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道教神仙体系(三)

(2009-06-16 08:21:09)
标签:

宗教

清微派

七真

神仙传

黄帝

长春

杂谈

分类: 宗教文化
总之,杜光庭将古神仙家及道教所谓神仙住在天上、海中、山里洞天福地的各种神话传说,统一集录于《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中,实际上是一部比较全面而又简要的道教地理集,对研究道教宇宙观和道教历史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武当福地总真集》,三卷。元道士刘道明编集。刘氏为全真派兼传清微法的道士。
《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转引《武当山志》云:刘道明号洞阳,荆州(今属湖北)人。
与叶云莱同师雷渊黄真人(名舜申),授以清微上道,居五龙观,搜索群籍,询诸耆旧,实此书之异名。书前自序云:“予也覃怀末裔,荆门鄙夫,……退居山林,修真养性。然游人达士登陟者匪一,往往探颐索隐,令指谕蜂峦。……倦于应酬,敬搜摘群书,询诸耆旧,加以耳濡目染,究其的论确辞,笔之曰《武当总真集》。”
该书首列“武当事实”(即“概述”)。引传记云:“武当山一名太和,一名大岳,一名仙室。中岳佐命之山,应翼轸角亢分野,在均州之南。周回六百里,环列七十二峰,三十六岩,二十四涧。……七十二福地之一。……地势雄伟,非玄武不足以当,因名之曰武当。”然后分列“峰岩溪涧”、“台池潭洞”、“宫观本末”、“神仙灵迹”、“仙禽神兽”、“奇草灵木”等节,后列宋代对真(玄)武的封号(含《玄武传记》)、“大都昭应宫瑞应”、“录善降日”、“供献仪物”、“四天天帝”、“古今明达”等项。记录了元代初期,武当山的自然风光、道教文物、神话传说,以及仙真和有名道士的事迹等。书中记载的资料,可供研究武当山道教史之用。
《茅山志》原为十二篇十五卷,收入《正统道藏》洞真部记传类析为三十三卷。题上清嗣宗师刘大彬造。刘号“玉虚子”,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元至大四年(1311)袭教,为茅山宗第四十五代宗师。自云:“大彬登坛一纪,始克修证,传宗经箓。又五载,而成是书。”①但据泰定四年(1327)玄教大宗师吴全节序:“是书前后凡二十年始成。”则此书或非一时一人所造。钱大昕《元史-艺文志》著录张天雨《茅山志》十五卷。张氏为元末茅山著名道士,撰有《山世集》《碧岩玄会录》《玄品录》《老氏经集传幽文》《寻山志》等。至治二年(1322)主茅山崇寿观,正是《茅山志》修撰之时。因此陈国符认为:“盖此书实即张天雨所修,刘大彬窃取其名而已。”②不无根据。此书成于元泰定元年(1324)。此前,已有若干茅山志书,但甚简略。北宋《崇文总目》著录《茅山新小记》一卷:嘉祐(1056~1063)中,陈倩知句容县,曾校修《句曲山总记》;南宋绍兴二十年(1150),南丰人曾恂和茅山山门都道正傅霄又重修《茅山记》四卷。所书“山水祠宇,粗录名号而已;考古述事;则犹略焉。”《茅山志》即据旧志增修编纂而成,于元泰定天历(1324~1329)间刊行。元末板毁,明永乐元年(1403)重刊。成化二年(1466)板复毁,六年重刊。《四库全书总目》地理类存目著录之浙江孙仰曾家藏本,亦十五卷,系嘉靖二十九年(1550)玉晨观刊本,续入明事,已非元刊本之旧。<<正统道藏》所收,系据元刊本(只另行分卷)。前有赵世延、吴全节、刘大彬三序,略述撰志之缘起及此书之概要。
卷一至卷四《诰副墨》,录历代诏诰,并附表奏(汉诏诰当是六朝人伪撰)。卷五《三神纪》,记三茅君(茅盈、茅固、茅衷)世系及事迹。将“传”升为“纪”,意在抬高三茅及上清派地位。卷六、七《括神区》,叙茅山地理形胜和自然景观,赋予其道教人文色彩。卷八《稽古篇》,稽考仙真、道士之遗迹。卷九《道山册》,著录茅山道书目。卷十至十二《上清品》,记茅山宗所尊仙真及祖师之谱系印传记。卷十三、十四<<仙曹署》,记茅山神仙宫府。卷十五、十六《采真游》,记隐遁茅山之著名道士和隐士的事迹,计百四十一人。所记详略不等。卷十七、十八《楼观部》,记茅山宫观(附庙)二十五处,山房庵院若干处。卷十九《灵植检》,记茅山神芝奇药、名花异卉。卷二十至二十七《录金石》,集录梁、唐、宋、元诸碑铭,大都录碑文,少数只列碑目。卷二十八至三十三《金薤编》,录齐、梁、唐、宋、元人咏茅山之诗及著作。以上《诰副墨》《录金石》二篇是研究上清派茅山宗以及茅山上层道士与历代封建统治者的关系的第一手资料。其中反映了梁、唐、宋三代茅山宗的鼎盛及至元朝犹久盛不衰的历史事实。《三神纪》《上清品》和《仙曹署》列述茅山宗神灵仙曹体系。《上清品》又记历代嗣派宗师生平事迹,除魏华存以外,大多以《真诰》和历代碑铭、文札等当时资料为据。《采真游》记述部分下层道士的活动;所采栖遁茅山之道士且不限于茅山一宗(例如其中胪列了南朝时张天师九、十世孙若干名)。在黄澄传中还提及北宋徽宗以前,“三山经箓各嗣其本宗。先生(黄澄)请混一之。今龙虎、阁皂之传上清毕法,盖始于此”。这些对于了解茅山宗乃至道教各派的活动以及传承制度等,均有重要的参考意义。<<括神区》《稽古篇》和《楼观部》叙述到元代为止的茅山人文地理沿革和宫观庵院建置;后二篇补充了《真诰》等书之缺载。《灵植检》对于茅山药材的形状、性味和药用价值,均有较翔实的记录,有的还备述炮制方法,名木异卉则指出其所植之处,具有较高的科学价值。此外,《道山册》对于考察唐宋茅山宗文献有着特殊意义,《金薤编》则具有文学史资料价值。此志在体例上也有一些值得注意的特点。如一事可归于数类,则著互见,此略则彼详,并注“见某篇”或“事见某篇”。若所本之书有详细叙述,亦加注云“详具某书”或“事见某书”。由于内容丰富,编排得当,故在道教名山诸志中占有突出地位,甚为道教徒和学者们所重视。
此外,又有清康熙十年刊本《茅山志》十三卷,题“郁冈真隐笪蟾光审编”。光绪三年曾重刊。陈国符说:“是志删节刘志而紊其条贯,除稍增辑明清文献外,无可取者。”③
注:
①《道藏》第5册549页,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1988年
②《道藏源流考》下册,248页,中华书局,1963年
③同上书250页
《重阳全真集》,全真道祖师王嚞(号重阳子)撰,由门人编辑。全书原本九卷,《正统道藏》析为十三卷,载于太平部。书前有金宁海州学正范怿作于金大定二十八年(1188)的序言,书盖集于此时。全书为王嚞所作诗、词、歌之汇集,涉及其生平思想及活动的诸多方面,为研究王嚞的重要资料之一。
一,早期活动。文集中有许多“自述”、“述怀”诗,叙述其早期活动情况。有云:“名嚞,排三,本姓王,字知明”,因“见菊花坚操,便将重阳子为号”,又自名“王三风”或“王害风”。素性倜傥,不拘小节,有云:“少无福,早孤独”,悟道后,别妻离子,弃荣华,绝是非,或纸袄麻衣,蓬头垢面,行乞于市;或“葫芦贮药,腋袋经文,拯救人苦”。初离俗,自掘一墓,筑冢高数尺,下深丈余,上挂一方牌,书“王公灵位”,独居两年余。其《活死人墓赠宁伯功》诗三十首,述其“自埋四假”、“活中得死”之因甚详。诗云:“墓中阒寂真虚静,隔断凡间世上尘。”“存神养浩全真性,骨体凡躯且浑尘。”以叙其所得之宗教感受。所传大定间平“活死人墓”、烧“庵所”、携铁罐东行事,有《烧庵诗词》三首、《铁罐歌》十首可证。后到山东传道收徒,特别赏识马钰,誉以“物外闲人云外客,虚中真性洞中仙”。又有大定七年(1167)锁门百日化马钰,及两次分梨化孙不二事,均有诗词多首具载其详。
