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尊敬的车书记

(2018-09-02 15:18:57)
分类: 杂谈

尊敬的车书记:

您好!

今向您报告一起隐忍了10年、县地级有关领导庇护本校原校长李先进、一起违犯党纪国法、乱作为(大规模编造学校三年假档案)。结果学校由历来的市前三名猛然下滑到第十八名(倒数前几名)!一度时期,老师们白天炒股,晚上聚赌(从第二天经常公开在大办公室交流赌博经得知。校风败坏!我因此又当面劝阻。无效后把写成的报告寄给上级有关部门。上级则始终无动于衷,从没找我谈话、核实。后来还颁发了一个“台州市什么的先进学校”荣誉。其间上面还煞有介事下来检查指导。每次下来,都有水果、香烟招待。晚了还就酒饭招待。且在李校长离任前还授予他“省春蚕奖”荣誉。之后他6年基本不到校上班直到退休)。详见所附的上万字部分材料。该材料今年三月我在本校予以公开,并上送市教育局,但结果仍然得不到任何处理。李先进本人则极为心虚,始终不露面。为此,特向您报告。希望您引起重视,把它作为一起至今还颇有市场的弄虚作假的典型事例来处理。其实,只要实事求是,人尽其才,国家和地方何愁不兴!

下面提几点快速振兴本省教育的建议。

一、建议省教育厅每年举行一两次“音序查字法大赛”(大赛时间可为10分钟,再用10分钟来说明搞大赛的意义),引导广大中小学生从小养成“勤查词典”的习惯(词典是最好的老师。勤查词典成为习惯,搞好学习就有了根本的保障),并可根绝国民作文笔下错别字越来越多、很难克服的痼疾。这个痼疾,当下在多数博士生的笔下也普遍存在,各种辞书甚至也难以避免。究其原因,就是博士生大多数也不清楚“音序查字法”的最大作用是“没有写不来的字”或至今也没有勤查词典的习惯。如大赛题目为“打喷(tì)”,这“嚏”字大多数人十有八九会没把握。但查词典几秒钟内就会得到,可谓轻而易举。联想前几年全国搞的听写大赛,听写的字越来越难,连专家、学者大多数也不会写。但去记忆那些冷僻字,毫无必要,因为查词典马上可查到。显然,举办全国规模的听写大赛,实在是个可笑的“愚民”举措,难以持续发展。辞书错别字也多,举两个典型的例子。如《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各版【倒牌子】都出现了“搞挎”(正为“搞垮”,见【企图】);《辞海》各版都出现了“山青水秀”,见“维也纳”和“亚穆苏克罗”(但“新安江”条作“山清水秀”,正确)。试想,这些辞书工作人员在编校中如果有“勤查词典”的习惯,能多次都看不出这些小学生级别的错别字吗?!总之,全省每年举行一两次“音序查字法大赛”,每次用时半小时,省时高效,这是一项可持续发展的好事。“音序查字法”,还应列入中小学生的学习达标技能,提出在不同时期一分钟须查多少字的明确要求。如小学五年级,一分钟须查3个字。按:当下小学生对“四则运算”普遍重视。其实“音序查字法”比“四则运算”显然要重要得多。到了三年级以上,还可以搞查《现汉》和《辞海》大赛,引导孩子们早一点儿接触这些中大型的权威辞书。我在一年级起就指导孩子查阅《辞海》。如查“十大元帅”,要求摘出他们的生卒年(算出岁数)、出生地等信息。孩子们几乎人人会按我的要求去做,效果也都不错。相比之下,本省编写的《人·自然·社会》等课本就不负责任了,如把“澳氹大桥”错作了“澳凼大桥”(见《品德与社会》三年级下册64页)。《辞海》有专条“澳氹大桥”。它暴露出了本省编写课本的专家懒于查《辞海》《中国地图册》等弱点。由此而观,小学生备置《辞海》还是有必要的。我从三年级起,就要求孩子们备置《现汉》和《辞海》。我自己这两种辞书各版都齐备。因为里面自相矛盾等差错实在太多,多到数以万计,于是我干脆还都通读了三遍以上。如《现汉》2002年出的增补本,含“廷”件的字族忽“土”忽“士”。这个自相矛盾源于《新华字典》第9版(1998)。眼下全球出版物都被社科院私下搞乱了。如部编小学语文新课本一下27页“庭”字含“土”,54页“蜓”字就含“士”,真是乱弹琴。对此,国内出版物如《之江新语》《十九大报告》和出口世界各国孔子学院的汉语课本,无不如此。当下这类字,《现汉》都含“士”,《现规》则都含“土”,两者针锋相对,唱对台戏。对此,要是美日等国际社会知晓此事,质问中国政府,我们就惨了。我们将无言以对。再看《现汉》出条的冷僻字“抇”(hú),567三版竟都不一样。其第7版(2016)那个字形,与同旁形声字“汩”的声旁“曰”不一致,肯定还是没有改顺,还得再改。

