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
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9,645
  • 关注人气:1,3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虎娲相小弟

(2011-09-03 11:44:07)
标签:

育儿

麦当娜

南非

国泰

捕猎

杂谈

分类: 华南虎南非野化记

     

虎娲相小弟

2011年8月23日

 

昨晚,一阵冷空气来袭,而国泰和她的宝宝们都呆在繁育中心外面,这也是我们首次允许他们这样做。早晨,我发现虎宝宝们都呆在树桩和木遮荫鹏之间,避开了凛冽的寒风,搂在一起。

 

虎娲被我们清晨的视察叫醒了,使劲儿的打招呼吸引我们的注意力。那些虎宝宝们看到了她,蹒跚着从栖息处朝虎娲走去,但在半路上又停了下来。见此情景,国泰走过去,轻轻地用嘴含起一头虎宝宝,将他带到围栏旁见女儿,虎娲在围栏的另一侧变得很兴奋,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她的虎弟们,她异常激动, 及向穿过围栏接触到虎宝宝和他们玩耍。幸运的是,铁丝网挡住了她的爪子。虎娲还是个孩子,还不知道她的小弟弟们有多脆弱,更不知道她的“玩弄”很有可能导致他们的死亡。

 

国泰退进了遮荫棚里,只是从旁观察,应为她知道虽然虎娲不知道她的爪子和牙齿究竟有多大的威力,但是由于他们之间的围网,她的小女儿不会对宝宝们造成意外伤害。幼仔们也似乎知道围网那边就是他们的姐姐,也试图触摸她。他们的小腿儿还不太强壮,尽管如此,他们都站起来试图接近虎娲。就这样,他们嬉戏着。

 

当然,国泰再也找不到比虎娲更好的保姆了,她与那些吵闹不安的幼仔们嬉戏玩耍着。我也松了口气,因为我打算过一段时间让虎娲和她的妈妈以及小弟弟们团圆,这样他们就都能同时从国泰那里学到捕猎的技巧了。

 

过了一会儿,国泰认为他们玩得差不多了,她轻轻地用嘴将第一个虎宝宝带入了藏身处。而当国泰将第二个虎宝宝带回来的时候,第一个虎宝宝还想跟姐姐玩耍,又颤巍巍地走到了虎娲那里。但是,在听到他兄弟的叫喊后,不知所措的虎仔最终又蹒跚地回到了母亲温暖舒适的关怀下,接受了兄弟的拥抱。在寒风凛冽的阴天中,他们在那里做起了白日梦。

 

我们之所以在虎宝宝出生后的一个月内让他们呆在繁育中心/隔离检疫区,是因为2009年12月国泰在野外生产的327的第一个幼仔被从天而降的肉食鸟偷走了。现在,虽然有点摇摆不定但他们能够行走了,还走得挺快。因此我决定将他们转移到漪林园营地,让他们在自然的环境中成长。


虎娲相小弟

虎娲相小弟

虎娲相小弟


 

进驻大自然

2011年8月26日

 

昨天下午,通往漪林园营地的大门打开了。国泰兴奋异常,连囫囵的白面大羚羊都不吃,走进树林和草丛,四处闻嗅、渍液,享受着大自然清新的空气。第二天早晨,我看到国泰对铁门那边营地里的虎噜兄弟瓷牙咧嘴,几次吓唬着假装冲杀过去,警告他们不要靠近自己的宝贝虎宝宝。她所有的成年的儿子们看到母亲,都非常兴奋,挤在围栏边,使劲朝着树林、草丛和丛林里张望,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小兄弟,但却只能听到营地的某个地方传来的小兄弟的叫声。我也只是太阳高高升起后才看到一只虎宝宝――他们在新家里安顿了下来。

 

我想起头天在国泰没有回来挪他们前,我们给虎宝宝称体重时的喜剧场面,经不住笑了起来。虎宝宝的四爪按地,我一手通过毛巾揪他脖子怎么都揪不住,只好抓住他的两只胖胖的臂膀提了起来。但是,一旦我们称了这个小毛球的重量为6公斤后,他像只乌龟一样居然抓住称死死不放,拒绝下称。好在他没有挠我一爪。 那天我们为虎娲捉虱子时我两臂多处留下战绩。

 

