伤心人也,特来动问。
(生)原来如此。家下有谁?
【宜春令】(旦)斜阳外,芳草涯,再无人有伶仃的爹妈。奴年二八,没包弹风藏叶里花。为春归惹动嗟呀,瞥见你风神俊雅。无他,待和你翦烛临风,西窗闲话。
(生背介)奇哉怪也!人间有此绝色!夜半无故,而遇明月之珠,叫小生怎生发付!
【前腔】他惊人艳,绝世佳。闪一笑风流银蜡。月明如乍,问今夕何年星汉槎?金钗客寒夜来家,玉天仙人间下榻。知他,知他是甚宅眷的孩儿,这迎门调法?(生)小娘子夤夜下顾小生,敢是梦也?
(旦笑介)不是梦,当真哩。
(生)当真?
(旦)当真哩,还怕秀才未肯容纳。
(生)若是美人见爱,小生喜出望外。何敢却乎!
(旦)如蒙秀才不弃,奴家愿每夕至此,与君共以销永夜……
(生)只恐不便。
(旦)俺爹娘远处赴任,奴家寄居观中,深夜至此,无人知晓。妾还有一言。未至鸡鸣放奴回去,秀才休送,以避晓风。
(生)小生一一遵命。
(旦)秀才!
(生)姐姐!
(旦)奴家真个盼着你哩!
【金马乐】幽谷寒涯,你为俺催花连夜发。俺全然未嫁,你个中知察,拘惜的好人家。牡丹亭,娇恰恰;湖山畔,羞答答;读书窗,淅喇喇。良夜省陪茶,清风明月知无价。
(生)
【双棹入江泛金风】俺惊魂化,睡醒时凉月些些。陡地荣华,敢则是梦中巫峡?亏杀你走花阴不害些儿怕,点苍苔不溜些儿滑,背萱亲不受些儿吓,认书生不著些儿差。你看斗儿斜,花儿桠,如此夜深花睡罢。笔咖咖,吟哈哈,风月无加。把他艳软香娇做意儿耍,下的亏他?便亏他则半霎。


第七出  淮警

(丑扮杨婆引众持枪上)
【番卜算】(丑)百战惹雌雄,血映燕支重。一枝枪洒落花风,点点梨花弄。
(中军)大王到。
(净扮李全引中军上)
(丑)大王千岁,奴家介胄在身,不拜了。
(净)你免了吧。
(丑)大王何事?
(净)闻得金主南侵,教俺攻打淮扬,以便征进。思想扬州有杜安抚镇守,急切难攻,这如何是好?
(丑)依奴家所见,先围了南安,那杜安抚定然赴救。俺分兵扬州,断其声援,于中取事。
(净)高见,高见!娘娘这计,李全是要怕了你啊。
(丑)你那一宗不怕了奴家!
(净)罢了。未封王号时,俺是个怕老婆的强盗;这封王之后么,也要做个怕老婆的主。
(丑)着了。快起兵去攻打淮城。
(净)遵夫人之命。
【锦上花】(众)拨转磨旗峰,促紧先锋。千兵摆列,万马奔冲。鼓通通,鼓通通,噪的那淮扬动。
【前腔】军中母大虫,绰有威风。连环阵势,烟粉牢笼。哈哄哄,哈哄哄,哄的那淮扬动。
(丑)溜金王听令。
(净)在。
(丑)军到处,不许你抢占妇女。如违,定以军法从事。
(净)娘娘,不敢!不敢哪!
(二人相扶下)

