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贵州-松怀
贵州-松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74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个情人节,和谁而过

(2008-11-18 08:39:49)
标签:

情感小说

情感

分类: 走过岁月(短篇文学)

 这个情人节,和谁而过
                             

                               

松  怀

     
    “老公:如果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泪水,这辈子我决不会哭,因为我怕失去你;如果你是牵系我生命之舟的揽绳,就算一刻我也不愿轻解,因为我怕离开你。情人节快乐!——你的梦蝶。”
    晓寒看着妻子刚刚发来的短信,心里感觉挺受用,暗地里在眉宇间常常拧着的那个“川”字,顿时舒展开来。
    唉,自己就真的那么粗心粗意么?每次都没抓住主动权,每次都要让妻子提醒才知道。怪不得妻子的常常抱怨;怪不得三年前会发生那种一辈子都心惊肉跳的事。
    那是一个怎样的三年前呵……
    三年前仲夏的一天,妻子突然离家出走了!
    问孩子,孩子支支唔唔说不知;打手机,总是听到烦人的那句“你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从中午找到晚上,从单位找到老家,打了多多少少的电话,问了多多少少她的亲人和朋友,结果都是一样:不清楚。
    可她为什么会突然离家,晓寒也是丈二烟竿——摸不着头脑。回想自己近些天来的所作所为,感觉并没出现啥岔子,并没有对不住她的地方嘛。妻子平时是任性了点,凡事都喜欢耍点小脾气,可从来就没像现在这样,去哪里了都不告诉自己老公一声的。哦,莫非……
    不会,不会。晓寒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可是,女人心,海底针,谁敢保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而今天中午前发生的那件事也并没代表什么呀,妻子的疑心病真的已经到了那种程度?
    今天中午下了班,晓寒刚回到家,正准备给一大早就说头感觉有点疼但已经起床的妻子和快要放学的孩子做午饭时,同事小袁就在楼下叫他,说单位统一安排中午饭,其他人都到了,就差他下去陪大家了。晓寒大小也是单位的一个副主任,这种场面真不好扫了大家的兴,以后的融洽相处也不能缺少这方面的润滑润滑嘛。况且单位请客也是好久前的事了,这种便于人际关系磨合的场合不易碰到。
    可妻子不是说今天不舒服么?要是去了谁给他们做午饭?
    不错,晓寒是问过妻子能不能去的,而妻子好象也是答应了的呀,现在却又怎么啦?
    难道是因为来叫自己的是小袁?小袁是刚分配来的大学生,委实长得是既年轻又漂亮。但这同自己有什么关系?况且介绍小袁到单位来的,还是妻子的朋友托妻子,妻子又反复托我代为引见的哦。
    晓寒想不通。晓寒真的想不通。
    一直熬到了晚上十点,妻子的电话突然响了。焦头烂额的晓寒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气冲冲地抓起电话,正准备质问妻子为什么会如此对待自己,可妻子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只是轻描淡写甚至懒洋洋的这么几句:
    “我累了,真想出来透透空气。老公,你能不能告诉我,今天是因为哪样我会这样吗?知道了用短信告诉我,我就马上回来。如果暂时想不起也没关系,我已经找到了一份临时工,想在外面呆几天散散心,你放心。照顾孩子的事就暂时拜托你了。想你时我会打电话的,用不着找我。你若找我,我一定会躲得远远的。我们好象都需要冷静一下!”
    之后,电话就挂断了。任凭晓寒怎样拨打,还是那句“你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晓寒几乎快气疯了。真的快疯了。
    不过,妻子说得也对:夫妻间遇到有些结一下子解不开,是需要彼此冷静冷静。可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结哦,有必要这么夸张么?
    也许,也许是过去自己太过于娇宠、放纵妻子的缘故才有今天。好呵,看看现在吧,现在你该尝到甜头了吧!
    乡下不是有句俚语叫“三天不挨打,上房要揭瓦”么?可结婚这么多年了,晓寒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她,他能对她动粗么?如今,如今这瓦片,总算揭到自己头上来了。
