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傻逼。
李傻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260
  • 关注人气:1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半生毁灭的爱。

(2008-06-07 16:45:20)
标签:

情感

分类: 在边缘里苟延殘喘,

半生毁灭的爱。
 

他们说我愿意。
他们交换戒指。
他们接吻。
我端坐着,微笑。

我的双手用力绞结着,骨节发白。
我想了想,终于还是沉默下来。终于还是流泪了。笑着流泪。

苏,我爱过的男子,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总是让我流泪满面。

我悄无声息地离座,教堂外的阳光格外灿烂。那阳光碎裂在熟悉的场景里,好安静。我笑笑,大声喊,再见,苏。路边行人看见莫不摇头叹息,以为我疯了。



那一年,我的世界里出现两个男人。一个是涛,一个叫苏。

那一年,我面容可爱,语言清醇,吃很多很多的安眠药,喝红茶,咬辣面。

那一年,我写很多文字。有着写作的热情,经常把写好了的短篇小说发在常去的论坛上,骗人眼泪。常常通宵不睡,为了夜深人静的灵感踊跃而来,常常兴奋得对在网上陪我的苏,大喊,码字万岁。苏会发一个爆炸的表情外加一句,你这个疯丫头。

我对苏说,你不明白的,我在找一个折磨自己的方式,不为其他。于是,苏无可奈可地黯然下线,他明白,我心亦清楚。

于是,近视得模糊了所有视线,连方向也渐渐衰老。我对苏说,以后,你得负责当我的眼睛。苏一脸深情的拍拍胸口,大声宣布,好,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我抱肚大笑。苏嘿嘿一笑。然后,我戴着他为我跑了好几次才找到的黑色框边的近视眼镜,眼睛莫名地红了,涩了,酸了。而苏不知道。

苏帅得过火,神情冷淡,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常挂嘴边,惹得对他注目的女孩脸红心跳。可惜我对帅哥免疫。苏摇摇头苦笑,祭小刺什么都好,就是看人眼光太差。这么一大帅哥摆在她面前,她竟然视若无睹,啧啧,真糟蹋了。说完他还若有其事的叹息起来。我看着他,哼哼地掉过头,没好气地说,丫还不是一被着羊皮的狼。涛在一旁沉默。

似乎年轻的时候,就应该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这样就老了,也就遗憾了。苏总是在我耳边唠叨。却没见他自己恋爱。我瞟了他一眼,继续敲打着键盘,你丫真多废话,存心捣乱是不。苏盯着我看了好一会,看得我心跳脸红,我狐疑地停下手回头望着他,干嘛!苏用手托着脸庞若有所思地喃喃,又不是丑八怪,长相还过得去,人又不矮,至于脾气… …就是脾气的问题。

我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故意吹吹拳头,狠狠的说,你找死呀!苏故作可怜兮兮眼泪汪汪委屈地说,本来就事实嘛!人家又没说错,莫非… …苏惊异地看着我。

苏这一副小媳妇的样子真他妈的像。

我困惑地对上他的眼睛,疑惑地问,莫非什么?

苏立即一脸坏笑,我明白,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呢!确实是为难你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同性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对吧!苏自以为是的说。

我涨红了脸,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被气得怒火攻心。苏你这个王八蛋,找死。我阴森森地似笑非笑地握起拳头,不客气地又是一拳。屋里满是苏的惨叫声。

我得意不久,看见涛站在门口淡淡的笑。我的脸就像煮熟的虾子一样,涨红了脸。苏挑挑眉头,这次真的害羞了。



苏忙着论文,涛忙着事业,我忙着写文字。似乎该有的交叉点,我们都抹杀了。一旦世界不同,还淡什么交互。我挂网,挂qq ,没日没夜地写字。眼圈迅速的黑了下来,人也瘦了大半圈。精神恍惚,头晕眼花。

习惯通宵,习惯看着窗外被黑暗吞噬一切原有的景物,习惯喝冰冻的红茶,习惯一个月出去买大量的辣面,生食。然后,失眠,再吃安眠药。常年累月,渐渐疲倦,渐渐苍白。涛不解的问我,小刺,有什么好写的,让你这么投入。

我呵呵一笑,顿了很久才回他的话,大概是因为沉寂太久,把持不住吧!

