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庄生
庄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281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核雕奇案(上)  九、镯镂手串

(2012-12-07 23:30:18)
标签:

庄生

故事

杂谈

分类: 核雕奇案

从官园市场出来,我和云鹏都为核雕柳暗花明感到兴奋,信步往东走进了紫竹院公园。

黄昏时节,太阳正走在亘古不变的路上,收尽苍茫暮色,越来越大,越红,满园弥漫着晚霞的光辉。夕照之下,放眼望去,幽篁翠竹,俏立万竿;青莲岛上,轩馆错落;问月楼旁,石阶嶙峋;南长河边,芦花摇曳;双紫渠头,野鸭嬉戏;虽是北国风光,却宛若江南水乡。

我和云鹏漫步湖畔,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进展。

“云鹏,这回该发挥你的长项了。”我笑着说。

“我的长项?啥是我的长项?”云鹏笑着反问我。

“记得千禧之夜,听你说食指案。你告诉我四位死者都是我小学的同班女生,我说小学女生全记不得了,不可能替你寻找,你说了一句:‘找人不劳大驾,这是我的长项’!你忘了?”

“行,看来还没老年痴呆,十年前的事记得这么清楚!”

“我们要赶快找到钟雪岩,弄清核雕的底细,找人不正是你的长项吗?”

云鹏笑着摇摇头,“别忘了梁晓然的规矩:不能惊动组织。老人说钟雪岩隐居山野,足不出户,见他比见中央领导还难;若不能通过公安系统搜索,我俩眼一抹黑,中国之大,上哪找他?”

“那怎么办?”我不禁有些着急。

“办法总有,我现在琢磨的不是怎么找到他,是他在核雕案中到底扮的什么角色?他和案子是否有关?他会不会就是杀害艾卿的凶手?如果是,我们贸然登门,也许会打草惊蛇呢。”

我默想片刻,说:“我觉的不会。你不是推测凶手是G省人吗?钟雪岩家在苏州吴县,离G省千里之遥;他对殷雪莲的爱情如此专一,不像是个凶狠残暴的歹徒;何况他已九十高龄,不太可能跑到梁达丹家送核雕;还有一点最明显,既然钟派核雕只有他能雕,他把核雕留在梁达丹家,岂不是留了一张名片,故意让警方怀疑他吗?”

云鹏点点头,“你说的有些道理,但也不尽然。他不是G省人,他岁数大了不能跑腿,但他可以雇凶杀人呀!钟派核雕也并非只有他能雕,殷雪莲不也是钟派大师吗?”

“可她66年就失踪了呀!”

“失踪并非死亡,也有可能更名易姓藏在他乡呢?”

“反正我认为钟雪岩或殷雪莲都不可能是凶手。”

“但愿如此。如果钟雪岩与本案确实无关,尽快找到他,倒是当务之急。”

“不通过组织就找不到他了?”

“他要是拖家带口倒不难找,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呀。就怕这种单身汉,又居无定所,四处云游,找起来就有难度了。”云鹏说着,伸手去兜里摸索,我拍拍他肩膀,指指路边的木牌:“禁止吸烟!”他乐了,手拿出来张开,原来是那颗核雕。

“我和它有感情了,没事就想揉揉。”他用右手揉着核雕,一边漫步沉思。我知道他在想寻找钟雪岩的办法,便不打扰,随着漫步向前,眺望波光粼粼的湖面。

过了一会,他抬起头对我说:“我会尽力打听,你也想想办法。”

“我?我有什么办法?天天坐班,我可没功夫东奔西跑,单位指纹打卡,可严格呢!”我赶紧往外择巴自己。

云鹏乐了,“亏你看了那么多福尔摩斯!你想想,福尔摩斯想要找人时,有个高招,不用跑腿,要找的人会自动上门,你忘啦?”

“哪呀?”我让云鹏说胡涂了。

“提示:《血字研究》、《蓝柘榴石案》。”

我赶紧回忆故事情节,忽然明白了云鹏的意思。“你是说在报纸上登失物招领的启示?老土吧你!这招在那个时代的伦敦能行,在当今的中国可没戏!你知道钟雪岩在哪个省猫着呢?该在哪个省的报纸上登启示?除非人民日报,全国都订,可人家是喉舌,能登你这个吗!”

云鹏乐不可支。“还说我老土,你老土吧!现在有多少人看报呀?你天天守着啥呀?”

我恍然大悟,“你说网络?”

“对呀,你在网上发个帖子,全世界不都能看到吗?”

“可钟雪岩这么大岁数,会上网吗?”

“他不会没关系,亲朋好友会上就行呀。这行的圈子里,消息传得快着呢,只要他有耳闻,没准会主动和咱们联系呢!”