    晓寒真是越想越不是滋味……
    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
    这其间,晓寒不是没有想到去找找她。可他也知道她的脾气,于是不敢轻举妄动。他不愿意把事情越弄越僵。他相信自己妻子的能力。妻子虽然没有工作,但好歹也是个高中毕业生,曾经多次到外面打过工,这“野外生存”的能力应该比自己还强。自己离开了单位就不知该干什么。短信到是不断。他也多次试图解开妻子究竟为何出走之迷,然标标未中。他真恨自己太笨;也颇怪妻子的不能通融。可妻子说,她给过他好多次机会了,就怪晓寒一次都没把握好。
    不过妻子后来的短信越发越多,想家想他想孩子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终于在离家两个多月后的一天傍晚,她回来了!
    当时晓寒正给孩子准备晚饭。双手端着盘子,怔在当地。晓寒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妻子一看到丈夫,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第一个动作是:
    丢下手提袋,一头扎进晓寒的怀里。
    第一句话是:
    “老公,对不起!”
    晓寒手端双盘,动也不能动,顿时百感交集。
    到了晚上,临休息前妻子用幽幽怨怨的目光看着丈夫好久,叹了口长气,终于说出了晓寒冥思苦想两个多月都未能想透的迷底:
    “老公,你怎么就这样健忘呢?那天是我俩结婚整整十周年的纪念日呵!我不止一次给你提过醒,十周年纪念日的这天,你一定要给我买一个礼物。不要很名贵,只要能表达你的心意就行了。可你不仅把这事忘得干干净净,还多次和我现在不太喜欢的那人一道去吃饭,甚至丢下正在生病的我也不管。又多次在我面前夸奖她的多么多么能干!我真后悔自己当初的热心肠。你说嘛,我当时能不生气么?”
    停了停,妻子又说:“晚上十点时我给你发来过信息,就是为了给你提个醒,好叫你不要忘记了‘十’字,忘记了你的承诺。可你……你知道当时我是多想马上回家呀,就恨你太伤我的心了哇……”
    听到这里,晓寒不禁倒抽了口凉气!
    是呵,整天在外打拼,整天疲于奔命的自己,怎么就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呢?太粗心了!太不该了!你再怎么不拘小节,怎么粗枝大叶,也不能轻易就忽略了妻子的在乎,妻子的感受吧!
    “对不起,小蝶!对不起,小蝶!”
    除了双手不停地轻拍着妻子的肩和背,嘴不停地这样说,晓寒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情绪了。
    可是事情还没完。
    平静的生活大概过了十几天,妻子又找丈夫商量开了:
    “老公,趁还年轻,我还是想到外面开个小店什么的,卖啥都可以。但我不想再到我打过工的那个城市了,那地方生意特难做。我想换另一个地方。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帮衬帮衬一下家庭的开支,孩子大了,也要钱用;二来我也在家呆久了,真的很无聊很无聊的,就让我学会学会独立吧,将来谁知道啥最养人呢。老公,你说嘛,是不是嘛……”
    晓寒知道:自己从来就没拗赢过妻子。这不仅仅是因为妻子“嘴皮薄薄,能讲会说”,关键是自己最理解妻子的脾气,最不愿意逆了妻子的意。彭羚唱过一首歌叫《囚鸟》,晓寒从来就不想把自己的爱妻当囚鸟。何况自己天生就笨口笨舌,少言寡语,常常说不过妻子。
    在妻子的要求下,晓寒到另一个城市里觅了个门面,择了个良辰。于是,店铺便如期开张;生活便如期进行;日月星辰便如期起起又落落,落落又起起……
    这天,在电视里说是什么“情人节”的这天,晓寒特意起了个大早,和别的同事换了班,准备到城里开店铺的妻子那里去。听说城里今天过节很热闹,生意一定很好。自妻子到城里开了店铺,晓寒每周都要抽一两天的时间去看看妻子,顺便帮一下忙。今天日子特别,可自己正轮上值班。已经和妻子说好去不了,妻子也很通情达理的,在电话中说:“来不了就别来了嘛,甭耽误了手头的工作。我自己能行的。”但晓寒最后还是想去看看妻子,去帮帮妻子。和同事换班,匆匆收拾行装上路,这些,妻子都不知道。
    “情人节”嘛!虽然乡下从来就没时兴送玫瑰花这洋玩意,没这风俗,晓寒和妻子也从来没过过,可他就真想买一支,着着实实给爱妻一个惊喜!
    怀揣着化了十元钱买来的一朵玫瑰花,一迈进店门,晓寒就感觉今天气氛有些不对。
    妻子不在店里,可店里的内堂却坐着个男人,此时正喷云吐雾!
    见晓寒进来,男人起身,轻轻扑打一下衣领,从内堂走了出来,很有礼貌的问晓寒想买点啥。
