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方易砚

(2008-02-05 10:00:42)
标签:

杂谈

                              一方易砚

    前些日子,新来的秘书要给我发个彩信,但据说一连发了N个都不成功。那是她不知道,我的手机没法收彩信,因为---它是一个老土手机---诺基亚的、蓝屏。手机于我只是打电话、发短信的一个工具,但凡达到这个功用且用起来顺手,是万万想不到理由要换的。像我这样的人也真够弯的,用手机从不受他人的态度左右、不在意人家脸上以为我是“古代弯人”的错愕表情。我太爱这手机了,它已将打电话与发短信的功能发挥到淋漓尽致,估计它的快捷是流行的时尚手机也要顶礼膜拜的。用人、识人也是,本着不听说不见闻日久见人心的精神,尽管这种做法会令一旦遇人不淑起来损失惨重。还好我心爱的手机基本上从不负我所望,不过键盘因为用的太久字已磨掉了大半,所以我决定换个新键盘继续用。

    这两天老有人跟我谈宿命论,这个我是不大相信的,除了偶尔马后炮的时候提一下。看开一点,没什么命不命中注定的。或者这样说,好事可以说成是命定的,坏事未然。你看,连用个手机都是几年前的机缘巧合买下以后,发现彼此非常合适,便合作无间,相伴至今的。但愿它命长一点,跟我相伴到老。有些事情跟有些人你碰上之后都说不清到底是命还是缘,是注定的还是赶巧了。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怎么偏偏就遇见这一个人。甚至几个眼神一番短叙就觉得这是你几十年中一直以为他存在然后他就终于证明给你看他存在的人了。这如果不是缘或者命,那就是神经了。

    前些天遇见一方易砚,估计送来那人是知道我喜欢文墨但不知道我如今对书画是一点不通了,骤然拿起支狼毫来得错以为是牙刷。倒也是巧了,当下就给这块硕大的石头找到了最好的主人送了出去,心想这砚上正巧雕的是只凤凰,要是真应了“身无彩凤”的景还挺美。没想到递给人家时一细看那雕得明明是只鸡!南端北易,我这南人倒是一向偏爱厚重清冷而又圆润如玉的易砚。但基于这次脸丢大了,以后不敢谈砚了。

    对了,不知那用砚的人能不能看在我把这块铁板从七楼搬到一楼的份上赐我一幅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飞机传真机
后一篇:君若幽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飞机传真机
    后一篇 >君若幽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