二、让《浙大学报》刊发我的四角号码纯学术论文。此论文因拙著批《现汉》出版而开罪于商务印书馆。结果商务馆利用全国“辞书中心”这个职权报复我,压下了上海《辞书研究》此前决定“破格”发表我的论文(见有关附件)。此论文若刊发,多半会震动国内乃至国际学术界的,因为论文颠覆了《辞海》和《辞源》代表国际最高水平的四角号码新旧方案。论文指出《辞海》和《辞源》都存在两千多个错码,并逐个加以严密论证。

三、《浙大学报》若刊发我的四角论文,接下便可以向商务印书馆、上海辞书出版社等和台港澳、美日法等国发出邀请,请他们来西湖参加四角号码国际修订会(以我提出的“自然切分自然取,不能切分上下取”和“派生字取笔同根字”这两条一目了然的四角大法为基础来修订)。修订将一定很顺利,从而使再修订的四角号码获得合法地位而更顺利地推广到全世界。

四、四角号码现在越来越冷落,国内会的人只有千分之一,包括教授和博士生。但一旦学会并熟练了(半小时学会,半天熟练),使用起来还是极其快便的,所以一般辞书附有四角号码。以前没有手机(用手机查字,严谨治学的人总感觉有点儿不踏实;如果有纸质词典,必更重纸质词典的),不会四角号码,碰到生字,只好用部首(笔画)查字法来查字。众所周知,此法首先要确定部首,然后还需经三步(两次数笔画)才能查到要查的字,如果其中一步出错,那就得从头再来,相当费劲。因此不会四角的,终身难于养成“勤查词典”的习惯。如此看来,学会四角还是有必要的。解放后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曾明确规定小学生必须掌握四角号码就是这个道理。后来之所以取消了这个规定,是因为小学教师鲜有会四角号码的,实际上几乎就从来没有实行过而才取消的(这该跟修订过的新方案也仍然不成熟有关)。但我曾在本校给某一届六年级小学生教过四角号码一节课而创下在三天内抢购完当地新华书店《四角号码新词典》(第9版)和《现汉》(第2版,附有四角号码)的纪录。由此而观,四角号码还是极受孩子欢迎的(如果再予修订,没有自相矛盾的编码,学用更简便,自然就更受欢迎)。就是这届学生后来升入中学,在某校初二举行的查字典竞赛中,几乎囊括了各班的前三名!这就更证明了四角号码本身所具备的威力。为此建议,让我进浙师大等,先给未来的教师培训四角号码,使他们具备超《辞海》《辞源》的四角水平,就可改变四角号码在当前每况愈下的生存状况。如果我们的汉语教师到世界各国的孔子学院教学四角号码,那受欢迎的程度,很可能会超越国内。老外们用“音序法”和“部首法”查汉字,普遍感到难而怕查词典。不勤查词典,这么能学好汉语?一个韩国留学生留学山东大学,曾于某年国庆节,慕名上门跟我学四角号码,感觉很简便,我才了解到了这一点。如今,汉语汉字在世界各国普及推广得越来越快,孔子学院遍地开花。四角号码的前景真是越来越辉煌了。如果改用我那两条修订出来的没有任何自相矛盾的四角号码方案,再借助如虎添翼的四角号码软件(四角号码像“五笔型”一样,可以打字,平均一字按两键,速度接近“五笔型”)。以此来看,四角号码不仅具有很好的文化效益,并且还具有很诱人的经济效益(凭卖四角软件和四角词典),我们一定会开拓出比王云五更大更好的文化市场(王云五时代曾因为汉语汉字在世界的极不普及而陷入国际困境,四角词典曾长期在伦敦积压而山穷水尽。那时候没有电脑,与当前更无法相比)。而我现在的四角号码教学,起步水平就高于世界最高水平的《辞海》《辞源》,所以我自然向小学生提出要赶超《辞海》这个世界最高水平的目标。四角号码一定后继有人,并且水平肯定是超《辞海》的。这也是我二十年来一直孜孜不倦地义务投身的事业。省教育厅如果真的重视四角号码,那么本省四角号码肯定先行一步。而后四角号码凭借手中的软件,必定还会辐射、带动全国各地,及至世界各国,而轰轰烈烈地传播开来。其最后的规模,可以想见,必将超过王云五那个相当辉煌的时代(王云五主要靠四角号码,使商务印书馆成为世界十大出版社之一)。

