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篱疏语
东篱疏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1,703
  • 关注人气:5,0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史同流、异辙与历史文学的审美

(2011-10-21 04:40:56)
标签:

文化

分类: 史学与文化

唐代史家刘知几在探寻“三史以往、五经以降”文史同流的原因时指出:“盖不虚美,不隐恶故也,是则文之将史,其流一焉。”(刘知几《史通-载文》)。刘氏认为在南北朝以前文史表述的审美标准是相同的,那时的诗赋不虚美,不隐恶,“若乃宣、禧善政,其美载于周诗,怀襄不道其恶存于楚赋”。(刘知几《史通-载文》)

 

细细思来,刘氏所说颇有道理。为什么在“五经以降,三史以往”的历史时段里,文学与史学不分?为什么至今在史学家和文学家们的眼睛里,既把《诗经》视作一部伟大的史诗,又将其当做一部诗歌总集;既视司马迁为伟大的史学家,也认为他是伟大的文学家---,无疑这和当时文史表述文字的共同审美标准大有关系。

 

这个共同的审美标准便是“求实”。班固评论《史记》,把“其文直,其事核”放在首要位置也有类似的意思。在“求实”标准的规范下,那时的一些书籍同时具有历史和文学的双重品格,不好分辨它主要是文还是史。,如《盐铁论》、《世说新语》等。

 

失去了“真实”,文、史便失去了“同流”的基础,文史自然也就异辙、分家了。对此刘知几曾论到,自魏晋以后“世重文藻,词宗丽淫,于是沮诵失路,灵均当轴”(刘知几《史通-杂说下》),史职多由文士担任,史笔之下,大失真实,于是,“时移世异,文之与史,较然异辙””(刘知几《史通-核才》)。这说明,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史家文字与文士语言的美学标准也出现了不同,如若仍以文代史,则文史必然相乱。对此现象,刘知几进行了分析考察,他讲:

 

    自梁室云季,雕虫道长,平头上尾,尤忌于时,对语丽辞,盛行于俗。始自江外,被于洛中。而史之载言,也同与此。假有辩如郦叟,吃若周昌,子羽修饰而言,仲由率尔而对,莫不拘以文禁,一概而书,必求实录,多见其妄矣。------故知喉舌翰墨,其辞本异。而近世作者,撰彼口语,同诸笔文,斯皆以元瑜、孔璋之才,而处丘明、子长之任。文之与史,何相乱之甚乎?”(刘知几《史通-杂说下》)

 

以上刘氏表明,文史先同流而后异辙是因为双方的审美由同而异导致的,不能说这种见识没有道理,但是透过审美分野的现象,不难发现随着“时移世异”,文史的性质逐渐离异,这种离异导致了文史审美标准的异辙。史学为实现借鉴、垂训等社会功能必须力求历史现象、历史过程、历史本质的真实,显然这和文学的性质是有区别的。因此,历史科学的性质决定了历史文学的审美。

 

注:“历史文学”指史书中对历史的文字的表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生命的化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生命的化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