    这是个高高大大但脸庞略显瘦削的俊俏青年。着一身西装革履,眉宇间透着一股子英气和傲气。可眼神又好象隐隐带着点忧伤,带着点迷惘。嘴唇轮廓分明,很有特征,很有个性。年龄看上去顶多二十五岁左右。走路的姿势很是潇洒。口音呢,似乎不是本地人的腔调,本地的腔调尾音拖得不那么长,不那么有味。
    正当晓寒一头雾水不知所措的时候,妻子从店外买菜回来了。
    看到出乎意料突然出现在店里正和店堂内的男人面对面的丈夫,晓寒发现妻子一刹那的表情极为复杂:神情慌乱,目光恍惚,双手打颤,甚至险些把刚刚买来的菜呀鱼呀都弄得几乎掉在了地上。
    但很快,妻子似乎暗暗舒了口长气后便镇静了下来。她那本来就白皙娇好的面庞虽然更显白皙,而曾经让晓寒看第一眼就被深深迷上了的那抹灿烂的笑容,如今又很是灿烂地绽放在脸上。
    她立刻显出很高兴的样子对晓寒嚷道:
    “老公,你坏!你怎么来前都不打一声招呼呀!家里来客了,我出去买点菜才来。”
    于是就介绍:这是她的小弟的朋友,叫小刚。有事来找小弟。他以为小弟在他姐姐店铺这里玩的。等等等等。
    可是晓寒发现,在妻子洋洋洒洒的介绍之中,那位比自己几乎还高出一个头的英俊潇洒的男青年,显得特别的别忸,一点都潇洒不起来了。
    晓寒摆摆头,马上从困惑中走出来。
    管他是谁的朋友哦,自己总不能失了待客的礼数吧?
    这时晓寒发现了一个很细微的动作:妻子的眼角淡淡的扫了扫男青年手中的香烟一下,男青年便立刻从刚才的尴尬中醒过神,赶紧将香烟在炉台上摁灭,丢进了身边的铁制垃圾桶。
    可想而知,这天的气氛一定不是很融洽。虽然晓寒从怀里拿出那支玫瑰时妻子也做出很感动的样子。但今天生意的确太好,顾客来得很多,忙得甚至都没时间吃饭了。叫小刚的男青年也跟着跑进跑出地忙。晓寒本来话就不多,妻子也忙得不亦乐乎,于是一天就这样“混”过去了,三个人总共交谈的话不上十句!
    到了晚上,男青年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妻子也没有让他离开的表示,看来他是真想在这里过夜了。
    店铺里其实是有两间床的,另一间是单人的,分两个房间安放。可是真的很不巧,都快十点了,小姨母的大女儿突然来到了店里,说是刚从外省探亲回来下了火车,准备转车回家。可夜深了,没有回家的车了,在外面又一时找不到住处,没办法,只好投奔表哥表嫂来了。
    这下,住处成了好棘手的问题。
    一间双人床,一间单人床,连沙发都没有一个的店里怎么住得下四个大人。表妹和妻子住一起,另外的那间床小得几乎都睡不下那个牛高马大的所谓小刚,更何况此时心里本来就很不舒服很不乐意的晓寒,怎会和他共寝一室,共躺一榻?
    猛地想起自己有一个老同学也在这个城市,能不能到他那里去打搅一宿呢?于是晓寒拨通了电话。那头突然听到老同学的声音,高兴得不得了,连叫赶紧过去。
    老同学邀请,其他人当然更不便去了。晓寒和妻子打了声招呼,眼角扫了扫柜台上那支快蔫的玫瑰一下,就很是不情愿地去了。
    这一夜,晓寒真是辗转反侧,长夜难眠。老同学的嘘寒问暖,老同学的热心热肠,晓寒都是在敷敷衍衍。晓寒突然恨了自己,恨被妻子常常责怪粗心的自己,今天怎么会变得这么细心了!晓寒真的希望自己只是杞人忧天。真的是么?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晓寒起了个大早,匆匆就赶回了店里。其实这一夜,他根本就没睡着,张着一双大眼苦苦熬着,苦苦等待着天明!第一个诚心诚意想和妻子一道过的“情人节”,就是这么过的,晓寒委实心有不甘。
    那个叫小刚的还在睡,妻子和表妹却早早起来了。
    妻子今天的表现很特别,她应该是觉察到了丈夫情绪变化的,何况妻子本来就那么敏感,所以做事说话尽管怎样掩饰,还是失了些常态。晓寒起先也是不说话,摆着个苦瓜脸。表妹好象感觉到了什么,推说自己有急事,连饭都没吃就走了。直到快中午了,那个叫小刚的才起床。晓寒好歹是个文化人,不可能在别人面前显得自己没教养,这才勉强在脸上堆上点微笑,请他洗把脸后下楼来吃饭。
    最可恼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当晓寒装出真诚的样子邀请他一道回老家去玩玩时,他竟然连推都不推就点头同意了。
    好,就索性做个君子一回!
    一道回老家去,一道共进晚餐,一道去歌舞厅又唱又笑又闹一番。而回到老家这天的晚餐,还是晓寒亲自下的厨房。自己的妻子呢,晓寒就让她陪他一起看电视,一起聊聊天!啥事好象都变成了心照不宣,啥现象似乎都没必要加以解释。
    过了一夜,他总算走了。晓寒为了表示自己很大方,还特意叫妻子去送了他一程。妻子去了好久才回来,说是今天的车子很难等。可晓寒的内心呢,也陪他们在所谓等车的这段时间里苦苦煎熬了好几个小时!
    到了晚上,还等不到晓寒开口,妻子小声抽泣着就把实情告诉了他:
