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1564篇·淘米——往事之五十二

(2018-06-04 09:59:01)
分类: 2018年
     
       今天焖米饭简单,把米倒入电饭煲,按标准注入水,盖上盖一摁开关,过不多一会儿,满屋飘着米香,随便说个知识,香字本义即为黍香,禾字部首,下面的日字本为甘,意为五谷之香。

       过去焖米饭可没这么简单,首先要淘米。米饭可煮可蒸可焖,凡生米必须经过淘洗,否则吃饭时会有沙子。今天的孩子不知米饭里有沙子是什么感觉,也没有吃饭时被沙子硌破嘴甚至硌碎牙的经历。可这在上一代人的吃饭经历中是常态。

      年轻时吃饭狼吞虎咽,从小吃公共食堂的人大都如此。我在东北那两年正是能吃的岁数,吃饭慢了没等吃完食堂就开始打扫卫生了。所以我们吃饭三五分钟正好,十分钟是大限,再长时间就属于资产阶级的臭习惯。那时候的米饭中没沙子倒是罕见,所以吃饭急了时谁都有“咯嘣”一声经历,咯得眼冒金星,一饭桌人都瞧你。

       在家做饭淘米费时费力,母亲都是一点儿一点儿地将米从碗里拨拉到锅里,在水龙头下反复淘洗,扒拉来扒拉去地挑捡沙子。那时的米也不知哪来的沙子,想把它挑干净几乎不可能;我曾试图帮母亲挑沙子,但实在没那个耐心与毅力,每每放弃作罢。

       直到有一天我去圆明园遗址,那时遗址就是遗址,没有人管。远处听见叮叮铛铛有节奏敲击汉白玉的声音,寻声望去,见有人手持工具,不厌其烦地敲击着散落在地上的建筑残件,下面有麻袋接着。石渣小如大米,旁边已装满一麻袋。寻思良久实在不解,上前与石匠套磁聊天方知,碎石渣将掺入大米充重,合两毛一斤,石匠说,这不能多掺,一麻袋最多掺一斤,掺多了没良心!
                                                                                                               2018.6.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