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5,813,186
  • 关注人气:737,2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第1593篇·补锅——往事之六十五

(2018-09-25 15:27:31)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焊洋——铁壶!”这句吆喝声没听过的想像不出有多么好听。虽然只有一句,但神完气足,前两字洪亮铿锵,后两字断崖似收住,迫使人不得不探头下看,如临深谷,倾听空谷回声。
 
       小时候隔三差五地能听见窗外飘进这句吆喝声。我家住在二楼,楼后不太远的地方就是院界,拦着一道铁丝网,铁丝网外挨着一条小路。挑担修理匠常沿着这条小路边走边吆喝。说来奇怪,每次他都能吆喝出生意来。于是撂摊坐好,戴上眼镜,认真地敲打起来。
 
       我隔着铁丝网认真地看他修理。所谓“焊洋铁壶”只是句广告词,铝锅铝盆铝壶漏了都管修,真正的洋铁壶并不多见。那年月洋铁壶已经落伍,新中国大跃进后铝制品多了起来。由于当时的人们信任钢,所以铝制品俗称钢精,钢精锅就是铝锅,一般指熟铝制品。这种产品由于薄,很容易使着使着就漏了,一个极其微小的小洞也能让锅无法使用,只好让挑担师傅修理。师傅先拿起锅对着太阳,马上找出漏洞出,用一小钻将孔扩至为洞,剪下一缕牙膏皮塞入,两面敲打几下,然后烧锡点焊封住,双手捧住笑容满面地递与人家,收一两毛钱,小心塞入围裙的深兜里,嘴里又吆喝一声:“焊洋——铁壶!”
 
       我每次看完补锅都意犹未尽地跑回家,翻看厨房中所有的可能漏的厨具。可每每使我失望,锅盆壶都没有漏,我就跑去问母亲:“咱家的锅什么时候漏啊?”母亲瞪了我一眼:“新锅!”我又问:“壶呢?”母亲又说:“新壶!”母亲不懂我的意思,我在想,说不定哪一天修理匠就不来了呢?
 
                                                                                                          2018.9.5上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