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若冰
王若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2,316
  • 关注人气:1,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届“高家洼文学奖”授奖词。我觉得阎小鹏给我写的最好!

(2021-04-24 10:42:23)
分类: 生活日记

第一届高家洼文学奖

第一届高家洼文学奖于201710月颁发给该奖设立者高小我的散文集《一个村庄的三种时间》(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2013年出版)。

高小我,秦安人,生于1977年。文字工作者,有著作数种。

第一届高家洼文学奖授奖词由阎小鹏撰写:

女土们,先生们:

我非常荣幸地向大家宣布,首届高家洼文学奖,将颁给中国作家高小我先生!

高家洼是中国西北黄土腹地一个偌大的村庄,如果有足够远的距离,俯视高家洼,它宛如广袤黄土翰海一块妥贴的伤疤,久愈的伤疤有时灿若桃花美丽天成。若有村庄,必是故乡,而高家洼恰好就是中国作家高小我的故乡,当然,高小我迄今为止只有一个不离不弃的故乡,用着同一个不俗不雅的名字,他诸多欢快的书写总是与这个村庄难以分离,一个伟大的作家与同样伟大的村庄,使本次评奖充满扑朔迷离的艰辛与心知肚明的顺畅。

但此时此刻,全世界从故乡出发行走在写作路上的人,眼见这项以村庄命名的世界文学大奖揭晓之时,必然会泪水飞扬欢欣鼓舞。

正如福克纳对自己“邮票大”的故乡的眷恋一样,高小我与高洼村,总是相互依偎,彼此互为骄傲。他数十年的精神返乡与肉体流浪,屡屡酝酿着内心的风暴,日暮黄昏的鸟鸣,地老天荒的秘闻,永远吸引着他。可贵的是,他很少有故士荒芜的悲叹,家园萧疏的失落,他对农业文明的衰微不但没有高唱挽歌,而且充满幸灾乐祸的愉悦,泥途盘桓时高声的诅咒,鸡犬宁静时孤独的守侯,都会转换成其精神山坡的美学呻吟,他读懂了百尺黄土万丈悬崖,他学会了品味和享受乡愁,虽然有时难免矫情,但他本质是守望传统,持守梦想,向美而生。

最后,我代表评奖委员会向高小我先生和全村人民表示祝贺,下面请村长先先颁奖!

选录:

《一个村庄的三种时间》

后记(节选)

  这是我的第一本书,收录了1994201117年间与故乡高洼村有关的文字。其中绝大部分是散文,有四个章节使用了小说笔法,但精神质地仍是散文。文字的组织形式以高洼村的过去、现在、未来为线索,故谓之“一个村庄的三种时间”。过去的高洼村写地理、物语、人事;现在的高洼村写祖辈、父辈、平辈;未来的高洼村即“公元2044年的高洼村”纯粹是虚构的文字,想象的是67岁的我和100岁的父亲在高洼村的情形,试图将高洼村的空间和时间拉长延续到一个可能的高度和长度。

拙著能忝列“乡村书”系列堂皇出版,实属偶然,倍感荣幸。这要感谢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的不弃,感谢王族先生的厚爱和玉成。我常谑称王族先生为“西北文坛急先锋”,他手里不仅有一支堪称西域弯刀的风驰电掣的笔,近几年还在图书策划方面显示出了令人顿首服膺的智慧与识见。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和王族先生一定能走得更远。

故乡是一个人的精神密码,作者的童年记忆决定了他的文化心理结构。我对故乡高洼村的一草一木一人一事记忆如此深刻,任何时候拿起笔来,无论绕多远,最后都会落在高洼村,命运使然。我很享受这种回忆的过程。回忆是散乱的,但文字能将其零存整取。我在书中有意写了一个人物:王一元。小说可以塑造人物,散文同样可以。王一元是我塑造的散文角色,出现在很多不同的场合,他不是一个人,高洼村没有王一元这个人,他是许多我的同龄人的集合,有时候还是我自己。书中以小说笔法所写人事,文学色彩强烈,请故乡亲友不要对号入座。我没有写太多家人之外的其他人,关于他们的生活,我总是一知半解。我对自己不了解的那部分内容保持着相当惕敬的尊重。