二,劝道。诗词中多以人生无常、世态炎凉、凡躯易朽等为题,劝人入道。如云:“叹人生,如草露,百载光阴难得住。”“荣华虚劳休自羡,四假凡躯,恰是蚕身缘。”“有钱时,人见爱,及至无钱,亲也全疏待。”故劝世人及早省悟,抛弃尘世的“名利是非”、“妄想奢求”、“酒色财气”、“生老死病”等俗念,“跳出樊笼”,“一心向道不回头”。
三,修持。主张修行前,“先通吉善”,即百事先人后己,六亲和睦,友朋圆方。既修行,则须捐妻却母,脱离凡俗,渐渐财疏色减,“熟耨三田”,静中调养精、气、神。须知“一灵真性入玄妙”,“气神交结为珍宝”。修炼中强调“性命之事”,不得“稍为失错”,并以“性如灯烛命如油”,“从来性,本来命”之理,阐述性命本不相离,必须“性命双修”。但在修炼次第上,谓“养甲(身)争如养性,修身争似修心”,更着重“修心地”。《答邹公问识心见性》词中,明确指出:“这个玄机奥最深,如何识本心。”虽如此,也十分重视“修命”功夫,《四得颂》云:“得命颠倒至,得性见金丹。”《望蓬莱》中又说:“修炼事,子细好铺陈,外做四肢安乐法,内观五脏颠倒因,便是得全真。”此外,又反复强调锁心猿拴意马的意义,指出:“如要修持,先把心猿锁”,认为只有“猿马牢擒”,尘冗摒除,才能“心中清静”,故说“跳出樊笼寻性命,人心常许依清静,便是修行真捷径。”可见追求心地清静,是全真道修持内丹的基础。
四,三教合一论。和合三教是全真道的立教宗旨,诗词中不乏此类言论。如说:“儒门释户道相通,三教从来一祖风。”“释道从来是一家,两般形貌理无差。”常以“须早悟,三教理玄幽”勉励道友习三教言论。其中特别重视汲取佛教思想,常与老僧、法师频相往来,又多用佛教语言以喻内丹,如将“仗起慧刀开般若,能超彼岸证波罗”,与“识心见性通真正,知汞明铅类蜜多”并论。至于诗词中采用佛教名词术语,更是比比皆是,如“轮回”、“弥陀”、“菩提”、“佛果”、“禅定”、“无漏”、“妙觉”等等,不一而足。《磻溪集》为邱处机早年居磻溪、龙门修道时所作,后由其门人编辑结集。共六卷。
前有四序,写于金大定二十六年(1186)至泰和八年(1208)间,成书当在金末。《正统道藏》收入太平部。全书多为诗词,其中有不少是关于秦川、磻溪、龙门、虢县、渭南等地风景名胜的纪实与即景抒情者。内容大致如下:
一,苦心修炼。认为只有“身心百炼,炼出寸心如铁,才能“把旧习般般从头磨彻”。为弘扬“全真精神”,以重阳风范自勉,“十年苦志忘高卧”,“十载潜看万卷真”。平时蓬头垢面,顶笠披蓑(人称“蓑衣先生”),放旷山林,逍遥云水,“虚堂任曲肱,展足和衣寝”。自谓居西虢六年,从无一件新衣履,每逢中秋,专事补缀。曾令人持诗去虢县换布缀衣。又不置箪瓢,沿村乞讨,不管冷热残余,只求“填肠塞肚”。《岁寒守志》一诗,更描写其三冬独坐,朔风穿户、败衲重披,冻手频呵,饥寒交迫之窘况。自甘如此苦行,是早期全真道士的信条,以为只有如此,才能获得真功真行。
二,研读三教经书。认为三教同源一理,诗云:“儒释道源三教祖,由来千圣古今同。”故兼修三教经书。对佛学禅理有相当造诣,文集中,“色身”、“法身”、“六根”、“圆觉”、“法轮”等词屡见不鲜。尤以儒学根底较深,曾云:“一阴一阳之谓道,太过不及俱失中。”待人应世,强调“愍物恻隐”、“慈悲为怀”,主张修阴德,免灾祸。并以“满口齿先落,终身舌未伤”,譬喻“柔弱胜刚强”,从而指出:学道修真,须以“挫刚锐”为“下手根基”。
三,积极进行斋醮活动。自大定二十八年,金世宗令作高功法师主万春节醮后,参加了无数次斋醮活动。明昌五年(1194)于福山县建醮,并传箓授戒。承安四年(1199)、大安元年(1209)又分别于登州修真观和胶西建醮。又相继赴蓬莱狄氏醮、潍州北海醮、虢县朝真醮等。他在“昌阳黄箓醮”中写道:“华灯羽服罗三殿,绛节霓旌下九霄。法事升坛千众集,香云结盖万神朝。从兹降福穰穰满,一县潜推百祸消。”又规劝道友:“幸遇门庭开教化,临逢斋醮莫推辞”。
四,广泛交往。邱处机不仅以诗文与诸秀才就学道、修行事相答问,还常以“劝道”、“乐道”事与达官如定海军、蓬莱州、圣州等地节度使相咏和。在《答京兆统军夹谷龙虎书召》诗中云:“休休道者方归去,赫赫王侯又到来,自愧中心无道术,空教外迹播尘埃。”
综上所述,《磻溪集》是研究邱处机在磻溪、龙门修道时期的思想与活动的重要资料。
《长春真人西游记》,记述邱处机应蒙古太祖成吉思汗之召,于太祖十五年至十九年(1220~1224)赴西域途中的见闻。载《正统道藏》王一部。题“门人真常子李志常述”。该书分上、下两卷。卷前收录邱处机挚友孙锡所作《长春真人西游记-序》,卷后为附录,收成吉思汗致邱处机的诏书、圣旨,燕京行尚书省石抹公谨请邱处机住持天长观的奏疏,侍行门人十八弟子和蒙古护持四人之名录。
上卷述邱处机西游经历。开篇概述邱处机学道经历及审时度势不应金、南宋邀请之事,次详述邱处机应成吉思汗之召,西行传道之经历。邱处机率弟子十八人,于太祖十五年(1220)正月十八日从莱州(治所在今山东掖县)出发,经潍阳(潍县)、青州(益都)、常山(今河北正定)至燕京。然后出居庸关,至德兴龙阳观度夏,八月初抵宣德州(今河北宣化市)朝元观讲道,复南往龙阳观过冬。次年二月八日离朝元观经盖里泊(今伊克勒湖)、渔儿泺(今内蒙东南的达里诺湖),四月初抵达贝加尔湖北的斡辰大王(成吉思汗四弟)帐下。又西行经呼伦湖,翻越库伦(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以南的高山,经长松岭(杭爱山)抵达金山(阿尔泰山)东侧的科布多附近,留门人宋道安等九人筑栖霞观以居。
邱处机继率弟子九人,翻越金山,跋涉准噶尔盆地东侧的白骨甸(博尔腾戈壁滩)、大沙陀(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经轮台至回纥昌八剌城。然后翻越阴山(今天山)至阿里马城(今新疆霍城县境)。又西行至寻思干城(撒马尔罕)、赛蓝城。
然后经碣石城,过铁门关(今阿富汗库尔勒城北),于太祖十七年四月五日抵达大雪山(今阿富汗兴都库什山)成吉思汗行宫。成吉思汗嘉其不远万里奉诏而至,问及长生之药,邱处机曰:“有卫生之道,而无长生之药”。成吉思汗赐号“神仙”,并定十月问道。
下卷述邱处机讲道及东归住持天长观事。当年十月十五日、十九日和二十三日,邱处机向成吉思汗三说养生之道,“颇惬圣怀”。(李志常撰《长春真人西游记》时,遵照成吉思汗“勿泄于外”的禁令,未记讲道内容。太宗四年,耶律楚材将讲道内容编录成《玄风庆会录》,也收入《正统道藏》)邱处机扈从成吉思汗东归途中,亦数以“道”劝说成吉思汗。太祖十八年三月十日,邱处机辞别成吉思汗,经蒙古南道,自科布多至金山,偕门人宋道安等东返,于次年春抵燕京,住持天长观。全真道得成吉思汗支持并蠲除赋役,“教门四辟,百倍往昔”,邱处机乃建平等、长春、灵宝、长生、明真、平安、消灾、万莲八会于天长观,开坛说戒,发展道众,并受权处置北方道教事。太祖二十二年七月七日邱处机去世,遗嘱宋道安嗣教。
《长春真人西游记》记录了邱处机以七十三岁高龄,越高山,涉大川,跨戈壁,渡荒漠,崎岖数万里的西游历程,对沿途的自然景观,山川草木,风土人情,均有详明的记述。书中还记录了邱处机沿途吟咏的近七十首诗词,颇有文学价值。