第八出  冥誓

(净扮石道姑上)
(净)“世事难凭一个信,人情常带三分疑。”只因陈教授引下个岭南柳秀才,东房养病。这几夜来秀才房里,唧唧哝哝,有女人声音。想是哪个小道姑守不住了,瞒著我去看那秀才,秀才就逆来顺受了?哎呀!让我今夜查个水落石出。(下)
(旦)(鬼魂上,叹介)我与柳郎幽期,除是人不知,鬼都知道。奴家虽登鬼录,未损人身。阳录将回,阴数已尽。前日为柳郎而死,今日要为柳郎而生。夫妇分缘,去来明白。今宵不说,只管人鬼混缠到甚时节?只怕说时柳郎那一惊呵……也避不得了。
(进书房介)
(生)(上)姐姐今夜来恁早哩。
(旦)盼不到月儿上也。
(净)(悄上,听介)是女人声音,让我敲门去。相公开门。(敲门介)
(生)是谁?
(净)老道姑送茶。
(生)夜深了。
(净)相公房里有客哩。
(生)没有。
(净)是女客哩。
(净急敲门介)相公啊,你快点开门!地方巡警,免的声扬哩。
(生、旦慌介)怎好?
(生慌介)
(旦)待我影著这幅美人图暂躲一时。
(净)相公开门。快点开门。
(生开门,旦作躲,生将身遮旦,净闯进)
(净)(笑介)相公喜也,喜也。
(生)什么喜?
(净向前,生拦不住,内作风起,旦闪下介)
(生)昏了灯也。
(净)我分明看见是一个影儿,怎么变成美女图哉?相公啊,这是什么画?
(生)不过是秀才家随身带的观音小像。俺夜里祈求观音,倒是进来个道姑。
(净)是哉。不说不晓得:前几夜里我听见秀才房内唧唧哝哝,怀疑是哪个小道姑守不住了。如今啊,俺全明白了。
(生)姑姑啊。
(净)得罪!得罪!
(生)请了!请了!(净下)
(生)一天好事,被个瓦剌姑……扫兴、扫兴。
(旦复上)
(生)(迎介)姐姐,今晚被姑姑败兴,累及姐姐担惊受怕。
(旦)不妨。
(生)姐姐,因何如此错爱小生至此?
(旦)爱的你一品人才。
(生)姐姐你敢是定了人家?
(旦)秀才。
【太师引】并不曾受人家红定回鸾帖。(生)喜个甚样人家?(旦)但得个秀才郎情倾意惬。(生)小生倒是个有情的。(旦)是看上你年少多情,迤逗俺睡魂难贴。怕你岭南归客路途赊,是做小伏低难说。(生)姐姐,小生还未曾娶妻呢。(旦)少甚么旧家根叶,著俺异乡花草填接?
(旦)敢问秀才,堂上有人么?
(生)先君官为朝散,先母曾封县君。
(旦)这等是衙内了。怎恁婚迟?
(生)咳!
【锁寒窗】恨孤单飘零岁月,但寻常稔色谁沾藉?那有个相如在客,肯驾香车;萧史无家,便同瑶阙。似你千金笑,等闲抛泄。凭说,便和伊青春才貌恰争些,怎做的露水相看仳别!
(旦)秀才如有此心,何不请媒相聘?也省的奴家为你担慌受怕。
(生)明早敬造尊庭,拜见令尊令堂,方好问亲于姐姐。
(旦)到俺家来,只好见奴家。要见俺爹娘还早哩。
(生)此话怎讲,姐姐为何欲言又止?
(旦)待要说,如何说?秀才,俺则怕“聘则为妻奔则妾”,受了盟香说。
(生)你要小生发愿,定为正妻,好!便与姐姐拈香去。
(生、旦同拜)
【滴溜子】神天的,神天的,盟香满爇。柳梦梅,柳梦梅,南安郡舍,遇了这佳人提挈。作夫妻,生同室,死同穴。口不心齐,寿随香灭。
(生)姐姐。
(旦)秀才。
(生)姐姐怎生掉下泪来。
(旦)感君情重,不觉泪垂。秀才,这春容得从何处?
(生)太湖石缝里。
(旦)比奴家容貌争多?
(生看惊介)可怎生一个粉扑儿?
(旦)可知道,奴家便是画中人也。
(生合掌谢画介)小生烧的香到哩。啊,姐姐,你好歹要表白一些儿。
(旦)秀才。
【啄木犯】柳衙内听根节:杜南安原是俺亲爹。(生)呀,前任杜老先生升任扬州,怎么丢下小姐?(旦)你翦了灯。(生翦灯介)(旦)翦了灯、余话堪明灭。(生)请问芳名,青春多少?(旦)杜丽娘小字有庚帖。(生)是丽娘小姐,俺的人那!(旦)柳郎,奴家还未是人。(生)不是人,是鬼?(旦)是鬼也。(生惊介)怕也,怕也。(旦)靠边些,听俺消详说。话在前,教伊休害怯。
(生)姐姐因何得回阳世而会小生?
(旦)柳郎,三年前奴家为你一梦而亡,今日则为与你圆梦而生。
(生)只怕是水中捞月,空里拈花。虽则是空里拈花,水中捞月,你既是俺妻,俺也不怕了。定要请你起来。既是虽死犹生,敢问仙坟何处?
(旦)记取太湖石梅树一株。
(生)只俺独力难成。
(旦)可与姑姑计议而行。(内鸡叫)咳!今夜呵,
【鲍老催】梦回远塞荒鸡咽,觉人间风味别。晓风明灭,子规声容易吹残月。三分话才做一分说。
(旦)你既认俺为妻,可急视之,不宜自误。如若不然,妾事已露,不敢再来相陪。妾若不得复生,必痛恨君于九泉之下!
【尾声】柳衙内你便是俺再生爷。一点心怜念妾。
(旦魂下)
(生惊疑介)奇哉,怪也!柳梦梅著鬼了。他说的恁般分明,恁般凄切。是无是有,只得依言而行。和姑姑商议去。

第九出  回生

(净提篮上)
(净)秀才慢走!人易老,事多妨,梦难长。一点深情,三分浅土,半壁余阳。我这梅花观,是为杜小姐而造。可怜她为梦中秀才,一病而亡,格是一奇;秀才竟又今日来到观中,与她幽会,格个又是一奇;那秀才说,小姐吩咐秀才与我商量,到后花园大梅树下挖坟开棺,等她回生,格个岂不是奇中之奇么?我禁不住那柳秀才苦苦哀求,又痛惜那杜小姐一缕芳魂,泉下飘泊。唉,我虽然落得个红鱼青磬,也蛮高兴见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管他人话鬼话,我也要帮他一把。也不怕盗墓挖坟砍头。秀才慢走!(下)
(生上)
(生)【出队子】玉人何处,玉人何处?近墓西风老绿芜。《竹枝歌》唱的女郎苏。杜鹃声啼过锦江无?一窖愁残,三生梦除。
(净重上)
(净)秀才。
(生)老姑姑,已到后园。只见半亭瓦砾,满地荆榛。则记得太湖石边,是俺拾画之处。依稀似梦,恍惚如亡。怎生是好?
(净)啊呀,秀才你勿要急,喏,喏,喏,大梅树下就是哉。
(生)小姐。(哭介)
(净)你勿要哭哉,祭奠祭奠吧。
(生拜介)巡山使者,当山土地,显圣显灵。土地公公,今日开山,专为请起杜丽娘。不要你死的,要个活的。
(净)相公勿要哭哉,动土格辰光到哉。(上纸介,挖坟介)
(旦)柳郎。
(生)姐姐,我那嫡嫡亲亲的姐姐呀!
(大花神引众花神上,大歌舞介)
【催拍】叹从此天涯,从此天涯。三年此居,三年此埋,死不能归,活了才回。问今夕何夕?此来魂脉脉,意恰恰。情根一点是无生债。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