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知
周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52
  • 关注人气:1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面对行将消逝的村庄

(2016-05-28 11:15:39)
                                      面对行将消逝的村庄

                                                                                                                        
                                                                                                 周  

 

 

  只因先祖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迁徙过程中丢掉了原乡,使我的籍贯成为“走读”。无土栽培的植物总是在怀念故园,王维、孟浩然们的田园诗难以承载我浓浓的桑梓情愫,生性抑郁的我想着为梦找个牢实的背景,便自然而然将妻子的娘家赵家沟视作自己的故乡。

 赵家沟并不幽长,纵深不过三公里,就像沟里的居民,心里有个什么小九九,稍微费点神就能看穿;赵家沟也并不怎么偏僻,沟口就冲着山阳到商南的主干公路,离山阳县城不足三十公里。1987年夏天,我被媒人领着第一次踏进赵家沟相亲,在爱上未来妻子的同时,也爱上了这条质朴的小山沟。潺潺的溪流清澈见底,两岸山上的草木青翠欲滴,二十几户人家沿沟畔均匀地一路排列上去,或远或近的姻亲及宗族关系把他们紧紧缔结在一起,演绎着荣辱与共休戚相关,一家的客人就是一沟的客人,鱼快活鸟快活,近百口男女老少就像溪水里的游鱼山林中的飞鸟,祥和安乐地生活着,凡读过几首王维、孟浩然的人,到了这儿自然而然会生出些诗意。

 视觉和感觉的喜新厌旧绝不是审美疲劳产生的根本原因,透过现象,残酷的现实对原始美的无情侵蚀才是。今年“十一”长假,我携妻子女儿再次回到赵家沟,山青依旧水秀依旧,只是沿途欢声笑语鸡鸣犬吠不再,野猪野兔在路上悠闲地散步,五彩锦鸡见到人最多跳到路下的草丛中;两岸坡上没有了劳作者的身影,自然也听不到高喉咙大嗓门热情的招呼。女儿未染尘世沧桑,未历人生艰难,澄明的脑海中满是稀奇美好印象,一路欢欣鼓舞。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天籁,我则不由得对赵家沟的人民进行一次全面梳理——从上往下数,一家男人因患肺结核无钱救治而亡,一家男人塌死在山西小煤窑,虽然死因各异但结局相同,顶梁柱倒了,其他人还要活,女人只能带着孩子们改嫁他乡;再往下,两家年轻媳妇耐不住物质和精神的贫瘠,趁外出打工开阔了眼界从此杳如黄鹤,男人扔下老人带着孩子加入寻妻大军;再往下三家,女性成年出嫁,男丁入赘倒插门,老人相继归阴,风流云散唯余空屋。还有九家,天女散花一样散落到鄂、豫、冀和关中,今生和赵家沟已成了商参。所剩的八户人家,都是残缺不全的“613899部队”(即儿童、妇女、老人),这支部队也是有减无增,因为人口锐降校点撤并,女人们不得不在沟外租房给孩子当陪读。回想昔日,为一尺半寸的房基地畔打闹,现在,一户居然还摊不到一个活物。这,就是被我当作故乡的人口现状。

 过去,我常常喟叹人类生命脆弱,那么,在恶劣的环境中顽韧的生命到底是福是祸?妻兄迁居河北,年逾古稀的岳父还得和年轻人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他的堂兄,一位八十六岁的耆耋老人,春种秋收砍柴挑水甚至上树打核桃夹柿子,凡是农家有的活儿他都在干着。老人终生未娶,过继了一个侄子,原计划为自己养老送终,谁知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光棍侄儿,在一次拉木料途中摔伤了腰,老人反过来还要服侍老侄儿和他年幼的养女。我看见,温和的夕阳下,老人佝偻着腰刮洋芋,刮得十分专注且十分干净,每个靥子都要用刀尖剜去,就像认真的小学生做作业,每个污点都要用涂改液涂掉。尽管老人表情如水,琥珀色的眸子透出平淡,脸上深深的皱纹只是在用力时稍稍牵动一下,但我内心却波涛汹涌隐隐刺痛,感到某时某刻某种环境下,生命的顽强实是一种残忍。

 与时代脱节的美是不真实的,也是难以持久的。没有电视电脑电话,没有童话故事,没有可以交流的伙伴,女儿只欢欣了半天,晚上就闷闷不乐闹着要回城。而这无所事事的环境,倒是为我提供了多愁善感的机会。天大地大不如民生大,这是个十分浅显的道理,现实中却往往被人淡化,而将一些形而上的东西掀起一个又一个滔天巨浪。伫立在清朗的星空下,面对这行将消逝的村庄,面对屋檐下平稳呼吸的乡亲们,我只能默默祝福,祝福他们活的健康,多些喜悦,让子孙后代多读书,但要绕开“日暮乡关何处是”之类伤感的句子。

                                        (原载《西安日报》2005.9.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呼 唤 超 越
后一篇:山乡祭奠歌趣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呼 唤 超 越
    后一篇 >山乡祭奠歌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