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站台中国
站台中国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13
  • 关注人气: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非问答◎画外音--张远自述

(2008-01-22 21:59:17)
标签:

文化

分类: 艺术家访谈

    在过去几年时间里,我有相当一部分时间在画漫画,这是童年就有的爱好,这个系列从形式上说与我的兴趣有关。我想探讨的,是隐藏于我们可见的表象之下的不确定感,而我可以做的只是描述这种表象,如果指向明确了,丧失的则是广阔叙事的可能性。何况我并不想成为剧作家。

    因此,“隐蔽的秩序”是指表象之下的含义,我其实是想表现在如此无逻辑和普通的表象之下所隐藏着的“故事”和奇迹。

 

    过去的时光在我的记忆里极其宁静和普通,即使仔细回忆也没有什么能称得上是奇迹的东西。直到去年,有一段时间,原本不看电视的我,陪着母亲天天看电视看社会纪实,我心里说:天呐,这世界是怎么啦?!奇怪的事如此多地呈现在我眼前,我甚至把它们记混了,那些事确实给我一种茫然不确定的紧张感。

    我也收藏了许多电影,我是指我认真地看了许多电影。当这些人们精心构造的故事大量进入人们的大脑,搅和成记忆的储存之后,很奇怪的事情出现了,故事变得残缺了、模糊了,但有些镜头是永远也抹不去了,也就是说这些图像开始独立于故事而存在,它们代表了什么呢,这点非常有意思。我一直在寻找一种不确定的东西,我觉得这种不确定更接近实质。

 

    如果说“隐蔽的秩序”在讲故事,那么故事的概念,其实挺有意思,也挺矛盾。这么多图像聚集在一起,相互冲突、影响形成的丰富而杂乱的景象会相互抵消,又会相互烘托,真象极了我们的这个世界。我的画面在提示“有事儿发生”,但对具体的事我并不努力去清晰,这也许是以后的工作。

    有人说,看我的画就像进入了图像的迷宫,我其实是想客观地呈现这些来自我们生活的图像,“迷宫”这个词很有意思,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都在想努力地澄清一些东西,并做着走出迷宫的努力,我也许是再一次呈现这种泛滥吧。

 

    以怎样的方式来建立起画面背后的隐蔽秩序是个很微妙的问题。在画面上我并没有去设计某个隐含的故事,这种秩序我想是一种泛指,我和朋友谈到这个系列的作品可能是我一生中最不确定的事,但它又是最接近实质的一件事。

    图像与图像之间的安排的确有很大的随意性,重要的是看这张和那张放在一起是否有意思而已,它们构成了一种我称之为表象阅读(或概念性的阅读)的关系,画面很难展示连贯的逻辑性的情节,但却更接近故事实质了。

    随意性并非是完全无意义的,我只想在这种呈现过程中获得一种解放,以一种更自由的方式去工作,我曾考虑过拼贴的方式,但尝试后放弃了,经过绘画,我想要的东西得到了一次过滤。每张画之间的差异性从画面来看不是很明显,我似乎一直在与这种主观的强调作对抗,这很难,强调差异并不是主要的,而这种细微的差异性来自于一种感觉。

 

    我使每张画有自己的名字,但我不想通过给它们一个名字,而对观者形成一种圈定。所以这些标题显然体现出一种无关紧要的性质.

    画的标题与画面中的文字的出现,我使它们并不具有指导性.就象我们在寻找的过程中,远处传来的某种声音,它清晰可辨,也可以引起我们的注意,但却与我们的寻找无关.

 

    我舍弃色彩而多用黑白来表达,就像过滤一样,我删除一些东西,以便图像之间能获得一种平衡。我不会因为作品的独特性而不用黑白,彩色也并不独特,也许只因黑白的形式更利于干净的表达,另外也可能是基于我对黑白矛盾性的喜欢,我想影响更主要的是来源于中国古代的一些作品和一些说法。

 

    我一直对人的面孔很感兴趣,倒不是说我喜欢人,人很复杂、善变,我尽量地选择无特点和陌生的面孔,目的是为了体现一种更宽泛的可能性,其实是一种很无所谓的态度。我在2001年的展览《坚硬的外壳》亦是基于这种想法,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非常愿意使我的人物形象变得不可辨认。

    现在有很多艺术家的作品在呈现着不同的时代记忆,我个人是比较混沌的,对策略和矫情没有太大的兴趣。所谓不同的时代记忆其实是一种妄想,我认为所有的事儿都不会差别太大,更不要说群体记忆。人类是比较善于忘却的,我常常为这一点感到惊奇,也许是此时的现实的轰轰烈烈太过强烈了吧……

 

     “隐蔽的秩序”是有意建立秩序,还是无意形成的秩序?这并不重要。我的兴趣是当一个我们可以读解的图像与另一个图像放在一起时,它们之间产生的那种关系,非常的不确定和莫名的联系,我觉得极其有意思,就像再生一样,让人惊奇。所以,我强调一种情绪的体现,让残酷和温情的现实与记忆以具有诗意般散漫的表情呈现在画布上,而这种诗意又是以那么无所谓的一种方式来表现的。

    当作品远离我之后,也就结束了,对作品所呈现出来的最后形式,我并没有过多的去关心。在选择和绘画的过程中,我再一次独自承受了这个世界所给予我的,这过程是一次难以承受的经历。

 

张远 2008年初于北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