五、四角号码在本省相当推广后,在本省每年也可以搞一两次四角查字法和四角打字大赛。这样又肯定会极大地推动中小学生学用四角号码。这同样会形成一个良好的可持续发展的学习活动。这样三五年后,孩子们“勤查词典”的习惯多半就自然养成了。总之,“音序查字法”和“四角号码查字法”查起词典都可以“一步到位”,都在几秒钟内就可轻松查到任何一个字。

六、建议本省教育厅开办一份《小学课本质疑》一类的刊物,以刊载小学生为主的质疑课本的文章。二十多年来,我教过的二至六年级各班都有部分孩子质疑并纠正课本里的各种差错,总数达二百来个(其中多数为学生独立发现而我没有看出的)。在此举一个典型例子。六年级一位男生(我只教过他四年级的品德课)竟质疑毛泽东最著名的短篇《为人民服务》最后一句里的一个名词。他把“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改成“使整个民族团结起来”。修改的主要理由是——“一个人民”不成立,“整个人民”因此也不成立;而“一个民族”成立,“整个民族”自然也就成立。他还说,换句通俗的话,就好比可以说,他吃了一个苹果,也就可以说,他吃了整个苹果。结合抗日战争,当时中国共产党强调,对外的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而对内的阶级矛盾下降为次要矛盾这一点,把“整个人民”改成“整个民族”,无论从语义还是语感上来看,都显然更通顺更得体。这个修改,我放在网上讨论,持续了一星期。无数网友参加了讨论,其中不乏海内外的学者、专家。结果,大多数人的意见是,孩子的质疑是合情合理的。《为人民服务》,谁都知道,是《毛泽东选集》的经典名篇,还被编入《老三篇》,从“文革”年代过来的读书人,几乎人人会熟读成诵,可有谁敢质疑、修改这篇经典?孩子的这个修改,真也是触动了我的灵魂深处!此后我发奋,逐句、逐个标点,通读了《毛泽东选集》(1991年修订本)两遍。结果发现了二百来处语文硬伤:大到标题,小到标点。吃惊也实在是不小!有人问过我,你的学生怎么这么厉害,能修改课本和词典等图书。其实很简单。我的做法也没有新玩意儿。即,经常鼓励孩子质疑课本。批评错了,得表扬;批评对了,得奖励。奖状、奖品一般当天兑现,最晚不超过三天。但质疑《为人民服务》的那个修改例外,拖了一个多月,为慎重起见。如果我们全省的小学教师都这样满腔热情地引导、鼓励孩子,我想,我们小学生都完全可以成为一支完善课本质量的生力军。如果省教育厅肯为孩子的健康成长提供一个平台(办专门刊物)的话,小学生的论文能在专门刊物上及时发表,那成长起来应该就更顺利了。总之,不管什么,都要从娃娃抓起。哪怕是学术研究。我教孩子们四角号码的同时,都伴随着学术探讨,要求他们深入领悟那两条理论精华。这样才能从骨子里超越《辞海》。

七、建议本省编写的课本,由我全部修改。因为里面都存在万分之五以上的差错,远远超过国家规定合格出版物,出错率不得超过万分之一。

八、建议成立“中外互教母语的民间组织”,以迅速有力造就我省的多种外语人才。详见拙文《建立国际民间互教母语网络是培养外语人才的捷径》(载2001年《中国当代论文选》人民教育出版社)

九、建议小学校长具备硕士学位以上资质才能充任,以有力指导一般教师从事教学业务工作。详见拙文《中小学校长必须拥有硕士、博士学位》(载2009年第五期《教书育人》哈尔滨师范大学)。

十、建议行使小学“积分制”,以造就大批高质量的跨世纪人才。见拙文《小学教育实行“积分制”是促进小学生全面发展

途径》(载2016年第11期《青年教师》吉林教育出版社)

暂时提这些建议。

希望车书记能予重视,在一个月内着手处理。此前,我给中央领导人多次写过信,都没有提及此事。

                                          杨新安

                                         2018.9.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