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舒丹丹sdd
舒丹丹sd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922
  • 关注人气:1,7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卡佛的德舒特河

(2011-01-24 09:45:18)
标签:

文化

诗歌

分类: 雷蒙德·卡佛译诗

德舒特河

——雷蒙德·卡佛 / 舒丹丹 译

 

 

这片天空,比如说:

幽闭,灰暗,

但雪已经停了,

这点总算不错。我冷得

连手指

也没法弯曲。

今天早上走到河边,

我们惊扰了一只

正撕咬着兔子的獾。

獾的鼻子流着血,

    血溅在鼻子和锐利的两眼间: 

    捕食本领和慈悲

    可不相干。

 

后来,八只绿头鸭飞过,

没有朝下望一眼。河面上

弗兰克·桑德梅耶正在钓鱼,拖着钓绳

钓虹鳟。他在这条河上

已经钓了很多年,

但二月是最好的月份,

他说。

纠结,没戴手套,

我对付着一堆迷宫似的尼龙线。

远方——

另一个男人正抚养着我的孩子,

与我的妻子同床共眠,同床共眠。

 

 

关于这首诗,写几句译后感。

这首诗我在网上曾见过几个版本。别人的译法我不想多议,但最后一句想说一说。印象中,最后一句好像大多译作“睡我的老婆睡我的老婆”之类(无所指,仅泛泛印象)。这种语气译卡佛的这首诗,我觉得不能同意。先从原文的语体色彩上来说。最后一句的原文是:another man is raising my children, /  bedding my wife bedding my wife. 在这里,两个关键词,一个bedding,一个wife,首先wife在英语里是个庄重的词,与汉语里的“老婆”那种调侃随意的味道是不同的。此外,bed这个词用作动词时,其实是个“文语”,稍稍过时,在生活口语中并不常用,多在文学作品里出现,bed sb.其实是have sex with sb.的文雅隐晦的说法。

 

撇开这一层不说,单从这首诗的整体气氛上来揣摩,其实也不难看出,前面几乎所有写景语都是写情语—— 一个离婚后的男人,内心的纠结,疼痛,伤感,留恋,自责,甚至耻辱,种种复杂情绪全都藏在细节里了。他仍称他的前妻为wife,看得出他对前妻仍有感情,仍然尊重,一连两遍bedding my wife,这是一个男人夹杂着深情,不舍,醋意,与耻辱的喃喃自语。而“睡我的老婆”这种措辞与语气难免使这首好诗走味。

 

读了卡佛的小说,大家总以为他冷峻,“极简”,酷,其实卡佛的小说和诗歌,气质上确有相承之处,却也有很大不同。对于卡佛来说,小说是写别人,诗歌却是写自己,这或许也是他珍爱自己的“诗人”身份的原因之一。卡佛其实是一个非常细腻,非常感性,甚至温柔的男人,他的诗多是瞬间的情思与感喟,但这些瞬间是如此闪光,诗意。卡佛对诗歌情感的控制力特别好,他不会有太多议论或抒情,他的情绪都藏在他最拿手的“白描”的细节里,但是又清晰可感。他往往会在诗的结尾透露出一点他最想说的话,有时甚至在最后一句也不说,只由得读者自己去体会。在我看来,他那些顾左右而言他,欲言又止,懂得“留白”的短诗都是佳作。他很有一点东方趣味(难怪中国人和日本人那么喜欢他)。当然他也像大多数西方诗人一样,很多诗写得满,直接,甚至絮叨,有的诗甚至散文化、小说化,尽管如此,但诗歌的意味和节奏还是在的,并不是简单的“按按分行键”,读起来仍然很好读,很有读诗的快感。这种多样性或许是一个诗人的成长与尝试,即使是一流诗人,也不可能首首都是佳作,这不奇怪。正如拉金走的英诗传统的路子,卡佛走的是美国传统诗歌的路子,是大佬威廉·卡洛斯·威廉斯那一派承袭下来的。……嗯,不说了,等全部译完,我好好写一篇译后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