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竞又名何二三
何竞又名何二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501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银杏,银杏

(2017-10-10 09:52:19)
分类: 可人可语(信手拈来随心随笔)

银杏,银杏

在我十分有限的植物学知识看来,银杏品性真是十分“决然”了。银杏在初春萌芽,炎夏繁绿,秋季飘黄,到了寒冬呢,极为洒脱地瘦了枝头,那些蓉城街边银杏,在元旦前后,“决然”凛冽得只见虬枝,不见树上挂一片叶子,如是,完成一道生命的轮回。

小时候,所居小院里栽有一棵万年青,那是一年四季都顶着一头黯绿色默默伫立的,有次我摘下手套,好奇地专程去掐了一掐它的叶片——因为它绿得太不真实,让人无端疑惑这是白雪飘飞里塑料感十足的植物了,岂知,它又是活生生的!只是性子不如银杏这般干脆利落罢了——在适合的季节,唱适合的歌。犹如三十年前老辈人所赞赏的那样:冬天就要冷得地面打白霜,水盆结薄冰;夏天就要热得蝉虫喊哑嗓,沙尘滚滚烫,这才是正经日子!

塑料感十足的万年青,四季看它,皆是此等神色,简直像一道“守恒定律”,内里是令人不敢深究的冷漠,相比之下,我更爱银杏,爱它的萌芽,也爱它的飘落。大概正因如此,我对银杏,更具“别样触觉”,偶尔抬头看到,总心生亲切,它是成都街头并不鲜见的行道树,曾经就读的大学、现在居家的小区,似乎处处都能寻其踪影,是家常的陪伴。

昨天下班,今晨上班,天空都飘着濛濛细雨,一层秋雨一层凉,成都是座奇妙的城,被这黯黯雨丝一笼罩,整座城倒显出了神秘又古典的韵味,我骑着车,穿行在大街小巷,更像押着一首诗的韵脚,寻找曾经的锦官城。一粒一粒细雨扑在脸颊上,有微微的清凉,再抬高一点视线,忽然惊觉:树梢上的银杏叶子,怎么就镶上了一道脆黄的焦边?这是什么?是美人青丝里第一缕华发,是英雄额头第一丝皱纹。这脆黄,注定要分分秒秒日日夜夜地浸染,直到将整片银杏叶,从翠绿变为金黄,再然后呢,是一场与风缠绵的翩翩起舞,以生命中最华丽的舞姿,来做深秋的谢幕演出。

触觉是带有温暖回忆的,忽然,就想起了十余年前一个银杏枝头黄的午后,那日上午,我们寝室“老小”的“绯闻男友”,匠心独运地在“学生讲堂”的尾声忽然向老小表白,以教案下变出一朵玫瑰花的方式,展示了一个文学男硕士的浪漫情怀。导师不以为忤,带头鼓掌,“老小”激动得粉腮泛红,那刻玫瑰爱情迅速传遍学院,尽人皆知。午饭后,皓子和我挽手走在川大南门笔直大道上,路两旁是燃烧得如同风中火焰的银杏,皓子忽然就感慨了,她感慨的中心思想是:现在我们要好的同学们,个个都名花有主了,连最年幼的“老小”今天都收获了美丽爱情,唯独你,却还单着……

皓子说不下去了,我默默听着,只觉那燃烧到热烈的银杏,能拥抱的下一秒,只剩生命寂寞的飘落,内心愈加郁沉自哀。和皓子在南门分手后,我一个人低头走去图书馆,越走越快,眼泪还是落了一地。她说得没错,我是害怕了,怕了人生黑沉沉的孤独,害怕一生一世都找不到爱情的卑微和流离。

现在呢,皓子离婚已有年余,独自带着儿子生活,而我,也正走在这条路上。直到人在中年,我才明白啊,谁能幸免于孤独呢?谁能免除最后的飘零呢?银杏再美,最终不也是葬身泥土吗?可悲二十多岁的我,却因恐慌于未来一个人的孤寂,而泪洒深秋。

既然春来了会萌芽,既然冬来了会凋谢,没有关系,生命已经走过了它的华美历程,体味过了它的四季风华,若我生来就是一片要以独舞来谢幕的银杏,我仍感恩这坚韧的寂寞,它没有摧毁我,没有,未来的未来,即使枯枝上只剩下我一片,我也会微笑迎风,从容飘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在一起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在一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