    “老公,我也不想瞒你了。在我生气出走的那两个多月,发生了很多的事。我离开你后,到了一家餐厅找到了工作。才第二天夜晚,我就病倒了。也许是我离家时本来就感觉头很疼,浑身不舒服,加上又非常生你的气才这样的。可我坚持着不愿告诉你嘛,不单是怕你瞧不起我。你知道在家里一直是你喂我的药,生了病吃哪样药我都不晓得的……起先我一直硬撑着,后来竟发起了高烧,说起了胡话。这家老板娘发现了,可夜已很深,老板娘家离诊所又很远,又不想打什么120弄得沸沸扬扬。没办法,就慌慌忙忙请来正在自己家做客的自己的远房侄儿小刚协助照看我。因为她这几天腰锥病又犯了,很不方便。不巧的是,另外的一个女工又回家探亲去了。”
    听丈夫没吱声,妻子又接着说:
    “这一夜,这个叫小刚的用湿毛巾蘸热水,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地敷在我的额头上,一直到天亮都没合上眼睛。我当时迷迷胡胡的,可能是烧得太厉害了。是第二天我清醒后老板娘告诉我的。我当时真后悔使性子离家出走,可自己又不愿意认个输字。后来,我就认识了他。他是在财政局工作的。这之后就常常跑来看我,还给我买了吃的药和不少营养品。我当时怎么推脱都不行。”
    停了停,妻子又说:
    “我是一点都没想到:相识一个多月后,有一天他竟然请老板娘来告诉我,说他已经,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我……”说到这里,她感觉身边的丈夫身体好象抽动了一下,但她已经决心向他和盘托出了,“他叫老板娘给他保媒,他想叫我嫁给他。我这才不知所措了。我立刻就对老板娘说,自己已经结了婚,而且还有一个大儿子了。老板娘当时就瞪大了眼睛,说我向她应聘餐厅工作时并没说自己已经结了婚嘛,何况又长得这样年轻!”这时,妻子好象故意作了点停顿,眼角还瞟了丈夫一下。
    这点不假。妻子虽然长得并不是小巧玲珑的那种类型,但和她的实际年龄相比,至少要相差七八岁。这点,是妻子常常自以为得意的地方。快三十二的人了,看上去好象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何况身材样貌也蛮不赖!
    “说真的,离开你的日子我很难过也很寂寞的。你一直想不起来你究竟曾经给过我什么承诺,更想不起我们结婚已经整整十年的日子。我是真伤透了心。我当时真的好绝望好绝望的。我以为你已经不在乎我了,不要我了,不会象过去那般疼我爱我了。我生了病你不仅不怜惜一下,心疼一下,还那么听人家的话,才叫了一声就和她去了,你让我多有想法嘛,多难过嘛……我承认,我和他相处的那段日子很愉快,因为他总是那么体贴入微那么精心呵护着我,生怕有一点点地方伤害了我对不起我。我当时是真的很受用的。这种待遇在你这里好象好几年都没享受到了。老公,难道你没感觉么?我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人。你大我七八岁我一点都不在乎,我是曾经那么那么的深爱过你,我选择了你我没有后悔过。结婚之前那么多亲人拼命反对拼命阻挠我都没动摇过。可是这次,我是真的动摇了。我嫁你从来就没图你什么,就图你一辈子对我好就行。可你那天却那般对我了,我好失望。你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妻子说到这里,一下子变得泣不成声。
    晓寒突然感觉心揪得好紧好紧,鼻头发酸。原本一肚子正想发泄的莫名怨气,竟然不知跑到那个瓜哇国去了。一阵冲动下,他把妻子紧紧地搂在怀里,一句话也说不出。
    “可惜迟了。他是真的离不开我了。在我打工后来的那段日子,他几乎天天都来。他完全拒绝了过去曾经追求过他的那些女孩子的相邀,推掉了所有的约会,一心一意就只对我在乎。不错,我那时的寂寞我那时的忧伤我那时的失落都被他赶到了九霄云外。可我也觉得这样很不好。因为我还有老公,还有那么乖巧的儿子在家等着我。我不能再这样和他纠缠下去了。他后来也知道我的底细了,可他说爱一个人没有罪!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他说就是死了也丢不下我。我是真的害怕了,这才匆匆丢下那份工作逃回了家。你知道我回家后换了小灵通的,就是怕他找到我。可他就是有办法找到了我,还不顾我的反对经常打电话来找我诉苦。我又不能经常换电话,又怕你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我回来还没一、二十天,就请求你再让我到外面开一个小店。一来是不想让事情在你面前曝光,二来也想远远的寻求另外一个避难所。而他……唉,他就是那么死心眼,我到哪里他就能跟到哪里,总说除了我他谁也不想娶了。为这,他甚至说,他甚至说:就算和我老公你决斗都不怕;说谁叫你曾经那么深深伤害了我又把我推到了他的身边,害得他要死不活的爱上了我,离不开我……”丈夫突然感觉妻子和自己握着的小手猛然加大了劲。
