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果仁
陈果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41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光折射是怎样否定相对论与量子学的

(2010-08-06 11:41:44)
标签:

科学前沿

科普

      光折射是怎样否定相对论与量子学的

 

《以太旋子学》作者陈果仁不但以现有的实验证明以太的存在,而且以现有的实验证明:1、质子、中子、电子等所有基本粒子都是微观的以太漩涡。2、光以以太为传播介质,并且光的波长、振幅、传播速度都与以太密度成反比关系。下面是简要介绍。

正反粒子的湮灭反应使得粒子消失于“无”,粒子在对撞机中高速碰撞可以“无”中生有地产生新粒子,这个“无”就是以太。世界是以太的世界,以太世界无边无际且无始无终,以太无处不在且无时不在。

以太流动可能形成漩涡,而旋转使漩涡中以太密度越来越大,当漩涡中的以太密度达到最大临界值时,以太漩涡将产生大爆炸与大膨胀。大爆炸将产生无数的微观以太漩涡,这些微观以太漩涡就是通常说的基本粒子,《以太旋子学》中称质子、中子、电子等基本粒子为旋子。我们所在世界就是以太世界中一个以太漩涡大爆炸的产物,我们世界中不断旋转的的星系则是以太大漩涡中的以太小漩涡大爆炸的产物。以太小漩涡大爆炸产生的旋子聚集形成恒星,恒星大爆炸产生行星与宇宙尘埃,它们共同构成了星系。

旋子自旋的同时不断吸收与喷射以太,于是在旋子周围形成一由内而外密度逐渐减小的以太层。当质子、中子、电子结合为由原子分子构成的物体时,不但在物体内部形成密度相对均匀的以太,同时在物体表面形成以太层。将任一不透明物体对着亮度适中的光,凭肉眼就可看到沿物体边有着一厚度约为 0.5mm的暗线,这一暗线就是物体表面以太层。将两手指靠近而不接触,手指表面以太层将重叠,于是在两手指间的缝隙中,我们将看到数条明暗相间的条纹。令物体缝隙中的光线投射到屏幕上,屏幕将显现放大的条纹,这就是光的干涉效应。既然物体表面暗线可以产生光衍射效应和衍射效应,那么就说明暗线一定是什么而不是我们眼睛产生的错觉,但物理学至今未说明物体表面暗线究竟是什么。

无论在真空中还是透明体中,光都以以太为传播介质。科学家已证明,当光束从空气射入玻璃时,不但波长将变短,从而光速变小。根据同一原理,振幅也将变小。当光束再回到空气时,波长、振幅、光速都将恢复原状。如下图:

以上可称光透射效应。光一旦离开光源而进入光介质,光速及其传播方向就只与光介质相关而与光源运动与否无关。无论玻璃以怎样的速度向那个方向运动,光一旦进入玻璃,光速与光的传播方向都相对于玻璃不变。设光在玻璃中的传播速度为c,玻璃运动速度v,那相对于静止的观察者,玻璃中的光速为c+v

那么光束为什么会产生光透射效应呢?实际上这是玻璃表面以太层在起作用,请看下图:

          

    由外而内,随着玻璃表面以太层中以太密度逐渐增加,光波长、振幅、光速逐渐变小。光束穿过玻璃再进入玻璃另一表面以太层,随着以太密度的逐渐变小,波长、振幅、光速将逐渐恢复。光子论根本无法解释光透射。

令光束斜入玻璃表面以太层,如下图:

            

光的偏振效应证明光是横波。玻璃表面以太层可垂直容纳数百上千个可见光波周期(波数)。设光的振幅面与玻璃面垂直,光束进入玻璃表面以太层后,光向玻璃方向振动时,随着玻璃表面以太层中的以太密度的逐渐增加,光的波长和振幅都将逐渐变小,于是内侧相邻两个波峰之间的距离将缩短,而光向离开玻璃方向振动时,随着玻璃表面以太层中的以太密度逐渐变小,光的波长和振幅都将增加,于是外侧相邻两个波峰之间的距离有所增加,这样光就会向玻璃一侧逐渐弯曲。当光束进入玻璃等透明体后,由于玻璃内的以太密度可视为均匀的,因此光束以直线的方式进行传播,这就是光折射。不同透明体由不同密度的分子构成,因此它们有着不同密度的表面以太层,从而使得它们有着不同的折射率。一般而言,固态透明体折射率大于液体,液体折射率大于气体。水的分子密度大于冰,水的折射率(1.33)大于冰(1.31)

