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出轨事小,自恋事大

(2008-04-04 00:08:30)
标签:

婚外恋

情感

分类: 挣工分的

    爱芬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就结婚了。婚礼很隆重豪华。人人都说爱芬嫁得好,老公云强是大学同学,英俊健壮,工作体面,家境也好,对她特别疼爱。他们的新房在珠海吉大,一百多平方米的海景房,装修很高档。爱芬那时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小女人,生活里简直没有什么缺欠。

    蜜月时,老公带爱芬去了她向往已久的云南。

    爱芬怎么也没想到的是,竟然就是在蜜月里,另一个男人闯进她的生活。

 

    说起来应该称为“邂逅”——那天清晨,在梅里雪山下,爱芬和正在画画的安野不期而遇。

    其实是安野一眼认出了爱芬。他们是高中同学。高中时,瘦弱羞怯的安野不爱说话,总是拿着写生本躲在一角独自画画,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悄悄爱上了美丽开朗的爱芬。

    这份爱情他一直没有表白。毕业后他们失去联系,安野在单相思中,画了不少以爱芬为主题的画。那一天,当他看到雪山下的晨雾中,穿红毛衣的爱芬像梦一般一步步走来,安野决定要把这几年的爱情作一次告白。

 

    安野不是没有看到爱芬身边那个魁梧的男子,但这反而使他更有勇气——爱芬在他心里是那样一位女人,他愿意看着她,吻着她,抱着她,却不打算把她拖进柴米油盐的庸常生活中。至于自己,他愿意是她心里永远的“床前明月光”,让她一辈子想着念着他。现在,爱芬结婚了,安野因此更有信心——正常状态下很难看对眼的男女,往往会因为婚姻这一类客观的障碍,而激发起非凡的爱情……

    对于爱芬这样诸事平顺的女子,安野那样的爱情方式有着所向披靡的杀伤力——在梅里的那个早晨,爱芬在安野的画上看到自己的身影,已经惊奇又感动;等她回到珠海,安野从广州来和她会面,带来这几年他画的所有关于她的作品——从速写到油画,爱芬终于芳心大乱,渐渐就完全投降了。

 

    爱芬一直认为自己是绝对的爱情至上主义者,可惜她和云强从恋爱到结婚都波澜不惊,没有任何机会让她体验到她期待中深刻而疼痛的伟大爱情。现在,安野的深情如斯,令她想起那些俄国革命家式的、痛苦而隐忍、执着而专一的爱,仅仅想到这个,就令她打心底里颤抖。

    她想,当年发生在大学校园的爱情真是像糖水一样浅薄平庸,那时也许仅仅是迷恋云强有力的拥抱,和喜欢闻他的气味罢……而安野这样,才真正是深及灵魂的爱,刻骨铭心的爱,在这样的爱情中,她觉得自己是那么远离凡俗,像那些琼瑶小说的女主角。

    他们每天通电话,上QQ,一聊就是几小时;夜里爱芬独自起身坐在阳台上,想起白天电话中安野的某声叹息,辗转低徊,珠泪盈盈;他们每星期约会一次,他来珠海或者她去广州,在咖啡厅隔着烛光对坐至深夜,然后很君子地道别……

    一如爱芬所期待的,和安野的爱情一旦开始,数不清的痛苦如约而来:对安野的相思、对丈夫的负疚、想象着爱情前途的走投无路……这一切在爱芬面前打开一个新世界:前所未有的痛苦体验,令她为这份爱情的凄美感动不已。

    而所有的压力和犯罪感,都无一遗漏地转化成了催情剂——

    越是负疚,越是显得她的孤单,和这份爱情的不俗;负疚的痛苦也使她潜意识中找到平衡,觉得自己已受到惩罚、对负疚的对象有所补偿;

    负疚而孤单的她和同样负疚而孤单的安野在一起,觉得分外绝望,这绝望为他们的爱情带来独特的光环……那么,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几个月的犹豫和挣扎后,爱芬和安野的“床前明月光”终于移到床上。

    爱芬万万没有料到,她的凄美爱情的光环竟就此飞快黯淡了。

 

    那是在今年春节后,爱芬丈夫出差那几天。他们一共在酒店度过了两天。本来安野订了三天的房,但第三天一早,爱芬执意要离开。

    其中原因,爱芬开始对自己也不承认,但后来她终于肯正视这个问题——

    是因为安野在床上……实在太差劲了!

    不是他不温柔,不,安野的前奏做得非常好,但是……雷声大雨点小,做了半个多小时准备工作,却是刚开始就结束了。爱芬以为是太激动所致,但接下来两天两夜里,安野又试了一次,功力上完全乏善可陈,和云强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当爱情咣当落下,爱芬心中再没有“床前明月光”,而只剩下尴尬的皱巴床单。离开酒店那一刻,她非常鄙视自己——难道我并不是如自己所想的爱情至上者?安野的爱情并没有变化,可为什么我忽然没兴趣了呢?我明明是爱他的灵魂,却被肉体一票否决,我们的爱情还能算是美好的吗?

    

     有一天,爱芬去问一位师姐。

    “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因为我特别好色,还是所有的爱情最终都要落实到床上?那么,这世界上还有高尚的爱吗?”

    “当然要落实到床上,”师姐说,“爱情是男女之爱,落实到床上没什么不高尚;不落实到床上或者落实之前,也不能说就是高尚——说到底,它们的原发点都是一个地方。”

    师姐又说,“其实发现这个很好,下次你就知道了——了解自己的爱情并不比别的男女美好,可以少一些自欺欺人,也少受很多情绪折磨。”

    师姐又说,“你这就是一起普通的婚外恋,很小的一个事儿,是你的自恋把它复杂化了。”

    师姐还说,“如果婚外恋不能避免,自我催眠自我拔高的yy总可以避免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