    “老公,我是真的有点害怕了。不过相信我,老公,我会把事情处理好的。我是真的错了,我太任性了。可人的感情是真的不能儿戏的哦!我害怕你们任何一方受到伤害,半点伤害也不愿意看到。给我点时间,我会好好劝劝他的。我会把一切都处理好的。他过去一直就很听我的话,从来就没拂逆过我的意。我只希望你给我一点时间就行。你不要插手,行么?老公,答应我好么?”
    事到如今,晓寒还能说什么呢?暗夜中,晓寒的眉头越拧越紧了。
    妻子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摆平这件事,晓寒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他不相信妻子也没辙,主要也是不想拂逆了她的心意。因为他很爱自己的妻子。这些年,单位上的烦心事是一楂接一楂,晓寒有时是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甚至通宵达旦的时候都有。妻子就算不理解也没办法。回想这些年,自己确实是太怠慢了妻子。就算忙得再没时间陪伴一下没有工作天天在家眼巴巴苦苦守望丈夫归来的妻子,好听的安慰的打情骂俏的话也应该拣几句来说说嘛。可是好象没有。熟视无睹!身边的所有感觉好象都变得麻木了似的。妻子是一个大活人,一个具有七情六欲又特别敏感的大活人,怎么自己就这样忽视了她,冷落了她呵。对妻子,晓寒自认心里是有愧的。自己酿成的苦酒只能自己品尝了,何必怨天尤人呢!
    于是,晓寒只能答应给爱妻充足的时间了。只能静静地等待着事情像希望中的那样,出现一个良好的结局。
    问题是:从妻子一遍又一遍和那个叫小刚的通话中,晓寒很快就隐隐约约地感到了一丝危机;感到了越来越明显的不安。难道妻子也对那个叫小刚的动了真情?为何每次听到他们通话时,妻子的声音就显得好柔好软好关切,似乎比对老公的态度还更加投入更加亲密些?
    最让晓寒刻骨铭心的还是这一天!
    这一天,晓寒又来到了妻子开的店里。妻子上街了,叫丈夫看着一会儿店。瞧妻子那么忙碌,那么辛苦,晓寒很想给她清洗一下衣服被子,尽尽丈夫的心意。在拆除枕套时,竟无意间发现了一本薄薄的软面抄夹在其中。晓寒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打不打开?看不看?晓寒的内心着着实实是挣扎了好久好久。但最终还是抗不过强大的好奇和深深的担忧,晓寒就做了一件一辈子都后悔,都愧疚妻子的事:
    他终于打开了妻子的日记本。
    娟娟秀秀的字体,动动情情的文字;还有,还有充溢字里行间的浓浓的那份……思念!可惜从头到尾,可惜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字是写给自己的!日期,不仅有妻子打工时的,还有晓寒知道这事后又补充上去的。
    此时此刻,晓寒顿感自己完全坠入了一个好深好深、深得没有底的冰窖里。
    妻子不仅有了外遇,而且似乎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怎么办?怎么办?一千一万个怎么办徘徊在晓寒的头脑中,像毒蚁一样噬咬着他的神经,噬咬着他的心,噬咬着他的五脏六腑。
    谎言……欺骗……背叛……报复……决斗……离婚……妻离子散……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所谓文化人此时此地显得是多么的羸弱多么的无助啊!瞻前顾后,左思右想,进退两难。前怕狼来后怕虎,百无一用是书生哟!
    豁出去了!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定要叫那小子没有好日子过!什么三思而后行,什么愤怒之后是后悔,统统去他妈的!晓寒从来都不说的粗话几乎脱口而出。
    走到这步田地,晓寒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彻彻底底的失落,什么是痛痛切切的寒心。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晓寒竟然觉察到了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热发涩,好象已经湿润了。
    自己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家,在别人眼中好“五好”好羡慕好称道的家呵,如今已是摇摇欲坠,如今已是大厦将倾了……要是让同事看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要是让亲朋好友知道了这件好不光彩的事,他们又将会作何感想?将会如何在背后指指点点呢?以后自己还做不做人哇!自己的脸面如何挂得住哇!

