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放牛娃
放牛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3,257
  • 关注人气:3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2016-09-28 23:32:06)
标签:

木心

杰克逊高地

我的诗

微信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当小提琴徐缓而深情地在诉说着下雨的时候,因为鲇鱼台风,猪窝的窗外正下着暴雨。

 

    这支小提琴曲感动过许多人,也曾经多感动过放牛娃。

 

    最近,微信技术在突飞猛进,形式越来越多样化,其中的《为你读诗》就很吸引人,让放牛娃听到了配乐,又读到了没有读过的诗。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前天凌晨,在床上从朋友圈里读到了一位木心研究专家转发的《为你读诗》,读的是木心的《杰克逊高地》。

 

    木心的东西放牛娃从没主动读过,只是偶尔从木心研究专家哪儿得到零星的碎片,谈不上了解。他的诗第一次读到。

 

    也许是因为心有戚戚焉,木心的诗唤起了放牛娃写诗的灵感,于是在微信评论里留下了一首《致木心研究专家》的小诗。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不知是否惺惺相惜,抑或放牛娃写的诗还真的过得去,这首小诗竟然被木心研究专家认为超过木心的原诗,为此放牛娃很是忐忑。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然而,敝帚自珍,怕这首小诗消失在茫茫的微信之中,今天放牛娃特意复制了下来,放到博客上来。

 

    同时,想表明一下:放牛娃没有“玩微忘博”。

    前一段,心情很糟,新狼又很不给力,上博客难,还要一直被要求输入登录名和密码,还一直不能对博友的博文进行评论······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我的诗: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为你读诗:

                      《杰克逊高地》

 

                       作者:木心


 

                        五月将尽 
                      连日强光普照 
                      一路一路树荫
                      呆滞到傍晚 
                      红胸鸟在电线上啭鸣 
                      天色舒齐地暗下来 
                      那是慢慢地,很慢 
                      绿叶藂间的白屋 
                      夕阳射亮玻璃 
                      草坪湿透,还在洒 
                      蓝紫鸢尾花一味梦幻
                      都相约暗下,暗下 
                      清晰,和蔼,委婉 
                      不知原谅什么 
                      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1993)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 关于作者 -

    木心,1927年生于浙江桐乡乌镇东栅。本名孙璞,字仰中,号牧心,笔名木心。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中国当代文学大师、画家,在台湾和纽约华人圈被视为深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和传奇人物。出版多部著作,代表作有《琼美卡随想录》《西班牙三棵树》《温莎墓园日记》。

 

- 诗享 -

    印象中的木心总是一副风雅模样,黑色的礼帽下,暗藏了一个高贵的灵魂,黑色大衣和羊毛格子围巾也全然表露出他讲究的日常。玉树临风并不拘泥于世俗,这一切的生活习惯也都在有力地改变着木心的独特视角。当我们重回到某个地方,记忆就跟着一起回来了。而在杰克逊高地82街,还清晰地保留着当年木心的生活气息。
 
    在这幢房子里独自修行了不短的时间,对于艺术家的创作而言,这样或许是件好事。一切都能伴随期待着的规律自然履行。木心悉心追求的是眼前的一切赋予,脱离世俗间的纷扰,静静观赏着沿街的动静之物。这傍晚的夕阳映衬着人间的无限好物,五月末的日光已然不再是夏季的初热。夕阳甚美,保留着红胸鸟在电线上的啭鸣,天色渐暗,也不显得突兀,像是在万物身前掠过的微风,亲昵地给予一份约定。
 
    就是这样的和谐之境,让人忘却烦恼,也不再有灵魂的恐惧。在那个孤寂冷清又同鲜花掌声绝缘的杰克逊高地,诗人曾孑然一身,过着无望而嬉笑的生活,可此刻的一句洒脱之语,便只诚觉世事皆可原谅。

 

 

 

 我的诗:致木心研究专家(2016——021)

 

                                                 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下雨的时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