  感谢父母1977年把我带到这个世界。

这本集子,献给我的故乡高洼村。

高小我

2011730日于高洼文房

(选自高小我散文集《一个村庄的三种时间》)

第二届高家洼文学奖

第二届高家洼文学奖于2018520日颁发给王元中先生(雨眠)的诗集《渭河南岸》(“陇军崛起丛书”第一辑,敦煌文艺出版社2016年版)

王元中,或写作王元忠,笔名雨眠,甘谷人,生于1964年。诗人,文学博士,天水师范学院文学与文化传播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有著作多种,课徒无计。

第二届高家洼文学奖授奖词由苏敏撰写:

渭河淘洗泥沙,甘谷南岸清彻如溪。拥有教授、博士头衔的王元中,常以诗人解读诗人,团结影响身边诗人妙笔生华。不管在河岸边还是山坡 下,他以远眺大佛观照心中宁静,鸟啼声中分辨农时节令,苦心寻找乡音乡愁。他忠实于内心的质朴表达,闲情中有深情,雅致中见性情,他的朝花夕拾,他的春播秋收,他的日夜辛劳,他的长行短句,完全等同于一个农民坚守着自己的庄稼。

为了表彰一位书生对乡土中国的诗意守望,特将第二届高洼文学奖授予王元中和他的诗集《渭河南岸》。

选录:

渭河

王元中

渭河远去,和早晚无关

站着或者坐下来看

渭河一样地流,稍无歇息

 

渭河远去,连带它两岸

许多的事物,也远去

天空的日,月,鸟和云朵

地上的火车,汽车,架子车和人

几只蜻蜓哭着,跑远了

 

渭河远去,远过清泥河湾

远过渭河大桥和渭水峪之时

就远成了看不见的远

看不见的远是什么样的远

渭河最后它会流到什么样的地方

 

渭河远去,多年以后

被渭河带远了,有人却还

立于少年的河边,轻声而问

且不知道,不能知道

他陷入大而茫然的苦闷和伤感

(选自王元中诗集《渭河南岸》)

第三届高家洼文学奖

第三届高家洼文学奖于201910月颁给王若冰先生的诗集《巨大的冬天》(诗探索丛书,林莽主编,新华出版社1994年版)

王若冰,原名王希珍,麦积区人,生于1962年。诗人,文化学者,致力于考察中国西部大山大河,先后完成对秦岭山脉、渭河流域、汉江流域等山川的文化考察。有著述多种,游历广大。

第三届高家洼文学奖授奖词由阎小鹏撰写:

乡土中国的书写是汉语写作者的宿命,麦地上围坐的众兄弟,我们曾为此宿命引以为豪又深感惶恐。当我们文艺的、抒情的或哲学的表达遭遇困境时,是我们迎头撞上的时代整体出现了问题。

我们不得不承认,王若冰先生对于文学的选择是坚定而决绝的,他对自身使命之庄严与神圣从未置疑,他对脚下的士地与身边的人民有深沉的爱,他对世道人心领悟之深、对生死命运感受之痛、对道德文章尊崇之切,让他变得喋喋不休又无比可爱。他有时偏执,有时主观,但无比赤诚;他有时激愤,有时夸张,但又足够宽容。他对本土文学后继人才的培植与鼓励孜孜不倦,他对地方文化建设与推介不遗余力,现在,周遭已经很少有人像他这样富有与生俱来的使命感,或角色意识,当然还有他的才情、禀赋、勤奋、朴素,构成他身上的大师气象与大哥气质。

今天的王若冰,已作为文化学者名震甘陇,但此奖颁给他早期诗集《巨大的冬天》,这本集子,灵气毕现、诗意丰沛、语言精锐,《巨大的冬天》及其系列风雪之诗,实有寒彻骨髓之清冷,欲说还休之忧郁,奇崛隐忍之悲美,《巨大的冬天》面世之后,基本标志天水文学进入了市场经济环境下的自觉时代。

选录:

巨大的冬天

王若冰

一朵云,又一朵云

组成了冬天

非常巨大

南方的河谷,北方的花朵

白雪点燃丛林

一点一点

抵达于一月的院落

直至风起

白雪点燃的

一月的冬天

非常巨大

1992..27

(选自王若冰诗集《巨大的冬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