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明小记:丁酉秋观西山大觉寺之“无去来处”简艾

(2018-04-05 13:10:40)
标签:

有无

来去

生命

分类: 随笔

清明小记:丁酉秋观西山大觉寺之“无去来处”简艾

自从老父亲大归之后,先前对生活的小理解、小感悟一下子变成了对命运的感同身受,经历过死别才会知道生的真正艰难。我们和老母亲互相默默地支撑着,在京城四季的变换中慢慢修复着孱弱悲伤的身心。日子依然继续,流年也照样如流水,心态却凄然无助,年节不再是以前年节的样子,饭菜也在熟悉的味道中散发着无名的忧伤,心照不宣地不去说、不去提阖家一起的许多日子……唯有变换的节气和老母亲爱的植物以某种可以穿越过去与未来的面目出现,它们安全而温和,让岁月回复一丝以前的安稳和宁静。看花,看树,看风景,观二十四节气的风雨霜露成了母亲和我的默契,似乎这种轮回的往复,冥冥暗合着某种难言的意绪。选择去大觉寺是因为那棵千年的古银杏树,据说千年之前,满树金色的银杏树就在这座曾经叫清水院的寺庙中经历着西山的清风明月。

深秋的阳光,清冷中透着淡淡的暖意。寺庙的空气中有着某种轻微的滞重感,近千年的佛法氤氲起肃穆的气场。穿过山门里面的石桥,仿佛是从俗世通向未知的法相庄严。据说那棵硕大的银杏树就在大雄宝殿的后面,未见到树,已经看到满地金黄的落叶,那些金色的小扇子在地面上随风飘零。抬起头,树上只剩下不多的几片叶子,我们来晚了,没有看到那灿然若金的一树芳华。然而,在飘舞凌乱的银杏叶中,我却看到了不一样的秋意。

大觉寺的秋意是在一树芳华落尽之后的空寥,以及空寥中极丰饶的情思。几进院落中没有几个游人,如我这样的人,漫不经心地信步在千年古树下,倾听着时间流逝的声光影像:空灵阳光中,屋檐上蹲了一溜儿九百多岁的小兽,看着雍亲王在山门下落马,在大雄宝殿的香火缭绕中,叩拜佛祖。乾隆的身影印刻在寺庙的背影中,才子心性却依然显露着皇家的威仪。那个爱玉兰花的主持迦棱在无数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坐在花树下,对月品茗,清风拈香,是否在怀想着一个与花有关的人……目光落在古树上,有一片即将枯萎的银杏叶,那一抹金黄之后的颓败,带着繁华之后的满足,在阳光中眯着每一条细细的叶脉。它似乎静静地等待着融入大涅槃的境界,这片叶子对曾经的生满怀情义,也对即将的归心怀感恩。

对于庙宇和佛殿有着无名的敬畏,我从侧门漫步,看到大雄宝殿前面的匾额:无去来处,四个字霎时击中了我。盯着那四个字,直到我的视线有些恍惚。无去来处——诸法不动,无去来处。无高无下,无此无彼,何有去来坐卧?为什么无来去处如此让我如中魔咒,好像这几个字来自遥远的故乡,带着陌生的亲密和淡淡的忧伤,将我轻轻地击倒,或者说轻轻地点醒:流浪在尘世的浪荡子,失心疯的逃离者,心智童蒙的庸人……在一阵寺庙的晨钟声里,我陡然看到了自己的中年人生。人生中年似乎恰恰是知去来处,深陷在各类凡尘小事中,太清楚自己该何去何从,又实在明白自己无论如何没有资格任性而为,被钉在生活的原地,像一个苦力般实践着社会螺丝钉的价值,且不说置身于职场蝇营狗苟的算计,为稻粱谋的心酸,即便是一日三餐柴米油盐也是没完没了的俗世纠缠。然而,这些都是自己心甘情愿地画地为牢地,偏安在地球的一隅,守着现世安稳,许自己一世的平安。 

 在貌似看得见去处,也知晓来处的中年,如何度过我过去?这“无去来处”其实真正点醒了我,如何渡过这人世的羁绊,还真要有几分“无去来处”的心,这种心兼有佛老出尘的淡定,又有着儒家入世的一份执着。在红尘滚滚中拈花微笑,又在明心见性的太上忘情中有不忍之心,甚至于某种难言的贪恋之心。我们来看银杏,就是贪恋那绵延千年的时光之履,沾染了辽、元、明、清的气息,千年的庙宇、银杏、古碑和朗日暖照,这些让我潸然泪下。老太太冷眼瞧了瞧嶙峋见骨的树干,指着满地的落叶,说了句:“毕竟太老,昨天的风又大,禁不起折腾,树上竟然没剩下几棵叶子!”十一月末,山寺中的银杏树叶便凋零了,几簇红色的枫叶还坚持在冷风中招摇着。然而,正如老太太所说:“明年早点来,趁着满树金黄色树叶的时候来,拍个照。”我们贪恋着俗世和她炫目惑人的美,才会身动、情动和心动。来到“无去来处”的来处,带着深深自知的哀伤,却也恢复了一丝对于命与运的信,期待着来年的繁花似锦。

归程中和老太太讨论着晚餐吃什么,我静静地开着车,听着老母亲慢悠悠地说着闲话。途中经过写有潭柘寺的路标,心里闪过一念,想驱车过去。然而想想老太太估计累了,也就往回走了。西山远远地落在后面,心中依然反复念着“无去来处”,那种无去来处的释怀和无挂碍是更阔大的贪恋吧,一种割舍之后的大无奈大寂寥大淡然。可能,了无挂碍的境界仍然离我辈太遥远,在“无去来处”的心态中,我依然贪恋着俗世的美和俗世的好…… 纳兰性德有一首咏大觉寺的词:《浣溪沙大觉寺》燕垒空梁画壁寒,诸天花雨散幽关,篆香清梵有无间。 蛱蝶乍从帘影度,樱花半是鸟衔残,此时相对一忘言。一向喜欢纳兰的词,然而这首却写得过于雕琢,没有性德的味道。新近喜欢小吟,在此赋诗一首《丁酉冬过大觉寺》:鹫峰山下花禅院,迦棱门内因果缘。无去来处有来去,痴梦大觉且随愿。

除庙宇和银杏树之外,大觉寺还有几处可发思古之幽思。辽碑《阳台山清水院创造藏经记》碑——为建寺之年始立,为珍贵文物。寺内还有雍正做雍亲王时供奉的南碑。据说乾隆曾在此落发,然而佛缘浅,俗缘深,又做回寡人了。主持迦棱和尚种了一棵从四川移栽过来的玉兰,已经有三百多年,谷雨前后开放。迦棱和尚的玲珑舍利塔和白海公园的白塔相似,也为一可看处。大觉寺分南北,北方的就是这座西山大觉寺,南方则为宜兴大觉寺,那是星云法师的祖庭,也有着不一样的佛法因缘,只可惜旧庙宇文革中被毁,现存的是新修的建构,不复有时光涤荡的蕴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