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贵州-松怀
贵州-松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74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街上,投来簇簇诧异目光

(2008-03-01 11:21:36)
标签:

小说

情感

分类: 走过岁月(短篇文学)


大街上,投来簇簇诧异目光

 

松 怀

 

 

 

    他曾经屡试不第,心灰意冷;加之穷困潦倒,前途很是暗淡。
    她是他的小老乡,低年级就开始在一个屯里一个班级读书。她长得很好看,他打小就很喜欢她。可她总是与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后来,她考上了技校,两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她工作了。而他却离开了学校,握起了锄头把,天天和父母没日没夜的刨地球。
    她忽对他好了。又是写信鼓励又是寄钱资助。他不想辜负她。立刻丢下锄把子,抓起笔杆子,苦战苦熬五个月,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省公安干校。而读书的所有费用,几乎都是她在垫付。他的那家庭,勉强能糊口就不错了。

    他曾经好感动好感动地想:就算不为报恩,这辈子,也非她莫娶了!
    盼星星盼月亮,他总算盼毕业了。然而她却默默地离开了他,与一个跟自己只相识一个多月的男青年结合了。据说那男青年只是一个油漆匠!
    他伤心欲绝,他难过异常。他怎么也无法理解她的举止。
    他没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他怎么能去面对那种场面呀。
    考虑再三,他只托人捎来了一盆青松!
    ……
    三年后的一天,他正在S市的街头值勤,突然瞧见了头发有些散乱的她向自己跑来。他非常吃惊地迎上去,关切地问:
    “怎么啦?怎么啦?出啥事啦?有啥事好好说嘛!”
    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很伤心的样子。她点点头又摇摇头。他莫名其妙,手足无措。
    她还是那么好看。而此时此刻,她更像雨打梨花,就那么楚楚动人,就那么惹人怜惜。
    最后她说了。说他是否还要她!她想和自己的丈夫离婚!
    他非常惊愕。他还是不明就里。在她抽抽泣泣中,他只能尽力尽力地劝解。
    但他何偿不愿意啊!三年了,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辗转反侧最丢不下的就是她。直到现在,尽管说媒的几乎踏破了门槛,可自己还是单身。还一直不想考虑这事。为这,没少让乡下父母怄气。
    在她结婚之前,他曾经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要是她有点什么缺陷之类的就好了——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有权利爱上她,才可能配得上她。在他心目中,她就像女神!她几乎是完美无缺的。
    面对救世主般曾使自己从沮丧麻木、孤苦无告中挺起脊梁来的这位心仪已久而此刻却劝也劝不住、哭泣不已的她,他突然有了一种冲动!忘记了她已结婚,忘记了自己正在大街上值勤,忘记了身旁熙熙攘攘的人群,一下子,便将娇小玲珑的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她瘦小的肩膀在他胸前不停地抽动着,抽动着。
    大街上,投来了一簇簇诧异的目光……
    油漆匠来了。牛高马大的。
    好远好远,就呼唤开了。那声音,比慈父叫女儿还亲切,比母亲的手还要温柔。里面似乎还渗透着点什么……哦,疼爱?痛惜?关切?体贴?
    而这边呢,“干警”抬起头来,轻轻推开身旁的她,狠狠揉了揉双眼,死盯着油漆匠握紧了拳头。油漆匠还未说话,他却语音低沉,颇带愠怒地说:
    “你,你,再敢欺负她,小心点!”
    油漆匠脸色极为尴尬,苦笑了。
    面对比自己几乎还矮一个头、文弱书生样的“干警”,油漆匠结结巴巴地辩白:
    “哪……哪里;没,  从没……”
    他怕那“文弱书生”么?
    不。一点也不!那他?
    干警扭头看了看还在轻轻抽泣,双颊潮红的她,见她摇摇头又随接很用力地点点头,这才慢慢转过身来。面对油漆匠时,声音竟有些哽噎了,他说:
    “待……待她好!”
    说完,摆了摆头,像想摆掉什么。他深深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一眼里,饱含了太多太多的内容!调开眼,眶里似已噙满了发亮的东西! 
    他,毅然地离去了。
    直到他的背影在街口消失,都没见他回一次头……
    油漆匠楞了好一会,这才回过神。

    他走过来,用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大红毛巾,披在了小巧玲珑的那个她肩上,温言细语开了:
    “灵,当心身子呵!你着不着就跑出来,让我多担心!妈上了年纪,是碎嘴了些,可也并无恶意的。往后,衣服鞋子脏了,有我呢,晚上回来我会洗的。凡事别往心里去。反正……嘿嘿,反正你暂时又不要孩子,也没啥麻烦的。唉,快别生气啦……”
    喘口气,又接着说:
    “还有,还有……就是往后,往后也该少与小赵接……接触些…”
    话没完,她猛抬起头来死盯着他!
    他像是慌了。嗫嗫嚅嚅地赶紧解释:
    “没、没别的意思!你也有交友的这个自由,反正我说过的,般般都依你嘛……只是,只是人家小赵现在还没成家,你们在街头那么,那么抱着头哭,要真给小赵的女朋友瞧见了,那,那你岂不是害了人家小赵哇……”
    她,不再用那种眼光盯着他看了。不再了。
    她,一下子便扑在了牛高马大的油漆匠身上,双肩又不停地抽泣着,抽泣着。而两支小拳头,却不住地捶打着油漆匠好厚实好厚实的双肩……
    大街上,又投来簇簇诧异的目光。

                                  

 

 

                          大街上,投来簇簇诧异目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