但此书之价值长期未被发现,直至清乾隆(1736~1795)之季,钱大昕于苏州玄妙观读道藏时,始行表彰。清末著名学者王国维为该书作注,并给予很高评价:“全真之为道,本兼儒释,自重阳以下,丹阳、长春并善诗颂,志常尤文采斐然。其为是记,文约事尽,求之外典,惟释家慈恩传可与抗衡。三洞之中,未尝有是作也。”
《长春真人西游记》是研究邱处机及全真道的重要著述,也是我国十三世纪上叶一部重要的中西交通史文献。此书可与晋代法显的《佛国记》,唐代玄奘的《大唐西域记》相媲美,对研究元史、西域史、地理、民俗等均有参考价值。在世界中世纪的地理游记中,也占有重要地位。国外有俄、法、英诸语种译本。
《海琼白真人语录》,四卷。由白玉蟾门人谢显道、林伯谦、叶古熙、彭鹤林等纂
集白玉蟾语录及部分诗文而成。按书末彭鹤林跋语,当成于南宋淳祐十一年(1251)。
《正统道藏》收入正一部。内容可分为四类。
一,劝道。谓人身中有精、气、神三宝,其中神是主,精、气是客。但“精衰于淫,气竭于嗔”,益己者无多,而丧者不可胜数。精气不存,则神无所附,日月推延,“百骸溃散,四大分离”。于是“启修仙学道之路”。劝人“视锦绣如弊垢,视爵位如过客,视金玉如瓦砾”,当“节饮食,省睡眠,绝笑谈,息思虑”,进而“朝收暮采,日炼时烹,如龙养珠,如鸡抱卵,火种相续,打成一片……”而行内丹修炼。指出如“能喧中得静,浊中得清”,则“如蝉饮露,体自轻清,如龟吸日,寿乃延长”。
二,科仪术语之阐释。谓古圣以“道学难入,世欲易迷”,故“设科戒仪范之文”。
在释“三箓七品”时称,三箓者即金箓斋,上消天灾,保镇国王,帝王用之;玉箓斋,救度人民,请福谢过,妃后臣僚用之;黄箓斋,济生度死,下拔地狱九幽之苦,士庶通用。七品者即三皇斋,求仙保国;自然斋,修真学道,上清斋,升虚入妙;指教斋,禳灾救疾;涂炭斋,悔过请命;明真斋,拔九幽之魂;三元斋,谢三官之罪。凡此诸斋仪范,皆有所本,需照行不误。至于“设醮”,有密醮式,河图醮式等,并有多种禁忌。
认为“行道奉法”应听其自然,强调“凭诚以彻其感,恃法以行其事”。卷四并有《黄箓供职奏状》具陈其事。此外,对“炼度”、“罡步”、“丁步”、“步斗之法”、“五腊”、“圆通大法”、“瑜伽”等均详加阐释。
三,雷法。白玉蟾为金丹派南宗祖师,主内丹。但又兼传雷法。盖“雷法”乃道法之一种,颇似符箓斋醮之类,谓能役使风霆,辅正除邪,体天行化,佐国救民。强调行法须与内炼相结合,并以内炼为主。若仅“行罡作诀,念咒书符”,势将身衰气竭,神气散乱,五雷不生,道法不灵。故强调必须返求诸己,将雷法寓于丹法之中,主张清静无为,颐神养气,神气混和,然后于静定之中,发动自身元阳真气,使与天地合体,与自然合变,继则阴阳相制,水火相攻,从而发生风云雷雨电。是知“雷霆”亦喻人身精、气、神之修炼。
故云:“雷神亦元神之应化”。呼风召雷,驱役鬼神亦即自身元神使然。还强调行法中“心”的作用:“万法从心生,心心即是”,“无疑则心正,心正则法灵,……非法之灵验,盖汝心所以。”批判当时“学法之士,不本乎道,不祖乎心。……或以师巫之诀而杂正法,或以鬼仙降笔而谓秘传。……实一盲引众,迷以传迷。”
四,佛禅之研究。白玉蟾剖析三教:“孔氏则四端五常,释氏则三乘四谛,老氏则三洞四辅”。认为“孔氏之教惟一字之‘诚’,释氏之教惟一字之‘定’而已,老氏则‘清静’而已”。虽主张三教融合,却更重老氏“洞晓阴阳,深达造化”的内丹之学。并以薛道光弃佛归道事阐明“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虽如此,亦深钻研佛禅之学,且造诣较深。在《武夷升堂》《常州清醮升堂》《庐士升堂》等众多答问中,对佛学禅语运用自如,简明得体。他根据自身参禅体验,在《东楼小参》中阐发内丹修炼中,心、神、形、气的相互关系,强调“心”的作用:“心无杂念,意不外走,心常归一,意自如如,一心恬然,四大清适。”又称:“至道在心,即心是道,六根内外,一般风光。”
在《冬至小参》中说:“功圆行满,身登紫云,以神会道,道合玄元,凝虚炼静,高超四禅,跳出混沌,法身无边。”《西林入室》一开始即以一首诗说明佛道不二:“有一明珠光砾砾,照破三千大千国,观音菩萨正定心,释迦如来大圆觉。……亦名九转大还丹,谓之长生不死药。”
此外,书中又多记白玉蟾平日的思想言行,如自称“物外人。或凡或圣,不以荣辱为心,毁誉为念”,“每日唯以大饮酣歌饯时而已,他无所求,亦无所思”。《张三丰先生全集》,八卷。题明张君宝(即张三丰)撰,清李西月重编。载《道藏辑要》毕集。前序称:“其书曾刊于前明永乐时。”清雍正元年(1723)汪锡龄将所藏张三丰“丹经二卷,诗文若干篇”及所记“祖师显迹三十余则”,辑成《三丰祖师全集》家藏之,本欲合此旧本,加搜遗文付梓,未果。李西月得此书“于梦九(即汪锡龄)六世孙名昙者之家,十存七八”,又搜名山碑版、道院抄存者,以补其缺,于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辑成此书。
此书虽题名张君宝撰,但除收称名为张三丰之著作及其传记(皆有待考证)以外,又多收其弟子传记、道派承传、后世著作及灵异事迹等资料,故它并非张三丰著述之全集,实乃后世张三丰派(隐山派)事迹、著述之汇集。
书前“总目”分八卷,而书内却未分标卷次;且总目与书中篇目、版心标目,又多歧异,如总目为“仙派”,书中篇目为“道派”,版心标目则为“派考记”。如此之例甚多。全书内容可归并为四点。
一,张三丰及其弟子的生平事迹、神话传说及道派承传:《列传》篇(又称《传考记》),辑张三丰传记六种。《道派》篇(又称《派考记》),分老子之道为文始派与少阳派,张三丰为文始派(又称隐仙派)的五传祖师。其《前历祖传》列太上老君、尹文始(名喜)等五人传记,《后列仙传》载张三丰所传弟子沈万三及其后代传人共十一人之传记。《显迹》篇记录张三丰从至元十九年(1359)至康熙(1662~1722)年间之神异事迹三十六则,有“度沈万三”、“寓金台观”、“隐太和山”、“七戏方士”、“诗挫番僧”等。《古文》篇收录陈雷谷等人传记,及“芦汀夜话”、“八遁序”等。《隐鉴篇》则据山人野客所言,收录元至清代百零四名处士、逸士、达士、居士的事迹,即所谓《隐士传》。
二,张三丰的道论和内丹著述:有《大道论》《宣机直讲》《道言浅近说》《正教篇》《玄要篇》等。《大道论》上篇有曰:“夫道者,统生天、生地、生人、生物而名。”
又认为:“理综三教,并知三教之同此道也。儒离此道不成儒,佛离此道不成佛,仙离此道不成仙。”“儒也者,行道济世者也,佛也者,悟道觉世者也;仙也者,藏道度人者也。
各讲各的妙处,合讲合的好处,何必口舌是非哉!夫道者,无非穷理尽性,以至于命而已矣!”而《正教篇》又说:“孔之仁民,老之济世,牟尼之救苦,皆利人也,修己利人,其趋一也。”《大道论》下篇和《玄要篇》多谈内丹修炼理论与功法,认为性命双修,方合神仙之道。
三,张三丰派所著的道教经典:有《斗姆元尊九皇真经》《三教灵妙真经》《三教灵应真经》《三教灵通真经》《洞玄度人真经》《菩提真经》等,从中可以概见武当隐仙派的教义、奉神、斋醮科仪等内容。
四,张三丰及其传人们的诗文著作:有《云水前集》《云水后集》等。据称,《云水前集》是“明永乐时胡广等收入《大典》(按指《永乐大典》——引者)之内,世间少得其本。”明嘉靖中诏求方书,“仍从《大典》中翻出”,才得以流传民间。因此是明清时期
较有影响的道教文学作品。从这些诗、词、散文及民间唱词、歌谣中,可以窥见隐仙派道士的修炼思想、训世情怀、个人情趣。
由上可见,此书虽非张三丰所撰,其称名张三丰之作亦有待于考核,但它所收集的
大量篇卷,却是研究明清武当隐仙派的重要资料,其历史价值甚明。