    晓寒此时的气是不打一处来,晓寒的头胀得都快爆炸了。
    可是可是,真的能这么简单这么粗暴地就处理这件事了么?婚姻可以不顾,家庭可以不要,但还有无辜的幼小的孩子呢?他该怎么办?他今后怎么办?想到结果,想到结果晓寒开始感到不寒而栗了。
    ……痛定思痛。还是因为爱!还是不甘心让这个家庭就这么轻易地毁掉。他怎么会甘心呢,死都不甘心的。在内心苦苦挣扎良久良久后,晓寒开始选择了一条大多数男人都认为非常窝囊非常没有出息非常不明智的路:
    ——宽容!
    这可能是一条不归路。可能注定满盘皆输的路。
    人性就常常这么卑劣:你让了情就会输了理;你越软弱就会被别人欺。所谓“善马被人骑,善人被人欺”啊!这个道理晓寒他懂。
    可晓寒就这么赌上了,就这么耗上了。

    他确确实实是因为太爱自己的妻子!太爱自己的家!还有那个可怜的十分乖巧的儿子他怎么丢得下!他是这般认为的:如果在这件事情上与妻子较死劲,大动干戈,大做文章,等于是把已经迷途的爱人往绝路上推,往别人身上推。等于是断绝了妻子有朝一日还可能回心转意的路;断绝了与妻子相互沟通重归于好的路。他想用无比的宽容去感化那个小刚,让他良心最终发现;他想用加倍的爱再次博得妻子的芳心,赢回妻子对自己原有的痴情。人家爱不爱自己的妻子是人家的自由,自己在不在乎这个家庭却是自己的事。走进当今社会,没有人爱上自己漂亮的老婆那才让人感到奇怪呢,而一个已婚的女人心里就算藏着别的男人也纯属司空见惯,还没到世界末日。谁叫她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呢。关键是如何把握分寸,有没有家庭观念,有没有家庭责任心的问题。