那天晚上我俩字斟句酌拟了一个帖子,发到“淘宝网”、“58同城”、“文玩天下”等商业网站。帖子这样写道:核雕奇案(上) <wbr> <wbr>九、镯镂手串
    “家有祖传核雕钟馗单籽一枚,年代及作者不详。钟馗虬髯怒目,长衫纶发,左手持剑,右手前指,其怒发冲冠之状,栩栩如生。铁核老籽,籽长四公分,宽二公分,呈枣红色,色泽圆润如玛瑙。背部有七绝一首,微若米粒,长年揉搓,模糊难辨,只首行勉强可认,诗句为:‘刀光剑气试镯镂’。现因急需资金,忍痛割爱,价格面议;若有识其年代及作者之高人,即使无意收藏,能指点迷津者,亦有丰厚酬谢。欲购从速!”

后面留了我的邮箱和手机。只写上诗的第一句,是云鹏的主意,“只有能说出整首诗的人,才是我们要找的人。”

 

周三中午,我正在食堂吃午饭,手机玲响,一看号码,陌生,接通一听,声音也陌生:“您是庄先生吗?”是个中年男性,口音有些南方味,我以为又碰上了电话诈骗。

“是我,”我漫不经心地回答,一边嚼着红烧排骨,一边想着该如何调侃骗子。

“我看到你的帖子,能见个面吗?”

我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帖子?什么帖子?”

“刀光剑气试镯镂。”

我倒吸一口气,排骨差点卡在嗓子眼。“请问尊姓大名?”我吞下排骨,赶紧离开饭桌,找个背静处。

“免贵姓钟,名清山。”

“您知道诗的后三句吗?”我沉住气问。

“刀光剑气试镯镂,砍尽人间恶鬼头,东海沉冤哭御史,风雷衔命护莲侯。”

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大,但字字清晰,摄人心魄。我一阵激动,脱口问道:“您是钟雪岩的什么人?”

“见面自知。”

“在哪见面?”

“今晚八点在世纪坛北侧,玉渊潭公园南门外,知道那个地方吗?”

“当然知道!不过,我得带个朋友,核雕他也有份,得一块谈,行吗?”

对方停顿片刻,“可以”。

 

当晚,我和云鹏早早来到约定地点。玉渊潭公园离十八号院不太远,我们小时候常来湖中游泳,地形极熟。那时南门外全是农家田舍,后来盖世纪坛,将这里辟为绿地,成了很大一片休闲场所。每到傍晚,人们三三两两,或于小径漫步,或于绿茵歇息,白杨垂柳,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暮色降临,华灯初放,我和云鹏沿小径缓缓而行,他习惯地将核雕握在手中揉着。不经意间,对面走来一个游人,嘴里叼着一支香烟。天黑月暗,看不清面孔,只见烟头一明一灭。就在擦肩而过时,那人突然停步,“噗”地一吐,香烟竟射向云鹏脸面!云鹏促不及防,偏头躲闪;被那人捉住右手一抖,手中核雕脱落,那人一把抓住,瞬间后退两步,转身飞奔,其动作之快,形同鬼魅!

我大骇,刚要高呼抓贼,就听云鹏怒吼一声“哪跑!”手指一弹,几枚硬币似子弹般呼啸飞出,瞬间击中那人大腿,那人噗通倒地。我立刻想起当年和老董在西去的列车上,他以这招白眉老人亲传的“天女散花”,将一个小偷击倒于四十米开外。(关于白眉老人传授技艺之事,请看《食指》第三部第一章《列车夜话》)

我和云鹏急步上前。那人忽然翻身跃起,哈哈一笑,眨眼间将核雕又塞在云鹏手中,让我大吃一惊。当年老董手指轻弹,劲力只用了五成,便能在四十米外,将小偷指骨击碎;刚才云鹏一怒之下,必用全力,这人只跑出二十多米,被多枚硬币击中腿部,竟无大碍,令人刮目相看。

“刚才见老哥身带功夫,起了童心,与老哥开个玩笑;没想到竟遇到岳老的高徒!若非老哥手下留情,小弟腿骨怕是断成几截了!小弟无礼,望老哥海涵!”那人说着拱手抱拳,连连作揖,弄得我和云鹏全愣了。

“你认识白眉老人?”云鹏惊讶地问。

“当年我陪钟伯游黄山,与岳老相遇。钟伯与岳老性惺惺相惜,切磋武学,我有幸见识岳老这招‘天女散花’。刚才老哥从容应变,眼力之准、手劲之狠,颇得岳老真传呀,小弟佩服!”

我这时才看清了来人面孔。他四十多岁,眉宇清朗,有书卷之气;可身躯挺拔,又有习武之人的英姿。

“您就是钟清山?”我兴奋地问。

“正是。”

“我们能见钟雪岩老师吗?”

清山笑着指指停在马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我正是来接你们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