樊夫人
樊夫人是刘纲的妻子。刘纲在上虞县作县令,有道术,能召来鬼神,还会使各种神通变化。这都是他秘密修行的结果,无人知晓。他以清静无为的原则处理政事,政令一旦发布施行,百姓皆受其益。在他管辖的地域没有旱涝、瘟疫和猛兽的伤害,一片太平景象,年年五谷丰登。
闲暇的时候,他常与夫人一道比试道术。一次,刘纲与夫人去四明山游历,有猛虎堵在路上,刘纲施道术,让虎趴着不动,但他刚要从虎身边走过,虎一跃而起要吃他。当他夫人朝着虎走过去时,虎伏在地上,不敢仰视。刘纲每次和夫人相互比试时,他总是甘拜下风。即使在他们修成要升天而去时,他也走得不如夫人那样自如。县衙正厅的侧面从前有棵大皂荚树,刘纲必须飞到树上,方能飞起来。而夫人则平静地坐着,冉冉地如同飘飘而上的云气,他们一同升天而去。
到了唐朝贞元年间,湘潭县有个老婆婆,自称为湘媪,却不说姓名。她平常借住在别人家中,已有十多年了。她常用丹篆写文字在乡里治病救人,没有不灵验的。乡里人非常敬重她,想盖几间奢华的房屋奉养她。湘媪说:“不必了,我的愿望就是有个屋子能容身。”湘媪鬓发黑亮如云,长得富态,皮肤洁白如雪。她拄着拐杖,一天可行数百里。
忽然有一天,她遇见一个名叫逍遥的乡下女孩。她十六、七岁,长得光彩照人,正手提竹筐采菊。她一看见湘媪就睁大眼睛看着她,一动不动,象定在那里一样。老太太看着她的眼睛说:“你喜欢我,想与我一同到我住的地方去吗?”逍遥高兴得把筐也扔了,赶忙给湘媪行礼自称弟子,随着湘媪就回家了。她的父母追上她,用杖打她,叱吒她,要她回家。可是,逍遥的志向愈加坚定,并以死来抗争。亲戚乡邻见此情形,都来劝导她的父母,让逍遥去做她想做的事。她的父母见无力挽回女儿的心,就随她去了。逍遥又回到了湘媪那里,每日只是扫地、打水、烧香、读道经而已。一个多月后,湘媪告诉乡邻:“我到罗浮山去一段时间,门上锁了,你们千万不要去开门。”乡邻问逍遥去哪里,湘媪说:“与我同往。”如此三年过去了,人们看见湘媪房舍周围小松、竹笋丛生。终于湘媪回来了,她召集乡邻一同去开锁,打开房门,只见逍遥在室内迷糊地坐着,容貌宛若平日一样。老太太用拐杖敲地,说:“我回来了,你可以醒了。”逍遥如梦初醒,她刚起身,就要下拜时,忽然左脚掉了,象被人砍落的一样。湘媪急忙命逍遥不要动,她捡起断脚接了上去,并用水喷了一下,左腿竟然完好如故。乡邻惊骇不已,象敬神一样敬畏她,人们从几百里外赶来朝拜她。
湘媪神情优闲,不喜交往。一天,湘媪忽然告诉乡邻说:“我要前往洞庭去救一百多人的性命,你们谁愿意为我准备一只船?一两天后,可以和我一道去观看。”有个叫张拱的村民,家里很富有,愿意为湘媪准备船只,并且亲自驾船送她。快到洞庭的前一天,遇见了大风大浪,一只大船被风浪刮到君山岛上撞碎。船上载着几十家,将近一百多人却毫发无损,也不见有船来救,他们就散落在岛上。忽然,有一只一丈多长的扬子鳄游到沙滩上,几十个人把它拦住,打死,把它的肉给分着吃了。第二天,一座象雪似的白城围绕岛上,谁也不知这是怎么回事。那座城慢慢变窄把人夹住,岛上的人恐怖地哭喊着,行装都已碎为粉末,人也都被捆成一簇。那里面不到几丈宽,难以逃离,形势紧急。岳阳城里的人远远地也能望见雪城,但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这危急关头,湘媪的船已经到岸,她快步登上君山岛,手里拎着长剑,踏着罡步,随着一口法水的喷出,长剑飞快地刺向白城。只听见白城发出如霹雳般的一声吼叫,城就崩塌了。原来是一只长十多丈的大扬子鳄,它蜿蜒而死,剑正插在它的胸上。这一百多人的性命终于被救了下来,否则的话,顷刻之间这些人都被拘束成了血肉。岛上的人感激得放声大哭,并向湘媪行礼致谢。
湘媪命张拱把船驾回湘潭,张拱不忍马上离去。这时,忽然有个道士与湘媪相遇,道士问道:“樊姑近日从何处来?”他们彼此寒喧一会儿,非常高兴。张拱询问道士湘媪是谁,道士说:“湘媪就是刘纲真君的妻子樊夫人。”人们这才知道湘媪就是樊夫人。张拱回到了湘潭。后来湘媪与逍遥同返仙境。
(资料来源:《女仙传》)

