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永平律师广东大同
朱永平律师广东大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925
  • 关注人气:2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重庆打黑,警察涉嫌违法办案

(2009-10-10 13:43:52)
分类: 《一周睇法》

           

             重庆打黑,警察涉嫌违法办案

              [广州电视台、《一周睇法》、2009年10月10日]

 

     主持人:近日,重庆打黑引起社会关注。黑社会的后台老板纷纷被抓,法院的副院长,公安局副局长,交警总队的局长等等一班人都给抓了。有个办案警察叫程明的,过度劳累牺牲了。全市7000多名打黑民警放弃节假日,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近日,《重庆晚报》报道,一打黑民警说,审讯陈明亮、黎强等涉黑团伙首犯时,更是通宵达旦。朱律师,我有点不安的感觉,审讯时“通宵达旦”,会不会造成司法不公的现象?

    朱:部分媒体为了给某件事唱赞歌的时候,却犯下了致命的错误。表扬警察对犯罪嫌疑人进行通宵达旦的审讯,却暴露了警察可能涉嫌违法的事实。中国的刑事法律法规是禁止刑讯逼供的,打是硬的刑逼,如果不让犯罪嫌疑人睡觉、喝水、吃饭等却是软的刑逼。一个人如果四、五天不睡觉、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了。犯罪嫌疑人也有人权,公安部对刑事审讯也有保护犯罪嫌疑人人权的规定,不管这个人犯什么重大的罪行,法律都要保护其应有的合法权益。我们提倡司法要破除功利思想,因为在“立功”的惯性思维之下,就会搞“通宵达旦”的审讯,就把法律抛在脑后。懂法的媒体才会引导理性的司法、文明的司法,特别是保护人权的司法。

   二、主持人:近日,最高法院准备进行一项的司法改革引起社会的关注,就是如何改革现有的量刑程序。安徽的芜湖市中院就选为首家试点基地。我们关注到,最近发生的“劫人质救母案”、“许霆取款案”、还有社会各类醉酒驾驶撞死人案,都是一个量刑轻重的问题,死刑到死缓,无期到有期,法官的量刑是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的生死关键一环。

   朱:许霆在银行柜员机取款十多万元被判了无期徒刑,老百姓都认为判重了。为什么呢?就是法院的审判一开完庭,公诉人和律师拍拍屁股都走了,大家对许霆如何量刑没有机会提出辩论。

   主持人:所以法官就关起门来自己研究怎么去判刑了。朱律师,对这项司法改革,你是怎么看的?

     朱:公诉人把犯罪嫌疑人起诉到法院,是向法院求刑,而犯罪嫌疑人聘请的律师,是向法院免刑的。现在的体制,法官不会主持一个程序,即公诉人和律师在法庭上你们提出该判这个人多少年的刑期。如果法官能量刑听取公诉人和律师的意见,就更加会公平、公正的量刑。这仅仅是改革的第一步,这一步不难走。难就难在能否庭前进行控辩交易,即开庭前法官像现在民事审判样,搞个庭前证据交换,组织公诉人和律师能否就从重、从轻、减轻甚至无罪进行“交易”,如果交易成功,法官就轻松很多,很快就可以下判,司法成本节约了,司法效率提高了,上诉率也下降了,信访量也下去了,看守所也不是人山人海了。所以,我们对启动这个量刑的司法改革是抱有很大的期望的,如果成功推广到各级法院,加上修改刑事诉讼法,中国的刑事审判可能会变个样。

    三、主持人:近日,国家标准委员会出台首部规范婚介服务机构的国家标准,要求“媒婆”要求职业资格证,并要求征婚者签信息真实声明等等。朱律师,婚介市场确实太乱了,利用婚介广告诈骗的事情也太多了,现在国家搞个标准,要求婚介服务人员必须考个职业资格证书,这样是否就能管好这块呢?

    朱:中国要考的职业资格多得数不清,现在要求“媒婆”也要执业上岗,我看更数不清了。别小看这么一个证,一个证就造出一个产业,培训、教材、考试、录取、缴费、年审、遗失等等。一个证又养活一大批人。现在征婚广告满天飞,没几个是真的,女人失财又失身,吃了亏还不敢出声,因为人的尊严和隐私重要,征婚者可能不骗人,反倒被婚姻介绍所骗了一笔钱。国家要求“媒婆”要考资格证书,就能管好严管这些“媒婆”吗?我看不太可能,我要说的是,中国是否要出台一部“职业证书管理法”规定哪些职业、哪些人要考职业证书,不要明天规定一个,后天规定一个,搞得乱套了。

    四:主持人:10月9日,台湾“最高法院”裁定继续羁押陈水扁。陈水扁案在法院审理过程中多次打羁押官司,一审的时候关了又放,放了又关,折腾了好几次,看得大陆的观众云里来雾里去,朱律师,台湾的司法制度有羁押官司打,你能否对比和解读下这种司法制度?

    朱:羁押和保释制度是司法制度重要的一项制度,如果有先进的保释制度,就能减少对社会的伤害。比如,一个企业的老总,尽管他涉嫌犯罪,如果长时间羁押他,也许他的企业就会破产倒闭;也许他的家庭成员得不到照顾而面临伤亡,如果能用人保或物保的方式释放他,许多社会性伤害就能得以缓解。在中国大陆,申请取保候审真是比登天还难,一是法律没有真正建立一整套的保释制度,二是公、检、法的人权理念还未形成环境。大陆的羁押手段是叫刑拘、逮捕,但就没有一个程序让你对是否刑拘提出抗辩和提出取保候审。台湾的羁押制度却让你有机会向法院抗辩和申请取保,而不是像大陆,你得向作出刑拘你的公安、检察院去申请,所以难上加难。保释制度的建立是社会要形成比较成熟的人权保护环境,我们盼望大陆的立法机构尽快研究这一块,以司法去维护社会稳定,去努力减少对社会伤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