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444,676
  • 关注人气:435,195
  • 荣誉徽章:
精彩图文
相关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第1068篇•污霾

(2014-02-26 10:19:30)
标签:

树梢

日头

天空

天气

无意间

分类: 2014年
蓝天,没有了最自然的碧水。有人对我说,这辈子不换地就见不到蓝天了,真让人听着悲哀;我没有这么悲观,可连续多日的天气预报每每预警,色泽升级,我就想,霾什么成为了天气现象,明明是人干的丑事嘛,实在赖不得自然身上。 2014.2.25 昨日上午(2月25日)十点半从我的办公室望去 我和骆家辉

    霾在北京扛了一个星期了,死也不离开,大部分人的心境与天色景象无异,不透明不开朗。尤其傍晚的北京,如果驱车上了高架桥,你会突然觉得这霾已经有点儿怕人,城市昏灯暗火地如魔境一般。

蓝天,没有了最自然的碧水。有人对我说,这辈子不换地就见不到蓝天了,真让人听着悲哀;我没有这么悲观,可连续多日的天气预报每每预警,色泽升级,我就想,霾什么成为了天气现象,明明是人干的丑事嘛,实在赖不得自然身上。 2014.2.25 昨日上午(2月25日)十点半从我的办公室望去 我和骆家辉

    月亮看不见不会觉得,可太阳已经多日不见,偶然看见挂在树梢上的太阳,竟要想想此时此刻是什么时辰,上午抑或晚上?月上树梢头,人约黄昏后,大白天显现的日头与月亮已如孪生,不知喜悲。

    霾已经成为了城市的长久话题。这两天采访观复博物馆的俄罗斯电视台的记者对我说,他五月就回国了,在北京已经七年,回去就可以呼吸新鲜空气,看见蔚蓝色的天空。他说俄罗斯没中国有钱,但天气比中国好。说完,掏出一个现代化的口罩掩鼻遮口而去。

    我有点犯愣。这话他说无意,我听有心,有点儿伤心。我们也有过蓝天,但未曾有机会向别人炫耀过。骆家辉大使即将卸任回国,告别招待会上聊天说他要回到西雅图,我说我去过他的家乡,最深刻的印象是碧水蓝天,无意间又碰及北京霾的边沿,所以立刻止住话题,扯向文化,我说西雅图的亚洲艺术馆的中国馆很精彩,馆长咪咪·盖茨能说中文,算是个奇迹。

霾在北京扛了一个星期了,死也不离开,大部分人的心境与天色景象无异,不透明不开朗。尤其傍晚的北京,如果驱车上了高架桥,你会突然觉得这霾已经有点儿怕人,城市昏灯暗火地如魔境一般。 月亮看不见不会觉得,可太阳已经多日不见,偶然看见挂在树梢上的太阳,竟要想想此时此刻是什么时辰,上午抑或晚上?月上树梢头,人约黄昏后,大白天显现的日头与月亮已如孪生,不知喜悲。 霾已经成为了城市的长久话题。这两天采访观复博物馆的俄罗斯电视台的记者对我说,他五月就回国了,在北京已经七年,回去就可以呼吸新鲜空气,看见蔚蓝色的天空。他说俄罗斯没中国有钱,

    霾已经成为了我们的灾难,据说未来由霾导致的疾病甚至绝症会急剧增加,这谁赶上谁倒霉,没地儿说理去,没地打官司。我们有点儿愧对列祖列宗,丢掉了最自然的蓝天,没有了最自然的碧水。有人对我说,这辈子不换地就见不到蓝天了,真让人听着悲哀;我没有这么悲观,可连续多日的天气预报每每预警,色泽升级,我就想,霾什么成为了天气现象,明明是人干的丑事嘛,实在赖不得自然身上。

                                                                    2014.2.25

 

霾在北京扛了一个星期了,死也不离开,大部分人的心境与天色景象无异,不透明不开朗。尤其傍晚的北京,如果驱车上了高架桥,你会突然觉得这霾已经有点儿怕人,城市昏灯暗火地如魔境一般。 月亮看不见不会觉得,可太阳已经多日不见,偶然看见挂在树梢上的太阳,竟要想想此时此刻是什么时辰,上午抑或晚上?月上树梢头,人约黄昏后,大白天显现的日头与月亮已如孪生,不知喜悲。 霾已经成为了城市的长久话题。这两天采访观复博物馆的俄罗斯电视台的记者对我说,他五月就回国了,在北京已经七年,回去就可以呼吸新鲜空气,看见蔚蓝色的天空。他说俄罗斯没中国有钱,

第1068篇•污霾

但天气比中国好。说完,掏出一个现代化的口罩掩鼻遮口而去。 我有点犯愣。这话他说无意,我听有心,有点儿伤心。我们也有过蓝天,但未曾有机会向别人炫耀过。骆家辉大使即将卸任回国,告别招待会上聊天说他要回到西雅图,我说我去过他的家乡,最深刻的印象是碧水蓝天,无意间又碰及北京霾的边沿,所以立刻止住话题,扯向文化,我说西雅图的亚洲艺术馆的中国馆很精彩,馆长咪咪·盖茨能说中文,算是个奇迹。 霾已经成为了我们的灾难,据说未来由霾导致的疾病甚至绝症会急剧增加,这谁赶上谁倒霉,没地儿说理去,没地打官司。我们有点儿愧对列祖列宗,丢掉了最自然的

昨日上午(2月25日)十点半从我的办公室望去

 

霾在北京扛了一个星期了,死也不离开,大部分人的心境与天色景象无异,不透明不开朗。尤其傍晚的北京,如果驱车上了高架桥,你会突然觉得这霾已经有点儿怕人,城市昏灯暗火地如魔境一般。 月亮看不见不会觉得,可太阳已经多日不见,偶然看见挂在树梢上的太阳,竟要想想此时此刻是什么时辰,上午抑或晚上?月上树梢头,人约黄昏后,大白天显现的日头与月亮已如孪生,不知喜悲。 霾已经成为了城市的长久话题。这两天采访观复博物馆的俄罗斯电视台的记者对我说,他五月就回国了,在北京已经七年,回去就可以呼吸新鲜空气,看见蔚蓝色的天空。他说俄罗斯没中国有钱,第1068篇•污霾
我和骆家辉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54769e0102eekc.html) - 第1068篇•污霾_马未都_新浪博客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