    有人说孔子半部《论语》能治天下,那么老夫子的那一个“恕”字,是否也能挽救这局已经陷入困境濒临深渊的婚姻,是否也能拨开漫天乌云窥见朗朗青天,这一切,就只好听天由命了!怕的是自己不想再努力。努力过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晓寒有时也是很认死理的。晓寒认死理的酸劲又上来了。
    既然已经这样决定,趁妻子上街还没回来,晓寒揉了揉双眼,及时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赶紧把清理出来要洗的衣服被褥端到了洗衣机旁,开始了洗衣工作。

    日记本呢,本来要把它藏起来,可是后来想想,还是干脆让妻子知道自己已经发现才好,否则这日记妻子不知会记到牛年马月呢。但必须镇静点,必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是说:宽容不仅是一种美德,还是一种睿智么?只要是没有恶意,只要能力挽狂澜于既倒,就算弄点心机,担点过失和愧疚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记住记住:在妻子面前,千千万万不能有冲撞的情绪出现啊!
    大丈夫能伸能屈。

    自古忍辱才能负重、委屈才能求全嘛。
    ……后来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这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场战争不是在夫妻之间展开,而是在晓寒的内心世界展开。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血淋淋的白刃战!肉搏战!没有足够的勇气,没有足够的耐力,没有足够的信心,没有足够的牺牲精神,谁敢应战?
    真的是苦熬苦煎又三年。三年总算过去了,妻子践行自己的诺言了么?最后问鼎中原的又是谁?
    今天又是情人节!要不是妻子发来短信,晓寒又忙得忘记了。唉,瞧这记性!而这个情人节,又没和妻子一道过了。
    晓寒出差了,出差在另外一个城市里。去年的情人节,晓寒还不断的怂恿着妻子和那个小刚去安慰安慰一下他那位非常想看外甥媳妇的很是年迈的外婆,因为他至今一直没有找到另外的意中人。可妻子再三犹豫后还是没去。

    而晓寒呢?晓寒的的良苦用心,就换回了开头的那番应该不是虚伪的祝福!

    可是,漫漫人生风雨路,还有多多少少的暗河险滩,正等着你去趟去苦泅……

 

 

 

 

这个情人节,和谁而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