光的频率越高,光束在玻璃表面以太层中被弯曲的次数越多,其折射率就越大。令复合的白色光束穿过三棱镜,经两次折射,光束将产生色散效应。

光折射率公式n = sini / sinr只是一个经验公式,而物体表面以太层的上述各种光效应则揭示了该公式的真相。

物体表面以太层的存在,还可解释凸透镜、凹透镜的各种光学效应,如凸透镜的聚焦、放大、成像等。晶体内部分子的有序分布使得晶体内的以太有序分布,这又可解释双折射、旋光等光学效应。

光束在玻璃表面以太层的上述各种效应,不但说明玻璃表面暗线是以太层,而且说明质子、中子、电子等是微观以太漩涡,同时进一步证明光是横波。

物体表面以太层的存在,证明光是连续的波而不是光子,而对光子论的否定就是是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否定。无论是机械波还是光波,波都是介质的一种运动方式,物质运动不等于物质,物质不等于物质运动。如果说对光子论的否定还只是削去量子学的半壁江山,那么波动学就证明量子学的基础——粒波二象论就是完全错误的了。粒子是物体,当外力为0时,粒子做直线惯性运动,只有当粒子受外力作用时粒才可能改变运动方向。波是介质的一种运动方式,粒不是波(运动),波也不是物质自身。

那么怎样解释那些相关实验呢?先看迈克尔逊-莫雷实验。地球带着空气同步运动,等于是带着地球表面以太同步运动,因此迈克尔逊-莫雷实验中的光束无论射向何方,都不会产生干涉效应。由外而内,地球空气密度的逐渐增加,等效于地球表面以太密度逐渐增加,当阳光穿越空气,光线将向地球一侧发生弯曲。

当光线经过太阳等恒星时,由于恒星表面气体密度由外而内逐渐增加,从而使得恒星表面以太密度逐渐增加,当光线穿越恒星表面气层(以太层)时,光线将向恒星一侧发生弯曲。如下图:

        

图中A是远处恒星,F是光线,B是太阳,C既是太阳表面气层,也是表面以太层,D是月亮,E是地球观察者。光线在恒星周围发生弯曲,不是如爱因斯坦所言是恒星引力场所致,而是恒星表面以太层所致。恒星表面气体层与地球空气层相当于物体表面以太层,光束在玻璃表面以太层的弯曲与光线在恒星或地球表面的弯曲竟然出于同一原理,这可能令许多人感到惊讶。

由外而内,以太漩涡中的以太密度逐渐增加,当光线经过以太漩涡时,光线将向内发生弯曲,无论在以太世界还是我们世界,所有未爆炸的以太漩涡都是黑洞。当我们世界中的黑洞以太密度接近最大值时,一个小小的扰动,比如再吸收一束光,就可能导致黑洞发生大爆炸,它们将形成新星系。

再讨论普朗克能量子。《以太旋子学》以现有实验证明,正如正电场与负电场相对应,S极磁场与N极磁场相对应,万有引力场也有对应场。可将万有引力场称为负万有场,将负万有场的对应场称为正万有场。只是与负万有场作用距离及强度不同,正万有场的作用距离只相当于原子半径,强度却远大于电场。当核子以正电场吸引电子时,核子与电子同时以它们的正万有场相互排斥,于是电子无法落到核子中去,而是以静止的方式落在核子形成的电子势阱中。当势阱电子受外力作用在电子势阱中振动时,正如电子在振荡器中振动产生电磁波,受到核子既吸引又排斥的作用,势阱电子在电子势阱中振动也将产生电磁波。产生电磁波的过程是释放能量的过程,电子振幅将越来越小,最终静止于电子势阱中,电子振动产生的电磁波如下图:

                  

势阱电子振动产生的电磁波是离散的脉冲波,这就是所谓的普朗克能量子。

至于粒子通过箔片时产生的所谓波效应,以及其它有关实验,《以太旋子学》在现有实验基础上,重新作出了令人信服的解释,这里不一一介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