鲁妙典
鲁妙典是九嶷山的女仙官。生来聪敏,品德高洁,吃素不喝酒。十多岁时,她对母亲说:“食物的气味臭浊得很,一闻到就鼻脑疼痛,希望不要再吃饭。”全家人对她都很怜惜。过了十年,她常常闷闷不乐,就对她母亲说:“人最长的寿命不过一百二十岁,却每天被喜怒哀乐所伤害;又何况是女子之身,哪能再埋没真性,混同于凡夫俗子呢?”
有个竹麓道士拜访她,把《黄庭经》传授给她,对她说:“《黄庭经》是扶桑大帝君宫中的经书,诵读一万遍的人,能够成为神仙。经书上说:‘咏之万遍升三天,千灾已消百病痊。不惮虎狼之凶残,亦已却老年永延。’。住在山上独自修炼,只要读上一遍,就如同与十个人为伴,没有恐怖和畏惧。为什么会这样呢?此经能把身中的众神召集起来,从而澄清端正了神气。神气端正了,外来的邪恶就不能干扰;众神集中了,恐怖就奈何不了你。如果形全神集、气正心清,就可以清晰地看见千里之外的东西,纤毫无隐。我所担心的是人不知道真经,知道了却不能修炼,修炼了却不能精进,精进却不能长久。如果半途而废,前功尽弃,不仅将遭到玄法的责罚,还将有无穷的痛苦报应。”妙典遵奉玄戒接受了经书,进入九嶷山,住在岩洞内,静修默炼。屡次有妖魔前来试探,而妙典道念坚贞,不为所动。这样生活了十多年,有位神人告诉她说:“这座山系大舜管辖,是天地的总司九州的宗主。古时候有个高道之士,制作了三处竹床,可以歇宿遮避风雨,保护形体、坚定道念。天长日久,竹床也都朽烂了。现在我为你制作它,可以遂心安闲歇息。”又过了十年,真仙降临下来,交给她灵药,她就白日升天了。
当初,妙典到山上去住时,山峰顶上没有水,神仙就化了一个石盆。这石盆大三尺,长四尺,盆中之水,用之不竭。又有一个大铁臼,也是神仙送给她的,不知干什么用的。如今,这两件东西都在山峰上。仙坛的石头上,清清楚楚地有仙人的鞋印;还有一面古镜,大三尺;有一口钟,形状象仰卧的月牙。这些都是神仙送来的。上述神品与妙真升天所留之物,如今存在无为观。
(资料来源:《太平广记》)

