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宏甲
宏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857
  • 关注人气:2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序双溪小女的世界

(2008-07-19 09:41:22)
标签:

小女

黑美人

雕版

朱熹

家乡

文学

武夷山

水浒

三国

杂谈

分类: 宏甲序跋

宏甲按一段时间以来,我在想,什么叫“文学”?好友说,你不懂什么是文学?我说,比如,非得文学期刊发表了,才叫“文学”吗?而且,是或不是,有什么关系?文学有什么用?有人说开博客炼写作水平。而写博客又有什么用?双溪小女是位博友,她的故事似乎告诉我,并非世上有文学,而是文学中有一个世界……

 

序双溪小女的世界

王宏甲

有人说我,总是为心爱的人工作。我想想,大部分时间里大约是吧。此刻为“双溪小女”文章写序,也是。

我的家乡有麻阳、崇阳双溪,双溪小女出生的村庄还有两条小溪淙淙流过,她便以“双溪”为自己的博客命名。她说自己是在博客上学写文章,渐有了这本将要出版的书,托我为之序。这是一本散文小说集,我读着读着,发现姹紫嫣红或洁白黝黑,都是浓郁的家乡。

譬如首篇《黑美人》,起初我想,这是写谁呢?读进去,看到描述家乡一位收藏家,收藏着家乡古代的若干雕版,这是非常珍贵的文物了。接着看到说,朱熹当年作《四书集注》,也曾遭遇盗版。朱熹还要对“注”进行重要修改,这盗版书的流传就有问题了。怎么办呢?朱熹买下书版销毁,还自行筹措刻印。关于这位收藏家,文中只写作“林老”,未见名字。我不禁想起家乡有许多终老都不肯出名的人物,我少年时就在他们家中玩耍,许多书本中不见的知识在他们那儿不经意地得到。

《黑美人》还写出,《水浒传》这种讲造反的书,当初在京师无人敢刻印,福建建阳的雕坊是私营的,且天高皇帝远,《水浒传》便在建阳书坊刻梓问世。《三国演义》是建阳余象斗书堂所刻,余象斗还自己动笔编写通俗神魔小说《四游记》等,鲁迅说余象斗编撰的小说“为鸿篇巨制之胚胎也”。南宋“余仁仲万卷堂”刻印的典籍自《尚书注疏》以下,就更多了。宋代诗人杨万里曾赞曰:“纸如雪茧出玉盘,字如秋雁点秋云。”双溪小女接着说那雕版那字,依然身姿卓然、风韵不减,赞之为“黑美人”。

我读着,发现自己已进入了双溪小女营造的“学习世界”,就这篇短文中已凝练着多少学识信息,她在写作中学习,也引我进入学习。这些古代乡村圣事令我们景仰,令我们惭愧。她还写道,朋友们若想知道更多,可以去读方彦寿的《建阳刻书史》。这似乎不经意地引出了家乡当今研究我国雕版刻书史的名家。

又读《谦谦书林楼》,讲的是家乡李家钦先生个人创建闽北首家公益性艺术馆楼。当今之世,这种公益之举,小女赞之孕人和之灵气,传文化之伟业,声声都流自她的心扉。又见《水吉文武圣殿》,说自古文庙供孔子,武庙供关公,谁见过他们同坐一殿呢?可是家乡的文武圣殿,供奉着孔夫子、关云长文武二圣,还加上文昌帝君。这是清代建筑。几百年来,家乡人并没有觉得不妥,而且觉得这才和谐呢!它出自家乡先人崇尚和谐尤重文化的追求吧。

又见《冬季到武夷晒太阳》《造访水仙茶祖》《秋访登高山》《乡村电影节》……真是姹紫嫣红都是家乡,从中能清晰地看到,追求诚信、和睦、互助、快乐、美好、幸福,都不是从我们这一代才开始的。但是,有不少美好的东西已经遗失在历史深处,值得去登高,去涉远,去拜访,去一步一步地找回来,包括遗落在乡村晒谷坪上老老少少搬凳子看电影的笑声……双溪小女也曾经失眠,因遭遇乡村小溪边的美景而失眠。“我第一次失眠了。如同第一缕春风摇醒沉睡的柳枝,男孩的眼神唤起我青春的朦胧。”这些文字,岂不楚楚动人!

一段时间以来,我在想,究竟什么叫“文学”?非得文学期刊发表了,获个什么奖了,才叫“文学”吗?一些作品颇丰的名家如果跋扈起来,倒失去文学的真谛了。双溪小女是一位护士,她为什么要写散文写小说,想当个作家吗?我日益体验到,人生仅靠青少年时期在学校的学习是不够的,写作是对人生阅历的思索,对见闻见识尤其是良知的巩固。每一种向外的学习,都是向内建设自己。每一行呈现于笔下的表述,都是在内心塑造自身。近读欧阳修在《衡阳渔溪王氏谱序》中写有一句“文学如王君,心津津乎循理,文寝寝乎跻华”。我琢磨其什么意思,是把文学看作至高至尊至圣吗?不论欧阳公什么意思,我都相信,文学并非文学家或文学爱好者独有的事,而是每个人生应有的熏陶和素养,如空气如阳光雨露对万物对人生的滋养。

作为护士,她的姓名叫曹长美。她的工作中会目睹人生的不少痛苦和悲伤。譬如有的孩子还那么天真,一个极端不幸的命运则在后面等着他,我们却没有办法救他。我看到那似乎不便用散文表述的题材,长美便用了小说形式。她的小说语言从容,其文韵可能超过她的散文随笔,但更让我感动的是,她描述中的那种心灵世界。无法告诉病中的孩子的,以及成年患者的愁容和痛苦,这痛苦也撞击着撕扯着长美的心,在她的夜晚变出恶梦来,但她都要化作轻松的笑容,去给予痛苦中的人生。那样的笑容出现在病房,就有人们平常所说的人文关怀与关爱,就有她在文学熏陶中得到的素养,那就是至高至尊至圣至善的。

文学最大最广的成就也许未必是写出鸿文发表或出版,未必是获个什么奖,文学最伟大的功能是化作人生素养,去照耀充满艰难,而且可能遭遇不幸的人生,自己的和他人的人生。我回故乡,与长美的对话加起来大约总共不到十句,看到她总是静静地坐在相聚的朋友们后面,默不作声,总是一种微笑情形。那微笑,好像是她走进病房的职业习惯。那种微笑使她的眼睛总是没有睁大,但那微笑是向外的,是给出来的。似乎还总带着一点忧伤,似乎因为不能让人感觉你很开心,那微笑中是浸透了人文关怀的。我曾透过朋友们开心的笑容去读长美默默的微笑,感到那里面有无限内容。诸多难以用微笑表达的,她就写进这本书里了。这就是她的《我的世界》。

                             2008年7月17日  北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