涛发来个哦字。我忽然就流泪满面,冰凉的泪水划落,刺痛心脏。

我把qq隐身。继续埋头苦干,把不堪的思绪乱七八糟地灌入电脑。然后,用脑过量而产生胃萎缩疼痛。长年不正常饮食早就让我的胃萎谢。脸色惨白,虚汗一点点,一滴滴地掉落来。我的心也跟着一点点,一滴滴,往下坠落至万丈深渊。

花葬说,任谁都看得出,你喜欢涛。我心惊,我没有啊?不可能的拉?她沉默好一会才发个流汗的表情给我,我无言,盯着蓝色屏幕发呆。在落线之前说,别让自己的心陷得那么深,别自己伤害自己。

那一行字刺痛了我的眼。

我心一灰,我爱涛,谁都知道。涛不爱我,我明白。

我离不开文字。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没有一片我站的地方,我,无处可逃。自从离家以后,再也没有争吵,怨恨和诅咒。也没有诚真可贵的友谊。所谓的爱情和所谓的亲情,不过是牵扯住人心的一个借口,你利用我,我利用你。若有价值便讨好。太多人情世故的谈泊,我看透,也心寒。于是,我便于他那一句,滚,滚,滚得越远越好。逃离到这个城市,遭遇冷淡寡言的涛和嘻皮笑脸的苏。我宁愿忍受寒冷,情愿孤独一人,也不愿面对眼光的冷漠和自家人的自相残杀。就算我已经冷漠。

那年,奔波流离到这个繁华喧器的城市上大学,人生地不熟。我穿着黑色大衣,惹人注目。站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茫茫然地看着落地窗外慢天飞雪,不知所措。该何去何从,该属于那?你是,吨校的转校生吧!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抬头看去,就看见那双微笑的眼睛里有着真挚的友好。孩子气的脸庞冻得红咚咚的,我噗嗤一笑。旁边又有个惊呼的声音响起,哟,好可爱的姑娘哪!哈哈,我是你未来的学长,你好你好,我叫苏。

第一次就给我不好的印象,我理也不理睬那个奇怪的家伙。回头对涛甜甜一笑,你好,学长。苏挤过来说,他不是学生了,他是我哥们,我硬要他开车来接你的,我才是学校派来的,你的学长。

我把手上沉重的行李往他身上一掉,就勾着涛的手臂走在前面。后面传来一声,没想到,小丫头片子还蛮有个性的嘛!



我写很灰暗的文字。苏是第一个读者。没事爱晃到我那里,打开我的电脑,动手动脚。看完后又找我的碴,小刺,怎么,我总觉得你很灰暗呢?你是不是有过什么惨烈的往事呀?

我没吱声地白了他一眼。他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几天没看的文章都一次性看完。然后,揉揉酸涩的眼睛,大呼,厉害,不愧是文学社的社长。说完还展开双手,要来个热情的拥抱。我啪掉他的手,没好气地说,你懂了么?苏尴尬一笑,天知道他是上网干什么,几乎只瞄了几眼就受不了。

我推苏去给我买红茶,自己在家里安静地打扫卫生。等他回来,我已经打扫完了。然后,再看他顺手租回来的恐怖片。往往是他吓得哇哇大叫,我勉嘴一笑,你丫真是一窝囊废。苏就不服气地壮着胆子直直地盯着电视机,其实他的心里害怕得要死,因为,他惨白的脸边流下来的虚汗早已经出卖他了。

我说,你丫别装了,认了吧!我气量大不会笑你的。哈。

苏抖着声音说,有什么好怕,还不是一人造的假鬼片吗?

精力慢慢流散,最后,我倦缩在沙发上睡着了,苏就关掉的VCD ,帮我盖上被子,然后,又一个人打开我的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的文字灰暗破败,从不给涛看,我要涛看到快乐的我,而不是阴暗的我。可难以两全,更多的时候我宁愿为涛快乐,因为,他是如此快乐,然而我办不到。只要跟他在一起,我就心生绝望,烦躁不安。优秀如他,连黑夜也会为他绽放,身边围绕的女人也如此的优秀,而他个个没区别以对,我有什么信心让他爱我呢?

花葬叹息,小刺,爱他就让他知道,何必让自己日夜痛苦呢?

我淡淡一笑,心里流血,知道,又如何,聪明的他不会不感觉到我对他的不同,我为他洗手做汤,他称赞我乖,我为他天天一大早就去买早报送早餐,我什至名示说他也不小了应该找个人爱了,而他竟笑呵呵地对我说,不急,不急,宁缺忽滥呀!

