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自在学林
自在学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353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学林中篇小说:凌晨的爆炸(14)(完)

(2016-03-17 10:04:18)
标签:

爆炸

曹学林

生存与死亡

中篇小说

分类: 生活百态

十四

像做了一场噩梦!

梦醒之后,无路可走,无处可逃!

唯有喝酒、泡澡、找小姐了!

晚上,侯杰在水帘洞休闲中心他的专用包房里,与小红一起喝酒,还有两个小姐陪同,都是侯杰最喜欢的。小红与侯杰对面坐,两个小姐分别坐在他的两边。菜是小红做的,油炸了一碟花生米,煮了几个咸鸭蛋,再买了半碗猪头肉,又炒了点大蒜、慈姑之类的小炒。侯杰喜欢吃鱼,小红想买一条鲫鱼烧一下,但没买到,也就作罢。小红被撞晕过去,那些人又从她身上踩过,侯杰以为会受大伤,小红也以为这回有命没毛了,但醒来后活动活动身子骨,还无大碍,幸好她年轻。那些人散去后,他们让小姐也早点下班了,让她们回宿舍休息,只留下两个贴心的,然后将休闲中心倒了的门扶起栓好。里面有煤气灶,有锅碗瓢盆,也有酒和酒杯。几个简单的菜弄好后,他们就喝起来。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有天知道!当然,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但那是他的太阳吗?属于他吗?他干下去一杯酒,苦笑笑,摇摇头。小红和两个小姐不知他在笑什么,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也跟着笑了笑,也跟着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侯杰伸出手臂,将两个小姐揽入怀中,突然低着头哭起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男人真的哭起来,那种痛,可真的叫撕心裂肺!侯杰先是低声啜泣,接着放声嚎啕,最后是无声地流泪……没有谁劝他,也没有谁说话。直到侯杰自己停止了哭泣,用衣袖擦去眼泪,又端起酒杯叫喝酒,小红和两个小姐才又满上酒杯,有说有笑地陪他继续干杯。

这个晚上,他们喝了多少酒?记不清了。不过都没有醉,侯杰没有醉,小红没有醉,两个小姐也没有醉。酒喝完之后,侯杰要洗澡。小红说,池子里水恐怕凉了,下午有人来闹事,关门后到现在一直没人洗澡,锅炉也停烧了。侯杰说,不要紧,只要有点热就行了。他就向里间浴池走去,脚步有点踉踉跄跄的。小红不放心,要去搀他,两个小姐也急忙上前去扶。侯杰拒绝了,说等我出来你们再陪我。就一个人进到浴池里去了。

浴池里的水是中午时烧的,还很温热,因为下午没人洗澡,水非常干净,又清又碧。侯杰脱光衣服,下到池里,将已经有点发福的身子浸泡进去,顿感舒服极了,每个毛孔都像张开了似的,任暖暖的水气往里钻。他将头搁到水池边上,四肢在水里自由地放开,眯上眼睛歇息。舒服,真他妈舒服!过去他虽然经常泡澡,但还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样的放松和快乐。他好像一切都丢开了,一切都放弃了,一切都离他远去了。人生能够这样,这辈子值了!

这边侯杰在浴池里泡澡,那边小红跟两个小姐坐在包房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侯杰上来。他们都知道,侯杰洗过澡后接下来还要干什么。两个小姐,一个是做脚的好手,一个是敲背的高手,都能把人服侍得快快活活。侯杰过去来水帘洞,大多找的也是她俩。小红这段时间又仿佛过去与侯杰刚刚搭手时一样,有点黏,有点疯,有点狂。她正想着侯杰上来后如何让他高兴呢!她还想,最好今天侯杰就不要做脚、不要敲背了,这个晚上都交给她,也不枉她与他好了一场。

电视里放的什么节目,她们并没有看清楚,也都有点心不在焉。小红大概是下午身子被撞疼了还没有恢复,自己用手在捶。做脚的小姐看见了,说:“红姐,我来帮你推拿!”说着就叫小红躺下,为她按摩起来,一边按一边问:“力度够不够?”小红说:“够了够了,就差把我的骨头捏碎呢!”小红虽然在休闲中心这么长时间,但让小姐按摩这样的享受还不多。今天下午精神既紧张,又受了皮肉之痛,现在躺下一捏,还真舒服极了,难怪男人都喜欢按摩。

还在浴池里泡着的侯杰,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他梦见小时候跟爸爸一起在上海,与弄堂里的小伙伴嬉戏玩耍的情景。他们正在推铁环,抽蒋秃头(陀螺),“嗷嗷”的叫声在弄堂里传出很远。

正在他们玩得满头大汗、满心欢喜的时候,远处传来父亲的喊声:

“小赤佬,侬快家来切饭啰!……”

“好的呢!”他答应一声,立即飞快地向家跑去。

……

两人都说的上海话,柔软绵甜,如唱沪剧,如说清口。哦,那样的日子早就过去了,早就不可能再有了!

这时,侯杰看到了父亲,看到父亲正对着他笑,不对,不是笑,是在教训他,“你呀你呀,不听我的话……”

是啊,父亲教训得对,是没有听父亲的话,要是真的听了父亲的话,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些事了!

真是悔啊!悔啊!

然而悔之晚矣!

也许无意,也许有意;也许迷糊,也许清醒,侯杰搁在浴池边上的头忽然滑进了浴池里,身子渐渐地沉入水中,嘴巴里“咕噜咕噜”地冒出水泡,如一条正在吸水的鱼。

……

包房里小红和两个小姐,可能因为酒喝多了,也可能因为累了,竟都伏在床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红突然惊醒,她首先想到的是侯杰,怎么洗澡洗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出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她心头,她跳下床赶紧向浴池里冲去,敲开门进到浴池,昏暗的灯光下,哪里有侯杰的影子?“侯杰——!侯杰——!你在哪?你在哪?”她吓得大喊大叫,脚下一滑跌了个大跟头,爬起来继续叫喊、寻找。两个小姐也被叫醒,一起来到浴池。

当她们走近那个最大最深也在最里边的池子时,忽然都惊呆了:她们看到了侯杰,看到了赤身裸体的侯杰,正蜷曲着身子静静地躺在水池底部,一动也不动,就像睡着了一样,就像在母亲的子宫里一样。

 

               (写于201628日至217日农历正月初一至初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