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第1132篇•性格——雍正五题

成人后对此评价耿耿于怀,甚至恳请皇父在皇家文书中不必记载此语。另一方向雍正在其继位后时时提醒自己:“一喜一怒,慎之又慎,未敢轻忽。”喜怒不定固然是性格缺陷,但未必是帝王的致命伤,尤其适度的喜怒不定还可以成为一种治国策略,让臣子小心谨慎行事,不敢过于怠慢。多疑是野史赋于雍正最直接的性格,实际上也的确如此。雍正帝执政十三年御批四万多条,字数千万以上,处处可见他以反问或猜疑的方式自问或问他。君王需要明辨是非,不能听风就是雨,尤其自幼看得见为夺皇权的腥风血雨,雍正治国手段中将密折制度完善,前后有上千臣子直接奏陈密折,给了雍正最直接的信息,帮

      每个人都有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性格有一特点,即很难真正改变。所以民谚有“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之金句。小民有性格,帝王也有,没有本质上的不同。皇帝治国的一生说来都是性格的体现。

每个人都有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性格有一特点,即很难真正改变。所以民谚有“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之金句。小民有性格,帝王也有,没有本质上的不同。皇帝治国的一生说来都是性格的体现。雍正帝(1678-1735)寿数不足五十八,尚未满一个甲子,以其治国成就看,壮年而殁,非常可惜。雍正帝登基时业已45岁,是清朝入关后皇帝登基时岁数最大的,大的好处是人生经验丰富,不好处是时间紧迫,所以雍正新政伊始就立刻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励精图治。人的性格许多成分是天生的,雍正幼年的表现曾得其父康熙帝的评价:“四阿哥(雍正)朕亲抚育,初年时微觉喜怒不定……”雍正

      雍正帝(1678-1735)寿数不足五十八,尚未满一个甲子,以其治国成就看,壮年而殁,非常可惜。雍正帝登基时业已45岁,是清朝入关后皇帝登基时岁数最大的,大的好处是人生经验丰富,不好处是时间紧迫,所以雍正新政伊始就立刻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励精图治。

     人的性格许多成分是天生的,雍正幼年的表现曾得其父康熙帝的评价:“四阿哥(雍正)朕亲抚育,初年时微觉喜怒不定……”雍正成人后对此评价耿耿于怀,甚至恳请皇父在皇家文书中不必记载此语。另一方向雍正在其继位后时时提醒自己:“一喜一怒,慎之又慎,未敢轻忽。”喜怒不定固然是性格缺陷,但未必是帝王的致命伤,尤其适度的喜怒不定还可以成为一种治国策略,让臣子小心谨慎行事,不敢过于怠慢。

      多疑是野史赋于雍正最直接的性格,实际上也的确如此。雍正帝执政十三年御批四万多条,字数千万以上,处处可见他以反问或猜疑的方式自问或问他。君王需要明辨是非,不能听风就是雨,尤其自幼看得见为夺皇权的腥风血雨,雍正治国手段中将密折制度完善,前后有上千臣子直接奏陈密折,给了雍正最直接的信息,帮他执政下定决心。

每个人都有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性格有一特点,即很难真正改变。所以民谚有“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之金句。小民有性格,帝王也有,没有本质上的不同。皇帝治国的一生说来都是性格的体现。雍正帝(1678-1735)寿数不足五十八,尚未满一个甲子,以其治国成就看,壮年而殁,非常可惜。雍正帝登基时业已45岁,是清朝入关后皇帝登基时岁数最大的,大的好处是人生经验丰富,不好处是时间紧迫,所以雍正新政伊始就立刻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励精图治。人的性格许多成分是天生的,雍正幼年的表现曾得其父康熙帝的评价:“四阿哥(雍正)朕亲抚育,初年时微觉喜怒不定……”雍正

      雍正当亲王时写过闲诗,一头一尾两句是:懒问浮沉事……适志即逍遥。做皇帝时御批写道: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诗言志乃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御批则是真性情的具体体现,治国无此气魄一定愧对江山。

                                                                                                                      2014/7/12

第1132篇•性格鈥斺斢赫逄                      

《胤稹朗吟阁图》 清  纵175.1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成人后对此评价耿耿于怀,甚至恳请皇父在皇家文书中不必记载此语。另一方向雍正在其继位后时时提醒自己:“一喜一怒,慎之又慎,未敢轻忽。”喜怒不定固然是性格缺陷,但未必是帝王的致命伤,尤其适度的喜怒不定还可以成为一种治国策略,让臣子小心谨慎行事,不敢过于怠慢。多疑是野史赋于雍正最直接的性格,实际上也的确如此。雍正帝执政十三年御批四万多条,字数千万以上,处处可见他以反问或猜疑的方式自问或问他。君王需要明辨是非,不能听风就是雨,尤其自幼看得见为夺皇权的腥风血雨,雍正治国手段中将密折制度完善,前后有上千臣子直接奏陈密折,给了雍正最直接的信息,帮

第1132篇•性格鈥斺斢赫逄成人后对此评价耿耿于怀,甚至恳请皇父在皇家文书中不必记载此语。另一方向雍正在其继位后时时提醒自己:“一喜一怒,慎之又慎,未敢轻忽。”喜怒不定固然是性格缺陷,但未必是帝王的致命伤,尤其适度的喜怒不定还可以成为一种治国策略,让臣子小心谨慎行事,不敢过于怠慢。多疑是野史赋于雍正最直接的性格,实际上也的确如此。雍正帝执政十三年御批四万多条,字数千万以上,处处可见他以反问或猜疑的方式自问或问他。君王需要明辨是非,不能听风就是雨,尤其自幼看得见为夺皇权的腥风血雨,雍正治国手段中将密折制度完善,前后有上千臣子直接奏陈密折,给了雍正最直接的信息,帮
雍正御批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