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娶个二奶其实不难

(2008-03-10 16:21:23)
标签:

男女

爱情

结婚

二奶

分类: 挣工分的
   听上去是一个年轻男人的郁闷故事:爱上三个女人,弄得一头的包,最后娶了别人的二奶。
    每次在饭局上八卦起这个故事,男人们都匪夷所思的样子,女人们却是若有所思。写在这里,同学们看看怎么思法。(当然,三个W都换过了,只有事件脉络是真实的。)
 
 
    纶西在看完电影《天若有情》的第二天,在学校图书馆外的梧桐树下初见心儿,一时愣在当地,以为是吴倩莲从银幕上跑下来。心儿那天白衣白裙,站在穿过树叶的阳光下,是干净明亮的知性女孩味道,笑容里却带点儿娇憨,让纶西一见之下就迈不开步子。
  那一年,心儿是大学一年级新生,而纶西是刚升大四的师兄。和心儿拍拖后,纶西立刻决定考研究生,争取留在学校再读三年。作为一个家不在北京、也没有任何背景关系的应届毕业生,这是他守在心儿身边的唯一办法。
  纶西如愿以偿。上了研究生后,纶西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心儿搬来和他住在一起。小夫妻一般耳鬓斯磨的那几年,纶西和心儿像两个守着蜜罐的孩子,时不时舔舔罐里的蜜糖,顺手抹一点到对方嘴里。
  和心儿相处,纶西体会到“玻璃心肝儿”这个说法,那真是冰雪聪明的一个女孩子,厨房卧房皆有神来之笔,即使打趣玩笑乃至拌嘴,反应之快,纶西也不是对手。平时他想着什么,她一般都能了然,常常抢在头里说出来。
  纶西先是惊喜,后来有时也会觉得若有所失,好像在心儿那里他不像师兄,却永远像一个师弟。心儿自己呢和林黛玉倒像是师姐妹,不知是不是看多了《红楼梦》,敏感、娇气、爱使小性子,玩起这类活儿来是全套的。
  
  相爱第五年,纶西和心儿一起南下广东找工作。纶西顺利进入一家律师事务所,心儿在一家外资企业找到颇有发展前途的职位。纶西本来希望毕业就结婚,但心儿的想法是好好干几年,在事业上过把瘾,再考虑结婚的事。
  “我心中想要的婚礼,以现在我们的条件还无法实现。再说,我们现在不是和结了婚一样吗?在一起就行了,何必急着拿那张纸?”心儿摸摸纶西的头发安慰他。前一句还是女孩儿的唯美情怀,后一句怎么就有点儿像男人骗女人的套话?纶西哭笑不得。
  纶西没有想到的是,这句“套话”后来真由他口里说出来,而且对象不是心儿。
  他说这话是在两年后。那时心儿得到一个机会去德国总部培训10个月。纶西后来想起来非常讶异自己的行为:虽然每天都和心儿视频,但心儿走后第61天,他就睡到了菊庆的床上。
  
  菊庆比纶西大11岁,是纶西的客户——纶西在做她公司的法律顾问。和心儿相比,菊庆的熟女味道另有一番吸引力。事业有成的菊庆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没孩子。在她眼里商场情场皆如战场,而她头脑清晰,知道自己要什么,因此基本上是所向披靡的常胜将军。菊庆年轻时在商界政界都是有名的“阿伯杀手”,近年来转向热衷提携青年才俊,也都是不傻不天真的做法。直到和纶西搞上,忽然老革命遇上新问题,有了想嫁的心,而且很迫切。
  纶西第一次和菊庆上床时,表现其实很不好。倒不是他那方面不行,而是,完事后他一脸的懊悔、空虚,提起裤子就要走的劲儿,按情人标准打分就是不及格。菊庆还很少遇到这种情况,她虽然已到中年,但保养得当,身材凸凹有致,床上激情似火,从来都是让男人兴致盎然的。按菊庆的脾气,本来就该一脚把纶西踹出门去,但她心头火起的同时,忽然起了好胜心:一个小律师,老娘还制服不了你?!
  菊庆不愧是“常胜将军”,手段不是盖的,一个多月后,纶西已经和她出双入对。纶西的软肋,一是心软,只要让他内疚,他就会放不下;二是性格软,只要矛盾没爆发就闭上眼睛不去看它。地位尊贵的菊庆为他所受的委屈和伤痛,委实令他感动;至于心儿……不是还没回来吗,这么过一天算一天吧。

  菊庆本来打算收服纶西后就甩了他,但事情却另有发展:越和这个男人相处,她就越留恋他。以往也不是没有男人对她温柔体贴,但那些人的温柔,目的性太强;而纶西对女人的好,是如一种教养一般,自然而然,润物细无声,这让菊庆产生两种感受:一,和这个男人在一起非常舒服,她不愿失去;二,她不能忍受他把这舒服带给别的女人。
  于是菊庆很迫切地求婚了。于是纶西拿这话来推搪,“我们在一起就行了,何必急着拿那张纸?”
  纶西说这话时,想起穿过他的黑发的心儿的手,心中再次感到深切的痛和惶恐。他要怎么面对心儿呢?有一阵子他想,宁愿心儿在德国也另外有人,这样他便可以让他们重逢时的心碎稍微轻一些——可一想到心儿去跟别人,他此刻就已经心碎了。
  
  鼠年的新年刚过,纶西给我们发了喜帖。
  新娘的名字让我们很吃了一惊:不是心儿,不是菊庆,是阿桃。
  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俗话还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事情的发展再次违背了菊庆的意愿:她公司的前台小妹阿桃,就是那只黄雀。
  不过阿桃的身份不只是前台小妹这么简单,她给一个台湾人当过几年二奶,后来那台湾人不知所终,除了一套小小的两房一厅,也没给阿桃留下什么钱,阿桃只好再出来打工。
  阿桃在纶西最心力交瘁的时候走进他的生活。那时离心儿回国的日子只有半个多月了,心儿那边欢天喜地忙着给纶西买礼物,从手表到领带,每天上网秀给纶西看。纶西内心的巨大压力几乎让他疯掉。最后他做了一件事——逃。逃开菊庆的催促,逃开与心儿的重逢,在阿桃家乡的小竹楼里过了一个多月。
  纶西不娶心儿,不娶菊庆,我们都理解,可为什么娶阿桃?纶西无论怎样一头包,说到底还是位青年才俊,怎么就甘心替台湾人买单,让过气二奶得手呢?纶西有次喝大了被几个师兄诱供,吐露真相:“其实阿桃最会对男人好,和她在一起,我觉得最轻松,更像爷们……还不只是爷们,在床上,她完全当我是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