盱母
盱母是豫章人。在外表上,她与世俗之人没有什么两样,在内心里她却在修习玄真要诀。她常说:“一千年前,我曾住在西山,应该在那里回归真境。”她的儿子叫盱烈,字道微。道微小时候失去了父亲,伺奉母亲,以孝顺出名。他家里贫穷,然而他伺奉母亲的美味食品从不曾有过短缺。乡里之人很敬重他。
西晋武帝时,与她同郡的吴猛、许逊精诚修炼。他们住在洪崖山,筑造玄坛,设立静室。吴猛飞升之后,许逊就用宝符、真箓拯救世俗的百姓,远近的人都很尊崇他。许逊入仕任某州的记室。后来每当旧历初一和十五,他便回家朝拜。有人看见他乘着龙,往来迅速,象近在咫尺一般。由于盱烈淳朴诚信忠厚,许逊就雇用了他,他就与母亲一起在许逊宅院东北八十余步的地方居住以报恩,从早到晚伺奉着,神情郑重,态度恭敬严肃,不曾有过倦怠。盱母还经常在山下采摘花果,用来奉送许逊。许逊怜惜她诚恳的心志,常常想拯救度引她。
元康二年壬子八月十五日,太上老君命玉真上公崔文子、太玄真仙瑕丘仲,凭册书下令征召许逊,拜为九州都仙大使高明主者,白日升天。许逊对道微及盱母说:“我奉太帝的命令,不能久留。你们可以随仙车后来。”母子悲伤得不能不已,拜了又拜,哀告请求,愿随许逊而去伺奉于云辇左右。许逊答应了他们母子的请求,就赐给他们灵药让他们服下,亲自传授真诀,于是在午时跟着许逊升天而去。如今坛井还在,世人称坛井为盱母井。
(资料来源:《太平广记》)