同时,虎娲也应该开始学习打猎的技巧了。她快7个月大了,此时在野外正是与母亲一起捕猎的时候。但母亲正在养育新生的小弟们-他们还太小,不能学打猎。幸运的是,老虎谷的所有老虎们似乎都喜欢虎娲――她的大堂兄亨利王以及两天前给虎娲引见的她的继父虎伍兹。考虑到虎伍兹几年来都没有什么捕猎的经验,我想让他锻炼锻炼,所以,我计划在开始阶段,让虎伍兹成为虎娲的捕猎老师。

 

幸运的是,40公顷捕猎营地的围栏于今天修复完毕(我们祈祷近期只能别再有这样的风雪暴了)。我们需要为虎伍兹和虎娲放些猎物,让他们能在金箍棒和扣子也能返回到100公顷营地继续他们GPS捕猎监测之前,能捕猎完毕。金箍棒和扣子的项目前些日子不幸地被暴风雪和被损坏的围栏中断了。除非40公顷营地内的猎物都被捕完了,我们才能将金箍棒兄弟通过40公顷营地移进100公顷营地。同样,在进行GPS监测过程中,我们不能在40公顷营地内有任何活动或干扰,才能得到金箍棒兄弟GPS监测数据的良好的科学的数据。

 

我们一向足智多谋的保护区主任海恩很快找到了一个快速的解决方案。 一个由两个人员组成的捕获小组下午来到老虎谷。活捉动物是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中的一项专业,不仅是在南非发明的,同样南非人也是做得非常出色。他们可以捕获大象那么大的动物物,也可以捕获跳羚一样快的动物。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些技巧,南非也不可能以其先进的野生动物管理为荣了。由于我们现在只需要为捕猎营地准备一小部分的白面大羚羊,我们需要在今天使用与往常完全不同的技术。当直升飞机飞过猎物的时候,会朝着猎物撒下一张网,这样就会有一个或两个猎物被活捉。这样的行动快速且顺利,我不得不对捕猎人员的生活方式满怀钦佩。与其说是赚钱生存,不如说更像是一项运动。我异想天开,如果下辈子我投胎做个南非男人,这肯定是我会热爱的职业之一。但是,我的生活总是充满波折。捕猎结束后,在离开这片开阔的草原时,我们陷入了淤泥。你要不是来自南非干旱的卡璐地带的人, 你就不能理解这是多么荒唐。由于1月份我们所遭受的洪水和一直到3月份连续不断地降雨,老虎谷的一些低洼地现在仍然充满了水,看上去像是正在形成一个小型奥卡万多河三角洲!

 

最终,我们被我们的拖拉机营救了出来,白面大羚羊也安全地到达了虎啸区营地,获得了释放。接下来的一周将是有趣一周的,因为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自然环境中的国泰和她的宝宝们,以及跟随在正在打猎的虎伍兹身后的的虎娲。

 

虎娲相小弟

虎娲相小弟

 

 

虎娲不是尽人所悦

2011年8月29日

 

这几天中国记者来访,虎宝宝们很少露脸。而国泰继续在她的营地周围放哨,警告所有淘气的男孩子远离她和她的宝贝们。当所有的陌生人都走后,母亲将她的宝贝们从沟中呼唤出来,四处好好地遛遛。小不点儿们颤巍巍地陆续走到一片干草上,但是,很明显,他们开始嬉戏了,虽然他们还不很稳当,总是翻跟头。他们摇晃着肥肥地小胳膊,似乎想要拍打自己的兄弟,或者爬到另一个的身上。他们今天的成就就是爬上一棵距地面半米的粗树桩上。第一头幼仔很快地爬了上去,第二头幼仔思考了好久才尝试着往上爬, 可只爬了一半,就照着爬上来的样子又爬了回去,而第一头小虎却在另外一边消失了。

 

我们看到麦当娜的后腿有点松弛了,她需要一些锻炼。我决定如果麦当娜和虎娲在相见时,表现不那么激烈,就在9月27日,让麦当娜和虎伍兹以及虎娲一起去捕猎营地。麦当娜很有可能怀孕了,这样的话,如果她在九月中旬生产,那就会有几个月的时间不能得到锻炼。无论怎样,能有两个捕猎老师是个好事。在进入到40公顷营地之前,他们三个都进入了袖珍营地,麦当娜对虎娲没有显示出多强的反感,所以我们打开大门让他们都进驻了虎啸区营地。

