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篱疏语
东篱疏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0,198
  • 关注人气:5,0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历史著述的审美

(2015-05-22 09:07:48)
标签:

史学理论

分类: 史学与文化

 

一.史著述的“真实之美”

史著述的“真实之美”乃史学审美的要旨。“真实之美”,是指史家文字表述所反映的客观历史的本质之美,这是历史著述审美的基础与核心。离开了真实,历史著述审美就失去了根基,也失去了任何意义。古希腊的学者卢奇安在其《论撰史》中所说:“凡是斤斤追求眼前利益的历史家,都应当被视为谄媚者;而历史科学久已证明:谄媚与历史水火不容,正如涂脂抹粉与体育训练背道而驰一样。”道出了“真实之美”的美学价值。历史如果被谄媚者篡改歪曲得面目皆非,象涂脂抹粉把体育竞技者弄得丑陋不堪一样,那就失去了丝毫的美感,这也是古今良史追求“直书”反对“曲笔”的原因。

史著述的审美归根结底是历史学的学科特性所决定的,历史学是一门科学而不是艺术,历史学的研究对象同自然科学一样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的事物。同时它离不开艺术,离不开文字的表述,离不开历史著述的审美;简言之,史学的内容是科学的,其表现形式是讲求艺术的。因此,历史著述的审美、文字的表述必须以不损害历史学的科学性、真实性为前提。历史不是一个任人随意打扮的小姑娘,历史事物也决不是“孩子们的一匣子字母片,我们爱把它们拼成什么字就能拼成什么字”,历史著述不容随心所欲地涂抹。

史著述的“真实之美”并不排斥史学著述语言表述的文采和生动。唐代史家刘知几认为《左传》之所以传之不朽,与它的文辞优美,叙述生动有关;梁启超在《中国历史研究法补编》中也讲到“事本飞动而文章呆板,人将不愿看,就看也昏昏欲睡。事本呆板,而文章生动,便字字活跃纸上,使看的人要哭便哭,要笑便笑。如像唱戏的人。唱到深刻时,可以使人感动。”;范文澜也曾对史书语言提出三项要求即“切实、简要、生动”,只要其生动的不离开历史的真实性的切实前提就可以。

笔者追求的历史著述“真实之美”是“自然之美”。文字不显雕琢痕迹,切实到历史的本来面目,成自然状态。如此既遵从了历史科学的前提,又进入了艺术的“白描境界”---。写到此,想起守常先生的一句诗来:是自然的美,是美的自然。------

 

二.历史著述的“质朴之美”

史著述的“质朴之美”亦可称“体质素美”,唐代史家刘知几提出并自己解释为“文而不丽,质而非野”(见《史通•叙事》)是为“质朴之美”,如战国前的“童竖之谣”、“舆人之诵”等。瞿林东一语道出刘氏之意:“质朴之美”是指“历史撰述的语言要在真实的基础上,写出事物的本色,说人如其人,论事如其事。”(见瞿林东:《史学散论》)类似的审美,古希腊学者卢奇安的笔下也出现过,他曾言:

我们既然认为历史精神的目的在于坦诚真实,从而历史风格也应该相应地力求平易流畅,明若晴空,既要避免深奥奇僻的词句,也要避免粗俗市井的隐语,我们希望俗人能了解,文士能欣赏。辞藻应该雅而不滥,毫无雕琢的痕迹,才不使人有浓羹烈酒之感。(见卢奇安:《论撰史》)

上所说“质朴之美”,抑或“体质素美”、“平易流畅”需要史家遣词用句务求准确、贴切、平易、流畅,否则多用浮词,“发言失中,加字不惬”,则失历史的真实,“令后之览者,难以取信”。(刘知几《史通•浮词》)如此,史学的审美也失去了意义。

真理本身是质朴的,科学本身是质朴的,那么阐述真理科学之言也应该是质朴的。

 

三.著述的“简约之美”

史著述的“质朴之美”必然导致史家文笔的“简洁”、“用晦”,实际上,“简约之美”就是“质朴之美”的延伸。质朴必须简练文字、摒弃繁词缛说。为此,刘知几在质朴的基础上,又提出“文约而事丰”的"简约之美"。他认为,无论是“骈枝尽去而法垢都捐,华逝而实存,滓去而沈在”,还是“省字约文,事溢于外…能略小存大,举重明轻,一言而巨细咸核,片语而洪纤靡漏”均是这种美学要求的体现。(见刘知几:《史通•叙事》)

国古代文学批评大家刘勰在《文心雕龙•史传》中提出的“隐秀”之美也有这种倾向。比刘勰早三个世纪的古希腊学者卢奇安对此也曾有过精彩的论述,他说:“文笔简洁在任何时候都是优点,尤其是在内容丰富的场合;这个问题不仅是个修辞的而且是本质的问题。(见卢奇安:《论撰史》)正因为文笔繁简问题不仅是修辞而是历史本质问题,所以历代史家、学者对此讨论颇多。

献帝认为《汉书》篇数过多,命荀悦删为《汉纪》,把一百卷的书改写成三十卷。刘知几则认为,史书烦简不应当以篇数论多少,他所说"夫记事之体,欲简而且详,疏而不漏,若烦则尽取,省则多捐,此乃忘折中之宜,失约平之理"是颇有见地的。白寿彝也有专门论述:“我们写史学论文或历史书,泛论多,也有一些没有根据的话,也有以经典词句代替史事的地方,这都失之于烦,另外写的不透,写的不具体,写的囫囵吞枣,这都是失之于简。”

之“简约”务求用最精练的文字来表述出最丰富的内容,将可有可无的的废话、空话干净、彻底地删除。史家郑天挺先生曾举例说:“假如说一个人尽夜读书,又何必再说他笃志学习?已经说了下笔千言,又何必再说文章敏速?----。”(见郑天挺:《中国的传记文》)

上讨论将历史文学“简约之美”的深层内涵逐渐揭示出来,“乍看,史书烦简只是写得多少的问题,实际上很复杂,把这个问题处理好,既要有清醒的认识,也要认真付出点功力。”旧作摘编) 

 

 

 

历史著述的审美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