梁母
现在的人认为神仙是古时的人虚构的。其实,那时的人们相信神仙的存在,因为古时有神仙降临人间,有缘者自会见到他们的,在古诗和古书里有许多这样的记载。
梁母是盱眙人,她寡居无子,为了生计,在平原亭开了个客栈。客人到梁母的客栈投宿,就象在自己家里一样。客人想给多少住宿费就给多少,她从不因此而抱怨什么。客人有时会住上几个月,她也从不厌烦。除了维持自家衣食之外,她把剩余的钱全部施舍给了贫寒之人。
有一个少年常常在梁母的客栈会住上几天,他的举止行为非同寻常,离开时,他告诉梁母说:“我是东海小童。”梁母也不知道这东海小童是什么人。宋元徽四年丙辰,马耳山的道士徐道盛临时去蒙阴,在蜂城西边遇见一辆青牛车,车自动往前走。这时只见一个童子召唤徐道士,徐道盛就向他靠近,离车三步左右时就站住了。他又看到两个童子,大约十二三岁左右,都穿着黄衣,头上发髻用红色的布裹着,服饰齐整,容貌端庄,仿若天人。车里的人派了一小童传话:“我是平原客舍的梁母,如今被太上道君召回,应当在过蓬莱时寻访子乔,经太山考鬼召神,告诉他我想与之相见,果然得以见面。灵辔飘飘,山岭艰险崎岖,渡口和驿站有限,每日行程三千里。我很快就得乘云霞上三清,这三个童子护送我到玄都国去。请代我向东方各位清信士女辞谢。太平在即,十一年后,将来度引你。”梁母又举手告谢说:“太平时再相见。”说毕,驱车腾飞而去,直到青牛车在徐道盛的视线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徐道盛回到平原客栈打听梁母的去向,得知梁母离开尘世的那天正是他在蜂城西边见到她的时候。
(资料来源《集仙录》)