 

虎伍兹首当其冲。由于离开了此营地多年,他开始四处探索,闻嗅着。虎娲跟着他进了营地,玩起了他的尾巴,让虎伍兹很烦,使劲儿躲着。但是,所有的公虎对虎娲都很有耐心,无论感到多烦,他们都能忍受着她力气实足拍打自己的臀部,是在不行就躲着她。因为人类,虎娲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我们身上,结果让她的继父走开了,消失在树丛中。我担心在这个大型的新营地中,她若不能跟随其他老虎会一个人很孤单,就让所有的人都回到车上,让虎娲和他们一起玩的希望完全幻灭。麦当娜最后也慢腾腾地进入到40公顷营地,虎娲又没大没小地要拍打她的屁股,被小麦呵斥一声。麦当娜倒也没有太大惊小怪,让虎娲隔着几米的跟在了身后;俩虎都不慌不忙地消失在了小河边的树林里。

 

昨天早晨,当我们在虎娲的新家查看虎娲时,她只在哨子响起后才出来。虽然她看到有人来访非常高兴,但她倒是不慌不忙。或许,昨夜虎伍兹和麦当娜允许她分享他们捕杀的两头白面大羚羊?我不能确定,她也没叫饿,只是不停的表演她的杂技技术,下午,她回应了我的呼唤,跳过小河,扑进草地中,朝我们的车过来。她仍然没有祈求食物。我怀疑,她是不是已经饱餐了虎伍兹和麦当娜的猎物?

 

今天早晨,我想要查明她两个晚上是自己度过的还是跟着一个成年老虎一起度过的。我们吹响了哨子,只有麦当娜走了出来,而虎伍兹仍然不见踪影。然而麦当娜对虎娲并不是那么友好,朝着她龇牙咧嘴。但是她们之间好像没有爆发战争。很明显的是,麦当娜不是国泰,她不会对虎娲体现出关心和耐心。

 

直到下午,我才意识到麦当娜对虎娲到底有多少的积怨。和往常一样,虎娲回应了我的呼唤,走出林中来到了我所站立的大铁门。但是,她的余光猛然看到远处小河边的麦当娜时,快乐变成了恐惧。当麦当娜开始走向我们时,虎娲突然转头,双腿夹着尾巴像一个逃难者一样一溜烟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一直沿着围网跑到了山坡上,还不停地回头观望,看看麦当娜是不是靠近了。我唤着她的名字,但怎么也不能阻止她停下来。我意识到肯定发生了什么问题,于是紧忙地赶上了她。小姑娘被慢慢地哄到了门口,确保我在那里保护她。 我想将她带出40公顷营地,但是麦当娜到了,她朝虎娲来势汹汹的咆哮,追着虎娲。可怜的小虎娲倒是知道怎么逃离并躲避麦当娜的进攻,好几次,我要打开大门的时候,都被麦当娜守着, 虎娲都错失了离开的机会,小麦四处追赶虎娲,只是被接近的薇薇的车声分散注意力时,我才成功地将虎娲引出40公顷,进入了袖珍营地。她感激这场灾难的结束,温柔地用头在我的腿上摩挲着,并且跟着我穿过芦花溪和隔离免疫营地,进入了希望角营地,国泰在那里等着她。

 

母亲就是母亲,虎娲需要得到安慰。还没进入希望角,虎娲就收到母亲的扑哧扑哧的欢迎,取代了麦当娜的怒吼和嘶叫。虎娲将积累的感情都释放到了母亲身上,在国泰身旁活蹦乱跳着。国泰虽然饥饿,但对虎娲的杂耍耐心的忍受着。即使国泰受够了虎娲对自己的臀部和脸拍打,想让虎娲静下来时,她也是很小心翼翼,不想伤害她。国泰和麦当娜对虎娲的不同态度非常明显,表明了老虎母亲认识她们自己的后代!当然,毋庸置疑的是,麦当娜知道虎娲是国泰的孩子并且对她表现出讨厌。妒忌?这,我不怀疑。

 

同时,虎娲的捕猎训练又得等上一段时间了,要到麦当娜和虎伍兹结束他们在40公顷营地的捕猎。

 

虎娲相小弟

虎娲相小弟 

虎娲和亨利王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