就因为这句话,我病了一场,只是小感冒引起的,苏却大惊小怪的像极了我的全职保姆,天天不辞劳苦地煲鸡汤给我,次次准时来我家,提着饭盒,叫我准时吃饭。因为,鸡婆医生多提了我长期不正常用餐而导致胃萎缩。

我嘲笑说,什么时候,你成了我保姆呀?

苏寒着一张脸的时候怪吓人的,他正经严肃地说,祭小刺,你知不知道你晕倒在家里吓坏了多少人。

我冷漠地说,我关心的人,并不害怕。是的,涛没有任何的意外,就好象早就知道了一样,待我如普通朋友般,不冷不热。

苏拍拍我的脑袋,然后沉默地看着我喝鸡汤。我把喝完的保温瓶递给他,那去洗干净。苏摇摇头唠叨着,我他妈的天生就欠你的。



涛和花葬提着蛋糕进来,然后又很有默契地一起说,生日快乐。花葬尴尬地红了脸,涛淡淡的一笑。他们之间… …

花葬开口说,看吧,就知道她忘了自己的生日。还是涛记性好,记得今天是小刺的生日,还拉着我满街跑给你买生日蛋糕。花葬故意这样说,我低着头,红了脸。

苏从厨房出来,别有用意的看了我一眼,淡然的说,哦!生日拉?

点蜡烛,许心愿,然后,我喝了很多酒。从17岁,我就离不开这红色的液体。什么都能缺,就不能缺少红酒与烟,每睡之前,和着安眠药一起喝下去,我就能安稳地睡。我的脸色剔红,看着涛傻傻地笑。苏冷不防凑过脸来,在我的嘴唇上一啄,说,祭小刺,我要你,当我的妻。

苏这个意外的举动,不止花葬呆了,涛呆了,我也呆了。

很长时间,我闭门,谁也不见。我恨,恨苏夺了我的初吻,在我爱的人面前。我恨我毫无反应,我该为我的爱,狠狠的刮苏一巴掌,再告诉他,我并不是你能亲的人。然而,我什么也没有做,就只能任酒精在我的身体里发烧。然后,我就没知觉了。

我给涛发大量的信息,说我喜欢他,爱他。他没回,一句也没回。以前不管多忙,他总是第一个回我,即使只有一个字他也马上给我回。然而,这次他连回我信息都没有了。还有天杀的苏,闹了局就消失。以前每天,都会发一条信息给我,现在,连一条也收不到。我的手机难得安静,我却不习惯,我没有勇气问花葬他们怎么了。我终于还是懒得问,懒了,灰了。
心口隐隐作痛。我想涛,爱他已经成为习惯,就算我多么灰,我都尝试像一朵花一样对他开放,可他不看,或者他看了,也说只是路过。我痛。

涛,你何其狠心。



冷漠,站在街头。心里有一丝喜悦,我终于等到涛的电话了。他约我出来,说有事。见面细谈。

我看到花葬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在人群中,为她身边我熟悉的男子灿烂地开。我怔然,没有微笑,不会语言。他们就那样若无旁人的接吻,然后,我听到心碎的声音,一点点,一滴滴,痛不欲生。

我应该早有所觉,为什么那么迟钝。这是我最爱的人啊!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就是不肯让它落下,对自己说,不值得,他们不值得你流泪。心像愤怒到极点,全身没有了力气,像被人抽干了一样,没有了红色的液体,脑袋停顿在冬天白雪茫茫的那一幕。冰冻了,冷藏了,糜烂了。

苏说,小刺,我们淡场恋爱吧!混合酒精的作用,我坐在吧台眼神迷离地看着他,哈哈大笑。然后,他很认真地说,我认真的。我还在笑,笑到眼泪流下来。他突然压过来,吻上我冰冷的嘴唇。好一会,他放开我,一脸笑,祭小刺,你知道我爱你。

