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付刚
吴付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567
  • 关注人气:2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曲凤凰醉(散文)

(2015-07-01 08:33:54)
标签:

翠翠

凤凰

沱江

导游

一曲凤凰醉(散文)

吴付刚

我和凤凰有个约会。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春天,一个在省城定居的朋友因为工作关系去了一次湘西凤凰,回来后告诉我,凤凰值得一去,那一天,我的脑子里就是沈从文边城里的翠翠姑娘,我不知道当年的翠翠是否还在边城,但是,边城里一定还可以找到翠翠。于是,我们相约,某年某月,去凤凰。

我没有失信于凤凰。那是多年以后的一个春月,一位朋友突然给我电话,清明节去哪里?我不加思索脱口而出:走凤凰!于是,我有了一次说走就走的凤凰之行。

那天,我没有带任何行李,吃过早餐后匆匆上车直奔凤凰而去。我们开车沿着杭瑞高速一路狂奔,穿越黔北、黔东,直抵湘西。第一夜,我们住在铜仁,第二天上午,我们懒洋洋的起床,懒洋洋的开车去了凤凰。

从铜仁到凤凰只需半个小时。刚下高速驶入凤凰古城郊外,便汇入了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在距离古城不远的路上,当地一些妇女不停的围上来,口中大声呼喊:我带你们去古城,我给你们当导游!她们大有阻碍行车的架势,几乎和缓行的汽车挨在一起。我已经回避了大约十几个喊客的妇女,就在即将分路开往凤凰县招待所的支路上,三名妇女飞速向我们的车靠近,我一看便知她们也是叫我们停车带我们去古城的假导游。当时,我索性开了一个玩笑,把手中的方向盘一甩,驶向她们,而就在大约距离她们二十公分的距离我又甩了一盘回到路中呼啸而去。

从汽车的后视镜里,我看见了她们惊魂未定傻眼的样子。我的那位老总编坐在副驾驶位置,被我这一意外的动作吓呆了,我却一边开车一边笑一边说,谁叫你们一副抢劫的样子啊。

汽车泊好以后,我们一行5人就地寻了一个导游妹。于是,我与凤凰的约会开始了。步入古城,我走在接踵摩肩的人群中,开始寻找天真善良、温柔清纯的翠翠。

沈从文说,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如山头黄麂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平时在渡船上遇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便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作成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但明白了人无机心后,就又从从容容的在水边玩耍了。在我记忆中,翠翠属于边城,而边城却不属于翠翠。也许,沈从文笔下清纯的翠翠,才使得人们追求着他的足迹,稍息凤凰。

我在凤凰,看见的是安静的古城,悠闲自在的路人,错落有致的石板路,舒缓的沱江河,那个沉默的渡船人和翠翠已经不在人间。

当年的繁华商埠、招摇酒肆和青楼妓馆,了无踪影。也许,这里根本就不是翠翠的边城。翠翠在哪里?我心中布满疑惑。就在古城中的一家土家族餐馆,我找到了“翠翠”。那天中午大约三、四点,我们走进餐馆,临窗而坐,餐馆老板为我们准备了一座简单的午餐。吃饭前,大家都说整几口。于是,我们同行的一个小伙子在导游妹的带领下回到泊车的地方,从车上取下两瓶家乡的习酒。就在那张桌子上,“翠翠”出现了。

导游妹是土家人,她说她可以喝一点点酒,也想尝尝我们带去的家乡酒。第一口,她说,这酒怎么这么辣!那小伙子告诉他,这是酱香型白酒,纯粮酿造的,喝了不上头、不伤身。第二口,导游妹轻轻的舔了舔,说,嗯,真香!其时,我才发现,她喝下第一口酒的时候没有细细品尝,而是倾倒一般就喝了进去。

我没有喝酒,看见他们在酒桌上你哥子我兄弟、你不喝我怄气,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一番豪言壮语,真是羡慕死了。那姑娘说,她可以喝两斤半土家人自己酿制的米酒。听到一位大约二十六、七岁的姑娘这样说,我们几个面面相觑。我自顾吃我的饭,耳边响起的却是“一、二、三,干”的声音。那一餐饭,我们吃了两个多小时。慢慢地,我发现了“翠翠”其实就在我们身边。

豪爽的姑娘,扎着一个马尾辫,身穿淡黄色的春秋裙,脸上慢慢浮现出了朵朵红晕。那些手舞足蹈的“矜持”度开始奔放起来,那种挽着男人直叫大哥的豪爽,似乎把梁山兄弟的画面搬到了现实,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一瞬间让原本安静的凤凰古城沸腾了起来。

翠翠在沈从文心里,是一个安静的女孩,恬静的女孩。可是,每一个为之感动的读者都希望能在现实中遇到这样的女子,为爱而邂逅,然后带回家。但是,我面前的这位“翠翠”,早已随着社会的进步开放了许多,不再是那种羞答答的玫瑰羞答答地开,而是羞答答的玫瑰娇滴滴的开。

席间,“翠翠”说,鸟无翅儿不飞,人无钱而不行,晚上,她带我们去酒吧,邂逅一生的艳遇,然后,喝、喝、喝,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我看得出来,这导游妹是一位很社会的女人。那天,她犹如一只酒醉的凤凰,离开餐馆,一路张狂,带着我们过虹桥、行走在石板街上,参观东门城楼、杨家祠堂,仰望万寿宫,最后来到沱江边上的一家茶社,一边俯瞰清幽幽的沱江水,一边等候黄昏的降临。

天色渐渐暗下,沱江里的倒影不再是白天的城楼悬挂,那一河的灯盏渐渐辉煌,行人开始靠岸,或行走、或驻足、或蹲坐,牵着手、搀着腰、挽着臂,游览了一天的客人们不约而同从四面八方向沱江聚来。看着满满一河的灯影,我想:我们的导游妹双眼里也许到处都是重复着的光影,根本就看不清虹桥在哪里,岸边什么颜色,河水是否在流动。

那天黄昏,沱江岸边的摇滚响起,导游妹双手搀扶着我们一行,邀着我们向江边的一家酒吧走去……

我独自坐在沱江岸边,任由晚风轻拂,静看行云流水。我在想,当年沈从文为何不这样写到:“翠翠不在船上了,外公心里十分着急,在辉煌的夜色中四处寻找。也许,情窦初开的翠翠已经随一位小帅哥去了江边的酒吧。”

我依稀看见河街旁边的吊脚楼在夜幕下的灯影中更显得沧桑,就像一副被沉重的日子压湾了的楼板,尽管过了很多年,但也依然倔犟地站立在沱江的岸边。那一刻,渡船头竖了一根小小竹竿,挂着一个可以活动的铁坏;溪岸两端水面横牵一段竹缆,有人过渡时,把铁环挂在竹缆上,船上人就引手攀缘那条缆索,慢慢的牵船过对岸去了。

凤凰醉在沱江的夜色里,醉在夜色下的沱江中,我们的那位导游妹也醉了,就如一只惊艳的凤凰喝了我的家乡酒。我早该告诉你,我家乡的习酒,游鱼得味成龙,飞鸟闻香化凤,何况你本就是“翠翠”般的凤凰。

一曲凤凰醉。我也不知道醉了的凤凰会变成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