1.女几
女几是陈市上的酒妇,她酿造的酒美味无比。有一次,仙人路过她家去饮酒,用五卷素书作为酒钱抵押给她。等仙人走后,女几翻开书一看,原来是仙方养性长生的方法。她就偷偷地把书中的要诀抄了下来,并按照其要诀进行修炼。
三年过去了,女几的容颜变得越来越年轻了,就象二十岁左右的人。又过了几年,抵押酒钱的仙人来了,他笑着对女几说:“你修的是偷来的道,又没师父指导,即使有翅膀也飞不起来。”女几一听,毫不犹豫地跟着仙人走了。她在山上住了很多年,人们也常常见到她。其后不知她去了哪里。她住过的山就叫女几山。

2.酒母
酒母是在都城里卖酒的酒妇。于老是她的师父,不知是何方人氏。于老看起来五十多岁,自称已有数百岁。酒妇认为他与众不同,对他非常礼貌恭敬。
一天,于老忽然对酒妇说:“赶快整理打扮一下,我和你一起去接中陵王。”这天晚上果然有异人到来,那异人牵着两只茅狗,一只给了于老,另一只给了酒妇,让他们骑在狗身上。当他们一骑上狗身,发现茅狗原来是龙。后来,他们就跟随着那异人上了华阴山。在山上常常会听到“于老酒母在此”的呼喊声。
(资料来源:《女仙传》)

东陵圣母
东陵圣母是广陵府海陵县人,她嫁给杜氏为妻。她师从刘纲,学习道学,达到了易形变化,时隐时现的境界。她的丈夫不信道,经常因此而对她发怒。圣母常常治病救人,有时还会亲自前往病家为人施治,这使得她的丈夫更是气愤不已,盛怒之下,他告到官府,说:“圣母是邪恶奸诈的妖人,不理家务。”官府听信了杜氏之言,就将圣母拘捕,关进了监狱。
圣母刚一被关进监狱,就见她从狱窗中飞了出去,众人望见她越飞越高,直到完全消失在白云之中,狱窗下遗留有她穿过的一双鞋子。于是远近的人盖起庙宇来祭祀她,百姓想求告的事,只要向她祷告就立即见效。
人们常见有一只青鸟在祭祀的庙宇上空飞翔,有人丢失了东西,向她乞问在何处的话,青鸟就会在盗物之人头上盘旋。从此,那里路不拾遗,岁月稍长,也不再见有偷窃的事发生。至今海陵县的人都不得做奸盗之事。如果做了的话,罪大的,不是被风浪吞没淹死,就是为虎狼所杀;罪过小的则病业连连。
(资料来源:《女仙传》)

钩翼夫人
钩翼夫人是齐人,姓赵。她自小就喜欢清净。她因病卧床了六年,右手卷曲,很少饮水用餐。
汉武帝时,望气的人说东北方有贵人气,经过推算找到了她,并召她进宫。她的姿色伟美,汉武帝打开她卷曲的右手而得到了玉钩,她的手也因此能展开了。汉武帝很宠幸她,她为武帝生下了汉昭帝。她后来被害,可她的尸体不冷而有香气。她去世后一个月,昭帝即位,追遵她为皇太后,并为她改葬。当开棺时,发现棺中已空,仅见有丝鞋。她的宫被命名为“钩翼”,后来因避讳改为弋。
后记:《汉书-昭帝纪第七》中记载,孝昭皇帝,武帝少子也。母曰赵婕妤,本以有奇异得幸,及生帝,亦奇异。
(资料来源:《列仙传》)

慈心仙人
唐代宗广德二年,临海县有一个叫袁晁的贼人驾船去永嘉作强盗。途中,他的船遇上大风,被风向东刮离原地数千里,到了一不知名的地方。四顾一看,不远处有一山。山上的树木青翠欲滴,繁茂浓密,还有城墙,被五色光照耀着。贼人们就把船泊在山脚。
山上有所非常精美的房舍,琉璃为瓦,玳瑁为墙。走进房廊,寂静一片,不见人影,屋里只有二十多只小狗。屋内的器物全是用黄金打制的,没有任何其它的杂类。又有被褥,也很鲜亮,大多是西蜀出产的贵重织锦。还有一金子城,城内零碎的金子一堆一堆的,数不胜数。贼人见四周无人,就争相抢拿各种物品。正抢得高兴,他们突然发现一位妇人从金子城里走出来。她身高六尺,上着锦绣上衣,下穿紫色丝绸裙子。她对贼人说:“你们不是袁晁的同党吗?怎么能到这里来?这些东西并不属于你们,你们竟敢拿?刚才你们见到的小狗,你们以为是狗吗?不是的,那是龙!你们刚才所拿之物,对我来说,实在不足惜,但是恐怕那些龙难以忍受你们的行为,到时候发怒,前去拉你们的船,你们的性命就难保了。你们赶快回去吧!”贼人们赶忙站列成一排下拜谢罪,并把所拿之物归还原处。他们询问这儿是什么地方,妇人说:“这是镜湖山慈心仙人修道的地方,你们无缘无故地跟着袁晁做贼,不出十天就会有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