我的眼泪泛滥下来。我呵呵地笑,边哭边笑,像个疯子,我爱的不是,不是你呀!你懂不懂。

回到住所,我一言不发,混身冰冷。冷眼地看着苏像被鬼附身般,碎烂了所有东西。眼睛烙红,神情惨白。大声的吼叫,你爱涛,你爱涛… …你什么爱上他的。

苏逼近我。我不舒服地拂开他的手,你这是干什么,我爱谁与你何干?我迎上他的眼睛,里面有说不出的悲哀与绝望。

祭小刺啊祭小刺!我那么为你,你爱的却是不断伤害你的涛。苏双手抚头,冷笑。

我不信爱,从17岁,从那个让我心死的家,这一切曾在遇到涛的那一刻死灰复燃。我以为涛可以给我明媚,最终,他让我像花朵一样地枯萎凋谢。一次又一次,他不爱我,我不恨他,可我早已经绝晴绝爱了。

苏脸色一阴霾,然后是笑,诡异地笑。这一刻,我从未见过,我开始懂得害怕,我那么熟悉的男人,这一次,我害怕他,我转身想逃。可他早一步拽住我手臂,我惊恐的问他,苏,你想怎样?

苏不回答,他扯开我的吨恤,吻上我的唇,压倒我在床上,我挣扎,我喊救,可他已经失去理智成为欲望的野兽,我动弹不得任他妄为,泪泛滥,我没有语言。那一个晚上,我毕生难忘。

苏,我恨你。

苏在我耳边轻说,小刺,我和你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我没有眼泪,眼泪已经不能代表什么了,我呆呆地裹住棉被,我觉得冷,我的心好冷。



我没有开口说过话,对任何人。不再,说话。

苏住进我的房间。花葬惊疑。对于花葬,我还能怎样,明明是朋友,她明明知道我,对涛。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

我对着那部手提电脑沉默,苏棒来一碗热腾腾冒烟的白粥,我依然沉默。苏怜惜地说,小刺,别这样,对不起。但我真的很爱你,你嫁给我好吗?

我沉默,一直沉默。苏火冒三丈的把我手提电脑关掉。啪的一声,我直直地看他,冷冷的说,苏,我恨你,永远。

苏哈哈大笑,好,很好,我的爱换来你的恨。你就恨我一世吧!祭小刺。苏说完就摔门而去。

望着寂寞的声音消失后,空荡荡的一切,泪无从掉落。我给花葬发了一条短信,你说世界上有真爱吗?

我收拾一切的东西,打算离开苏,离开这一切,散淡一切的灰色。不跟苏争吵,不用怨恨的目光看着他。我躲在电脑世界里,可不再写字,我无处可逃。我寻找不到像天堂一样可以让我重新做天使的地方。

我以为,以为苏会离开一段时间,直到门响,我才发觉我如此的天真。苏憔悴的脸透着疲惫,手里拿着我最爱喝的红茶和辣面。苏看着我,他掉丢红尘和辣面,他问,你这是干什么?你要去那?

苏,我要离开你,你会找到真爱的。我边收拾少得可怜的行李边说。

苏走过来,把我折好的衣服通通泼散,他惊恐的说,不准,不准你离开我。

我亲吻苏的额头,说,苏,让这一切结束。各自生活吧!

苏冷冷的说,你走吧!滚得远远的。苏推开我,我失去重心跌倒在沙发上。我笑了,因为,滚得远远的。这一句话。会的,会的,苏,我恨你的一切,我不会带着你的烙印走进我的世界。

他转身想走又回过头来,落寞的说,你真的那么恨我。

那一刻,我的心仿佛有什么在剥落。痛,这种痛楚比涛带给我的还要痛。我歇斯底里的大喊,你毁灭了我。

他蹲下来,跪在我面前。我看见了他眼里的脆弱与无助。他原本性子里就不是坚强的人,他和我一样来自一个破碎的家庭。他阴暗,他其实很阴暗。我和他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他说得没错。他的手抚摸我的脸,缓慢的摩擦。然后起身,大步的往门外走,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苏的背影模糊起来,不,是我在流泪,怎么还有眼泪,不是早流光了么?



苏的笑,难过,叹气,装可怜,委屈。从头到眉,苏都这样忍痛和无怨无悔地爱我,如此包容,我对涛只懂得埋怨,年少轻狂的执着早已经幻灭。而苏却已经成为我的血,与我融为一体。

我爱苏,我真的爱,我用他的爱,来伤害彼此。只是我明白自己,迟了,晚了。

我坐上南上的车,微笑地对着肚子说,孩子乖,我们回去等爸爸回来。

花葬告诉我,苏在教堂和一个叫小如的女孩结婚。



李小欢文。谢绝转载。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